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我军唯一女飞行大队长刘文力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北京,2008年6月21日 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团成员 这是空军女飞行大队长刘文力。 新华社记者李涛摄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我给大家请到嘉宾是空军航空兵某团副团长、一级飞行员刘文力。人物背景:刘文力,1989年入伍,中校军衔,我军唯一女飞行大队长,展翅蓝天16年,安全飞行两千多个小时,在身患癌症做完手术11个月后,奇迹般驾驭战鹰,重返蓝天,出色完成军事演习、实验飞行等一系列重要任务。

    嘉宾:由于自己身体不太好,影响了一段时间,然后等我恢复以后,能够再去飞行,我更珍惜这一段时间,而且想把那种失去的时间想夺回来一样,好像我像一个掉队的大雁,拼命去追赶队伍这种感觉,而且这一段时间我飞行飞的,只要有飞行基本上全场参加,然后指挥、同时我还考取咱们指挥学院的研究生,我觉得自己再次进入院校充电。确实有一种紧迫感,而且对自己工作有一份更深的理解、而且有一份更深的热爱。因为我毕竟曾经差点失去飞翔的翅膀,然后能够再一次回到蓝天,自己真的能够有一种更深的理解。

    记者:作为共和国的第六批女飞行员,在同兵姐妹中,刘文力第一个晋升飞行等级、第一个当机长、第一个通过一号天气标准考核、第一个成为大队指挥员。

    嘉宾:我们当时招飞入伍是18岁,预先航校进行四年的学习,22岁毕业分配到部队,应该说航校是雏鹰的摇篮,在那里进行一些初教机、高教机的训练,但是真正搏击风云,真正去执行各种任务还是在部队,我们翅膀还真正在部队磨砺。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从18岁开始,就一直和蓝天为伍,可以说把自己最年轻、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祖国的蓝天,而且为了这个事业自己也放弃、牺牲很多。同时确实飞行,可以就像父母孩子一样,都融入生命的东西,没有想到哪一天我会忽然离开它。所以我就没有想自己会离开蓝天,接受不了。那个角度我也想,我们国家培养一名飞行员,花费很大的代价,大家都是飞行员用你和身体等量的黄金堆起来的。

    而且我当时是33岁,又担任大队长,正好是工作还有飞行事业都是最黄金的阶段,技术也是最成熟的时候,我不想放弃飞行事业,而且我也不想祖国培养了我,然后就这么浪费掉了。所以我想有一线希望,我要努力去飞行,再去飞。我要长时间不飞行,我感觉我手痒痒,好想摸一摸驾驶杆。

    记者:在刘文力飞行生涯中,从第一次架战鹰冲向蓝天,到飞行完第2000个小时,可以说一帆风顺,然而2004年7月,她被确诊为左侧乳腺导管癌,临上手术台前,面对前来医院探视的部队首长和姐妹们,她还像每次执行任务出征前一样,微笑着说,请你们放心,我一定还会打个胜仗归来的。

    嘉宾:在我生病期间,在我家养病,正好我们家是一个空域,上空会经常听到战斗机声音呼啸飞过,我心有一种特别难以言表的激动,一听到那个声音,我就忍不住想起我原来那种生活,就那种心情就像揪了一下样子。那时我就更加努力锻炼身体。因为我们家在泰安,有泰山。我每天都去爬泰山,让自己体力尽快恢复,然后回到部队也是。那时候因为化疗头发全部掉光了,我戴着假发,积极要求去塔台指挥。

    我觉得我虽然暂时飞行不合格,但是作为一个指挥员我是合格的,而且我想离飞行更近一些,就始终投入飞行生活中。如果有一天我一旦飞行合格,我可以马上再去投入到我工作中,而且有时候拿着话筒,在塔台每次战友们说,我跟她们说可以着陆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飞机上是我在报告该多好,就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向往蓝天。而且我们女飞行员群体,是非常有魅力的群体可以说,因为这个群体一代一代有一种精神,始终坚韧不拔勇于牺牲甘愿奉献,所以老大姐们,她们曾经也面对过很多困难,但她们都能坦然面对,都能够非常平静把它走过艰难,所以她们那种精神也是激励着、鼓励着我。我说一定回到这个群体中。

    记者:经过335个日日夜夜,刘文力终于赢得了与病魔斗争的最终胜利,2005年6月13号,经过严格复检,医生在她的身体健康检查册上,庄重填上了飞行合格四个字。刘文力驾驭战鹰,呼啸着重返蓝天。

