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英雄水兵麦贤得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在人民军队八十年光辉奋斗历程中,刘玉堤、麦贤德、高玉宝、陈带富、王玉虎、史光柱一个个英雄的名字,如璀璨星辰闪耀,如今当我们重温我军八十年的辉煌历史时,让我们再一次仰望英雄,走进这些英雄,礼赞这些英雄。聆听英雄的铿锵足银,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之即,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推出二十集特别节目,军旅英模。节目将通过访谈形式,将与每一位英模的交流对话中,展示我军各个历史时期二十位英模人物风采,让我们跟随英模,一起追求崇高,净化心灵、获取力量,欢迎您提供人物线索,并届时收听。

  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今天我们请到嘉宾是,1966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麦贤德,和照顾他三十多年的妻子李玉枝。

  人物背景:麦贤得,1966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被共青团授予模范共青团员称号。1964年入伍在海军某部服役,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8月6号凌晨,在广东省东山岛担负任务时,与闯入国民党军舰建门号和张江号发生战斗,在头部受伤,脑浆外流情况下,仍坚持战斗,达三个小时,因中枢神经创伤,成为一等残废。后任海军某仓库助理员,南海舰队某部修理处副处长、海军某部上校副参谋长、副司令员。

  嘉宾:其实我这个农机兵(音),是N50  1200柴油机,那时候我们几个班长,几个打仗后,他们因为后机舱坏了,我钻进后机兵。弹片是打我的,但是老班长他也一样,负伤。弹片打的是个伤到脑浆出来。

  嘉宾1:墙是有机玻璃钢,左边这个太阳穴这边也是有机玻璃钢,这两块是有机玻璃钢,植皮过来的。他恢复不错,当时六十年代医疗条件那么差,他这个大脑几次大手术,修修补补。

  记者:伤成那样你还坚持?

  嘉宾:这样我都不知道。

  嘉宾1:他在打仗的时候,我听他们战友说,老班长说,当时他们俩个都在前机舱,后来听到后机舱机器坏了,就叫老麦去。他的意思机器开的很响,说话听不清楚,班长就用手笔划叫他去帮忙,当时他那个小艇,前机舱到后机舱,听他们战友介绍就是椭圆形的,正常40厘米宽。

  如果要过去的话,我们正常人都得先把脚迈过去,然后再用身子过去。但是他那时候负伤很严重,脑浆都流出来,从那个情况下,他还能够,负伤了过去了以后还去帮忙,还去检查机器啊,就那个样子。脑浆流了三个多小时,他当时昏过去以后,为什么还能够重新起来,回到岗位上呢?那时候他昏昏迷迷就听到打仗还再继续,炮火还在响。所以他就起来凭着平时锻炼出来夜老虎精神。

  以前他们大比武、练武都是用墨镜考核,机器保养、机器维修啊、操作各方面都得,还有船上出现什么故障,该怎么排除,这些当兵都得练。还有我最佩服他,一直到现在养成一个好习惯,就是不管你东西放在那,他当时打仗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怎么能够那么紧张的过程,他脑浆流了几个小时,他仍然记着扳手放在那里、螺丝刀放在那里,还能听着耳朵听出机器那里出了故障,出在那个地方,都能够这样处理。

  他现在平时养成的好习惯,就是脱衣服、放衣服他都是要整整齐齐,拿东西收拾东西很细心、很仔细。他就养成那种好的习惯,到现在都是。

  嘉宾:没有英雄,就是保卫祖国神圣领土,不要吃老土,要立新功。

  记者:应该向你学习,当年那么勇敢,负了那么重的伤,脑浆都流出来了,还能够保卫祖国、还能够继续坚守战位,确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嘉宾:对我实际上,耐苦勇敢。

  嘉宾1:他意思是说,每件事做什么事情,都得吃苦、要不怕苦、不怕累,作为军人也就是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那种坚信。

  解说: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人物背景:麦贤得,1966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被共青团授予模范共青团员称号。1964年入伍在海军某部服役,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8月6号凌晨,在广东省东山岛担负任务时,与闯入国民党军舰建门号和张江号发生战斗,在头部受重伤,脑浆外流情况下,仍坚持战斗,达三个小时,因中枢神经创伤,成为一等残废。后任海军某仓库助理员,南海舰队某部修理处副处长、海军某部上校副参谋长、副司令员。请继续收听,战斗英雄麦贤德的军旅人生。

  记者:现在主要是忙一些什么呢?

