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舰长柏耀平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听众朋友,我是记者谭淑惠。今天做客军旅英模的嘉宾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优秀舰长柏耀平。人物背景:柏耀平,1980年7月招飞入伍,历任飞行员、导弹护卫舰舰长、导弹驱逐舰舰长、现任海军某驱逐舰支队副部长,是全军为数不多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复合型舰长之一,1998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被评为全军英模,参加了国庆五十周年的庆典,被海军表彰为优秀舰长。

  嘉宾:当时在宣传的时候,只是把我过去的经历,用两句最简练的话说出来,叫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那么事隔那么多年之后,在01年我已经离开舰艇这个岗位,到了舰艇部队担任副部队长,其实我虽然离开了舰艇,但实际上我们舰艇每一个行动我都要跟着去的。正常的巡逻、战备、或者是重大的演习、以及执行其他任务,都得随舰出海,一年时间在海上时间一般都在一百多天,那么在外地时间更多了,在外多通常都有大半年时间都在外地,执行任务过程中。

  记者:蛮辛苦的,我看你照常晒的挺黑的。虽然不当舰长了,可能任务会更重了?

  嘉宾:跟过去的工作的话,有联系也有区别。联系就是我始终干的这个工作,干的这个行业仍然是以舰艇为主体的,有区别的地方就是现在所在城市已经不是关注到单舰问题,而是关注到海上整个编队,关注是整个海上战法,关注的是海上各个兵种之间相互协同配合。

  记者:很多收音机前听众,可能对你的经历不是特别了解,你简单给我们介绍介绍你成长的经历?

  嘉宾:成长经历说起来又比较多了,如果用简单来说。首先我从地方青年到了空军,经过空军院校三年的学习成为一名飞行员,成为飞行员之后我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在海军航空兵服役这几年时间里边,改装了新机种,担负了战斗值班,也执行过其他一些任务,随后是海军要培养复合型指挥人才,原来的广州舰艇学院成立一个飞行员舰长班,那么我的话就报名参加考试,并最终到了这个班去学习。经过三年半学习之后,我又到了海军舰艇部队,在护卫舰上担任过副舰长、舰长,在驱逐舰上担任过舰长,在大队担任过参谋长、一直到现在担任副部队长。

  记者:我们都知道,你是全国的杰出青年。你觉得你能成长到今天,能够从部队,刚才你也说,从一名空军飞行员,成长到今天这个位置,你觉得总结你这个经历,最关键的是什么呢?

  嘉宾:这段成长经历之所以实现这样的转化,得力于很多方面,有领导的关怀、有教员的帮助指导,还有其他各方面一些支持,包括我们战友的帮助,但是我想从个人角度出发,最主要还是至少有三点,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一个就是首先要立志,才能有作为,立下坚定的志向,不任何干扰,排除各种困难,始终向着这个目标进取。

  第二个话是责任,责任是一种压力,但是责任也是一种动力。当代青年如果没有责任感的话,肯定在工作中,不管在军队还是地方,他都不可能有所作为。那么我们现在的军队青年必须要有明确自己所担负的责任,把这种责任所带来压力转化成工作动力,这样在工作中才能取得好的成绩。自己也才能成才。

  第三点就是标准问题,我们说部队始终要有一流的标准,在地方各种比赛、竞赛中它有一二三名,不管是第几名它都经过拼搏、经过很多心血和汗水所获取的成绩,也可以说他们都是英雄。但是在军队不行,两军交战也是一种比赛,也是一种竞赛。但在这场竞赛中只能有第一名,没有第二名。我们在以后保卫国家、保卫海洋权益作战中,也只能成为第一,不允许出现第二名。因为我们身后就是国家人民,我们身后就是海洋,就是我们临海主权问题。

  所以说作为军队这个特殊性,它要求我们每一个军人,只能用一流的成绩、一流的工作报效我们的军队、报效我们的国家。如果我们不能够做到一流的话,在未来战场上,我们可能就会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解说: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柏耀平,1980年7月招飞入伍,历任飞行员、导弹护卫舰舰长、导弹驱逐舰舰长、现任海军某驱逐舰支队副部队长,是全军为数不多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复合型舰长之一,1998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被评为全军英模,参加了国庆五十周年的庆典,被海军表彰为优秀舰长。请继续收听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优秀舰长柏耀平的军旅人生。

  嘉宾:一般老百姓、或者其他年轻人眼中都感到海军舰艇部队工作,是一项非常好的工作。

  记者:挺浪漫的?

  嘉宾:军人非常潇洒、非常浪漫。戴水兵帽、后面还有两根飘带,舰艇在海上航行,天上有海鸥、水上有飞鱼,还有白白的浪花、蓝色的大海,说起来确实感到很浪漫,但是凡是到海军工作一段时间之后的人,他才会感受到,海军舰艇部队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工作,从早上一起床开始,广播全天工作,扫除机械人事,进行各种操演,然后开始正常工作,一天下来全部工作把你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让你一天时间没有任何放松的时候,其实这个地方仅仅是在陆地。

  如果到了海上,可能还要更艰苦。海军也是人,也是要晕船的。遇到大风浪的时候,他也会呕吐,也会冒虚汗。但是作为军人,他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再大的风浪他也能坚持工作,其实我本人也是一样。也是有点晕船,尤其我刚到海军舰艇部队的时候,有一次执行一个演习任务,风浪比较大。晚上我晕船都晕的晕晕乎乎的,坐在那个椅子上边,舰艇一个摇晃,椅子就倒了,倒了之后我人虽然没有怎么摔倒,但是把我腿磕破好大血口,在这种情况下,我捂着腿还在继续指挥舰艇,后来的话是海上锻炼时间多了,经过多少次锻炼之后,我总结出来这么一个体会来。

