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教授袁文先

中广网    2009-02-11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袁文先教授正在备课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我是记者谭淑慧,今天做客军旅人生的嘉宾是国防大学信息作战与指挥训练教研部主任、博士生导师袁文先将军。

  人物背景:袁文先,我军信息化作战指挥理论的开创者,先后获得自学成才优秀人物、军旅院校育才奖、国家教委科技成果二等奖、国防大学刘伯承奖等。200多本各类获奖证书,述说着一个农家子弟,从普通士兵到将军的成才之路。

  记者:刚才都说了,你出了那么的书、专著、还有教材各方面特别多,你给我们介绍介绍您的军旅经历?

  嘉宾:生在西北,当兵在南京,然后不是调到北京了嘛,然后又南下了,到蚌埠堂客学(音)又干了十年,然后又回北京国防大学,进南西北。当战士的时候,是在农场种稻子的,干了两年,然后69年战备部队北上,进入北京军区。主要是战备,进入北京军区以后,那几年基本没有进过营房,都是在外面,野营拉练、打山洞、住山沟,最多住在农村的不错了。后来就是73年以后,部队不是开展训练,就开始训练。训练也都在野外,73年搞全军式三打三防,我当战士的时间比较短,八个月的战士,然后就当了班长,半年的班长,就提了排长。也没有进院校那时候,没有进院校,大时候军校是停办的。

  当了一年的排长就当了作训参谋,一直干了作训,作战训练打交道比较多,在部队基本上十年。完全在野战部队,我们这个野战部队是地地道道的野战部队,野战到不能进营房、不能进村庄,只在山沟里这样野战部队。这不是野战化的。

  78年5月份调到石家庄陆军学院,当时叫北京军区步校,当时可以说那是全军最大的院校,到院校当了战术教研、教务部参谋,基本上都是在比较应急、或者任务比较重的综合部门的,是进院校的可以进营房了,结果我们进了车库了。石家庄陆院建房是在一个高炮团一个单位营区里边,然后把它改造成一个军级单位全军比较大的院校,光机构都不够住的,所以我们都住在车库里。比较艰苦,82年调到蚌埠政治学院,为什么到这个学院呢?这个学院是第二期建的,79年底开始勘察地形,80年开始建校。

  当时这个学校筹办的班子,到石家庄陆军学院去取经,领导是陪同,然后再配一个解说。结果那天领导比较忙,也没有领导陪同,我就配着他训练部长,就开始从各个实验室到野外训练场地演习现场,全部都是我一个人陪同再解说。那个部长说的,他跟我聊的时候就说,你是什么地方的?我说安徽,我们蚌埠学院就在安徽啊,你愿不愿意到那里去?我一想也有道理啊,再加上干上装甲兵也不得了,以前也是因为跟装甲打交道比较多,过去是打装甲,当成装甲兵是转化岗位的问题,石家庄有一个地方不是太方便,就是上装步校离市里边比较远,就是小孩比较小,那个时候如果到那里去,上市里上班比较远。后来想兼顾一下也可以,正好成立院校,我说可以。

  那时候叫军委装甲兵,军委装甲兵就涉及到军委装甲兵和北京军区如何商调的问题。这个训练部长说,只要你同意,我立即找校长,很快他们回去以后就写了报告了,装甲兵很快把函发到北京军区了,去了以后在那里又当了一次教员。先不是参谋调了去当教员,教员后来当了参谋,参谋后来又去当了教员,当了教员以后,刚到这个学校就是当的步兵教员。当装甲兵里边就变成特殊兵种了,步兵是少数。所以那时候学合成,78年以后部队就是合成训练,进行合成训练就是需要搞步兵和坦克的协同。要不在车上指挥,要不就是电台指挥,让步兵跟着跑就行了。但是我每天都要跟着坦克跑,最少跑十趟一天。

