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药剂女博士侯艳宁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记者: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做客军旅人生的嘉宾是十七大代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候艳宁,候院长你好!非常欢迎您到我们直播间来和听众朋友交流。在这里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候院长一些情况,1983年9月入伍,1984年入党,现在是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2002年被全国妇联授予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2006年当选为全国百名优秀母亲,近年来先后获得军地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八项,发表学术论文是158多篇,非常多的成绩。那同时作为党的十六大代表、十七大代表,都是非常的光荣。其实我们在这应该先向您表示祝贺。

  嘉宾:谢谢。

  记者:几年前我曾经采访过您,那时候你是作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药剂科主任。

  嘉宾:是。

  记者:现在是医院院长,那我们的节目是军旅人生,我们想让你开始的时候,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军旅经历?

  嘉宾:我是83年考研究生,考到第三军医大学,入学通知入伍,也是我开始我的军旅生涯。当时为什么选择考军医大学?可能我们很多女同志有一个梦,在我很年轻的时候,看到女兵啊,或者女的军人就非常肃然起劲,就非常羡慕可以说是。当时在我考研究生的时候,那么我就选择了报考军医大学。当时也知道军医大学女生比例非常少,所以我们当时考进去非常幸福,到了军队以后,确实是感受到了,普通老百姓到一个军人的不同。

  记者:那我知道,你曾经两次到国外不同的大学求学、做访问学者。你是到瑞典和美国两个地方是吗?

  嘉宾:是。

  记者:都取得特别出色的成绩,其实作为学者来讲,我想其他的物质条件可能还放在其次,但是这种设备非常先进的仪器,或者研究环境,对于学者来讲其实是非常重要的。那你怎么能够放弃国外那些回国,是一个什么想法?

  嘉宾:当时我是我们医院第一批考博士生的人,我也是我们医院第一个博士生、第一个博士后,但是我的博士是在北京协和医院大学完成的,当时在考博士的时候。还没有人考过博士,那时候硕士比较早,读完博士以后接着去瑞典卡莉斯卡(音),我们协和医院去做博士后研究。当时可以说非常兴奋,可以说在那个时候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国外的科研条件跟国内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当然这十年过后,我们现在国内进步非常快。而且卡莉斯卡是一个非常,世界著名的医学院,就是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评奖的学校,而且我的导师是评奖委员会六个常委之一,就是非常有名的导师了。

  那几年,确实我觉得真的有如鱼得水的感觉,第一不愁资金、第二不愁设备,只要你有思路,你就可以实现,这一点当时觉得真的一种特别痛苦的,而且我们导师非常开明,只要你有思路,跟他交流,他觉得可行就可以去做。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总有一种感觉,利用那个条件多学知识、多出成果,可以说不分昼夜。我刚去的时候,可能前半年,因为换了环境,也要深入新的课题,所以我当时大概有半年时间,晚上两三点之前没有睡过觉,特别解渴觉得。

  看那么我资料、那么多东西,当时外文的文献,包括你要复印什么东西,条件真是特别好。所以在那个期间可以说做出成绩特别多,我们导师也对我可以说非常欣赏。当时因为我提出我一个观点,甚至我也开始做了几篇文章,导师当时给我成立专门的课题组,他跟我讲他说你这个观点很好,他说你如果做的话,我可以给你配技术人员,你就大胆去做去尝试。

  我记着特别感动的是,我们导师当时是一个暑期的时间,当时美国时间是去两三个月,他们是一个合作。他每年都去,他差不多每天都给我发传真,他看到什么情况,让我把我做出来的结果给他随时回报。对我当时那个课题,他也是非常的感兴趣,甚至他到法国开国际会的时候,就带到我做的实验结果做学术报告。他非常欣赏,当时因为我出去的时候,跟医院承诺的是一年,后来因为我的课题做到半截,正是出成果的时候,我们医院又批了我一年,就是两年的时间,在两年之后我们老师是特别希望我能留下。但是我觉得作为军人来讲,那么命令就是天职,当时医院希望我回来。后来跟导师反复商量,因为确实自己也觉得非常有意义,可能回来就实现不了,我们条件就实现不了那个课题,完成不了课题。所以导师跟我商量,最后给我条件就是说,你在国内半年,在我这半年,而且时间可以是弹性的你来选择。而且最后说我还可以给你优惠条件,我们发表东西,可以署上你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名字,这样成果我们来共享,可以说这个条件非常优惠了。因为知识产权是非常重视的,一般来讲产权是归人家那个实验室。但是我这个导师给了我这个优惠条件,想吸引我回去。

