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守边趣闻

《飞雪兵营暖》——边防官兵子女的军营日记

2010-03-05 11:28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打印本页 关闭

    

  傍晚时分,我和妈妈站在前阳台,看着南京城此起彼伏绽放的灿烂烟花,宛如瑶池盛开的花朵。虎年的元宵节到了,春天来了,虽然已过雨水了,但天空仍旧湿湿的,有小雨飘落,乍暖还寒,我不禁回想起立春后的那场大雪。

  因为军人家庭的特殊情况,我一放寒假就告别还要加班的母亲,跟动车去镇江边防检查站父亲军营里过年。父亲是团政委,平时极少回家,电话里经常跟我讲一些做人做事的大道理,特严肃。我有些反感,但知道也是为我好,没有逆着他,这次来也一样,心里总有些灰灰的,提不起劲。真难怪——境由心生,天气也灰灰的,格外的冷。军队的生活却与那些军旅小说上写的不一样,并不像冰那样冷,而是暖暖的,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打篮球、唱红歌,组织得都井井有条,像个大家庭一样。可是,我这个外人,却不能像父亲他们一样,融入这个大集体,直到那天……

  除夕的爆竹声已经不远了,很快新年就要到了,可是那夜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将道路封住了,交通不便了。2010年这第一场雪,来得真的比较猛些。这样能过好年吗?父亲单位的全体官兵与兄弟部队——消防官兵一起,一清早便来到镇江的要道上扫雪。我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社会实践机会,乘父亲召集部队,悄悄裹上军大衣,扛上工兵铲,夹在浩浩荡荡的队伍里,去扫雪了!

  旷野远比温室开阔胸怀,心情顿然开朗。但扫雪真不是好玩的,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刀割似的。我是负责铲雪的,既然来了,也不能给我们共青团员、中学生丢脸,先是铆足劲一铲一铲向路边掀,后来又排成人墙,一起推半人高的积雪。雪很快结成冰了,我们加快了速度。两队官兵像要比赛一样:你把雪和冰铲去,我来将积雪运走;小伙子们挥铲如风,对着一堆堆积雪像砍瓜切菜;女战士们打扫残雪,在冰上撒盐融雪,大家配合默契,好热闹啊!像一家人在忙年夜饭,你淘米,我烧饭;你切菜,我炒菜,多融洽啊!

  “啊呀、啊呀——”忽然传来惊呼。原来有小队人马铲路边积雪时,一不小心,顺着路基滑了下去。好在不靠河边,没发生危险。于是大家开心地笑着,上面的同志你拉我拽,下面的同志连滚带爬,虽然有些狼狈,但总算有惊无险。

  时间过得飞快!“嘿哟……嘿哟……”有人喊起了号子,声音嘹亮,像军歌。大家热气腾腾、干劲冲天,我不禁加快了铲雪的速度,真热啊。对于我来说,这真是个力气活,挥汗如雨,可就是不敢脱军大衣,怕露陷,只能忍着。“兄弟,这么热,穿的这么规范,是新兵吧!”天哪,这不是高叔叔吗?球场上我见过,他是军官,比我清楚部队的纪律,最忌讳上下级不明,乱称呼的呀。我低着头,奋力地铲雪,用我全身的干劲掩饰着腼腆。

  “来,我们一起干吧!”不知谁喊了一句。夹在其中的有消防的官兵,有我熟悉的官兵,也有好多我不熟悉的。大家有的素不相识,有的刚刚认识,有的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但却像一家人,比一家人还亲呢。这种感情不是血缘的亲情,是军人特有的情感。你们不一定懂,但我能感受到,除非你经历过。没有隔阂,没有疑惑,这就是年的味道,家的温暖。

  有必要隐藏我自己吗?我脱下军大衣,大家一怔,有认识的相互说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言论,又开始铲雪了。我比刚才更卖力了。道路上的积雪终于铲干净了,我感到一股疲惫袭满全身。我们打赢了一场胜仗,一场没有硝烟的胜仗。在这场战役里,我对部队这个大家庭有了新的认识,他是个大熔炉,只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一个坚定的信心,一个必胜的信念,每一个想融进去的都能融入;他是不败的、无敌的团队,不只是个传说,因为他有爱,有血,有肉,有责任。

  那天,父亲用手机给我拍了张照,传给了妈妈,其实他早就知道我来了,只是没有说。妈妈回短信说儿子好傻,这么小,不懂得保护自己。父亲说这小子越来越像年轻时的他了。我却认为:“当个兵吧!在军营中,有你感受不到的亲和力,像家但非家。”这是我最快乐的一天,因为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因为我理解了父亲,理解了军人,理解了军队。(江苏省南京南湖二中初二1班 薛亮)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