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战士作家高玉宝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感受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谭淑惠):人物背景:高玉宝,1927年出生,1947年入伍,在辽沈、平津、横宝战役中站大功六次,在行军作战间隙,高玉宝用图画代替文字写书,写成20万字自传体长篇小说,高玉宝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一个先例,书名、主人公、作者三者同名,高玉宝196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曾任沈阳军区创造室名誉主任等等职,高玉宝的革命故事,做奋斗成才的事迹和名言,深深地影响几代人。

  记者:你影响几代人,现在在忙什么呢?给我们介绍介绍你现在的情况?

  嘉宾:我现在主要是下代工作,怎么说呢。这个我不是现在去做的,我从1947年参军以后,在部队就做报告的,48年开始。真正给地方做的话是1952年,我很紧张,我没有做过报告,怎么讲我都不知道。去了以后校长给同学们介绍说,今天请高玉宝大哥哥给你们做报告,我那个时候大哥哥,那是第一场报告,现在我还记着很清楚,也不知道讲一些啥。从那以后我在北京整整待的十年。

  在咱们总政文化部写我那个书搞了二年,完了以后全国开展文化大进军,我写书我画了一本书吗?那小书都是画的,我在战场上,曾经改写了高玉宝那个书,变成小说以后我还得画。编辑来的什么稿看完以后都不知道什么,还得问我,我还得翻译出来,挺麻烦。总政首长就把我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去文化了。我很高兴,我就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学好以后为党、为政府多做一些工作,没有想到去那一开学糟糕了,俗称中学等于现在高中快班,我是连小学都没有上。我是八岁那一年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读三字经读了两篇半,字我还没有学着写呢,就被地主逼着放猪去了,我不识字,什么叫算术我都不懂,什么叫考试题我不会摆,什么叫六九我不会背,一概不懂,头一个月我一个三分都没有得,得了24个二分,累垮了累倒了。病倒了躺在床上我很难过,我想我完了,在旧社会我做梦都想念书,上不了学念不了书。在共产党领导下,在我们新中国,党人民送我到学校念书了,难道我退学吗?我心里很难过的,那时候中国人民大学到校长吴玉长,他老人家人很好的。听说我病了,看我来了,跟我讲你别上火,你别急。今年招来的学生中,有二十几个人和你一样,从来没有进过学校校门。

  说你们都跟不上,我们开会研究了,给你们组织一个最低的班,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起,这样子我病好以后我就到这个班来了,从bpmf开始起,虽然这样子我们用四年时间学完12年功课,毕业了吴老没有让我走,又把我留到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新闻系,在新闻系学了四年,一共学了八年。在北京十年,改了两年书,学了八年。我要回部队,到大连部队报告,就这样子我回到老家去了。重新我要写高玉宝续集,文化大革命了。在首长关怀下,我才写了续集,就已经出版了。这是我回部队的工作,后来老了,首长叫我离休,我就在大连离休了,在干休所。离休以后我总觉得一个问题,一个人、一个共产党员,入党那一天自己宣誓当中我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我现在离休了,难道我就在待着,不好。自己再找点工作干,我觉得教育孩子很重要,干脆我做下一代工作。这样子我就具体开始,从我离休开始做工作了。

  一年最多讲二百多场,跑了大半个中国,党也给了我好多荣誉,我老了我八十了。

  记者:真是看不出来。革命人永远年轻。

  嘉宾:也不年轻。

  记者:刚才也说到,你做报告的时候,那时候跟你叫高玉宝哥哥,逐渐到高玉宝叔叔。

  嘉宾:高玉宝伯伯、高玉宝爷爷。

  记者:对于现在你做这个事情,你觉得它时代意义是什么呢?

