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战斗英雄史光柱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今天做客军旅英模的嘉宾是一级战斗英雄史光柱。

  人物背景:史光柱、一级战斗英雄,1981年从云南入伍,1984年4月28号凌晨在边境作战中,史光柱在四次负伤、八次重伤,双目失明情况下,带领全排收复了两个高地,胜利完成战斗任务。双目失明以后,他没有以功臣自居,依靠顽强的毅力,学会了盲文。完成了大学学业,获得了学士学位,并发表了大量诗歌、散文,出版了《眼睛》、《黑色的河流》等六部诗文集,17次获国家新闻文学奖。1990年被授予全国自强模范称号。

  嘉宾:当时我是铁道班的班长,代理排长,我是四次八次重伤,第一次是枪伤,第二次炮弹伤,第三次是手榴弹,第四次是地雷。受伤以后双眼睛看不到了,那一段时间相对来讲,对未来缺乏一种信心,对残疾的认识,一个是没有准备,再一个的话,对残疾生活了解太少。所以说在二十岁的时候,正是进入黑暗的天地里边,就说对未来没有抱太大希望,就处在这么一个状态。经过医务人员一些启发,当时环境也迫使我振作起来。

  为什么振作起来?我打完仗以后,除了失明以外,我父亲也死了,我父亲当知道我两只眼睛失明以后,受打击很大,那么心脏病复发以后住院,住院一查处肾衰。结果住了两个月的医院,回去不到半个月就去世了。那么他一去世,我母亲受了打击比较大,我母亲就得了精神分裂症,神经就不正常了。所以从这个时候就开始,脑子里边就觉得,应该自己寻找一种出路,这个出路在哪呢?因为英雄它毕竟来说是一种精神和象征性的东西,那么他不能离开你自己以后的能力,尤其牵扯到生活问题,必须自己要能够独立起来。所以的话有这样想法,才开始寻找一种,给自己一种定位,那么把自己定到英雄太高了。

  把自己纯粹定做盲人来又太低了。所以必须定一个位,自己到底是什么适合自己呢?这个位置呢,还是应该是继续学习与创造。那么要学习与创造,再找一些适合自己的事,比方说刚开始,有些人建议我去学按摩,我腰部有伤,腰弯长了我受不了。我因为从山西出来的,我喜欢唱歌。有的战友建议我,最好学学弹琴,他们鼓励我,说中国有个盲人音乐家叫做阿炳,但是我的手又是农民的手,你看我这个手短粗短粗的,对琴弦纯粹是不敏感。枪拿不了,再换一个别的,所以后来才找到笔。

  找到笔开始自学,首先选择写诗,刚开始的时候文化基础非常差,我记着我第一次在病房里写诗的时候,很快十多分钟编了一首诗出来了,那不是写的,是编的。当时我很激动,战友们你们听一听,我写的一首诗,那时候诗可能有二十多行将近三十行,朗诵可能有十来句,我这个地方豪气满怀一朗诵,他们在那个地方哈哈大笑。为什么?连口号都不想,还敢说是诗。所以他们觉得不行,太不像了。

  从这个时候就想到学习,那个时候因为条件差,只能有个收音机,然后就听收音机里边的文学讲座,刚开始的话也没有学习的辅助用具,听了以后就想记录,怕时间耽误记不下来,把抽屉马上拉开以后,把那个信纸剪成圆形的,按扁了,不是一楞一楞有楞子,手按那个楞子写,记着我第一次记了有六页多,写好以后,我拿给伤病的战友们看,他们就说不行,写的太紧,落在一起了。间隔距离没有拉开,所以我把间隔距离拉开了,而且字写的很大,每行字都写个六七个,写了一页让他们看,他们说基本上能看清了。只是说互相能够串行。

  从光明的世界进入到黑暗的世界中,一切从头开始。连一个小字都很难。那么就想到这种难的以后,自己就非常难受。但是另外一想,你既然要活着,战场上没死,现在死耻辱的一件事。而且自己还有母亲、还有弟弟。再难也要从头开始。这时候就开始涉及洗衣服、叠被子、一步一步一个小事一个事适应,体验到那种酸甜苦辣就比较多了,比方说撞到墙了,比如上厕所掉到茅坑里边了。但是的话一边坚持独立生活的锻炼,一方面坚持自学。学了将近一年,一年以后我到上海去,去做假眼眼底,有一天有一点感受,想记录下来。