  叫风浪不大的时候,会晕船。风浪很大的时候有一定危险性的时候,不晕船了。压力,在自己舰上一般不怎么晕船,在别人舰上我要晕船了,执行重大任务的时候,不晕船,执行一般任务的时候要晕船。其实这里边是一个压力,或者说也是一个意志力。一旦有重大任务面临危险的时候,人都会忘掉一切,把一切痛苦、一切晕船全部忘却了。反而感到头脑非常清醒,而在任务不是很重情况下,风浪不是太大情况下,尤其是不在自己舰上的时候,马上感到不行了,要晕船了。

  记者:起来有的时候想,可能这种精神紧张对人的影响特别大。

  嘉宾:是,精神上的作用。一个舰上的舱位面积上边也就是十一二平方米,在这十一二平方米里边,舰长日常一些办公、休息全部都在这里边,舱室确实比较小,其实并不是它舰艇本身空间小,而是有限的空间都用在放一些仪器、特设武器装备舱室,所以本人的休息舱室反而是很小的。

  记者:那你在舰艇部队已经干了多少年了?在舰上干了多少年了?

  嘉宾:舰长岗位上边我工作了有六年半,我在副舰长岗位上边,工作了将近三年。

  记者:十年过程当中,你刚才也说到,很多次晕船、执行任务,有没有想过放弃的时候?

  嘉宾:有过失败、也有过挫折,但是真正放弃的话,没有想到过。其实在部队工作这么多年,我们也是受到外界很多的干扰,地方的反差、军队的反差、家庭一些困难,也包括还有军队内部也存在一些反差,这些方面确实让我们感到很痛苦、感到很不可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当然我们国家确实地方非常大,南北差距、东西差距都是非常大的。

  出现这些情况,有时候看看、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跟地方存在这么大的反差,但是我们感觉这项工作始终有人,国防必须有人,所以说我倒没有想到过退却。

  解说: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柏耀平,1980年7月招飞入伍,历任飞行员、导弹护卫舰舰长、导弹驱逐舰舰长、现任海军某驱逐舰支队副部长,是全军为数不多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复合型舰长之一,1998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被评为全军英模,参加了国庆五十周年的庆典,被海军表彰为优秀舰长。请继续收听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优秀舰长的柏耀平的军旅人生。

  嘉宾:01年的8月份,我参加了我们军队派往国外的一个高级班留学,留学时间半年,在这半年学习里,我们要完成十几门的功课,因为语言沟通的困难,完成这些功课是相当困难的。有很大的难处,当然更主要还是在完成这些功课之后,要进行三次模拟未来海战这么一个大演习。这个大演习对我们来说难处还是很大的,因为它有几百架的飞机,有上百艘的舰艇,有海上陆地上各种兵力,涉及到周边的好多国家和一些大国,因此要考虑问题很多。当然最主要在这个演习过程中,我们不能让国外军人看轻了我们中国,要展示我们中国军人的形象,所以在那段时间演习,从演习任务下达之后十几天时间里边,我们每天都是早上一大早起床,晚上工作到两三点钟,我们很多在国外学习的其他人,他们不理解。

  说你们即将毕业了,天天哪还有那么忙的,我你们不知道,我们每天都要忙那么晚。最后他们实在想不通,实际上我们始终都在为这个演习做一些准备工作,持续十几天的时间,最后在演习过程中,应该说我们取得成绩是非常好的。我指挥一个水下潜艇编队,依靠自身的力量,以比较小的代价,取得整个打击任务的成功。完成整个任务,那是我第一次站在战役层次上,指挥这么大的任务,当然它只是一个演习,不是实际作战。

  那么对我个人来说,通过这么一次演习,也得到很大锻炼,确实对各个部队、各种兵力它的调动使用也掌握很多、了解很多。

  记者:你现在跟家属都是随调过去吧?

  嘉宾:我家属已经到了岛上了,因为我所在部队在舟山岛,渔民都是削尖脑袋想往陆地上去,渔民到了陆地上又向到大城市,那我们正好相反,我们是从陆地往岛上来,从大城市到了海上,因为我过去部队在上海。

  记者:从上海到了舟山岛,孩子和你爱人能够适应的吗?

  嘉宾:其实在工作和生活上带来很多不便,尤其小孩教育方面,也有很多的不方便,但是他们还是很适应。她们愿意跟我一块。

  记者:让你更安心工作了。那你这几年有什么成果吗?来给我们讲一讲。

  嘉宾:我这几年的成果,虽然写了一点东西,搞一些研究,但是我认为那个成果都是一些小的成果,我最近几年真正值得自豪成果,还是始终站在技术最前沿,始终在我们国家对先进的舰艇上工作,为这个先进舰艇建造实验直航,执行各方面任务和整个形成战斗力,在做这方面工作,这个使我感到最近几年,我最大的工作,也是我最自豪的事情。

  记者:28个年头军旅经历了,就是你总结自己成长过程的话,你对自己是一个什么评价呢?

  嘉宾:我想在二十多年军旅生涯中,我始终是在努力,始终是在进取、我始终是没有在攀到高峰,这就是我二十多年最主要的经历。

  记者:还是一直在攀登,一步一个脚印在坚持走?

  嘉宾:是的。过去我所研究的训法、战法都是作为我当时所处的位置,比如作为一名飞行员、作为一名舰长,考虑是单舰这一层次上的,但现在也在研究,现在所研究就不能停留在过去那个层次上了,现在研究是站在更高层次上,站在整个编队、站在协同联合作战这么层次上,来考虑我们训法和战法问题。

责编:彭洪霞 来源:国际在线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