  我算了一下一天不会少于90里地,就跟着坦克后面跑,从运动到展开,关键是前面做二十公里的装甲车下来,找不到东西南北,一般人进了装甲车以后,一下来以后那是晕车的,不行。坦克学院也是指挥院校,这个院校在学术研究方面,当时比较封闭。规定在装甲兵杂志一年登三篇文章,就可以立三等功,在军事学术登两篇的,就是全军刊物,就可以立三等功。所以我去了以后,第一年就在装甲兵杂志,一共12期登了6篇,就一期一篇,平均两期一篇。装甲兵那个杂志编辑,这个从哪里来的不知道,后来解放军报登了三篇。这是第一年。

  就立了三等功,然后一连四年都立了三等功,因为直到半年的时候,我就超过那个标准了,军事学术半年就登了我三篇,装甲兵杂志一年比较多的时候九篇,就是12期,有9期都有我的文章。后来我感觉要没有走出去感觉不出来,走出去感觉这个地方好像是好多条件受了限制。上司令部课没有司令部的教材,只有一本条例,不太理解。上课没有教材,有问题。后来就加班加点组织力量赶快编教材,三个月搞一本教材,司令部课程教材。因为当时国防大学对教学最不满意就是司令部,就是参谋班,参谋班当时提意见提的最厉害,参谋这个人员素质相比较来说比较高。教员如果是没有系统的经验或者知识,讲这方面的课,一般讲不下去。动手能力比较强而且。

  记者:袁文先,我军信息化作战指挥理论的开创者,先后获得自学成才优秀人物、军旅院校育才奖、国家教委科技成果二等奖、国防大学刘伯承奖等。200多本各类获奖证书,述说着一个农家子弟,从普通士兵到将军的成才之路。请继续收听袁文先将军的军旅人生。

  记者:刚才也说到,您经历过程当中,从当战士开始,基层工作经验有大概十年左右,之后就开始当教员了。坦克学院待了十年,基本是当教员、当处长,而且按说正常的发展来讲,对一个人当处长、当领导了,又到国防大学非得要自己找,而且比较艰难,非得要当教员。我就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这个问题?其实那个时候应该是正团职的处长是吧,也很有发展了。比如说你当时从石家庄到安徽,这个回老家有一个想法,那又从安徽再到北京,当时91年的时候,国防大学这个位置应该不是说一个什么好位置,而且您那边当处长,这边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员,还要重新开始,当时是怎么想的?

  嘉宾:我可以说基本上就是说,在那里工作生活这个都不是什么问题的。在石家庄也是个省份,不挺好。到蚌埠在家门口,蚌埠生活条件也不差。到国防大学也不是求一个国防大学,国防大学在全军影响比较大,第二个我还是完全从学术领域的发展和拓展考虑的。当时就是朝着这个目标,最起码自己不断给自己加压,你再一个环境时间长了,容易出现惰性,这是一点。所以我来到国防大学,就算92年,92年到02年,01年就当主任了,后来又当了部队主任。十几年的时间,从教员处长也好,主任也好、副主任也好感觉到院校这个问题,它有院校的特点。一个是对教育事业的追求,第二个就是对学术学无止境,读书更是无止境,好像对这个问题追求。所以我说平时坚持叫三教三学。

  就是当教员、写教材、抓教学,这个三教是这个院校工作者和领导者必须坚持的,你自己不当教员,没有亲身实践,当教员你光搞教学,没有教材,你自己理论难以成系统、成体系。你不亲自去抓教学、干教学,那你就是没有权威性。所以在这个方面,始终是教学第一线。三教还有三学,抓学科、搞学术、还要抓学位。

  记者:刚才听您介绍,其实您给我们介绍,您取得这些成绩,包括学科建设方面成绩,其实只能是很小一部分,但是我们听了之后,我觉得我特别受鼓舞。你看您是68年入伍,从一名战士,应该说也没有特别系统在学校去读书,但是我觉得您能取得这么多成绩,不管是在个人方面,还是在学科建设方面,能取得这么多成绩,您觉得关键是什么呢?

