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边防警察 > 爱民固边

台州金清边防让“阳光”照进百姓的心坎里

2013-07-24 09:50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中广网浙江7月24日消息(通讯员 李建中)俗话说:“天上老鹰大,地上娘舅大。”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农村里一般有什么矛盾纠纷,总爱找娘舅评评理,娘舅就像法官一样,面子大,有权威。去年,浙江台州边防支队金清边防派出所成立了“人和”调解中心,并以此构建以治安调解与村组民调相衔接的民调“互联网”。经过社区村民推选,村委会审查认定,由村委成员等组成的20多名擅长民调工作、在群众中有一定威信的“老娘舅”正式上岗,他们和边防派出所民警一起负责调解大大小小的各类矛盾纠纷。

边防派出所民警一起负责调解大大小小的各类矛盾纠纷。

  左劝右导,打架夫妻携手回家

  今年年初的一天早上,民丰村“老娘舅”吴冬根在村调解室,这时来了一名三十五六岁的妇女,一只手捂着眼睛,拉长着脸。“大清早的,啥个事情啊?”“离婚!”妇女扭头高声喊道,由于情绪激动,一只手颤抖着。“跟我说说,咋不要过日子非要离婚不可了!” 吴冬根站起身,请她坐下,给她也给自己倒了杯茶,等她情绪稍微平静些后,拿出了调解记录本和钢笔,耐心地听她讲述自己的遭遇。

  “我丈夫不仅冤枉我,还出手打我,你看,把我打得眼眶都肿了,手臂也被抓破了,这日子还咋过啊!”妇女名叫王丽丽,情绪稍微平静些后,她向吴冬根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就在头天晚上10点多,王丽丽正一边看电视一边接电话,没想到老公王仁宝突然开门进来,王丽丽吓了一大跳,手一松,手机滑落下去,而王仁宝看见了则认为手机滑落是因为其妻子心虚,便怀疑她有外遇。两人因此大吵起来,最后王仁宝竟然对妻子动起了手,导致王丽身上多处受伤……

  “王丽丽你是否有外遇?”“肯定没有!你可以向街坊邻居打听去,我要是对不起我丈夫,今天就没脸来这里了!”这么一问一答,怎么解决问题,吴冬根心中便有数了。正要打电话通知王丽丽的老公,王仁宝却正好赶来了。“你看看,你老婆被你打成什么样了!如果她要求处理,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可以对你实施行政拘留和罚款的处分。王丽丽现在想离婚,《婚姻法》规定公民有离婚的自由。给你3分钟时间,你想想怎么办?”吴冬根摆出了一副“娘舅”的态度,几句话说得王仁宝的心发慌了。调解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这事儿是我不对,我疑心病太重,不该怀疑老婆并出手打她。”两分钟后,王仁宝终于低着头承认了错误。“周总理夫妇在相处中奉行‘八互’原则,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助,互让,互谅,互慰,你们应该好好学学。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要不要离婚你们可要想想清楚啊!” 吴冬根看了看王丽丽继续说道。“你以后还打不打我了?”“不打了,老婆,是我不对,请你原谅。”“以后再打了怎么办?”“我要是再打你,你说了算,怎么处置我都行!”……

  王仁宝搀着王丽走出了调解室,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背影,吴冬根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口干舌燥的,端起桌上早已放凉的茶,喝一口,分外甘甜。

  讲情析理,“贱卖”黄杨归原主

  “这树怎么才值800元钱!我当时不懂行情才卖给你的!你这是有意欺骗!”“买卖是你情我愿的,而且既成事实,哪有反悔之理?” ……5月上旬的一天下午,这个所的“人和”调解室里“热闹”非凡,两位当事人陈方和姚正平在为一棵黄杨树争论不休。退休教师“老娘舅”黄正方仔细听了两人的叙述,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4月底的一天早上,陈方健身回家,看见同村的姚正平在自家门口看自己种的一棵黄杨树。姚正平告诉陈方,这棵树值500元钱,陈方想了想有些舍不得,最后双方以800元的价格成交。两天后,姚正平派人将树挖走并付清了树款。“这树我看至少值2万元,你不懂行情,被人骗啦!”几天后,一个内行人提醒了陈方。陈方通过网络查阅资料,方知自己被姚正平占了便宜。陈方此时便想起了边防派出所的“老娘舅”。

