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李炳彦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李炳彦将军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这里是中国之声晚间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做客军旅人生嘉宾是我军军事谋略学的学科奠基人之一,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李炳彦将军,李将军你好,非常欢迎您到我们军旅人生的直播间做客。

    嘉宾:谢谢,很高兴来到咱们直播室,和听众朋友们交谈。

    记者:我们知道你曾经获得很多荣誉,比如说全军的首届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第三届韬奋新闻奖,担任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孙子兵法研究会理事、军事统筹协会谋略研究中心主任,而且出了很多书,《36计新编》、《军事谋略学》等十多部专著,同时被评为国防大学和石家庄陆军学院的兼职教授,我只是介绍一部分您的荣誉和成绩是吧。其实还有很多我们在这也不能一一列举。那么我们这个栏目是军旅人生,在这让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军旅经历?

    嘉宾:军旅经历说起来比较简单,1965年入伍,开始是当卫生员,在北京军区有一个四工区,新组建的部队,这个部队当时缺乏人才,我是从人民公社医院入伍的,在家学医的。由于看过我档案,来这以后他新组建部队,缺这方面人直接从新兵训练完,就抽调到四工区医院上班了,在卫生员岗位上干了不到两年吧。因为干卫生员期间,有时候悄悄,自己爱写点东西啊,写写小豆腐块。第一篇稿还是在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被采纳的。突然一天下午咱们的中央广播电台打一个电话,打到工区政治部,说你部卫生员李炳彦,他的稿子要在今晚几点几点广播,师都很振奋。说我们刚组建还没有这号人,我们已经出现一个人才能够在广播电台播送他的文章了。

    首长也很兴奋、我也很兴奋,这样就抽调到工区后勤部当报道员,在后勤部当了不到一年多,就提了干,到工区政治部当新闻干事,70年到77年我又借调到解放军报社,78年被正式调到解放军报社当编辑,一直到现在。应该说这个经历很平常、很简单。

    记者:这样说的话,你和我们广播很有缘分。

    嘉宾:对,第一篇文章就是广播电台录用的,我还是对广播电台这一块很情有独钟,很感激。

    记者:应该说真正走向新闻之路,应该说从我们广播电台一篇稿子开始的。

    嘉宾:对对。

    记者:那今天走进直播间,你也应该感到挺兴奋的?

    嘉宾:对。

    记者:那也非常高兴,刚才你介绍军旅经历。其实通过自学、还有自己发奋努力,取得今天的成绩,应该说没有经过正规的院校培训。

    嘉宾:没有,你看我当兵的时候,已经是院校砍掉了,文化大革命就开始,56年就开始。基本上没有书可读、没有学校可上。我们读的书就是红宝书,读马列、读毛泽东著作。当然这些书对我影响理论根底的建立也是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马列思想,应该说是在我走向今天的道路,没有学可上,恰恰学了最经典的理论著作。

    记者:那你刚才介绍这么多,我就想你现在是专家性的编辑,研究军事谋略学是处于什么原因呢?

    嘉宾:这个说起来,也很巧合。因为我调到军报以后,就分到一个理论专版,当时叫学军事。我在来报社之前,当新闻干事的时候,就帮助我们部队一些战斗英雄、大功连队啊写过一些学毛著、学毛选,特别是学习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文章,所以这样我调到报社来,恰恰给我分到学军事理论专版了。理论专版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一直干下去,实际上身在曹营心在汉,想能不能将来在其他编组调动一下。

    但是有一次我在帮助工作期间,就回部队碰到一个老朋友,他和我交谈一段话,应该说对我影响很深。当时他问我,李干事你回来了,在报社那生活怎么样啊?我说我的生活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驴拉磨的生活。你看我们报社特别舒适,一个小院里像花园一样,当时没有花只有一个菜地,我是早上起来围着菜园在院子转了几圈,上午上班在围着这个院子再转几圈,课间操中间转几圈。下午上班课间操转几圈,晚上再转几圈,我觉得一天就是四圈,除了上班之外就是转圈。所以我把它概括为驴拉磨的生活。