  我就请护士记录下来,护士看了以后觉得挺不错,想帮我寄出去。因为当时我也听他们讲,夸我。我又以为像我第一次写出那个诗,让大家笑话。后来护士说,不是的,你这次写的很像样子,你要不说你是初中毕业,我们根本想不到。在他们支持和鼓励下,就帮我寄出去了。他们寄了两首诗,第一首诗寄出去半个多月,上海解放日报就发表了,第二首寄到上海青年报,一个星期以后也发表了。通过将近一年的自学,我能发表这个诗。对一般人来讲,他只是一种小事,甚至他都不在乎。

  而对我当年来说,那是小事却是一截一截的台阶,它让我登上那个台阶看到希望。人就是这样,往往没有希望的时候,他也觉得路已经走到劲头,这个信心不足的时候,他就没有动力往前走了,那么它一旦知道有希望,看到希望,猛然会发现自己走这条路是可以的,因为发现自己走这条路可以,所以信心也就逐渐跟上来了。

  解说: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23年前,一场战争让史光柱的世界永远失去了光明,同时也让双目失明的他,成为家喻户晓的一级战斗英雄,并成为我国唯一一位获得学士学位的盲人诗人。由他作词的歌曲《小草》,从1985年唱遍了大江南北,辉煌过后淡定从容,史光柱笑谈人生,请继续收听,一级战斗英雄史光柱的军旅人生。

  嘉宾:85年的12月份,偶然我参加全国巡回演讲的时候,到了广东中山大学,讲演结束的时候,朗诵了我写了两首小诗,没有想到这两首小诗,给我带来上大学的机会。同学们给予热烈的掌声,倒不是我演讲口才多好、我诗写的多好。关键就是那个特定的气氛,因为我们纯粹基层一员,现实和实在的语言打动大家,加上情感,感情也比较真挚,所以大家给予长久的鼓励。那么这个校长就非常激动,你愿意不愿意到我们大学来读书,如果愿意的话,我马上跟其他校领导商量。我说愿意啊,结果这一年自学给我创作最大的机会就是上大学,而大学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这四年当中,曾经受到人生环节当中,起到关键的作用。我也没有想到成为今天一个作家,我是中国作协的会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会长,我也没有想到我能够走到今天,从一个农民的小孩,初中毕业当年来说,当两年兵就回去了。没有想到一走在军队就走那么长的时间。当年就是在部队里边当班长,是拿枪的,现在做文学是拿笔的,完全换了一个位置。在这个过程里边,我一边走一边发现,一边发现一边引起更大的学习和奋斗的劲头。

  记者:你刚才一直在说你的工作和你的学习,那你的家庭这一块,你双目失明,其实对一个年轻人的打击,你刚才也提到了非常大。你个人的感情生活和家庭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状态呢?来给我们介绍介绍。

  嘉宾:其实家庭生活来说是个沉重的话题,像我们的话,那种特殊情况下来以后,我们当地穷,我是云南人。我们县一直是贫困县,到前几年才把贫困县的帽子摘了。那么我当兵的时候我们那个村是三无村子,就是无水、无电、无路。那么就在这样穷困家庭里边,我是出来了,但是家还在这个穷困地方。尤其父亲一死、母亲丧失劳动力,靠我哥嫂,我哥嫂又有小孩,那么我还有一个六岁的弟弟。当年我非常吃力,我的工作给我妈治病,还要养我的弟弟。

  我在读书的时候,我是86年已经上大学了,我每天饭菜不能超过四毛钱,只吃两顿饭,物质上当时是非常穷困的,我等于说大半的工资都用在我妈和我弟弟身上了,后来我跟我爱人结婚以后,我就把我的爱人工资动员一部分过来了,那没有办法。从打仗下来以后,一直到我弟弟高中毕业。我这个人个性有些时候有点强,自己有难处自己克服,这方面讲的少一些,而且讲的话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大学当中,一方面学习压力重,一方面就是经济上面的压力。

  学习压力很重,因为毕竟来说不是盲人大学,是明眼睛大学。同学们是高中考取大学生,我又是初中毕业。所以眼睛看不到,所以只能靠听。一到考试的时候,我这两边鬓发就白了,考完试以后搁昼夜又恢复开了。但是毕竟的话过来了。

  记者:你的平衡是怎么样平衡?心理上和身体上残疾的平衡还是?

