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编辑家黄涛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这里是中国之声晚间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位军旅编辑家、解放军出版社原顾问黄涛。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旅人生,每周一18点准时播出。

  记者:人物背景:黄涛,1920年出生,1937年参加革命,先后任解放军总政治部新闻广播处处长、干部教育处处长、宣传处处长等职,1975年任战士出版社副社长,2008年8月9日去世。黄涛毕生执着于革命史料的编作工作,先后主持编撰了《星火燎原》、《志愿军英雄传》、《革命烈士传》、《解放军烈士传》等影响巨大的系列丛书,这些革命史撰著作,是目前我军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影响最深远的传记文学作品。

  2008年5月份,在解放军301医院,我采访了88岁的军旅编辑家黄涛和他的夫人马燕秋,老人七十多年坚持传承红色经典的军旅经历,一下子吸引了我,谈起他自己,老人似乎并不善谈。但是一聊起星火燎原丛书,黄老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如今老人已经永远离去了,但愿这些珍贵的谈话录音能让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和我一起感受黄老的精神。

  记者:看你身体还挺好的。

  嘉宾:还可以吧。快九十的人了。那个时候工作上很多难点,《星火燎原》难点最一个就是彭德怀,彭德怀在红军时期是红军副总司令、三军团的总指挥,而且彭德怀打仗他很喜欢前线亲自指挥,很多战斗你不写他怎么行呢。这是谁指挥的,是战士自己打的,那个时候星火燎原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难处。我们就坚持写彭德怀,我那个时候一个处长,是总政宣传部党委一个成员,所以党委有人提出来。

  说我对彭德怀问题认识不够,要进行检讨。那我们就写了一个检讨,送到宣传部。宣传部就送到总政,总政也没有表态,送到军委办公会议。说那个时候星火燎原几个人,有受处分的可能,也可能受很重的处分可能。但是军委一些同志采取了保护的态度,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关,也就过关了。

  其实彭德怀我跟他也没有待过,他是西北的,我是京绥的。我也不是他的老部下,也不认识他。但是那个时候我主要从来稿中间看出来,一个彭老总这个人打仗,指挥水平很高,他考虑问题也考虑周密,而且考虑也越远。再一个亲自到前线指挥,他副总指挥,而且三军团总指挥,经常到团里边去,那里很危险他都去,所以说就从来稿上,对这个人产生一种印象。很令人佩服,而且生活作风上,他对战士生活什么比较关心,对彭老总的好印象,是从《星火燎原》来稿中间来的。

  那时候编《星火燎原》就这么两个难题,一个是彭老总不能写。彭老总不能写有很多实际的困难,究竟打仗谁指挥?只有战士自己打不可能,所以那个时候我也不是说,什么党内斗争,但是我觉得道理很对。所以我们在《星火燎原》那边做过检查、写过报告,也认真根据这个处理一些稿件,所以这个到文化大革命军管。总政是经过军管的,说我基本两条。

  一条是吹捧彭德怀,一条就是执行中宣部指示。当然最后林彪垮台以后,总政才重新给我结论。

  记者:1956年7月,为纪念三十周年,时任总政宣传部宣传处的处长黄涛,接受了一项任务,组织编辑一部反映我军三十年革命斗争历程的回忆文集《星火燎原》。不到一年时间,应征稿件多达三万多篇,为真实记录历史,专心做好《星火燎原》的编辑出版工作,36岁的黄涛离开宣传处处长的岗位,一干就是半个多世纪,这期间黄涛的职务没有升迁,但他为《星火燎原》呕心沥血的热情却始终不减。

  嘉宾:在编星火燎原中间,我对长征很多情况,在红军时期作战情况,基本上都是通过稿件了解的。是看了稿子,看多了你就有具体的印象。加上我编东西有一个初步这么一个想法,写一件事情要有这个事情,写一个人要有这个人,写这个情节你要符合当时的环境,所以你要都是写成假的话,就不成个回忆录了。

  实际上我开始编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越来越比较明确,就是一定真的。不能够在书上造假,我一直坚持这个想法。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受处分或者坐监狱没有这考虑,反正那时候什么都不怕,处分就处分,没有想过这个。对于书里边一些问题想的多还是,这个书基本成熟以后,这个编完了以后,才想到书里边的那些问题。

  记者:黄涛是我军第一位载入中宣部出版的编辑家列传的人,第一位韬奋出版奖的获得者,先后主持编撰了《星火燎原》、《志愿军英雄传》、《革命烈士传》、《解放军烈士传》等影响巨大的系列丛书,请继续收听黄涛的军旅人生。

  记者:  就是你作为一个编辑,最欣慰的是什么呢?

  嘉宾:就是我最惦念就是星火燎原很多没有用的稿子,而且那个时候没有很好的保存。在总政办公大楼地下室,那里边尽一些废物,所以搁着很危险,当做废纸处理也有可能,所以我对这个稿子很担心的。我知道这个稿子有很多份稿子,但是编这个书的时候,他也不能用那么多文章,你比如我印象很清楚。写西路军稿子有很多好稿子,但是西路军在《星火燎原》篇幅不能占的太大了,他就这么一段历史,其实这个稿子我知道没有用的稿子有很多好稿子。

  而且有一些我也是看过的。所以《星火燎原》出版以后,我就想很多办法再发表这个稿子,又出版的季刊、月刊,以后又出了一个《星火燎原》丛刊,这个稿子用了相当一批。但是还有很多,所以星火燎原要编成几部分的话,有一些充分的稿子可以用,它可以分开编,你要编成一本书,你要想把星火燎原打烂了编成一套书,这个就很难编了。

  一个题目不能编那么多文章,但是你要编套这样,再编套那样的书,我觉得编未刊稿这个办法是很好的办法,这个能够把稿子基本上好稿子都能把它用完了。

  记者:你这么多年走过的风风雨雨,一直是阿姨陪着你,再过几天就是钻石婚了,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嘉宾:我对阿姨很感谢。我也是家里边小孩从上幼儿园、到上学我什么都没有干过,多少年就这样了。所以我也感谢她。

  记者:现在回忆你的军旅经历的话,是一个什么样感受呢?

