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作家柳建伟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谭淑惠):柳建伟你好,你的作品像《惊涛骇浪》、还有《突出重围》、《北方城郭》,很多作品我也都读过,也都挺喜欢的。而且应该说像《突出重围》、《惊涛骇浪》有些片子现在还在播,里边的人物也很吸引人,今天能把您请到我们军旅人生直播间来,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军旅人生的主旨是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那在这里你还是先跟我们听众朋友打声招呼,同时简要把您的军旅生涯给我们介绍一下。

  嘉宾:听众朋友你们好!我是柳建伟,我现在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文学部的编辑,今天能够在这个节目里边和大家聊一聊,关于我的一些情况,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是1963年出生,1979年9月入伍并入学,读的是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的计算机工程系,83年毕业之后就在大一县(音)一支部队里边工作八年,91年又继续读书,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读完又去北京师范大学读研究生,后来就从研究生毕业三年之后,2000年就调入成都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任专业作家,2003年的最后一天就调入现在这个单位,我的基本履历就是这样子。

  记者:经历这么丰富,怎么想起非得当作家,应该说最初考上是信息工程学院,而且是当计算机工程师,在那时候应该说也是很时髦的了。你怎么想起去当作家的呢?

  嘉宾:因为这里边三言两语也不好解释很清楚。因为一个就是当时是八十年代初,文学热。这个是一个,社会那时候对文学的需求特别强烈,这是一个方面的原因,这就是社会大势导致的。再一个可能因为性格方面的原因吧,实际上这条路走的也不是很顺,像我的处女作应该是82年就是19岁的时候,写着一个短篇小说叫《尊严》,但是85年才发出来,发出来之后后来又一年又没有发东西,到86年的时候,因为成都军区创办了一个刊物,叫西南军事文学。后来之后我就给他们投稿,他们就开一些笔会什么的,就渐渐的走进军队的创作队伍当中去了。所以一直想当一个专业作家,但是你想从81年一直到2000年,我才算真正当了一个专业作家。

  记者:我想问你,在你成长过程当中,有没有什么事情对你影响特别深的?

  嘉宾:就是我走向这个文学道路,可能就是受我母亲影响比较多一些。她是一个小学教师,但是她酷爱我们河南的地方戏,就是曲剧,我母亲后来之后她喜欢看长篇小说和看那个电视剧,这样一个事情对我的创作影响比较大。创作的这种早期应该说是,像绝大多数儿子一样,都想因为这是两地分居的家庭,母亲带着我和两个妹妹,还要照顾我的爷爷奶奶,那么很不容易。

  作为儿女的话,一般都有一种想做出一点什么成绩,让做母亲的感到安慰吧。后来我母亲在94年的时候,突然间患了癌症,因为那时候我们老家县财政收入不是很好,像他们小学教师得了病之后,医药的费用80%多都是要由自己来付。所以那个时候我用了两年多时间,我写的一些纪实作品和报告文学作品都是属于那个时候产物。为什么?因为那时候写这种书,你把稿子写好之后,交给他们然后你可能两天之后,他就可以把钱稿费付了。

  在这两年,我在北京正是读研究生,要交学费,还有一个要给母亲挣钱要治病。但是到了95年那个时候母亲已经癌症晚期了,她给我讲孝,应该有大孝和小孝,她说如果我这个病能够治好,那么你这么做可以理解。现在既然你能够写小说,你为什么不写小说?她后来就说,如果你再这么做的话,我就不治了,再加上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副总编兼当代杂志的主编何其之先生,也认为我老写一些纪实的作品和一些报告文学作品,有一些浪费自己的才华。

  所以也给讲了讲,那么这两方面力量就促使我,在95年8月份开始不再写纪实作品,然后就开始转入长篇小说的创作,但那个时候我的唯一一个想法就是说,能够让我的母亲在她生前,能够看到我写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能够出版,就是说我为这个目标在做,所以说写着我第一部长篇小说《北方城郭》。那么这个小说写了一年多,这个里边基本上我就伴着我母亲她的病,不停的反复所以说这部小说,我对它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就是说在这写过程当中,准备硕士论文。有的时候突然接到家里边一个电话,说是妈又不行然后我又回去,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就边写边照顾母亲,因为在家里边我是长子。所以一般都是早上把我母亲用一个三轮车把她推到医院那边敷上水,然后我就回来写或者修改小说。

  紧赶慢赶,但是还是因为再加上出版社,当时因为毕竟那时候是一个,无名的作者。出版的时候周期也就拖长一些,到最后我母亲她到后来身体非常虚弱,因为我还手写的,因为手写的稿子比较沉,她已经拿不动稿子,她就说如果她能熬到,能够看到这个书,她已经很满意了。但是事不如意,到最后的结局还是,等我这个书出版的时候,实际上我母亲坟头已经长草了,在她坟上烧了一本,只能烧了一本,这件事给我影响比较大。也就导致现在在文学上,或者在影视方面,就有再大的成绩,我都觉得不能弥补那样一个缺憾,这样一个缺憾到现在为止还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

  那么写《突出重围》的时候,实际上母亲刚刚去世两个多月,母亲在临终前叮嘱过,以后还是写小说,但是她觉得最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我写的电视剧,这也是我后来涉足于影视很重要的原因。在那之前我除了报告文学,像红太阳、白太阳这些书当时我有两本书,都是战争纪实的。母亲下葬的时候就给她放在棺材里边。后来觉得你再放不进去了,所以我到现在还是每出一本书,或者每出一个电视剧,我都是回去之后带一本,或者带个袋子,然后再她坟前把它烧了。我虽然是唯物主义者,但是总觉得想以这样一个方式想弥补一点什么。

  记者:来祭奠老人。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其实刚才你说了这么多,我也感觉到,你不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孝子。你写的很多军旅题材的作品,那在全军文艺创作座谈会上,像你两部作品都获奖。像《惊涛骇浪》、《突出重围》都获得大奖应该说是,在这里对你表示祝贺。

  嘉宾:谢谢。

  记者:据我了解,你还曾经获得过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八届中国图书奖。

  嘉宾:这个电影剧本也获了现实文学奖的一等奖。还有文学那边,还获过首届分幕(音)文学奖,还有第九届装置恩(音)文学奖。

  记者:咱们例举这么多,可能你讲还有很多,取得这么多成绩,你是怎么对待这些成绩呢?

