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军科博士何雷

中广网    2009-02-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听众朋友,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军旅人生节目,我是记者谭淑惠,今天做客军旅人生嘉宾是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例研究部三室主任、军队指挥学专家、博士生导师何雷大校。

  何主任你好,非常欢迎您到我们军旅人生直播间来做客,那节目一开始你先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您的军旅经历好吗?

  嘉宾:我是军人的后代,我父亲是一个老红军,我母亲是解放战争后期参加革命的,所以我从小是在军营里长大,有幸我不到14岁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当中69年我就参军了,到了一个英雄的部队,我从连队的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这么一级一级成长起来。组织上对我一直倾注着培养之情,除了我在各级主管工作之外,还把我安排在机关你像团里作训股、军里作训处都当过作训参谋,82年就把我送到消化(音)炮兵学院学习,学习两年84年毕业,回来以后就到军里机关工作,在军里作训处工作大概有三年时间,到一个英雄团队带来团长,当时命名是副团长带团长,主持全团军事工作。这个团队是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这个团队。

  曾经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孙故风(音)战斗打的非常漂亮,非常成功。我在这个团队感到非常骄傲,我到这个团队的时候,这个团队已经改成机械化部队,在这个团当了一年代理团长。第二年就给我调炮兵团当团长,炮兵团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一个英雄的团队。这个团队当时是全军机械化、自行火炮炮兵团,火力也是非常猛、战斗力非常强,在这个团队工作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到90年的年底,我有幸从作战部队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的学术研究机构,到了军事科学院,从事理论研究,从研究员、研究室副主任以后到研究室主任,在这个期间,97年到99年到国防大学首期师团制领导干部班进行培养,在研究室主任期间,我感到非常容幸,03年组织上又把我送到俄罗斯,在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又学习了半年,所以说我觉得我每一步成长进步,离不开组织上的培养。

  从一个不到14岁不懂事的孩子走入部队,我的每一步成长都是浸透着组织上培养教育和同志们的帮助,我觉得我有两个非常好的集体,第一个就是英雄的部队把我从一个战士培养到一个团长,第二个是军事科学院,学术的殿堂、寂静的战场。在这里我可以静下心里研究问题,为军委总部决策提供我们力所能及一些建议,在这里还可以为部队作战和训练提供理论指导,我感到我的军旅生涯我为之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记者:你当团长的时候是32岁,怎么想起来当了几年团长之后,到军科来呢?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嘉宾:这个是我军旅生涯当中重大的转折,这个转折有很多因素,但是真正的因素作为现代化的军人,不仅要能够在部队带兵、训练、打仗,而且我觉得在和平年代,当时我们军队进行军事战略指导思想的大转移,走现代化建军之路,我觉得这个时候部队更需要先进的军事理论做指导,无论是部队的建设还是部队的训练,还是部队未来得战争,都有先进的军事理论来进行指导,我觉得很有必要到军事科学院再进行深造,专门研究这些理论,能够为部队治军、建军、打仗贡献自己的在理论建设方面一些微薄之力。所以这是促进我从一个团长到军事科学院当研究员最主要的原因。

  记者:这个需要各方面的调整,到军科来,作为一名研究员,那就要甘于寂寞,这种转化过程当中,你是不是也有一些不适应。这个确实有这么一个过程。刚开始无论是生活上、住房上、工作环境上确实有不适应,确实要有一个转变,从一个团长到一个普通研究员,从一个领导干部到普通一兵,实际上我觉得要是为了整个军旅生涯当中,自己给自己既定的目的,我觉得这个转变我完全是在自己心态转变,自己要调整好自己心态。我曾经讲到了五十知天命,我就感觉到人虽然不可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心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比什么都重要,我觉得没有必要比职务更高、待遇更好,我觉得作为一个军人,看他在自己军旅生涯当中,能够为自己人生或者为自己事业留一些什么,我觉得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记者:刚才你说的时候,感觉你身上那种军人责任、职责感特别强。要顺着部队这条线发展的话,应该也非常有发展前途。到了军科更深入研究军事理论这方面,可能更有指导作用。