    嘉宾:当时我那种心情确实非常激动,因为飞行合格这四个字,对飞行员来是,原来是太普通几个字了,我就没有想到它会不合格,每次体检、每次疗养医生都会写这四个字,所以从来没有觉得它怎么珍贵或者怎么珍惜它。但当那一次,在经历这么多磨炼以后,医生终于给我写下飞行合格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又可以去飞了,又可以再去回到我原来生活中,很多东西当你拥有的时候,你不觉得它珍贵,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你才能意识到它对你多么重要,所以当你就是重新通过你自己努力,又能拥有它的时候,那种心情确实非常激动。

    好像经过一些大的变化,人好像整个都能深化了。好像很多原来看不透的看透了,想不通的也想通了,其实我生病的时候,就想能活着就很幸运,如果能再去飞,那就更幸运了。当我真正再去飞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一辈子没有什么不知足的了。每次飞行的时候,我就特别看驾驶舱外的云,我觉得云是千姿百态的,云也是非常漂移的,有时又是非常凝重的,有时给我一种想亲近它的冲动,有时候非常威严。所以我有时候很知足,有时候想我看到那么多,别人曾经没有看到过的美景,包括夜航的时候,满天的繁星陪着我一起飞啊,就那种感受非常好。当我经历那么多磨炼以后,再次飞向蓝天,也看到熟悉的云,就像老朋友一样在我身边,又在迎接我。

    我又拥有了它们,我又能和它们平等对视、去看它们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非常激动。而且当我走下飞机,我们姐妹们就冲上来,紧紧抱在一起,大家真是就是情不自禁的那种感情,眼泪就往下流,因为她们也是觉得,我又回到这个群体中,而且觉得女飞行员这种精神,又战胜了很多困难,就是一种发自内心感情流露,同时我感觉现在我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没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当我有任何烦恼的时候,我就想一想,自己曾经经历那些磨难,我就想和生命相比就没有什么大不了,而且我非常知足,我觉得在我生病期间,我可以说很幸运。

    虽然生病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得到很多人关心,得到很多友情。同时我也能够可以让我放慢脚步,在原来那种很盲目、很紧张生活中,能有一段闲暇的时间,来调整一下自己,来调整自己的思路、来调整自己思绪,调整自己生活节奏,都不是坏事。而且我想今后对人生可能自己会有更深的感悟,可能很多东西会有能够看的更透彻一些。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这是刘文力驾机准备起飞(资料照片)。

    记者:在空军航空兵部队有这样一位女飞行英雄,她把飞行融入到自己生命,在身患癌症做完手术11个月后,就奇迹般驾驭战鹰重返蓝天,出色完成的军事演习、实验飞行等一系列重要任务。请继续收听空军航空兵某团副团长、一级飞行员刘文力的军旅人生。

    嘉宾:因为我虽然恢复行,但是身体还需要吃药,继续进行后续治疗所以很多同志、关心我的战友也是说,说你少飞点就行了。但是我觉得少飞点,或者做个摆设,那就不是我的性格,我说既然在我这个位置上,在大队长位置上那我就得承担起这个责任来,而且和大家一样飞行。我希望大家忘了我是一个病人,就是任何急难险重任务都会想到我,所以我也是比较努力,只要是大家飞,肯定安排任务首先把我自己安排在前面,而且很多急难险重任务,作为大队长首先要去执行,像一些试飞任务、像一些低能件任务把自己排在最前面。

    记者:重新返回蓝天,刘文力又进入到忘我的境界。

    嘉宾:飞行是一个高风险,而且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所以每一次飞行,它都是不同的,没有一次起落是一样的,每一次都是接受新的挑战,我觉得我作为女飞行员,在部队可以说在男性比较多群体中,我只有做的更好、只有做的更优秀,我觉得好像才能得到大家认可,我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去做好,而且同时在我生病期间,得到很多领导、战友的关爱,我觉得我没有更好的东西回报她们,我只能用我的工作更好去飞,更好完成我的任务来回报大家,来回报她们对我那种关心。

    记者:作为女飞行员,刘文力不能更好地照顾女儿和家庭。

    嘉宾:我现在目前在机场和我们营区几十公里的路程,我们一周回家一次,就是周五回去,周日返部。所以在这前面几天里,基本上都是把孩子托付给别人照顾,不可能每天陪伴她,不可能每天满足她各种要求,所以我就想怎么简单怎么来,怎么方便怎么来。所以一直给她留了短发。因为在团里当副团长,主管要考虑你的训练统筹安排,一些组训、还有其他一些更多的问题。占用更多的时间,有时候加班给她打个电话,都是非常紧张几分钟,有的甚至忙起来就没有时间给她打了,她也很理解,她有时候也经常妈妈你昨天为什么没有给我来电话啊?是不是又在飞夜航啊。

    我在怀她的时候,经常直飞,而且还飞行,后来我们第七批,她们刚来我带她们。她们开玩笑地说,刘大队长,你的小孩生下来,肯定第一句话会说可以着陆。因为那时候天天去塔站指挥,她在我肚子里,好像和我非常有感应,因为有一次我去飞行,也是能见度很差,然后我们当时五机穿云,精力非常集中,往往那个时候她活动比较频繁的时候,那天我觉得她在肚子里一动没动,也许我太集中了没有感觉到。

