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毛泽东的翻译金道永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曾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当过朝鲜语翻译的金道永老人今年80高龄了,他的日记一写就是60年。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十七点三十五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这里是国防时空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我是记者谭淑惠。今天我给大家请到嘉宾是曾任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朝文翻译金道勇老人。

  在金道勇老人家里高悬着两幅照片,一幅是毛泽东主席接见朝鲜人民军代表团团长张润换上将,一幅是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演出,坐在中央领导人身后的青年军官,就是当时任朝语翻译的金道勇,回忆起那段经历。今年已经80岁的金道勇老人激动不已。

  嘉宾:那是1960年,60年正好是抗美援朝十周年,我们贺龙元帅带一个总政歌舞团到朝鲜去,参加朝鲜抗美援朝十周年活动,人民军他们也派一个协助团,人民政治军的局长张润换带队到北京来活动。这是十月三十号晚上七点三十在人民大会堂,他们来演出。毛主席中央领导都参加了,人大礼堂有湖南厅,我们一进去小换就过来了,说今天晚上毛主席和刘主席要接见你们代表团,我告诉张团长,张团长高兴得根本没有想到毛主席要接见。这不是一般,这规格相当高了。七点半中央局的门开了,第一个进来的是毛主席,穿着灰色制服,他后边是刘少奇,我记的第三个是周总理,周总理后边是邓小平,这个时候我就站在中间,我就介绍了这是朝鲜人民军代表团的团长张润换同志,一个一个介绍了,毛主席就一个一个握手,把演员全部握手完了以后,握完手以后。那我就是离开毛主席,就在旁边站着。毛主席每个人说一句话,看看还有没有握手的。也看到我了,转向走两步向我要握手,当时的心情好像血压上来似的,都没想到毛主席握手,毛主席手很大,手掌的温度天生很热似的,这个时候我眼睛有点湿润了,但是没有掉眼泪,当时掉眼泪不好。坐在那里寒喧以后。晓华领我们到大会堂,一进大会堂人民群众看到毛主席来了,都鼓掌。我坐毛主席后边给他当翻译,人民军演出的时候毛主席很谦虚。第一个人民军演出团唱的是东方红,这是歌颂毛主席。我仔细看毛主席鼓掌很谦虚。

  第二个唱金日成将军之歌,唱完以后全部鼓掌毛主席也一起鼓掌,唱了一个小时吧,以后就休息,这个是休息坐着一个茶几,这个时候毛主席就问金日成同志好吗?张团长说金日成好。第二个毛主席怎么讲呢?金都副委员长好吗?我就没有翻译,因为什么,我们在大使馆知道,金都已经赶下台了,到农场里去劳动改造去了,这么问对方就不好回答,不能翻译。我就给毛主席声音小点,提醒他现在的委员长是崔永健,毛主席马上知道了。崔永健委员长好吗?这个时候我才翻译,以后毛主席讲了一些朝鲜和我们团结的很好,可是现在也有困难。讲完以后回到大礼堂继续看演出,演出完了以后,毛主席在那登台给演员们鲜花。那时候中央首长都上台了。那时候群众万岁、鼓掌很热闹的。这样时候毛主席向群众挥挥手人大礼堂后门出去了。

  记者:连任人大警备区政治部副部长的金道勇老人,1928年出身,1946年参加革命,曾经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老人讲述自己的成长经历时,把我们带回那个年代、那段历史。

  嘉宾:我父亲20多岁的时候,也就是1919年3月10号朝鲜爆发就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赶出朝鲜,他20多岁参加这个运动,以后日本镇压,后期就带我两个哥哥,一个大姐跑到中国来了。一过压庐江日本就抓不了了。我们住在哪呢?宽解线,我是在1928年宽解线生的,我生了以后没有几年,九一八事件发生了,所以我父亲怕被暴露,又改了名字。原来是金春子,以后改为金德宏,又率领我们几个跑到黑龙江去了,到哪里隐名埋姓。就在那里做农种地,以后我们搬到严顺县,我父亲和我哥哥他们参加朝鲜族农场,开拓农场。我是在那长大以后,那时候日本统治满洲国。我上学就学日语,一年级到四年级这过程里边每周还有一个小时朝鲜语,我们本民族的语言,我到四年级以后不让念了,不习惯了我们无形中说了朝鲜语,被发现以后带到校长办公室,拿一个鞭子打,我这脖子上一道血印,这个故事也是我一辈子忘不了。那时候自己的民族、写自己的语言还要打你,就那么一个时代。以后45年解放了,8月15号解放的,我是春天小学毕业以后,念不了中学了,没有钱。所以怎么办?我就打工,打工挣了一些费用,跑到长春白天当打工,挣点钱晚上念书,我是准备学医生的,想当一个医生。可是没有半年严顺解放了。以后就回到家乡。

  第二年就解放我们家乡46年春天,解放以后马上到县城参加军政干校,半军事化的,每个学员的都拿枪训练,第一次听到毛泽东,毕业以后共产党培养学员都分配工作,我是分到哪去呢?到一个农村去当校长,我那时候才19岁当校长。学生才一共60多个人,一年级到四年级有两个教员,每个人管两个班级,第二年我就调到比较得大学校去了,那时候是一年级到六年级,那里到校长去了。当年我搞的还不错,区里面被评为模范校长。1950年爆发朝鲜战争的,这个时候我就参军了。

