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女工程师崔东华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早晨六点,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2008年我和军旅人生栏目众多嘉宾与你一起走过,在这里我首先感谢听众朋友对军旅人生的支持与厚爱,在每周一早上六点,我将给大家介绍更多的军旅人物,带给您更多精采故事和人生感悟。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的嘉宾是全国三八红旗手,海军装备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崔东华,人物背景:崔东华,海军装备研究院高级工程师,16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以后报考海军装备研究院的研究生,选择研究课题是箭炮武器系统外弹道仿真研究,到部队十多年的时间,崔东华屡创佳绩,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2008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记者:虽然没有在一线部队,但是你直接为武器装备做工作,做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你是怎么认识自己这个工作的呢?

    嘉宾:现在我觉得还是很自豪的,因为每个人我们都在从事着一些我们各自的工作,那么我现在能够当这个女军人、做这个装备,觉得它还是给你设了这个岗位,就是对它有期待,你要在这上边完成它交给的任务。做这个事情,比如我们每次把这个装备交到军舰上,然后给战士进行培训,最后交船的时候,最后战士就把这个船拿走了,他们拿去将来要打仗的。和他们生命安全息息相关的,所以每次这种时候,都是觉得工作必须得细心、必须得认真。这种责任感,这种感受好像就是说,能够不断激励你,我们从事这个工作,女同志上舰啊经常的事,虽然大家有时候觉得,女军人上舰不方便,尤其是以前那些老舰,它可能包括卫生间这些都不设置这些,但是现在条件也是好了,咱们国家也是以人为本,军舰设计的也都很方便,现在好多了。就是这些方面都是需要克服一些困难。

    然后有时候我们去做实验,条件不好的地方,夏天一两个星期不洗澡,这都是没有办法没有这个条件。但是有时候这种特别艰苦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看到很多更艰苦的,尤其他们工厂里,他们时间很长来调试,还有一些军舰上的军人。舰队上的官兵每次他们那种对装备都很认真,而且我们给他做培训的时候,他要学会用。我觉得工作为什么我能够一直做下去,不断通过这些来激励我,能有这样一份工作觉得挺自豪的。尤其我们有一些同学国外回来也比较多,他说哎哟,你从事这样一个工作,挺羡慕的。能有机会因为你的工作给国家做了事,当然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很微薄的,但是能尽这一份力量就觉得很兴奋一件事。

    记者:我在想你的同学大部分都在地方,而且你刚才说从国外回来的也很多,他们的时候状况可能跟你都不太一样,你会跟他们相比吗?比较的时候你会心理上是一个什么样状态?

    嘉宾:这个相比肯定是时常会有,当然好像是一种下意识的考虑,尤其刚毕业的时候,那个时候两三年,当时部队任务量也不是像现在这么满,我们七十多个同学班里,然后有五十多个人现在在美国的,有十几个在北京,这样一种状态。

    所以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她到部队去了。那个时候不太了解的,就觉得部队很严肃,很落后这么一种。我来到这以后,一开始好像很坚定的想法留在部队,还是因为我们这个环境,真的是很好。我们这个研究室获得四总部联合颁发的创新群体奖,第一届的时候就获得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么一个优秀的群体里,我觉得能经常向他们学习,他们能够给我很多新的启示,还有好多老的专家,还有我的导师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现在是很年轻的将军,他们这些做出成绩,让我觉得在这个单位我愿意。

    那我们那些同学,当时有很多当老总的,在美国也有获美国总统奖的,都是很棒。但是现在再回顾的时候,他们好像还是,有的时候收入很多的,他们说这些都不重要了,觉得好像能够在自己国家里边从事一份工作,这很重要。这个也挺好,尤其去年,去年我们获中国青年科技奖的时候,100个人,正好有一个我们同班同学。我们俩个人互相看到以后觉得特别高兴,觉得他也是非常有成就,他是北京人大代表,是龙鑫的总设计师。当时看到这个时候我觉得在部队一样感觉,反正现在那些真正当老总的,在国外觉得还是在国内好,就是说你的工作能和国家要求紧密相连觉得特别好。

    人还是这一生中,能干一点事是很幸福的,也应该干一点事。我觉得谈不上,只是给你一项任务,你能够领下来,然后能够把它做好,这个就是挺好一种感觉了。

    记者:而且我现在看,你好像对你这个工作越来越有兴趣了?

    嘉宾:对,开始是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要好好干。现在干到一定程度以后,我觉得这一项,尤其我们这个专业很好,很值得一干。尤其03年我们武器系统被国际权威的,英国监视武器系统年检作为国际上最先进的武器系统,作为一个封面,当时对我们都是一个鼓舞,我们通过很长时间验证、论证出来的一个系统,能够得到国际上的认可确实是往前走,现在我们又在做下一代武器系统,所以觉得这个挺好的,挺值得做的。

    记者:你刚才说上舰指导官兵,见到自己设计的东西,真正运用到部队的时候,作为女人来讲会是什么样感受?

    嘉宾:女人的概念一点没有,但是就觉得挺有责任的,就想着这系统里边是不是完美的,会不会有问题,一般想这些事情会多一些。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早晨六点,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人物背景:崔东华,海军装备研究院高级工程师,16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以后报考海军装备研究院的研究生,选择研究课题是箭炮武器系统外弹道仿真研究,到部队十多年的时间,崔东华屡创佳绩,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2008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记者:二十岁入伍之后,做这方面研究,也会上舰,也会遇到一些困难,有没有打退堂鼓的时候?