  嘉宾:我觉得我责任帮助祖国、帮助人民、帮助党把下一代培养好。我47年10月19号参军的,48年1月15号到主力部队的,打了辽阳打鞍山,打完鞍山以后我们就撤出来过正月十五。我们指导员就叫我写入党申请书,我不会写字啊。最后我画了给指导员了,指导员看了以后,挺奇怪你给我什么呀,我说入党申请书啊。他说什么入党申请书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弄的我大红脸不好意思,我说指导员,我实在不会写字,你画的什么。我  说从心眼里要入党,画了这么八个字。他听了笑了,说小高,你不会写字你还能画啊,入党申请书很好,我首先替你整。他把我原稿弄哪里去了,我都不知道了。最后大寨日报有小记者学习班,要找我去给他们讲课,他们知道我入党申请书画出来的,你重新画一下给孩子看一看也好。我想想我重新画了。

  记者:现在的孩子在听你的故事,他们是一个什么反映呢?

  嘉宾:他们反映也不错。什么都有,有的孩子看过高玉宝那个书,看完以后他提出不少问题,也好笑。他说我要读书了那一章,他就问我,高玉宝爷爷,你妈妈真好,我妈妈不好。我说为什么?我妈妈老让我念书,老看着我让我念书,那你就想念书,你妈妈就不让你念书,不让你念书多好可以玩,想法很多。

  孩子像一张白纸一样,你画一个美丽的画很好看。我就做点对祖国有意义的吧。我给他们讲战斗故事,给他们讲我怎么用画的画学字的,怎么画的画写书的,他们听了以后很爱听,我讲两个小时他们可以不动。

  解说:一个英雄就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个英雄就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改善英雄风采,弘扬战斗精神,尽情收听国防时空军旅人生栏目,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特别节目军旅英模。

  记者:他曾经是新中国最早的青春偶像之一,我要读书、半夜鸡叫,一部画出来的长篇自传体小说高玉宝。让他家喻户晓,如今已经八十岁的高玉宝,致力于青少年传统教育,在全国各地先后做报告4820多场,听众达472万多人,被评为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全军优秀共产党员、全军离休干部先进工作者。请继续收听高玉宝的军旅人生。

  记者:有一个大致的统计,说你的书在国内有七种少数民族的文字版本,十几种少数民族文字版本?

  嘉宾:对。

  记者:这书的印数现在可能有四百多万册,在咱们出版社史上也不多见了,先后受到党的几代人亲自接近?

  嘉宾:23次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的接见。有6次江泽民接见我了,胡锦涛3次接见我了,在大连的时候专门看我的时候,给握着我手说,你的小说教育了几代人,半夜鸡叫家喻户晓。

  记者:对你来讲,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呢?

  嘉宾:没有共产党没有我。45年我给日本鬼子,替我父亲当劳工,被抓到矿山下洞得了伤寒病,鬼子最讨厌这个病,得伤寒病的人知道以后抬出去被活埋了。我是最小一个,是16岁,有一个老爷爷也当劳工,他儿子没在家把他抓来的,叫他做饭。他把我偷偷藏起来,藏在山坡上,割一些草垫好,用杂草盖在我身上,弄个长棍子和我作伴。那恐怖急了,那野狗死人急了红了眼了,不知道我在那里躺,来了一群围着我要吃我,病了我都不能起来。我就瞪大眼睛,它一靠近一点,老爷爷给我长棍子,狗和狼不一样。狼扑上去把你咬死完了,狗胆量还小一点,往后退,它不走,转着一圈维着我,就等我咽最后一口气,这个时候日本鬼子投降了,共产党来了。

  要是没有共产党、解放军恐怕就没有我高玉宝了。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党给了我第二生命、人民给我第二生命,解放军给我第二生命,我就参加解放军,到了部队来了以后,我这本是从48年到现在为止,这都是党对我教育、给我的荣誉,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我今年八十周岁,争取再活二十年,在我有生之年还做一点工作。

  记者:其实每个人提起你来,一下就想到你的作品,想起你的故事来,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对自己军旅经历是怎么样的认识?