    我这个朋友他当时就跟我编了一个寓言故事。他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那是在盛唐时期,在西京长安东郊一家农舍里,拴着一匹白马和一个毛驴,后来这个白马就被招去跟唐僧西天取经了,这条驴就留着这家农舍,跟着他主人每天给市场上磨面粉。白马跟着唐僧西天取经,经过十几年的奋斗,终于回来了。有一次它又回到这家农家小院,白马给老驴交谈起来,是老白啊,你出去十多年都干的什么?我这十多年还是很有成果,我是过了火焰山、又过了什么什么河,经过千险万阻,我帮助主人终于把经卷拖回来了。这毛驴说你这十几年还是有成果的,白马问毛驴说,你怎么样?毛驴说我这十多年走的路程和你差不多,但是我一直围着磨道转,到现在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干出点什么活,反正每天都在磨道里转。

    这样使我受到启示。人的一生,不管在任何岗位上,它虽然是很平凡的岗位,需要确立自己一个目标,如果没有目标就是领导上交的工作,去完成就算了。没有确立更远的目标,即便调到其他工作岗位上,也不一定能干的很好。所以我回来就想确立一个什么目标?既然让我搞理论研究,就应该在军事理论做一点工作,尽管当时对政治理论很热,经济理论很热,军事理论还不被人们所关注,我觉得恰恰大家不关注的地方,可能是需要下工夫的地方。第一本书就是看到了《孙子兵法》,后来又借到11家著孙子,我看这书太好了,里边充满了哲理,而且看起来很兴奋、很激动。就逐步逐步上了瘾了,特别是我看古代一些图书、一些兵书,在看西方他们那些兵书,文化比较就产生出来了。

    所以我当时就第一次就开了一个栏目,在我们报纸上叫《36计新计》,新编,也是我从古书当中找出来一本书,干脆我自己试一试。在过去编其他人的稿子,从这利用古今中外的战例,里印证36计当中的话,所以80年报纸上把这个栏目连载之后,出版社就出版了。从这开始,应该我对逐步逐步接受我们古代兵书,大量的兵书它的特征就是谋略思想比较突出,所以也就逐步走向研究军事谋略这样一个道路。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这里是中国之声晚间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做客军旅人生嘉宾是我军军事谋略学学科奠基人之一,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李炳彦将军。其实你的经历应该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就是说人有了一定目标,而且为这个目标不停地走,而且付出努力,总后能起到成绩的。那是不是说,这个过程你研究军事谋略学,也影响你的人生之路呢?

    嘉宾:是这个。因为在我研究军事谋略学当中,到后边就有点痴迷的程度了。甚至于有个人发展当中,还有一些其他机遇,当时应该说我确立这样一个,就没有做其他方面的选择了。就没有更多考虑做其他方面工作了,基本上就是按照理论的道路去发展解决,而且逐步逐步变成北京人说的话,就变成一根经了。应该说处理其他事情考虑比较少。

    记者:精力都是有限的,你把主要精力都放到军事谋略学上研究,可能就是对自己发展中的名和利各方面东西可能想的少了,甚至于放弃一些东西是不是有这个经历呢。

    嘉宾:有这样,应该说有些机会,现在看都过失了。一直到后来发展过程当中,也有这样的情况,直到95年、九几年领导还直接找我,能不能当部里副主任啊,我也感到一个是我在这个道上,我自己考虑,我这一辈子可能就是干这个事的人,干其他未必能干好。连自己的事都料理不好,再管一帮人,可能就更管不好了。所以这些跟领导就谢绝了。

    记者:你是属于专家性人才,研究一个领域。放弃这些机会之后,你自己有失落感觉吗?