  嘉宾:作为一个作家,你的作品能得到读者和观众的认可,是一件非常欣慰的事情。但我觉得这些奖励,一个是代表过去,再有一个刚才我已经给你讲了,实际上我走这个路确实不顺。比如想当一个专业作家,经过二十年的奋斗,然后你想用这种方式给患绝症的老人们给一点慰藉,你又做不到。就导致我现在对于这种,不是说我现在对于这些都宠辱不惊,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总觉得有一些东西,就是你取得再大的成绩都没有办法弥补了,这个改变我一种人生观一样。一个比较悲观,这个悲观就引发了,我身上忧患东西比较多,比较好的时候,老得奖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个也不一定是好事,你还得努力去把自己作品做好。

  我这两天真是想,我觉得做这么一点事,就给这么多的荣誉和什么,我觉得好像受之有愧,所以根本没有要说享受一下这样一种快乐的心里,我只是感到有压力,我觉得应该继续加倍努力,来回报组织、单位、领导、老师们,回报这些关心我的观众和读者。

  记者:我这样理解作家,作为一名作家,应该比一般人拥有更多心灵上的感受?

  嘉宾:对。

  记者:像你刚才也说了,包括这种忧虑,也包括在内。

  嘉宾:肯定从我内心来讲,那我也是一个,就是比较孤傲一个人。再有一个从内心来讲也是一个想做一个大事的人,你比如说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读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那时候就觉得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生,在十多年里边,能够写出有十多部作品,然后对一个时代人心史进行那么精彩的、又那么细致、那么广泛的描述,而且现在我们来看,他能够让一个时代复活,我觉得这种作家做这样一个人,没有任何遗憾了。所以说这些年一直朝着这个路在走,但有的时候虽然自己也已经努力,但有的时候你毕竟走的时候,有些事情你是控制不住,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

  你比如说刚才说的,家里边突然间用钱的话,因为你的责任,你不可能沿着那个路再走。比如说对写电视剧,我不是特别愿意写电视剧,原因就是电视剧不是自己能够绝大多数控制这样一种创作,所以你说这个心老不在它该在的位置上,整个有的时候它也很疼的。怎么说吧?现在好就好在,我虽然有这么多挫折,虽然还有这么多,你往那个地方走的时候不是那么容易,但是我朝着目标走的这种新劲还在,那么现在还有一个,身体现在也还不错,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慢慢慢慢,好比船现在遇到了潜流或者干什么。它吹着可能走有点弯,但是我还是能够一直修整在往前走。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  ,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我这样理解你行不行,应该说你更多是思想者?

  嘉宾:我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一些思想的这样作家,我不知道现在做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但是我一直认为就是说,真正杰出长篇小说家的话,一般都是一个,至少说他是有独立思想,能够在这个纸带有他独立的认识,有他独到的发现。也能够给他同时代人带来一些启示这样一个人。所以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记者:也非常羡慕你,其实善于思想的人,他有很多痛苦,但是同时他也会得到很多快乐。

  嘉宾:对。

  记者:应该是这样的,在思想同时他会有一些快乐,别人感悟不到快乐他会有。

  嘉宾:对,比如现在我有的时候我就自嘲,我觉得我像杞人忧天这样一个人一样。

  记者:不止杞人忧天,我觉得是善于思考,而且是非常有责任的军人,我觉得是应该这样评价你。

  嘉宾:我觉得因为也没有带过兵,没有干什么。在这里边,老是想这些事,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务正业一样。

  记者:刚才说了26年的军旅生涯,你对自己军旅生涯是一个什么评价呢?

  嘉宾:当年是选择了为了分担家庭一点负担,为了长高一点,吃胖一点进入军营。但是我到现在觉得这个选择是正确的,我对这个选择无悔。我有一个在北大新创公司当副总的同学,他给我算,他算身价。因为他搞经济的,他就算,他说那你现在也很有钱,我说我现在等于给大家一般收入略高一点这种生活,我就说是这样。他说你不能那样算,他说我现在资产不如你,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我的资产买不来,他说你的在中央一套黄金时间在那么多里边,把你的名字,根据柳建伟同名长篇小说改编,他说我要买一个我的名字弄一个打上去,我都得要花钱买这个。当广告用的,他给我算,现在你差不多有一个亿了,当然他这种也是一种算法,就算玩笑。但是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我觉得本身我就不后悔,这么一说我好像画饼一样。

  记者:本来就是无形的价值。

  嘉宾:对,所以我现在还是愿意继续做这个文学梦,继续为我们国家,把忧患写一写,在各个领域、各个题材、门类我都想尝试一下。

  记者:那我们也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同时也希望能够看到你更多、更好的作品。

  嘉宾:谢谢,我也非常感谢你们能提供一个,和听众有这么近距离,零距离接触的这样一个机会。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