    后来落地滑回以后,飞机停稳了,她又在里边又踢又踹了。我觉得女儿好像和我心有领心感觉。其实我觉得我女儿真的和蓝天挺有缘的。因为她准备马上出生的时候,我爱人就是她的爸爸,接到援外的任务。那时候到阿富汗去执行运输物资的任务,当时我们都互相很牵挂,结果没有想到,我爱人首航成功,打电话给我报平安的时候,就在他安全着陆那一刻,我姑娘也顺利降生了。所以我觉得她生来就跟飞行有缘,我也希望她能够长大以后能够从事飞行事业,但是至于她能不能往这个方面发展一下,有看自己。

    但是从我内心来讲,从家里愿望来讲,就希望她以后成为人民空军一员。

    记者:女飞行员不是花瓶摆设。而是响当当的战斗员,在女飞行员群体当中,刘文力和其他女飞行员一样,始终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特有的自豪,出色完成各项任务。

    嘉宾:因为我们女飞行员群体,可以说一代一代老大姐,用她们那么辛勤的付出,用她们对蓝天热爱,用她们对工作的执着走出这条路,所以我们都很珍惜,我觉得如果我们要是说忘掉老大姐付出,真的对老大姐付出确实非常愧疚。不是说一代人、不是说几天的付出,而是几代人甚至一辈子的付出,对她们来讲。所以我想在我们这个群体中,虽然时代在变,虽然现代女飞行员知识面比原来宽了,更时尚了可以说是。而且更会生活了,应该说一代更比一代强,但是这种光荣传统我们会一代一代像接力棒一样传下去,把它延续到更多女飞行员身上,我们的存在不是点装饰,而是实实在在战斗员在部队,即便现在、即便是今天,我们还有很多女飞行员在各地执行人工降雨任务,还有很多女飞行员在本场飞夜航、飞白天,都在飞着。

    所以我觉得我也跟自豪,因为我在这个群体中,我在这很强大的群体中,特别是我们女飞行员执行任务。可以说男飞行员能执行的,我们女飞行员都能执行。同时我觉得我们平常战时可以说是拳头,去参加各种作战任务,平时也要支援地方建设。只要哪里需要,我们就飞到那里去。包括抗洪抢险,包括人工降雨降雪,一些科研试飞、森林灭火,只要需要我们军队的地方,需要我们空军的地方,需要我们女飞行员的地方,我们都一无反顾的飞过去。当时有时候开玩笑,我在飞行服拉链拉上一瞬间,我就是中性的,没有什么柔弱、没有什么女人,我就是一个空中的战斗员,这是一个方面,就是说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和男性一样的。可以执行同样的任务,从我们身体、技术各方面,同时那个角度来讲,当你离地三尺的时候,风险也是同等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女飞行员,很多特勤很多问题就不会找到你,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像男飞行员一样承担一样的风险。

    记者:离地三尺不分男女,刘文力用过硬的技术和能力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

    嘉宾:出去执行一个夜的任务,男同志家里有爱人、照顾孩子。但是作为我们来说,孩子就丢给老人或者丢给爱人,这时候也许从大家眼光里觉得,好像男人做这个很正常,女同志做这个好像有一种不可思议,同时自己也会受一种煎熬,哎呀孩子谁照顾,也会想这些。这可能是人之常情。可能在各个方面,别人会觉得,当一个女同志,从事飞行的时候,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作为我们女飞行员来说,我们可以用过硬的技术、用自己过硬的作风,用自己过硬的带队能力,来弥补这些大家对它偏见,或者对它片面的认识。一开始飞行教员们就开始跟我们说了,说不要因为你们女学员,我们会照顾你们,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单飞的时候,也是你们一人在飞机上,没有人会帮你们。那时候已经认识到,确实离地三尺不分男女。男学员女学员都是一样的飞行学员。甚至有的时候教员对女飞行员要求更严格一些,对我们标准更高一些。曾经有一次我在航校的时候,我们有一架飞机曾经发动机有一点小故障,当时我们女同学在飞,和教员一起非常成功飞回来,当时我们都在塔台看着她们,就觉得心里那种担心,或者为他们牵挂啊,当时确实体会到真正离地三尺不分男女,不管男飞行员、女飞行员都要面对各种风险。

    记者:面对年轻的女飞行员战友,身为航空某团副团长的刘文力,有这样的心迹。

    嘉宾:我希望我们小妹妹们,我希望我们这些女飞行员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幸福、快乐、美丽,同时也希望她们能够飞的更高、更远,能够把我们航线延续更长。
   

责编:武丽子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