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守边趣闻

黑龙江省边防总队的动物趣闻

2010-04-28 16:46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打印本页 关闭

    

  中广网黑龙江4月28日消息(通讯员 李树明)近日,笔者在黑龙江省边防总队牡丹江市边防支队三岔口边防派出所采访时,有幸听到住宿官兵讲述了几则与动物有关的边防警营趣事,颇觉有趣。

  行动代号——“MSH”

  新办公楼竣工前,住宿官兵一直住在五六十年代建造的老营房宿舍。宿舍潮湿阴暗,冬凉夏暖,最令人头疼的是鼠患严重。也难怪,这些“地下工作者”生活在农村地区,吃喝不愁,整日昼伏夜出,“无工作之劳累,无生存之忧患”,一个个保养的膘肥体壮,再加上鼠国无计划生育政策,因此“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鼠国“国盛民强”,“鼠丁兴旺”,住宿官兵却苦不堪言。

  每到夜晚,鼠国子民就会倾巢而出,抽屉是它们必定光顾的地方,未被开封的食品它们要先尝第一口,官兵吃剩下的食品它们也会帮助吃光,以防第二天变质。至于衣箱书柜等物,它们更是经常“检查”,“检查”后还不忘留下凭证——几粒老鼠屎,吃饱闹足后还要用地板和柜子“磨磨牙齿”。夜半时分,万籁俱静,宿舍内却是“鼾声与鼠叫齐鸣,残物共木屑一地”,偶尔还会有人在睡梦中发觉有一毛茸茸的东西与他“耳鬓厮摩”。话说某日,小王与对象见面前夜,小王大半夜未睡,用鸡油、猪肉皮、鞋油等物将皮鞋擦拭得油光可鉴、熠熠生辉,只等次日“闪亮登场”,谁料一觉醒来,鞋的左右侧帮和后跟都不见了,一双新皮鞋竟变成了拖鞋。就在小王“怒从心底起、恨向胆边生”之际,小林举着被咬个洞的新内裤狂呼“可恨”,大家急忙安慰他,“还好咬的不是你,不然你就有可能变成中国最后一个宦官”。然而未过几日,劝人者也是连声叫惨。

  鼠辈无知,不懂得和平共处之五项原则,不知道故意损毁公私财物和偷窃是“违法”行为,更不知晓边防警察的对敌作战方针是“头可掉、血可流、英雄气概不可失”,终于招致杀身之祸。“士可杀不可辱”、“士可忍塾不可忍”,伴随着阵阵声讨,舍友们同仇敌忾,决心开展灭杀行动,对鼠辈杀无赦。经行动发起人小王、小林提议,并报请行动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确定此次行动代号为“MSH”(“灭鼠”二字开头拼音)。

  定妥行动方案后,舍友们开始分头行动。小马买来灭鼠药,小林买来粘鼠板、舍长老崔请人用铁丝做了个“木猫”(一种一端有口的笼子,内设活动机关,老鼠取食时触动机关,机关落下,鼠困笼内),小赵向铁匠要来十几个捕鼠夹。行动正式开始,为确保行动万无一失,大家还集资买了个电子捕鼠器,昼夜开机擒鼠。那段时间里,大伙在业余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捕鼠“大业”之中,连就寝前都不忘对鼠洞施以水淹、泥堵、烟熏等手段。忙来忙去,大伙突然发现小王一直是按兵未动,偶尔还拿饭团送到鼠洞前,大家疑惑的问,里面可有鼠药?答曰:无。再问,他就洋洋自得的作手拈胡须状,摇头晃脑回答:“山人自有妙计”。一周后,众人在舍长老崔带领下检验行动成果,收获甚丰,大大小小共灭鼠40余只,众人甚喜。当战果检验小组询问小王的战绩时,小王汇报捕鼠数为0只,同时告诉了大家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听毕,大家捧腹大笑,连呼肚子痛。小王语云:“你们采用的灭鼠方法是治标不治本,只有我的方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从药店买了大剂量避孕药,碾碎后拌在饭团内,老鼠吃药后,别说是想超生,连‘计划生育’的权利我都把它剥夺了”。小王从此得名“科技杀手”!

  可惜,“MSH”行动一个月后,宿舍又见鼠迹。老崔语重心长的对大家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