  记者:金道勇,1950年奔赴抗美援朝前线,由于懂三国语言,使他发挥独特的作用。他三次立功,获胜利胸章一枚,军功章三枚,先后任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朝语翻译。

  嘉宾:我没上过中学,也没有上过大学。可是有一次总理说我是大学生,怎么事呢?有一次人民大会堂有宴会,也是欢迎我们朝鲜代表团,我在那里给总理当翻译,吃饭的时候宴会上总理问我,小勇你是哪个大学的?我没上过大学,连中学都没上过。总理真的很幽默,啊,你现在不是解放军嘛。解放军大学嘛。说我是解放军大学的学生。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十七点三十五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金道勇从1947年开始记日记,到现在已经写了整整60年,离休后金道勇老人把抗美援朝战争的亲身经历,用朝文写成《红叶》一本书,出版发行。同时作为大连老兵报告团成员,他多次荣获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

  嘉宾:我写了,1947年进了军政干校的时候,开始写,那时候写好像很简单。人家写我也就写吧。这也是学习,可是那时候写日记,我现在拿出来一看很有意思。流水帐,早晨几点起来,吃了早饭以后,到哪里去了,中午饭12点吃完以后,到哪去了,天天差不多。可是现在看起来也很有意思,那个日记才有以后的日记了。

  记者:从47年开始。

  嘉宾:47年3月17号开始写的。一直坚持到现在,特别是最困难的时候,战争那时候走了一天一后疲乏的,马上躺下就睡觉了,有时候我还在那里还得写。我负伤以后好几天没写,没写怎么办?以后我把哪一天干什么,哪一天干什么以后添一下,几乎基本上都坚持下来的。现在是我算了一下97本,再过两三年就100本了。日记那里边有日文、有朝文、还有中文。现在大部分是中文了。开始的时候都是朝文,我是不会写中文,都是日文和朝文写,以后慢慢写的过程里边,日记也是我的学习汉语最好的办法,那时候我一面战斗,一面在教员那里学,而且什么叫而且?当时就不知道。

  记者:那那些日记出了一本书?

  嘉宾:我离休是84年离休的,原来天天上班,一下子不上班,有点不习惯。当时我想人的主力目标是为共产主义奋斗,这是主力目标,可是近的目标,现在干什么。我离休以后马上要干什么,总是有个目标,没有目标没有奋斗。没有劲头,所以我得树立离休以后必须有一个目标,没有目标不行。我想了半天我为孩子们写书吧。抗美援朝那一段我就写出来,我把抗美援朝诗本、日记全部翻一翻,我就开始写抗美援朝事迹。都是小故事,写了307条,一共是24万多。这里边就是我军功章、第二次战役的情况,我负伤过一次,正常回来第二天侦查敌人的炮阵地,而且我被敌人发现以后,打炮打的,负伤了。负伤以后到铁岭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治完伤以后我又到朝鲜去,跟部队去了,去了部队回来,打完战役以后回来我就跟一起回来,到丹东就不让我走了,1961年开始谈判。开始是策略战,所以它是重镇地带,马上要停战谈判了,我们中部战线正在打秋季工事呢。我们一个调到开城,一直推到打(们列),以后马上开城谈判开始了。第一次来的联合军代表团两百人,一个是公路来,坐汽车来的,一个是坐自行飞机来的。我就到(把门点)接联合军的代表团的随员。那时候我们政治部主任方易华主任和我还有一个英语翻译,我们三个人到(把门点)  去接他们,那以前是见面互相打。

  那时候第一次和平解除,他们也紧张我们也紧张,接到(来复装),(来复装)是我们开城,我们控制地方。第一次来谈判人,我们就接待了。我去当翻译,当时没有感觉到什么东西,这个应该的,可是现在回忆起来这都是大事。

  记者:都是见证历史了。

  嘉宾:当时写的那个日记,现在很宝贵了。回去以后我就把这个故事以日记形式,一天一个故事一天一个故事367条故事都写出来了,我是中文水平不行,表达能力很差。

  记者:见证我们整个这一段历史。

  嘉宾:我写那个《红叶》那个故事,1950年第一次战役开始到志愿军停战谈判,停战谈判以后我们支援朝鲜建设,一直到志愿军回国,这一段全都有。这里边我资料比较长,人名、地点、时间都是真名。那时候大部分中文写,朝鲜很少了。我就是有意识的多练练。这是6月1号到12月1号。60年10月30号,这个给毛主席当翻译,那天每天都是一页就完了。

  记者:这个是写的什么呢?给我们念一念。

  嘉宾:这是我刚才讲的。

  记者:您给我们念一段。

  嘉宾:7月30号,我这个时间永远忘不了,这个时间全国人民领袖毛主席还有刘少奇,就跟我见面了,当了毛主席翻译。毛主席讲话的内容在这都有,那时候都是一页,那天是特殊写了两个,还有这个讲的,那天晚上回来以后很晚才回家,不敢洗手第二天早晨不敢洗手,跟毛主席握完手,洗了太可惜了。

  记者:跟您分享这么一段辉煌的经历,就是现在回望那一段历史,您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嘉宾:感谢共产党,我没有共产党培养,没有我现在。这是我一直忘不了的。入党的那时候我就宣誓了,为共产主义奋斗,一直是这个信念没忘。

  记者: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采访,谢谢您!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