  嘉宾1:他负伤完以后,几次大受伤,疗养了一段时间,因为那时候语言表达还没有这么好,语言受破坏了,都是以疗养为主。党和人民交给他,部队各级领导交给他的任务就是配合治疗,他现在一天还得吃几十片药品,辅助药和主要药,每天晚上都得吃安定,泵脱怡娜(音)是抗后遗症的,因为他有外相性的癫痫,以前是经常发作,现在好一些了。他不能太累,也不能太兴奋,刺激到他也不行。所以身体黄金变化有时候会感到很困,就这样。平时在家写写字、练练字、种种花,还有一个公务员几十年都陪着他,散散步,去哪里,因为碰到具体问题,老麦说不清楚,外面人也不理解。所以身边有个人在他身边,就可以帮忙说说什么的。就这样。

  另外有一些活动,政治活动陆军、空军、学校、陆警、海警什么部队都请他去,跟大家见见面。

  记者:其实这么多年,我想你是挺不容易的。

  嘉宾1:我应该做的。我是72年跟老麦结婚,我65年参加工作,不久就在宣传老麦的事迹,六十年代那个时候是英雄辈出的年代,雷锋、王杰、欧阳海、焦裕禄都是那个年代出来的,都是受到这些英雄人物的精心的感染,对他们都很崇拜、都很敬慕。后来就没有想到,组织上找到我,说要给某某人找对象,这都是组织上介绍的,那时候我在公司,我们也不认识,他们从医院,疗养院完了回到部队,组织上就给他,考虑要找对象的事,老麦这条命也是党和人民给的,考虑他还是要找一个能够来陪伴他一辈子,心底善良点,说要有责任心啊。当时我在妇联,组织上就找到以后,就说这 起这个事,我也感到很突然。

  因为知道他的事迹,没有见过他的人。后来组织上说了以后,他的身体情况、后遗症各方面说了,当时是抱着一种对英雄敬慕、另外看着党和人民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那种真诚很勇敢,不怕流血牺牲,对党都那么忠臣。下半辈子该怎么过,那时候组织上就说了这回事以后,我自己也感觉到,既然组织上这么信任,我就学着组织上给老麦一个正常人的家庭。

  以前我们根本没有什么谈恋爱的,就是组织上介绍以后,第一次见面就偷看他,他在打乒乓球,第二次见面我答复了,给部队一个恢复了。那时候思想斗争、周围人反对啊,同事看了都反对,甚至一些领导、干部反对都是正常的,都是有的。我给部队回了话第二次就安排我们见面,那是属于第一次,正儿把紧两家亲家母和我,我们就在招待所住的地方,他坐在床铺的一头,我坐床铺另一头,老半天都没有开口、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说什么,后来我就问了他,我说你身体怎么样?然后吃药。回来以后干什么工作?种菜。就这两句话,一直就两句话,他那时候不会说话,说了以后大家就这么坐着,看了以后自己就心里头一定给他幸福,太可怜了,他下半辈子该怎么过,组织上给他一个正常人的家庭,后来接受过来。那时候也在领导上,可能听说也在争论一下,不要怕我一辈子幸福,组织上都有这个考虑,我都跟组织上表态了,这样后来我俩就结婚了,结婚很简单。招待所里边,大红字也没有,花也没有,就几位老战友,还有政治部门这些领导坐下来,那时候唱革命歌曲,他就唱一个郭江光(音)唱的《高山上一棵松》就几句,我就唱一个扬子龙唱的,《共产党员勇挑重担,时刻听从党召唤》,就这么挑起来。

  记者:一挑就多少年了?

  嘉宾1:几十年了,我儿子现在35岁了。

  记者:又生了一个女儿。一儿一女,其实蛮幸福的现在。

  嘉宾1:我就没有想到,他身体能恢复这么好。家庭在党和人民关怀,虽然有一段不愉快,但是后来党各级部门对老麦的公证的看法,所以我心里也有安慰了。所以我始终都认为,我们这个小家跟我们这个国家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从国家的发展、改革开放到现在从我们这个小家庭,就完完全全体现出来,很幸福。老麦现在身体也恢复好了,虽然天天都吃药,但是经常出来走一走,常参加一些活动啊,对他精神上安慰、语言交流啊、锻炼培养他的讲话,都得到一个很好的心里上安慰,精神上的安慰,对他的身体康复有很大的关系,以前不管我怎么照顾他的身体,八九个月最长就要发病。

  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我们这一家感谢党和人民,和社会各界领导,对于我们一家的关心。现在我们知足常乐,我没有想到老麦有今天,我也没有想到我为这个家庭付出,到现在家庭这么幸福。没有想到的。

  记者:大家也没有忘了英雄?

  嘉宾1:对,所以我说了,只要你为党、为人民做点好事,党和人民是忘不了。光从老麦身上、老麦这个家庭就体现出来了。我实在跟感激,我感到很欣慰,虽然我付出这些,但是能给大家一个很现实的看法,就是你为党、为人民做出了你该做的事,党和人民是没有忘记的。所以我很感谢。

  记者:是因为有你的存在,你给英雄很完整的家,而且很幸福的家,确实是这样。

  嘉宾1:应该做的,我也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组织上培养出来的。

  记者:你是怎么认识你老伴的,好吗?

  嘉宾:第一祖国的培养,第二我的家属理解,没有理解就没有我。

  嘉宾1:他说他这条这个家庭,第一就是党和人民给的,各级领导组织上,部队各级领导关怀,第二就是我家属李玉枝对于他的照顾,没有我他可能身体没有恢复这样。

  记者:你是感谢玉枝。

  嘉宾:就是这样。

  记者:现在身体还是挺好的看上去。

  嘉宾:我身体比较好,就是这个。

  记者:那我们也祝福你,好好保养身体,你的存在也是我们国家的财富,也是我们军队的财富。

责编:彭洪霞 来源:国际在线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