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边防警察 > 边防论坛

绿军装,我的一世情缘

2013-12-30 13:05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央广网云南12月30日消息(通讯员 马常东)三岁时,懵懵懂懂的我便与军装结下一世之缘。

  在我的印象里,小时候难得有机会照一回相,家中经济条件不好,照相成为一种奢侈,老家仅存的三张小时候的照片,都是那种带着花边的二寸黑白照。一张是一岁时,我坐在家门口田埂上。一张是哥哥和我的中山装合影照,那个时候正是中山装流行的季节,所以,当有了自己的第一套中山装时,便一举获得父母的特许,留下一张纪念照。而第三张照片,对我有着不同的意义。

  照片是在老家外婆家的堂屋门口照的,我和哥哥一边一个,从部队探亲回家的二舅蹲在中间抱着我们,二舅的身上,穿着老式军装,红红的领章和红红的五角星吸引了我的目光,当照相的师傅喊“茄子”的时候,我的眼睛却看向了二舅军帽上的那颗五角星,那个时候,心里应该满满的都是对二舅的崇拜和对军装的向往。照片洗出来以后,外婆摸着我的头说:这娃子,想当兵呢。

  慢慢懂事以后,对军装有了不同的理解。通过外婆的讲述,我明白了,那个时候,二舅当兵的初衷并不是那么高尚。外婆有六个孩子,外公常年在外务工,仅能解决一个人的温饱,留在家里大大小小的七张嘴,都要靠外婆一个人在地里刨食。在当时,当兵不仅是一条走出农村、出人头地最理想的路,也能极大地缓解家里的困境。所以当征兵干部到村里时,读过小学的二舅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二舅当了十一年兵。当再次见到二舅时,他已经是一名汽车兵了,这在当时,是轰动全村的一件大事,村里人给了二舅非常高的礼遇。在带给外婆的照片里,穿着军装的二舅坐在大卡车的驾驶室里,别提多威武了!也就在那个时候,当兵成了我心里的一个梦想。

  十六岁,我初中毕业了,当征兵干部到村里时,我没有跟父母商量便报了名,以为梦想就要实现了。不过,第一轮体检我就被淘汰了,原因竟然是身高不够。与军装擦肩而过,理想只能暂时搁置起来。后来我学会了开车,开始在镇法院上班,准备走进和同龄人一样的生活,只是,心里,仍然时时浮起那个绿军装的梦。

  又一年征兵开始了,身高已经不是问题。当时我已经辞掉了工作,准备买台客车跑运输挣钱,但当看到街上挂着的征兵标语时,我犹豫了:挣钱以后有的是机会,梦想错过了一辈子就不再有机会了。最终,我说服了父母,走进了警营,成为了一名边防战士。此时,距离我第一次与军装亲密接触,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七年。

  日子就在火热、紧张、充实的警营日子里往前走着,无论买的时装多帅多有型,心中最爱的仍是身上的这套绿军装。从八七式“公安装”到现在的新式军装,军装的每一次变化都让我对军装有了更深的感情和认知,军装不再是儿时的懵懂崇拜,不再是向玩伴炫耀的资本。军装,已经浸透我的血液,是我神圣的信仰,守护它,成为我新的梦想。

  有一天,我会离去,你的魂灵,融入我火热的身躯,即使雷电风雨,有你,我的头颅昂然挺立。

  绿军装,我的一世情缘。

责编:陈奕武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