  这个当时回来的时候,我们医院也同意了。但是情况有变化,因为我们工作的需要,就任命我做药剂科主任,当时也是大科室,上级再报的时候,就没有批准我出国,那么国外一些同事、朋友觉得非常遗憾,包括我们国内一些同事,也觉得好像挺可惜的样子。但是我想因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我觉得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我觉得我怎么样立足我现有的条件把我们科研成果开展起来,就是我们军区、我们联勤部、包括我们医院的各级领导,对我的工作也是非常支持,所以我也把我的实验室慢慢建起来了,后来也成为国家新药研究基地的实验室,比我刚开始接的时候实验室可以说上了一个大层次。

  设备从170万到700万的设备,后来也就建了实验室。我还是那句话,我觉得军人就是服从命令。

  记者:其实你刚才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就是说从一名学者转到管理者,这么一个角色的转化的时候,我想其实对于你来讲,也需要克服很多东西,在这个角色转化过程当中,你觉得最难克服的是什么?

  嘉宾:我接这个院长是十个月的时间,当时接到任命我做院长命令的时候,当时两种心情,一种是觉得非常感动,我觉得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我,我是多么大的幸运,第二个是我觉得当时就是一种特别大的压力,我觉得我现在也是年过半百了,进入五十了,做科室主任做了十年,做了专业做了二十多年,可以说轻车熟路,也可以说比较得心应手,那么作为一个管理者要承担起这么大一所医院它的全面建设重担的话,对我个人来讲可以说是一种挑战,另外从一个层面上讲,就我个人来讲可能要牺牲一些东西,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医院之长,能够推动医院的发展,能够使我们部队医院、我们全面建设能上一个台阶,我觉得可能对军队、对我们官兵贡献可能更大一些。这种责任更大了,那以前我做科主任,因为是一个局部,而且作为课题更是一个微观,那么做全院的建设,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知识为军准备、涉及到为军服务、涉及到学科建设、涉及到方方面面医院建设,那我觉得是确实是一种特别大的压力,但是我觉得也是一种重大的责任。

  压在自己头上,所以考虑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视野就更宽了,我觉得要完完全全抛开个人的利益和个人得得失,现在就是把你所有精力、所有智慧转移到怎么样把医院发展好、建设好。

  记者:其实我想在作为一名学者的时候,你是非常出色,现在作为一院之长,又是把医院管理的一步一个台阶在往上走,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去年得了全国百名优秀母亲,那么作为这么一个,几种角色,我觉得都很出色,你觉得这个关键什么呢?

  嘉宾:可能我觉得和我的性格有关,就是这件事情除非我不去干,我要干我一定努力把它干好,比如说我当院长期间,虽然我在医院工作了二十年,可以说了解医院的情况,但是毕竟作为科主任也好、作为普通人也好,对这个医院关心程度,了解方方面面那么全面的话远远不够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但是我作了院长之后,我可以说用了三个月时间,我可能就是每天都十一点之前没有回过家,我都是把医院方方面面,我们这个院整个是500多亩,530多亩,可是我们医院犄角旮旯,角角落落我都去过,我都走过,大概我们全院我是至少转了三遍,特别是春节放假期间,我确实走遍了每一个角落,包括对我们医院的经济形势、我们整个资产情况、我们资本运营情况、我们比方说我们服务保障体系分布情况。我们要了解方方面面情况,我觉得就是那一种太认真的人。

  包括干每一件事情,这次开会开玩笑,包括照个相他们都说,候艳宁干什么事情都那么认真。干什么事情我都认真去干,特别投入,我觉得这个是我性格所决定的。把一所医院交给我,我觉得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唯恐自己把这件事情做的不好。但是我觉得也有信心,只要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要是你付出了、你去努力了,你把所有精力、你的智慧都放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能够搞好的。特别是有我们各级领导的支持,有我们全院的官兵的信任、支持,我觉得还能够做好的。

  记者:刚才我也提到了,你去年获得了全国百名优秀母亲,我们大家也都看得出来,你应该是一名事业性的女性,那怎么来处理好事业和家庭这个关系呢?

