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本网访谈

连战:两岸问题是百年来中国遭遇的历史苦难

2012-03-27 19:03   来源:环球网    打印本页 关闭

    

资料图: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

  3月的台北依然湿冷,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侃侃而谈7年前的“破冰之旅”,也对两岸关系的未来抱持乐观态度。他更首次用搭积木比喻两岸关系,期许“历史遗留的两岸问题也许无法大笔一挥,但两岸关系应像堆积木般累积共识、增加善意、持续努力”。

  两岸关系不但要上课,还要补课

  环球时报:今年1月台湾选前最后时刻,您公开呼吁蓝营集中选票,又向宋楚瑜先生温情喊话;选后又说“希望民进党不要有太大挫折感”,让人感觉温和理性又不失柔情。如今马英九成功连任,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势头被认为得以延续。您对两岸关系未来发展有哪些预期?

  连战:我觉得这次国民党的胜利是很关键性的胜利,因为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可以本着既定的政策纲领为努力的方向,台湾目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去完成,胜选后能够在一个安定稳健的环境下快步迈进。国际竞争非常激烈,台湾在过去许多年的发展并不完全如人意,能够持续努力下去是个关键。

  在两岸关系方面,我们在2005年达成两岸和平发展五点共识,过去4年可以说在每一个领域里都继续在努力,也做了很多,当然还有没有动的,就是第二点(指促进终止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编者注),这些都是我们仍要努力的方向。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两岸关系有可能突破的方面是什么?难题又在哪里?

  连战:我个人是很乐观的,2005年那时候的环境非常严峻,现在经过大家努力,每个领域都有长足进步,取得很多具体成绩。两岸的问题是很困难的,但只要有正确选择,能够念兹在兹,全力推动,它是会有结果的。我们在以前浪费了很多时间,我常跟朋友讲,今天两岸关系不但要上课,同时还要补课,上课是为了现在和未来,补课是为了失去的过去。

  我想这样的共识可以慢慢来强化。台湾老百姓经过各种方式的机会,接触到两岸相关事务,已经产生良性互动,虽不能讲全面,但愈来愈多善意的累积就会促进两岸人民之间良性的互动,这是两岸最大且无形的资产。过去这几年,大家对两岸关系的走向,意见并不是完全一致,有人认为走得太快、太赶、太广,有人认为太慢、太窄,但总的来讲是健康的发展。今后应该继续累积善意,增加互信,做些实际的事情,点点滴滴聚沙成塔,我还是乐观的。

  环球时报:马英九第二任期内,台湾是否可能推动两岸政治对话以及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等,您觉得何时可以推动?

  连战:现在两岸各方面的联系、共识的建立、成绩的累积,都有助于您刚才讲的,但不要以狭义的政治的观点来看。我并不愿意就此去做切割,说这个是属于党的,这个是属于文化教育的,这个是属于经济贸易的。我觉得,这些事情都已成为两岸非常坚固的基础。我认为两岸的发展,双方都要给自己一些弹性。因为两岸今天的问题,不是我们现在制造出来的,既非是大陆,也不是台湾所制造。这是很不幸的,是历史留给我们的问题,是近百年来中国遭遇的历史苦难。这不是说好像大笔一挥,问题就可以解决。

  也许我从未对媒体讲过,我们是不是能用堆积木式的思考,能够做的、力所能勉的,我们就去努力;力所未及的,或时机还没到的,我们也可积极准备一些有助于将来发展的基础。用积木堆积,终有一天会成形成状的。我最近接触到很多国际媒体,在回顾过去十年大陆的各种发展,但学者们更特别愿意去谈过去这十年的两岸关系,足以印证我们当初的思考是对的。

  环球时报:民进党发言人日前登陆参加一场学术会议,您对民进党和大陆的交流是怎么看的?一旦民进党放弃“台独党纲”和“台湾前途决议文”,您认为国民党和民进党相比,与大陆打交道的优势还有哪些?