  嘉宾:我就想在部队我打了很多仗,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三大战役我打了两,辽沈战役我打阻击战。我们四个步兵团阻击敌人11个美式加强师,血战六天六夜保证兄弟部队打下锦州。这六天六夜我们消灭敌人六千多,我们也牺牲三千多,那时候没有阵地,没有时间挖阵地,所以到时候我就想流眼泪。战友尸体一片一片,没有办法把他们尸体拖过来当攻势,在我脑子印象当中,能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们鲜血给我们换来的

  四年解放战争我们消灭敌人八百万,消灭敌人八百万。我们是农民兵、工人兵谁也没有摸过枪,拿起枪就打仗。人家八百万都是经过长期训练的,都会打枪都会打炮,这么多人换来的今天生活,这是解放战争。八年抗日战争当中,江泽民同志在莫斯科讲话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们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我们中国军民伤亡了3500万,这是抗日战争。十年内战牺牲多少人呢?从鸦片战争起,帝国主义侵略我们中国以后,来算到共和国成立,对近百年我们中国死亡多少人、伤亡多少人、损失了多少物,什么是人生价值?人生只有为祖国、为人民奉献生命才有价值,我们那么多烈士、那么多战友都牺牲了。列宁有一句话说的好,要以革命的名义想着过去,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我就想到这些。

  我不识字,可是我脑子想着。我在大连听了六年说评书,可是我也不懂得什么叫小说,我总觉得我把这些英雄事迹写成书,留过后人看,叫他们不要忘了。我不识字,大军南下行军作战当中背着大背包,一天走百八十里路,说打仗就打仗。脚打血泡,就那样走来走去的,在这样情况下,我下决心学字。怎么学?一没有笔、二没有纸、三没有书,更没有老师学,和谁学。我只好把我画板捡薄纸片,找一个地方把它磨的锋利,找到干事,请他们刻成字,打仗的空隙期间和行军路上,走路的时候。走路排着队走路,前面有人走迈步,我也跟着迈步,我不用看路,我看这字是什么字?拿手笔划这个字怎么写,休息期间人家休息,我坐在捡个书棍,大地就是纸,树棍就是笔,在地上画着写。我是这样学字,平津战役结束以后,我们驻扎北平三个月,毛主席在西苑检阅我们的部队,那时候我下决心看到毛主席,我热泪盈眶我第一次,我就想毛主席我一定跟你好好干革命,我争取回来再见你。就这样一边打仗一边行军,我开始写书,就是这样来画。

  记者:我觉得你其实也是那个时代象征,那个年代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可能和你出生差不多的经历人,但是你一直坚持学习,而且把它的写出来了,展示给我们大家,让我们大家知道那个年代,那个时候人是什么生活状态。

  嘉宾:我主要画出来。

  记者:后来在人大学习之后,系统学习。

  嘉宾:在没有到人大以前,在总政文化部,我开始写自传,我把它改成小说,就请解放军报社黄草同志来指导我改小说,变成小说了,我才那时候开始写着。写一张发表一张,一共写出13章,后来首长把我送到学习去了。是这样的,都是党培养的,没有党就没有我,我没有理由不去工作。

  记者:做了那么多场报告,刚才也统计了,四千多场报道,平均有的时候,一年最多做二百多场,相当于一两天就一场报告,你也是很辛苦。看到看做完报告,这些青少年们听到你报道以后他们有转变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你最欣慰的时候?

  嘉宾:对,小学我是他们辅导员,我到深圳做报告的时候,他知道看我,现在他是很有名的医生,他和我一起照的照片,他还给我一张,临走的时候送我挺激动。你是我们辅导员,还有一个我到石家庄做报告,有一个孩子给我学漫画,他也来找我了,说我当初跟你学过画,我看到以后我很高兴,他们有进步了,我很高兴。

  我当兵的时候,是党、首长把我灌输为什么革命?为什么打仗?现在我们生活好了,物质丰富了,孩子们生活也好了,光知道吃、穿、玩、乐那不行,要把过去事情告诉他们,多数孩子好的,很用功很吃苦,我相信像他们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的。我们祖国大有希望的。

  记者:你刚才说你刚过完八十岁的生日,我想你下一步还有什么样的打算呢?看你身体还是很好的。

  嘉宾:还是要做我这个工作,一边写点东西,一边为孩子多讲一点,让他们明白怎样做人,我觉得一个人千学万学,学做人,做一个真正有道德的人。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