  嘉宾:我应该这么讲,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性应该是,我经常开玩笑讲,我说我特别幸运,在家的时候有个好父母,有个好的兄弟姐妹支持我、关心我,上学之后可以说遇到好老师、好导师,包括我的硕士导、博导、我的博士后导师,这些导师都非常优秀,不仅他们在学问上给我了很多指导,那么在做人上给我很多启迪我觉得是。我是特别幸运,参加工作之后,我觉得我有好同事、好的领导来支持我、培育我,我觉得我有今天得力于方方面面的支持、关心和帮助,才有我今天。说到家庭,我觉得我经常开玩笑,我是嫁人以后找个好丈夫,做了妈妈自己养了一个好儿子,这个家庭可以说我觉得很少分担我的精力,那么从家庭得到是温暖、是温馨、是支持、是呵护,我觉得在这方面我都得到了。

  记者:我想你的心态是非常好,就觉得各个方面都比较幸运,我想可能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一些遇到矛盾的时候,你可能也能以一种非常积极的心态去克服它,是不是跟心态、处理事情态度有关心。我想可能你都是一帆风顺的。

  嘉宾:我经常概括我自己,我觉得我这个人属于意志坚强,其实感情还是比较脆弱的,比方说我当时考博士的时候,我也是很多年的愿望,当时孩子毕竟比较小,考上之后,当然是非常兴奋。但是真正离开孩子的时候,因为从孩子出生到四岁离开的时候,一直没有离开过孩子,但是那时候离开的时候,就那种心情确实特别难过。当时可以说,我到上学之后,只要看到跟我儿子这么大的小孩,看到以后心里忍不住,好像不能看的那样。我经常讲一句话,可能大家看到的都是你的成果、你的成绩、但是背后肯定要有付出,要牺牲很多东西。比方说我和我爱人到现在结婚21年,两地就14年,肯定要付出一些东西,因为就是在你怎么样平衡这件事情来讲。

  从我来讲,我要回家以后,我尽量在家多做一些。比方说我当时读博士的时候,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双休日,是单休日,大概我一两个月才能回去一次,我经常怎么回去?就是星期六下班以后,赶七点多的火车走,上车睡一路,到家就11点了,下了车以后就开始干活,把星期天一直干一天,尽量想用自己行动来补偿,好像自己没有尽到责任那样的。完了星期天再坐晚上七点多的车,晚上上车开始睡觉,一直睡到11点45就到南站,再回到实验室,回到宿舍。完了第二天又开始正常的工作。

  在这点上讲,我觉得当然有家庭的理解,但是我有时候也有一种就是歉疚。比方说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我因为经常加班,包括我在医院工作的时候,有时候十来点,因为特别当了科主任,白天有很多的行政性、事物性工作,比如你要看文献、你要写文章,你要做实验包括帮学生改一些东西的话,都是放在下班之后。或者周末的时候,所以那时候我开玩笑说我白天搞行政,晚上在搞业务,经常这样讲。所以那个时候有时候回家,一回家因为这一天都见不到你,所以回家有时候我妈妈一进门,我妈妈就喊我,跟我说话,我儿子也叫妈妈,我爱人也经常说我得在一边了,轮不到我。所以这样的就是说我觉得家庭非常理解,当然自己确实是。

  比方说我上大学四年的话,我不能说我可能连四个电影都没有看过,那时候就是把自己,我们每个周学生操场多在放电影,但是我一次也没有去过。这么多年都在讲什么电视连续剧这一类,我可以说我没有看过一个完整的连续剧,所以我最爱的节目就是新闻,就是我们这些党政大事,再看放松就是体育,因为这些节目都非常短,一会儿就看完了。肯定也有一些牺牲,因为你有追求,因为人的精力和时间就这么多,可能你放到这边多了,可能那边就要少一点。这是肯定的。

  记者:也是一种平衡?

  嘉宾:是。

  记者:我们每个人作为人生过程来讲,其实大家都在努力,而且都想获得成功。那你觉得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嘉宾:我觉得可能还是目标是什么样的。我经常讲就像走路一样,比方说我在爬一座山,我的目标是在山顶,那么你可能就在紧爬慢爬,可能就在争分夺秒爬,如果你的目标就定在走到哪算哪,可能你就会慢慢走,因为人生就这么短暂,人的一天就24小时,所以这样的话你怎么有效、高效利用你的时间,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可能电视看的很少,但是我著作看的很多,小说看的很少,但是我的文献看的很多。还有我们责任感,有些就是压着你去做,比方说我对这个医院的管理,有些事情你要想做好,你就得做这些事情,那么还有一种就是属于兴趣,比方说做科研。也许你看小说觉得非常感兴趣,那么我就是觉得可能这么多年,就特别喜欢看新的东西,比方说在科研领域里边还有一些新的领域出现,有这样一种好习惯,我觉得对我也非常收益,等于这些东西知识在不断积累。

  春天一根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可能这样积累我觉得还是很收益的,自己也感到很充实。

  记者:那我们非常感谢您到我们军旅人生直播间做客,也感谢收看我们节目的各位听众、各位网友!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青年报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