  黄正方核实了有关情况,并找出《合同法》第54条等法条给姚正平看,哪知他还没看完就说:“等陈方起诉了再说吧。”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派出所,明显心里怄着一股气。

  几天后,两人便去了金清镇法庭进行诉讼。在开庭前,法庭通过相关途径安排黄正方出面再次调解。“黄正方想了3种解决方法:第一,老陈你给姚正平合理的经济补偿,树再挖回去;第二,姚正平你根据花木行情,提高价格至双方满意;第三,把树卖了,然后合理分配收益。你们看哪种最合适?” 第一回姚正平的突然离开让黄正方没有机会调解,第二次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姚正平依然对调解方案不感兴趣,认定买卖既成事实,就不应该反悔。这时,黄正方当着姚正平的面拨通了相关部门的电话,咨询这棵黄杨树的价格行情,得到了印证:这棵树的确远不止800元。姚正平便也承认了这个事实。“小姚,做生意要讲良心。你觉得你出的价格合理吗?不能欺负老陈不懂行情啊!一年官司十年仇,一代官司几代仇,大家乡里乡亲的,你说真要打起官司不是伤感情嘛……”黄正方苦口婆心的几番规劝慢慢起了作用。结果一方觉得生意成了再反悔,有悖常理;一方觉得把价格压得过低,还真是有点歉疚。最后,双方达成协议,由陈方退还树款800元并补偿姚正平人工费、养护费等2000元,树由陈方自行挖回,当日履行完毕。一起要打的官司就这样被“老娘舅”黄正方成功化解掉了。

  换位思考,巧“补”生猪“体重差”

  6月初的一天早晨,这个所“人和”调解工作室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伴着激烈的争吵声——“生猪在食品站,你运回去,我现在不想要了!”“猪你已经捉了,要也要,不要也得要,我不怕你少一分钱!”……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的,争得面红耳赤,听得“老娘舅”张文聪摸不着头脑,“你们不要急,过来就是要解决问题的,快坐下慢慢说。”两人这才停止了争吵,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姜华是个体养猪专业户,前几天,他将自己的10头生猪按9.8元/公斤的价格卖给了个体小刀户张海风,本来是桩很顺利的买卖,可就在生猪的重量问题上闹出了不小的矛盾。“10头猪按他的要求分了3批称,总重是1073公斤,白纸黑字写好了的,可姜华却私自改成了1173公斤,我当然不承认。”张海风气势汹汹。“没错,我改是因为回家后觉得第二批生猪的重量太少了,肯定有误。”姜华也不罢休。“老娘舅” 张文聪这才确定两人是为了生猪的重量而起了争执。“猪杀了没?”“还没,在食品站呢。”于是,老张便提出了将生猪重新过磅的办法。一番忙活,第二次10头生猪共称得1113公斤,比第一次重了40公斤,又比姜华认为的1173公斤少了60公斤。

  回到调解室,两人意见仍不统一,姜华要求按他自己修改的1173公斤计算,而张海风则要求按最新的1113公斤计算,两人再次发生了口角。这时,一旁的“老娘舅”张文聪开了口:“老姜,定好的数目怎么能说改就改呢?也难怪人家瞿师傅不认账!不过,老张你也要体谅姜师傅,养猪不容易,这猪进了食品站,分量只会轻不会重,可刚刚你也看到了,比第一次称还重了40公斤呢,说明第一次的重量肯定不止那个数,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讲诚信,和气生财嘛!”两人安静了下来,若有所思。“你们确定要这样拖下去?这么热的天,那些生猪如果不及时解决,很容易得病,那时候损失可就大咯!” 张文聪又向当事人讲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姜华一听,坐不住了,“那老张你说怎么办?”“其实,张师傅已经答应按照1113公斤算账,问题的焦点无外乎就是那多出来的60公斤猪肉上,共计588元,这样,你们俩各让一步怎么样?”姜华和张海风互相看了看说,“行,就听您的吧!”

  那588元,张文聪让姜华承担了258元,张海风承担330元,姜华将10头生猪仍按原价卖给了张海风,张海风当场支付所有货款,两人握手言和,皆大欢喜。(文中均为化名)

责编:门煜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