  连战:我没有注意这个事情,也不了解他们的情况。民进党的决定,我不是很适合去评论。但对广大的民间交流,我是支持的,多接触、多交流,一定会促进彼此的了解、彼此的感情、彼此的联系、彼此的合作,这是一个铁律。隔阂,不论是人为或自然,对和平、合作、和谐的关系都没有帮助。

  “破冰”时不吃陈水扁那一套

  环球时报:2005年那次“破冰之旅”,当时还是民进党执政,您受到的压力和困难大到什么程度,能谈谈吗?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使您不怕被扣红帽子?

  连战:两岸兵戎相见到剑拔弩张已60年,壁垒之深、之严不在话下,两岸同胞所做的牺牲也无以计数,令人痛心,这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是因为历史,也可以说是在玩弄中国人。

  2004年,我一直相信陈水扁透过诈欺的选举行为获得所谓的胜利,再次取得所谓的“大位”。不幸的是,相关制度没有办法制裁他,一直闹到今天,大家仍认为是个谜案。之后,陈水扁极尽挑衅两岸政策,包括“修宪、正名、公投、入联、去中国化”,不胜枚举。我对这样一个所谓的政党,这样所谓的人物,不晓得用什么话来讲。问题是,“话语权”好像都在陈水扁那里,好像他代表了台湾,几乎代表了一切,但事实上是这样子吗?沉默的大众也许不敢面对他的淫威,但身为一个政党,中国国民党有历史传统价值观念和努力的方向,我们是不吃这一套的。我看到多数美国各界、美国政府都说,台湾领导人要单方面改变现状,美国是绝对反对的。再看到多数身家性命、前途未来都在台湾的老百姓,我们绝对不能让这样子几近疯狂的情势无限制发展下去,所以我接受胡锦涛总书记的邀请,是因为我要让大家知道,我们台湾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这种声音是真正代表多数的声音。

  胡总书记是在当年3月初邀请我的,我在4月底到大陆。当时我先派江丙坤先生(时任国民党副主席)去安排,但陈水扁竟想法办他。我计划赴大陆,陈水扁说我没有尊重他的地位。我打给他一个电话明确告诉他,我去就是代表中国国民党一个再度确认,我不会去增加这个内涵,也不会去减少、改变这个内涵,简单讲就是“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但陈水扁在电话里跟我讲了一大堆。陈水扁曾是我的部下,没有客气不客气的问题,我的秘书长要求他的秘书长,出发时要确保所有人的安全。但第二天我们上道时,在高速公路、在机场遭遇近2000人的围堵,许多人手拿各种武器。你问我有无困难,呵呵,很多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都出现了。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从结果来看,我跟胡锦涛先生进行了一系列大概四次会谈,建立很多共识。今天虽未完全完成,不过五项愿景基本都在进行,也达成许多协议。当时是第一次由两党最高领导人公开、全面就两岸彼此的重要问题承诺,这本身就是个历史突破。

  差点成了工程师

  环球时报:当时您在北京大学的演讲论古述今,旁征博引,中华传统文化底子非常深厚。能谈谈您小时候父母对您在这方面的教导吗?

  连战:这个问题最难答了,因为自己不能吹擂。不过我是来自一个念书的背景,我的祖父(即连雅堂)是《台湾通史》的作者,历史、文学、新闻、诗词样样精通。我的父亲(即连震东)少受庭训,曾到日本庆应大学留学,他不是个学者,但因为家庭、自修的关系,国学根基很好。我在西安出生,6岁启蒙进入小学,一路从南京到上海,有学校栽培,但最重要的是父母亲对我的影响和教育,他们的身教和言教是我最大的资产。当然学校的教育,包括大陆、台湾、美国各种学术访问参与,也都有帮助。

  环球时报:您本来可以做很优秀的学者,最终走上从政这条路,是因为家庭原因还是自己的兴趣?

  连战:我从美国留学回台后进入台大,随后担任政治系主任。我倒不是从小立志要从政,当年大学是独立招生,我考上台南的成功大学土木系、台湾师范大学史地系和台湾大学政治系,有工科、文科与社会科学,有点南辕北辙,本来决定去念土木系,火车票也买好了,后来台大发榜,与父母商量后还是决定留在台北,结果就进入了台大,没当成工程师。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