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守边趣闻

来自广西边防总队女警官中的故事

2010-03-05 11:50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打印本页 关闭

    

  中广网广西3月5日消息 (于乐维)在绵延2600公里的广西边防线上,有这样一些人,她们用柔弱的肩、纤细的手,谱写着一个个或激情、或浪漫、或感人的故事,彰显着一抹橄榄绿的柔情……

  李莉:用歌声撒播快乐的警营“百灵鸟”

  她是一位美丽如花的仫佬族姑娘,出生在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据说,那里的仫佬族人民能歌善舞,喜欢一边劳作一边纵情放歌。李莉的童年,就是伴着山间回荡那悠扬的山歌长大的。

  高二那年,她初露锋芒,在学校举办的“校园歌手大赛”中获得了三等奖。这次比赛让她更加喜欢唱歌,高中毕业后,她如愿的考上了广西艺术学院音乐系。

  音符、鲜花、掌声和一个个奖杯,四年的大学生活浪漫多彩。就在即将毕业前,李莉参加了“广西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获得了民族唱法专业组三等奖,同时得到的是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公费选送到中国音乐学院进修的一个名额。

  得知这个消息后,李莉的家人和朋友都兴奋不已,村里的老老小小也要为她庆祝。然而,无论平时练功多么苦都不皱一下眉的李莉,此刻却眉头紧锁,她犹豫了。

  摆在李莉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进京深造;另外一个,是武警广西边防总队要在艺术学院招收两名声乐专业毕业生,她符合招收条件。

  “究竟是去深造,还是选择入警呢?”李莉彻夜未眠,辗转反侧。“深造,只是为了把歌唱得更好,这样的机会以后还可以争取,而穿上绿色的军装,成为一名军人是多么光荣的事啊!”最终,李莉毅然挥手告别了去北京的列车,转身和战友们登上了去昆明集训的列车。

  床上的摆的“豆腐块”,脚上磨破的绿胶鞋和作训服上被汗水浸透又晒干的盐渍……磨去了她的天真烂漫,历练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警花。

  回到广西后,李莉不论担任什么岗位,都不忘用自己的特长给大家带去快乐。工作之余,她喜欢给战士们教教军歌,到女兵宿舍手把手教她们指挥,也把他们召集在一起排练舞蹈。

  今年春节前,广西公安边防总队文艺小分队赴基层慰问演出,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李莉倔强地要一起去。同事们都劝她:小两口本来就分隔两地,趁着休假要多聚一聚。可是李莉有自己的想法,她说“我们俩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能聚呢,可是战友和相亲们都盼了一年了,我必须去!”

  她就像一直不知疲惫的百灵鸟,飞舞在一片片橄榄枝间,用她的歌声播洒着快乐。

  林萍萍:出没于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的“战地记者”

  林萍萍,广西边防总队记者站干事。生命赋予她女孩子娇媚的外表,也同时赋予她男孩子刚强的性格。

  和平年代,看不到战火纷飞,听不到炮火轰鸣,但是她却经常出没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平日里,她主要负责总队网络首页的信息编辑发布工作,及时掌握和了解各个基层单位的工作情况,当遇到有重要新闻的时候,她便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战友们都幽默的叫她“战地记者”。在机场检查员为受伤旅客开启“绿色通道”、派出所民警深夜伏击抓捕、海警出海实施救援……到处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有一年春节前,中央电视台记者要来广西采访,拍摄一些中越边境地区民族风俗和边防官兵与边民过年的视频资料,本来已经买好车票准备回家过年的萍萍二话没说就把票退了,收拾行李跟着记者下乡采访。在百色市那坡县“黑衣壮”采访的那几天是最艰苦的,为了能够深入了解边民的生活,他们就在群众家里住下了。一起采访的人里只有她一个“阿妹”,村长特别照顾她,给她安排了寨里最好的“单间”。一月份的广西是最冷的时候,不能和大家一起烤火,她只能“享受”一个人的世界。冷还不是最让她难熬的,更糟糕的是“单间”房子是房上睡人,房下养猪的。想到睡在自己下铺的“兄弟”是几头脏兮兮的猪,她彻夜难眠。

  白天走村串户去采访她仿佛又恢复了活力,忙前跑后不知疲惫。听她说,有一次去北仑河边采风,当地村民说,如果从大路去河边要绕山走50分钟,但是从我家后墙翻过去,10分钟就到了。为了节省时间,大家一致同意翻墙。同行的男同事说:萍萍不要紧,我们两人架着手,把你托过去……话还没说完,就见萍萍一跃就翻到墙那边去了,同事一脸惊讶的表情久久未回神。

  工作和生活中,每每听着她爽朗的大笑,就仿佛是一朵娇羞的玫瑰在寒风中铿锵绽放。

  唐宁萍:驻守国门的“微笑大使”

  她是一个严肃的人,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不敢有半点马虎;她是一个耐心的人,对于从她面前经过的旅客,无论什么时候,他只有一种表情——微笑;她是一个温柔的人,身为女儿、作为妻子、身为母亲,她对家人深深的爱里却包含着一丝愧疚。

  在同事和旅客眼里,南宁站执勤业务一科科长唐宁萍是一个“微笑大使”,因为无论在多么着急或者委屈的情况下,只要是面对旅客,唐宁萍的脸上永远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微笑。唐宁萍却说“微笑不仅仅是停留在脸上的表情,更是关爱旅客的具体行动。”

  对待旅客如同亲人般的唐宁萍,对于自己的家庭却有一丝愧疚。丈夫同样是一名边防警官,由于工作原因,两个人经常不能按时回家照顾两岁的孩子。

  一次,同事们聊天时问唐宁萍最经常带孩子去什么地方玩,没想到这样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泪花在眼眶里滚动。唐宁萍哽咽地说“我经常带他去邻居家,因为没有时间照顾他。”

  去年国庆60周年安保和东盟博览会的边检任务很重,唐宁萍整整一个月每天24小时备勤,没能去陪护手术后住院的母亲一天,没能喂高烧的儿子吃一次药。

  当听到电话里儿子一声声哭着喊“妈妈”时,这位“微笑大使”也流下了对亲人思念的眼泪。可是当旅客朝她走来,她又会露出美丽的、面向世界的微笑。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