    嘉宾:一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觉得往往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就是说,这事难,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好像能把所有精力都调动起来,然后想怎么克服它。在什么时候?这个工作是不是重要,或者是不是受到认可?在这些时候,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徘徊或者犹豫、比较郁闷的情绪,像我们有时候在武器系统做实验的时候,生活很艰苦,但是艰苦和大家在一起又很快乐。好像真正你说不洗澡、或者没有水这些好像一点感受不到了,大家一起交流、一起承担出现的问题啊,这个时候觉得还是很快乐的,困难就是有时候出了问题责任啊,各方面的考虑,这个时候可能会兴奋起来,要处理这些事情,然后有些协调上的困难。这个时候好像冲劲上来了。

    记者:能够这么出色的完成这儿任务,而且现在带课题组了,能取得这么多成绩,关键是什么?
    嘉宾:我觉得这个一个确实是我们环境好,我们领导对我特别支持,如果说取得成绩,我觉得是这个群体的,我刚才也讲了我们这个群体特别优秀,是全军的创新优秀群体,这是一点。另外一个就是说,在关键的时候当你觉得特别困难的时候,要调动自己力量把它冲上,就是把最后那一关冲下去,人家说细节决定成败。可能把一件事情做到80%程度,大家都差不多,也许有的做的快点,都能做到但是再往后做,你要把它做的更加尽善尽美一些,这个时候可能有的人能坚持下去,有的人一看困难就退下去了。

    但是往往对这个事情,你要评价它、你要认可它。需要剩下那些更艰难往上爬坡的这个过程,做的差不多了,后来困难越来越多了,要不就这样算了,不行。在这个时候可能你这20%要想做上来的话,可能要花更多更多的努力,这个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做的差不多就行了,大部分都能做的事情,一定要在把自己能力体现出来,要把后边这一块体现出差别的东西做出来,这个可能费一些事。

    记者:研究某型舰炮武器系统应用软件是崔东华在科研攻关中遇到的艰巨一项科研任务,这个系统技术含量很高,一个数据差距就会导致整个舰炮瘫痪,通过对大量实验数据的对比,她终于找准这个系统的神经穴位,开具最优控制理论和技术,使这个武器 软件在实战过程中,实现舰炮武器全自动作战指挥,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请继续收听全国三八红旗手崔东华的军旅人生。

    记者:家庭和工作有矛盾的时候,你会怎么处理?

    嘉宾:说我这个家庭特别幸福,现在可能真的是这样,就是女儿小的时候,没有说家里边有一些什么困难,让我觉得我不能工作,或者要影响,我女儿身体也特好,很少生病。然后有的时候出差,像我出差和我爱人同时出差,有一次我女儿她是六岁,晚上自己在家。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差一两天,我跟我爱人有一个就能提前回来了,这一天还是上幼儿园过程中,跟着大伙回来,然后晚上自己在家,反正也不用吃饭了,基本上不用太管,好像是这么一个过程。当时我可能也比较粗心,我们另一个女同事,她说我跟你女儿说,你跟老宋不在家的时候,她自己是在地下睡,她说那样凉快。我说我还不知道呢。也是,反正她现在身体也挺好,自己能力特别强。现在根本不用我管什么了?学习呢反正可以吧,是属于前列的,但是不是像我要求那种,我是要求要做完美一些,但是她这个好像要差一些,但是还是属于前列的,自我感觉也很好。

    特别阳光,她现在我一问她,你的理想是什么?要当兵,当海军。就是这么一个理想,这个我说我可没有给你灌输过,我经常引导她还有更广阔的天地,她说我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记者:在你面前好像没有什么困难似的?

    嘉宾:一说到父母,我真觉得我父母他们都是特别支持我,包括小的时候,那时候孩子很小,我妈妈帮我看孩子,有的母亲上班孩子哭、出差的时候孩子拉着爸爸妈妈不让走,不能这样,该走拿上包就走,一直就是这么一种状态。就是不要弄着什么儿女情长那么一套。他们觉得孩子对工作很认真,或者说很看重很好。而且说到我母亲,我母亲去年去世了,发现的癌症以后就是晚末期,当时我也是特别感觉到我们集体特别温暖。就是那个时候母亲住院啊,包括到最后去世啊,就觉得我们这个单位、这个集体在我特别极度困难的时候,就是那种身心憔悴的时候,给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所以我就觉得这个环境好,你愿意在那工作,每个人从事什么样工作都是要去做,在这个环境中觉得很温暖,而且这些周围这些人本身很优秀,而且为人也很好。

    环境中非常好,上次我们单位政委,他也是跟我谈心、聊天的时候说,也许就是这个环境是你自己把它创造出来的。就是说你在这个环境中,你怎么感受它,它带给你的感受,和你去感受它这是一个相互的,互动的。所以我觉得我愿意这样,大家在很好互动范围中,现在我们慢慢大了,总要带一些年轻人。我也愿意给他们一个特别好的环境,让他们因为我们在那些老同志他们很多关怀下,这样成长起来,我现在也特别愿意,就是说我能够身体力行,干扰他们也带动他们,再尽量给他们创造特别好的条件,然后让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个环境特别好,愿意把自己材质和他们努力奉献出来。

    记者:你对自己未来有一个打算和计划吗?

    嘉宾:我这个人基本上还是想的比较简单,包括从毕业这条路,人生设计好像没有特别强求自己一些什么,就是说顺应自然,要淡薄一些东西,要善良还要咱们儒家的这种要有理想,治国平天下这样一种情怀,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在每个人身上,你把自己做好了,可能这个环境就好了,然后大家共同努力,能一块取得成绩。
   

责编:武丽子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