  嘉宾:因为身体上残疾的话,能够通过别的东西去弥补,生存能力或者其他能力,它可以通过智商、通过触觉,如果你去发现这个东西,你去弥补它。那么你的精神状态会随之提高。如果你发现的东西,不加以克服,不去完善,它同时会造成心态的变化。心态如果不正常,那么你的精神就会慢慢被拖垮,那么精神也会导致精神的残疾。因此精神的健全,它是决定你这个人有没有价值的。而前者可能是能力上边的损失,后者却是价值的损伤。

  有意识的损伤,人观念、意识上受到损伤,他的路就会走错、就会走歪了。这种相对平衡的里边,既要在精神上进行调整,一种塑造一种陶冶,选择一些有兴趣的东西去做。一些高尚的事情去做,去认识自己。生存上的东西去弥补,你比方说我,一般谁想到我还会擦地去,我还会拿起刀来切菜去,但是我就能。当年我爱人就不让我作,我去烧水,她就怕我烫到手,切肉的时候非常小心。切菜的时候非常小心,结果洗菜的时候我大意了,动作还像有眼睛那样快,结果锅铲比较锋利,就把我掌心划了一道口子。一划了水一进去一疼我就知道了,这个肯定是要流血,我一意识到自己流血,我就把我手伸到很远去了,一方面冲着水,然后洗了洗池子,把血清洗干净,没有想到血已经滴到外面了。

  后来我爱人从地上发现哪里血迹,后来发现我手上的。你多会点,那么也是多一种风险,不会你想风险也风险不了。

  记者:我们都应该向你多学习这种精神,觉得婚姻对您的生活和工作的影响,是一个什么样影响呢?

  嘉宾:我觉得我比较好一点就是,找了一个好的媳妇。爱人的话两方面我觉得她对我帮助比较大,一方面就是对我的家庭,刚才说我家庭负担比较重,她在工作的时候她是大学毕业以后,参加工作比我学识上边比较高一些,工资也比我高一点。帮助我,这是其一。其二的话后期的时候看到我家庭负担太重了,她工资因为那边有家庭,这边也有家庭,两个家庭这些工资还是不够用,那时候给我写信非常多,直接间接帮助一些人。到现在为止通过我直接、间接帮助过残疾人或者其他人都一千多人。

  就是她一看我,叫我改我改不过来,那么她就辞职自己干。她等于这几年就撑着我,等于对家庭、对工作确实帮助很大。88年最后一天,我有了一个小孩,男孩,现在都高中今年高考。

  记者:应该说你的家庭很幸福。

  嘉宾:总体我是幸运人,活着就是一种幸运。

  记者:入伍的经历也有二十多年,你的经历也很特殊,你是对自己军旅经历是一个怎么样的评价呢?

  下一步还有什么样打算呢?

  嘉宾:我非常感谢部队,因为部队重新塑造了我,这种塑造它是人生全方位的,在老家的时候我只懂得勤劳能够养家,是部队让我观念得到深化和延续,你比方说在部队里边,让我懂得集体价值、集体意识、个人命运跟国家命运的区别,荣辱观,就是人生从零到零,从没有到没有,谁都得死。关键就是这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否为社会、为他人创造了一点什么,如果说创造了一点什么,人生命再短也是非常高尚,富有意义的。有了这个观念,所以我现在才会超越痛苦,不惧任何的困难,才会为生死观、苦乐意识、金钱等等一些问题上,才一关一关过来,也才有了现在写作的我,一个力所能及的我,不愿意成为社会包袱的我,对家庭、对生活尽到责任的我。

  记者:我们也非常祝福你,提一个小小的要求,你能不能就现场给我们朗诵一段,你特别喜欢,你自己写的诗呢?

  嘉宾:我简单说一句,如果命运不安排你做花,那就踏踏实实做草,不求生命的长短,但求生命从零,像小草一样开始,也像小草一样结束。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