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2009军事频道 > 军旅典型

解放军第四医院何敏:用大爱和忠诚点亮生命

2012-08-17 15:14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打印本页 关闭

    

  党需要我的时候,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何敏

 

  何敏,女,满族,辽宁开源人,1972年11月出生,1994年7月入伍,1994年3月入党,专业技术7级,文职5级,解放军第四医院外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负责妇产科工作。先后3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次被表彰为“优秀医务工作者”。2007年5月,被青海省授予首届“高原兵妈妈”荣誉称号。2010年8月,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震救灾模范”称号。2010年10月,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2011年3月,当选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2011年12月,被中央军委胡主席签署命令授予“高原模范军医”荣誉称号。 

  青藏高原,一方让人仰望的高原。

  这里平均海拔3500多米,空气中的含氧量是海平面的60%,70%的地区年平均气温在0℃以下,年平均大风日120余天。就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解放军第四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何敏在这里一干就是18年,用实际行动践行了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用军人的使命诠释了人民军队爱人民的崇高情怀。

  面对群众的危难,她选择了军人的忠诚,以母亲般的急切,奔赴灾区一线

  何敏是一位在大学期间就加入党组织的优秀分子,她放弃了留校任教和到内地工作机会,主动申请入伍,自愿到青藏高原一线为各族群众服务。在她心中,军人的使命高于一切。

  2010年4月14日清晨,青海玉树发生强烈地震。在某汽车团代职、确诊为乳腺癌正准备住院手术的何敏,立即赶回医院待命。4月15日傍晚,灾区传来消息,“藏族孕妇仁青卓玛难产”,何敏受命第二天一早赶赴灾区。当晚回到家中,她把消息告诉丈夫,一向好脾气的赵起峰急了:“你不要命了!”何敏委屈地流泪了:“谁的命不是命,玉树的孕妇是两条命啊!”赵起峰知道劝不住,第二天一早将她送上赶赴玉树的头班飞机。

  仁青卓玛的情况十分危急,何敏检查后发现,地震中孕妇头部受伤,已经开始出现难产和癫痫症状,需要及早进行剖宫产,结束分娩。但高原气温低,婴儿保暖是个大问题,帐篷内也不具备剖宫产所需的无菌环境。她建议立即后送。仁青卓玛刚送走,难产孕妇尕永又被送来。

  玉树地区海拔4000多米,高寒缺氧,严重的高原反应,使本就虚弱的何敏更加难受。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续4天,嗓子哑得发不出声来,她就用手比划着,继续工作。2010年5月1日上午,脸色煞白、虚弱不堪的何敏,诊治完灾区最后一位患者,顿感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晕倒在接诊台旁。直到此时,医疗队的同事们才知道,她身患癌症。大家含着眼泪,把她强行架上返回西宁的飞机。

  为她手术的主治医生埋怨她:“为什么不早一点来?这样的癌症,早一天手术,就多一分成功的几率。”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记者在病床前采访何敏时,她说出了答案:“那个时候没想到自己,只想着挽救更多的生命”。灾区16天,有3位孕妇,在何敏呵护下,迎来了新生命。有1200多名伤员群众,得到了她和战友的救治。

  面对生命的渴望,她选择了大爱无垠,以江河般的情怀,传送党的温暖

  青藏高原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环境的自然恶劣和高寒缺氧一直是妇女、幼儿疾病的主要诱因。何敏所在的第四医院,有着“奉献青藏高原,服务各族群众”的优良传统。医院每年都组织医护人员赴高原藏区巡诊,为各族人民治病疗伤;每次巡诊,何敏都积极报名参加,抢救危重孕妇和幼儿。

  2007年冬天,何敏随医疗队到海拔4000多米的牧区巡诊。牧民宫保找到医疗队说,他妻子难产,情况危急。何敏和两名队员立即驱车往宫保家赶。此时,突降大雪,结冰的路面非常滑,医疗队的车在一个拐弯处发生侧滑,陷进了路边的水沟里,何敏的左腿被器材箱剐伤,顿时鲜血直流。从车里爬出来,何敏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在别人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了3个多小时来到宫保家。当时,产妇的羊水已被污染,婴儿面色苍白,呼吸微弱,何敏忍着伤痛,快速为婴儿清理呼吸道,给氧。几分钟后,婴儿发出了啼哭声,何敏的心也落地了。

  2010年除夕。傍晚时分,一位怀着双胞胎的25岁孕妇在婆婆搀扶下来到医院。此时孕妇羊水已破,腹痛难忍,呻吟不断。何敏赶紧让人将她推进手术室。检查发现,孕妇的两个胎儿一个头位朝下,一个臀位朝下,顺产难度大。“快,准备上台接生!”何敏指挥护士一边监测胎心音,一边铺设接生台,并快速地接生了第一个婴儿。此时险情突现,随着第一个胎儿脱离母体,第二个胎儿胎位开始向横位旋转。倘若转成横位,就难以顺产,还可能窒息而死。临床经验丰富的何敏立即用手稳住产妇子宫,开始有规律地按压产妇腹部,20多分钟后,第二个孩子也终于平安出生。

  多年来,何敏几乎没有过上一个完整的春节,她在万家团圆的灯火中守望着一个个新生命的降临。由于忙,儿子赵涛旭患重感冒后被耽搁治疗患了病毒性心肌炎;由于忙,丈夫赵起峰成了她的“夜班司机”,有时候一晚上要跑医院四五趟。何敏充满歉意地对丈夫说:“一晚上尽折腾你了,还不如我住值班室。”18年来,何敏先后上高原巡诊29次,5次面临危险,在草原牧区救治婴幼儿300多个,使上千名育龄妇女恢复健康。

  面对患者的病痛,她选择了医者仁心,以雪山般的圣洁,善待每个患者

  到解放军第四医院就诊的患者很多来自青海农村,家庭非常贫困。何敏经常看到住院的患者,背着一袋干馒头片来,每天都是吃开水泡馍,夏天天热,馒头发霉变质也舍不得扔。她就发动科里给穷困的患者捐些旧衣服,向医院申请为她们减免费用。

  在解放军第四医院妇产科,顺产需要1000多元,剖宫产不到5000元,这是很多医院同类花费的三分之一。一位来自青海循化的撒拉族女患者因严重贫血住进妇产科,一个多月后出院,总共花了2980元。她以为弄错了,护士长告诉她,何主任为你制定了最经济的治疗方案。女患者激动得连声说,“遇到活菩萨了”。

  何敏经常对身边的同事讲:“要把每一位病人都当做自己的姐妹和亲人来看待,只有这样,对患者的呵护和情感才会更真挚、更自然”。1997年春节刚过,何敏与医疗队队员到果洛玛沁县大武镇巡诊,发现70多岁的卓嘎老人患有严重风湿病,双腿关节已经变形,痛苦不堪,做完检查后,何敏为老人留下了半年的药物。此后,一有医疗队巡诊,何敏就会托队友带上治疗风湿病的特效药交给老人。卓嘎老人逢人便说,何敏就是自己的女儿,临终前还一直念叨她的名字。多年来,何敏养成一个习惯:每治好一个病人,都要把自己和科室人员的电话号码留给病人,以便他们随时咨询、复查。

  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执著和热情,让何敏把病人的一切都举过头顶呢?2011年12月,中央军委授予何敏“高原模范军医”荣誉称号,在记者采访她时,我们找到了答案,她说:“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生,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我知道,既然选择了这一职业,就应该兢兢业业、刻苦钻研,竭尽全力为患者无私服务。患者的满意就是我全心付出的动力。”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

博客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