  嘉宾:关键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第一是学,第二是研。研也是思考的过程,学自己也得学,我虽然没有进院校的经历确实比较少,比较遗憾就是这个。但是学历没有少拿,所以我说抓学位其中包括我自己也抓学位,我有两个研究生的学位,今年刚刚拿到战略学术学位,一个哲学的、一个战略的,最起码是愿学。八十年代初开始学大专,叫自学大专。然后大专还没有学完,一看大专不行了,然后就开始学本科,本科还没有学完,一看本科学历已经不行了,还得学研究生,好多人都是讲,你都带博士带了好多年了,你还去学硕士干什么呢?这是发展的,按照国家的规定,叫硕士带硕士、博士带博士,你没有博士现在不能带博士,没有硕士学位,将来硕士研究生都不能带了。

  但是军事学有特殊性,通过这个事可以引导自己学习和研究。第二研就是思考问题比较注重关注前沿,关注发展。因为你军事科学实际上是一个变化比较快、领域新的东西比较多这种情况下,你能不能抓住这个前沿这个很关键,抓学术研究。那你钻到学术研究里边就要下工夫,也是逼着自己多学一点新知识,一个多学新知识您本身就是一个教员,教员我们平时讲的就是说,要给别人一碗水,自己必须一桶水,这一桶水始终要保持一桶水,你必须不断注入这个水,那就得有紧迫感,就是求知若渴的紧迫感。

  记者:刚才说到,您已经出版专著还有教材是二十多本,这还不算现在正在印刷的,或者已经送到印厂的,您是91年到的国防大学,包括你说的这个司令部工作论,基本上一年一本。

  嘉宾:这里边,就是说学术的住著作,不像写小说一样,完全是一个思考,还要有发挥集体的智慧,因为这个事我通过写这个书,它是滚动发展,你写这一本书其他东西,其他方面就还是启动了。另外还有一些学生,研究这个领域的问题,可以带动他们的研究,一个是由教学群体,一个是由你学科研究的群体。

  记者:你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应该说几十年的时间。

  嘉宾:66年,你看我这个带了42年的头徽。当兵穿上军装就要考虑军人的问题,毛主席早就说过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在信息化条件下,没有高科技知识,没有先进的学术理念、没有先进的理论前沿,照样是要打败仗的。所以在各个岗位上,我感觉到,如果你不进入深入研究,这个方面工作你很难完成。如果一个教员你连一篇学术文章都写不出来,我不相信你能当好教员,连一个新观点都没有,你可能给人家讲出一堂很精彩的课,那是不可想象的。所以首先你得学、得研、得思。然后才能够给人家知识,何况我的工作岗位,大部分都是在要出智慧、出知识、出观点、出思路岗位上,你更得从这方面学习了,否则的话就跟不上形势,就会落伍。

  付出方能杰出。最近不是给我评了一个叫杰出教授,我对杰出教授名词理解就是,第一必须得有名著、第二得有名课、第三还得有名言、第四还得有名徒,就是你自己带出来的徒弟还得有名徒,第五还得有名誉,就是说师德。缺任何一项,你都不能当名师。

  记者:你现在已经四十年左右的兵龄了,而且是正军职干部,您对自己这么一个军旅经历是怎么样评价和认识呢?来给我们说一说。

  嘉宾:总的感觉到就是在入伍以来,可以说珍惜了各个时期、各个岗位、各种经历的,也经受了各种经历的考验,也对得起自己工作岗位责任,另外我都的单位可能也是,不算太多,有几个单位有野战部队、有初级院校、有军中院校、有教员岗位、有机关岗位、岗位不少了,可以说在每个岗位留下来的印象、成绩,可以说自己应当尽到自己最大能力,感到就是对得起自己工作岗位和赋予的责任。不管在任何岗位上能够不让你的上级过多担心你的工作,过多操心你这个单位,这就算尽到自己责任。还需要自己不断的勤奋工作,虚心向大家请教,进一步开拓视野、做出更新的成绩。

  记者:非常谢谢您。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