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2009军事频道 > 军旅典型

成都军区某团教导员黄松:做战士成长的领路人

2012-08-17 15:36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打印本页 关闭

    

  我最大的幸福不是自己立功受奖,而是看着越来越多的战士通过自身努力实现个人追求和人生价值。

  ——黄松

  黄松,男,汉族,1982年7月出生,2004年5月入党,成都军区某团一营政治教导员,2012年被四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基层干部”,2011年被成都军区表彰为“优秀基层主官”,荣立二等功2次。

  2009年3月31日。黄松到连队任指导员的第一天。战士们看着这个戴着眼镜的白面书生,心存疑虑:你行么?

  3年后,黄松用一组数据回答:他任指导员期间,所带的战士中有2人提干,4人考上军校,26人取得自学考试大专以上学历,9人取得坦克专业“特级能手”证书,13名退伍战士考上公务员。他本人也直接从指导员岗位被破格提拔为教导员。

  用真诚赢得战士信赖

  来四连任职前,黄松没带过一天兵。上任之初,黄松这位“眼镜硕士”,就让人“大跌眼镜”。全团举行建制连5公里武装越野比武,黄松不光把眼镜丢在了路上,还被战士们搀到了终点。政治处主任到连队蹲点,问起:“连里有几名战士想选取士官?有几个想入党提干?有谁想报考军校?”一连串的提问,让黄松始料未及,回答支支吾吾……

  一连串的“囧事”让黄松明白了:要想带好连队,就必须放下身段,融入连队,赢得战士的信赖和认可。

  “从此以后,指导员刚跑完5公里,大家都在歇气,他却接着做俯卧撑,说这叫‘极限训练法’;胳膊肘磨破了,他照样噌噌地爬障碍,说结了疤就不疼;每天熄灯后,他还要在连队荣誉室里学习一会儿,雷打不动……”时任连队文书的下士夏国伟这样说道。“不怕你不会,就怕你不学!这样的指导员,我们认!”说这话时,四连的战士们一脸认真。

  而黄松在用真心获得战士认可的同时,更用真诚赢得了战士的信赖。那年春节,驻地发生一起森林火灾,四连奉命前往扑火。经过连续奋战,火势眼瞅着小了,可突然间风向一变,一股热浪向官兵倒扑过来,黄松大吼一声:“全体后撤!”当前面的战士撤到安全地带时,回头看到黄松正在推着两名战士猛跑。那次好险,黄松的眉毛都被烧焦了……

  “心里总想着自己是个官儿,你就不可能真正走近他们!就像谈心,真想谈心很简单,你就拿个小板凳,‘啪’地往他们面前一坐,膝盖一碰膝盖,这个回路就形成了!”黄松这样告诉记者。

  有一阵子,黄松发现列兵小王总是远远地躲开战友,独自发呆。黄松捞了个板凳,一屁股就坐在了小王身边。小王这才告诉黄松:“我长了毒疮,自己难受不说,感觉战友们好像都躲着我。”一句话没说,黄松“唰”地一下站起来走了。不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还抱着自己的被子,放在了小王旁边的床铺上。一连20多天,黄松为小王挤脓包、抹药水、擦身子,让临时来队的爱人专门炖他爱喝的排骨汤……小王渐渐好起来了,心情也阳光起来,训练更加积极,参加师侦察兵比武,夺得第二名。

  用思想引领战士成长

  黄松上政治教育课,有几个“不一样”,深受战士欢迎。第一个不一样,上课时战士坐姿可以适当放松,只要保持军人的风度就行,不必坐得规规矩矩。第二个不一样,对教育笔记从不作硬性要求,觉得精彩、有启发,才记下来。这样的不一样,带来的是教育效果的不一样。中士李元涛参加教育无数,他说:“教育笔记成为大家的成长笔记,每次翻阅时都能从中受到启发……”

  为荣誉连队注入时尚元素,让荣誉连队多些时代气息。黄松在连队局域网上开设“道德银行”,自任“行长”,将官兵互帮互助、做好人好事的情况以“道德币”的形式记在“道德银行”存折上,让全连上下洋溢着友爱氛围;“三个半小时”被他精心设计成新闻点评、资讯浏览、报纸剪贴等板块,使学习讨论在连队蔚然成风;组织安全教育,他请有特长的战士将安全知识以生动形象的漫画形式呈现出来……

  为上好政治教育课,黄松一遍遍观看“全军优秀四会政治教员”讲课录像,苦心琢磨上课的“道道”,同时把“大块头”经典著作抄成“活页”熟读。较强的领悟能力加上刻苦钻研,使黄松很快脱颖而出,在集团军组织的优秀“四会”政治教员授课比武中获得一等奖。

  黄松主讲的婚恋教育课,时间过去很久了,仍被战士们频频提起,那堂课黄松只讲了20多分钟。一开场,黄松先放了两首与爱情有关的流行歌。余音未尽,他走到了台下,坐在战士中间和大家聊了起来,一人讲的课变成了大家讲……黄松理解,授课者要“点到为止”,适当“留白”给战士去琢磨,让战士在交流中学会思考,学会自我启发和教育。

  带出遵章守纪的兵,不易;带出有思想的兵,更难。黄松却做到了。

  用素质获取带兵资格

  2009年9月,黄松参加全师政工干部比武,连续斩获手枪射击、战术标图两项第一。师里一位首长赛后问他:“怎么没让你当连长?”

  面对这些成绩,回想任职之初因能力素质不足而在工作中举步维艰,黄松的改变背后,是外人所不知道的艰辛付出。

  身为装甲部队指导员的黄松,到连队不久就决定驾乘坦克。第一次乘坦克,黄松胃里翻江倒海,吐得稀里哗啦。怎样才不会晕坦克?有名士官半开玩笑地说:“吃几片晕车药,再多坐几回坦克就好啦!”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松真买来晕车药,上车前先吃一片。每次实车训练,他都当“铁杆乘员”。久而久之,不论坦克多颠簸、油烟味多重,他都安之若素。

  克服晕坦克问题后,黄松开始钻研坦克通信专业。凭着厚实的文化基础,黄松很快掌握了通信理论知识和操作技能。他还熟记20余种排障法,请技术骨干设置各种故障,自己反复摸索,直到对各种故障烂熟于心。

  上级组织坦克专业特级能手考核,黄松第一个报了名。结果让人吃惊:他以理论考核100分、完成规定排障作业用时1分30秒的优异成绩,成为集团军首个考取坦克专业“特手”的地方大学生干部。

  成了通信“特手”后,黄松又把目光瞄准了驾驶专业。他每日在模拟器上重复上千次挂挡、转向、制动,走下坦克腰酸背痛、手臂发麻,吃饭时连筷子都握不住。数月后,黄松不仅学会了开坦克,还能连续通过双直角、弹坑等各种障碍,俨然是一名老驾驶员。

  从硕士到战士,从尚武到精武,从一介书生到优秀带兵人,黄松用真诚与认真赢得了战士的心,也用自己的知识与能力成为了战士最可信任的领路人。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

博客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