    嘉宾:也没有,我觉得我还挺充实。因为那个权利、职务,当然后来我享受的职务也是可以了。但是实际权利好像没有一样,但是我觉得我充实,特别是到今天,回头看一看,毕竟在我走过道路上,还留下一些时间的足迹,还能够找到一些脚印。

    记者:你太谦虚了,其实每个人付出努力、做出成绩之后,不管是领导还是社会,它都会被认可的。作为新闻人来讲,你是军事谋略学方面的专家,怎么处理这两者关系呢?

    嘉宾:实际上这两个它是思想统一的,因为我搞谋略研究,应该说干的面更宽一些。现在我感到一个当编辑,视野更开阔一点,对干好本职工作更有优势。你说搞谋略研究,我跟更多社会学者有接触比较多,国内外学者,在开一些国际上会议,那我的视野就开阔了。不光提供我研究谋略学的一个能力,同时我理论分析也在提高。所以我觉得我在军报,不管编一些文章,还是自己准备写一些动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满一点,得到领导表扬的文章,得到读者、社会接受的小文章,还是比较多。

    记者:其实在没有跟你聊之前,我们在想这么一个专家型将军,我们是想是不是在生活当中,经常处于思考的状态,是一个思想者更多的时候?是这样吗?

    嘉宾:也不一定这样,理论是灰色的,生活是常青的。

    记者:那觉得研究谋略之后,对您的生活有影响吗?

    嘉宾:对我平时日常生活倒是影响不是很大,主要是对家庭,可能放弃一些更多的做家务活的活动,老伴可能有时候不高兴。

    记者:那你也用一点谋略学对她。

    嘉宾:安慰或者开个玩笑,引导引导啊。

    记者:其实跟你聊了这么多,发现你还是非常生动,长者应该说在我们面前,我们刚开始确实认为你有研究谋略,可能平时时间是在思考、在读书、在学习,取得这么多成绩,刚才说65年入伍,42年军旅经历了,你总结评价自己军旅经历的话,你是对自己是个什么评价呢?

    嘉宾:对自己军旅这四十年,我觉得尽管是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平平淡淡走过来的,没有经过战争的烽火烟云、没有在战场上经过厮杀,是一个文职将军。就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将军,是平淡了一些。但是我觉得我在寂静战场上没有停止、停泊,虽然是一个不见血、不见硝烟一个战场,但是它和未来真实的战场是有着直接影响一个战场,我们每天思考是如何打好未来的战争、如何研究未来得战争,就是谋好未来得战争,我觉得这四十年来,前十年是在部队搞新闻工作了,后边这三十年主要是搞理论研究了,我还是攻关多一点,还是占领一些高地,争取能守好这些高地,尽管现在已经六十多了,我现在已经退了。退了还想把自己原来理论不成熟的东西,再继续把它做好,最后理论成果把它完善的更好一些。

    记者:那我们也祝福你,其实也应该说我们收音机前的更多年轻人,尤其是军人,应该更多向你多研究、多看一看军事谋略方面的书籍,就说你们对我们年轻人有一种什么希望呢?

    嘉宾:年轻人来说,特别是军人,现在条件是特别好,像我刚当兵的时候,想读书没有更多书可读,没有大量的信息、大量的知识能够灌输。现在我们精神物质条件都非常丰富,年轻很多都是博士生、硕士生,我认为在这样条件下,更应该努力奋斗。我们正处再一个变革时代,变革时代理论应该是出大师的时代,每一个历史上每一个大变革时期,都应该是思想家、理论家出现,没有思想家、理论家出现这个国家、这个军队变革它的发展不会很健康的走,我希望我们在年轻人当中,能够有更多人来爱好理论,能够静下心来能够克服一些浮躁的情绪,沉静下来,在人们大家都不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认真去关注他,可能等大家都注意关注的时候,你就做出辉煌的成绩来了。希望我们年轻朋友多读书、多思考、多研究,为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做更多的理论准备。

    记者:那我们也非常祝福你,也感谢你到我们军旅人生直播间做客,谢谢您。
   

责编:武丽子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