  嘉宾:那个时候经历那么多了,我对运动也不在乎。我习惯了,对这些也都无所谓。

  记者: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黄涛脑子里装的,嘴里说的、手里做的都是处理来稿,整理史料、校对今要,他和《星火燎原》已经融为一体。在黄涛七十岁那一年,他荣获全国第二届韬奋出版奖。这也是我军第一个获得出版界最高奖的人。

  他把获得韬奋出版奖的全部奖金捐赠给解放军出版社,设立星火燎原奖,奖励年轻有为的编辑。他把个人省吃俭用的工资捐赠给家乡小学,设立的还是星火燎原奖学金。

  记者:你好像一直执着于你的工作,写英雄、出版这类的书,对名利这些东西看的很淡是吗?

  嘉宾:我首先就是想编好这个书,把书编完了。

  记者:想没有想过这个书出来之后这么火?

  嘉宾:这个书火我见过,地方出来就是三集,三集是最火的。那到处分印。

  记者:黄老你休息一会儿,我跟阿姨聊会儿。其实也很佩服你,我觉得黄老能够完成这么多的工作,主要的功劳应该在您,军功章绝对有您的绝对一半。真是这样,而且已经到钻石婚了,刚才说走过这么多年,将近六十年。其实你一直陪在他身边,这种感受估计可能更多,尤其他在编这本书过程当中,给我们讲讲。

  女嘉宾:刚才他也说了,特别是刚开始成立三十年编辑部的时候,在前夜那时候他自己写了一本,解放军三十年,那就是1956年。写这个书完了有一个封面,就是他自己本人照片,这个照片在北京各个交通主要干线的路口都有他的大照片,那时候1956年的时候,后来搞《星火燎原》,他什么都不管,几十年人家都提级了、军衔了,他也没有时间关心这事。他自己根本不顾这个,我呢根本顾不上,我们俩谁都不想这事。

  记者:你说各个路口都有黄老的大照片的时候,你什么感受?

  女嘉宾:那时候我就说,这是干嘛呢。我也很少问他,我说这是干什么?后来我才知道。

  记者:你这么多年,你能理解他那种信念吗?

  女嘉宾:我能理解,我觉得他干一件事他就较真。干一件事必须干完,他自己想的,九个牛都拉不回来我说,他要非要把事干好就这样。扣字扣的,有的时候我写什么我都让他看,狠不得都给我删没了,就是我那些都是废话就这样。得学习。

  记者:这也是他能取得这么多成绩的基础是吧?

  女嘉宾:你比如说写毛笔纸,他自己切练呢了,他认为这张好,挂在那让我们大家看,说这张好可以,他才满意了。就是这样,这人特别死心眼。

  记者:钻石婚了有什么感受,跟我们说一说?

  女嘉宾:我们有很多老同事、老同志、老同学都单了,就像我们俩还这么不多了。很不容易,我觉得主要是平时接触党的教育这么多年,什么事都想的开,自己能想的开,想的开才能心情好,我有时候想这样,人活一天就要精神一天,活一天就要高兴一天,当别人对我有意见提出来,我觉得他对是为了我好,我不想人家对我不好那个地方。

  所以说就把别人对他不好的地方忘了,你就想他好处,所以说没有意见。也对人就好了。

  记者:我们也得多向你学习,向你跟黄老学习,多保重身体。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旅人生,每周一十八点准时播出。

  记者:去年九月,黄涛本诊断为膀胱癌晚期,但念念不忘还是星火燎原,他向解放军出版社领导当面交代,星火燎原具体修订意见,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集中精力整理星火燎原书稿,他先后三次出院,抱病伏案工作。2008年8月9日,一生传承红色经典的军旅编辑家黄涛,静静地离去了。

  解放军出版社的编辑、领导们对黄老充满了尊敬和怀念之情。解放军出版社编辑丁小平,在谈到黄老时说,在黄老身上是一种精神的传承,是一种精神的财富。

  丁小平:对我们年轻编辑的影响,我想还是一种精神的,这种无形的力量在感染着我们,在促进着我们把每一部书编好,要做好人,编好书。

  记者:解放军出版社社长石雷告诉记者。

  石雷:黄涛是终身半个多世纪都是为了革命传统的弘扬。特别是《星火燎原》从三十多岁,一直到88岁去世在整个人一生当中,他始终想着星火燎原,星火燎原核心是要有生动形象的形式和自治以恒的努力来使我们党和军队光荣传统不断发扬广大,代代相传。黄涛就是这么做的,除此之外,黄涛他是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他在家里边他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他把全身心都用到出版事业上,他总是把名和利让给别人,作为出版工作者来说,首先要学习黄老,应该在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中,  为了精品作品更多的推出充分来发挥我们聪明才智和工作热情,作为军队的出版工作者,我们有一个特殊的使命,就应该把我们党和军队创立新中国那些光荣的传统,通过我们的努力,以生动形象的形式,传承后代来教育后人。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