  嘉宾:我军过去在战争年代,之所以以劣胜优,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很重要有个毛泽东军事思想在指导我军打仗,这个是先进的指导理论,但是面对未来现代化的战争,现在已经发展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毛泽东军事思想总体上还是,基本原理、基本观点仍然值得我们未来战胜敌人思想基础,但是有很多新情况、新问题需要不断发展、创新毛泽东思想,创新现代条件下人民战争这样确实需要很好进行深入的研究,你像海湾战争。

  我正好来到军科以后,我是90年10月份来到军科,然后91年年初爆发海湾战争,海湾战争它是从凌晨打起的,过去美军在越南战场、朝鲜战场它的弱项是害怕夜战,他全靠白天,夺取制空权。这样的作战,但是在海湾战争,战争发起恰恰是从夜战开始,这样就引起的我们军事科学院一些研究人员,特别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夜战近战是我军传统做法,光传统在现代条件下面临新的问题、面临挑战,就这个问题我也是进行深入的研究,向军委写了一份研究报告,关于海湾战争夜战近战的启示,和提高我军夜战近战的能力一些建议。这个研究报告报上去之后,引起军委总部首长的关注,也做了重要的批示,引发全军。从此之后,我军在那几年,开展高技术条件下夜战训练,我军高技术条件下夜战能力有所提高。

  所以我觉得我可能在团里,我对一个团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作为理论工作者,一旦我的建议被军委总部首长采纳,可能对全军有一定影响,我觉得发挥这个重大影响,可能和另一个岗位上影响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记者:这种价值的体现,是不是让你军旅之路感觉一种满足感呢?

  嘉宾:是的,我就觉得是一种,给自己一种新的挑战、新的起点。我就感觉到作为一个军人,无论放在哪个岗位上,都要做出贡献,假如我是一个团长,我要带出过硬的团队。我现在是一个研究员,我要在理论战线上有所创新,同样军人但是在不同工作岗位,或者说在不同战场上,他是得到不同荣誉。但是我认为我每一个成绩,或者每一个前进道路上所取得的成果我都把它视为新的起点,因为这路今后还很长,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绝对不能满足取得这些。

  我就感觉在我们军事科学院,特别是在我们战斗理论条例研究部,我用两句话形容,一个叫形势喜人形势逼人,大家都在努力。第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经常用这些话鞭笞自己。

  记者:永远往前走,永远考虑前沿的东西,新的东西,是一个什么原因呢?

  嘉宾:我就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无论在地方工作,特别是在军队工作,都是建功立业的好的时代,大家都奋进。你像每天早晨上班,我们自己的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皮鞋擦的很亮,我的家是在军科的西区,从西区到东区迎着朝阳,快步走向办公室,我就感到非常急切,感到非常重要的工作在等待着我的工作。

  记者:充满着激情?

  嘉宾:确实是充满一种激情,每天都是这样的。早晨给我八十多岁老母亲,告别的时候高高兴兴,身体健康。老母亲跟我说努力工作,顺心如意。我老母亲也是一个老革命,每天坚持看报纸、看电视,陪着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没有来得及看的报纸她还给我讲新闻。

  解说: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记者:何雷大校从一名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到研究员、研究室主任,曾经先后荣立三等功七次、多项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全军科研成果奖和国家图书奖、军队图书奖等奖项。入伍39年来,何雷超越自我、探索打赢的步伐从来没有停歇过,请继续收听军队指挥学专家何雷的军旅人生。

  记者:对于你来讲,不到14岁当兵,但是如今你是博士生导师,那这个学习过程,你是怎样的情况?来给我们讲一讲。

  嘉宾:我这个学习入伍的时候,就是炮兵部队,炮兵的计算兵,计算兵本身就要懂一些数学、对数、三角函数这些,那个时候我确实挑灯夜战,进行学习。我记着是用墨水瓶做的小煤油灯,自己弄的捻子,同志们都睡觉之后,我就到连队俱乐部,到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鼻孔都是黑的。所以说我通过学习以后,我很快掌握炮兵的业务,那个时候我是在全团当计算兵的时候,全团是第一名,我也是非常要强,在部队本身就是英雄的部队,号召大家有第一就争,有红旗就扛。当连长的时候,参加北京军区炮兵连长比赛,获得北京军区炮兵连长第一名,当营长的时候带领全营参加北京军区炮兵营进行比武,带领整个全营参加比赛,取得了第一名。

  不在战场上,要在训练场上也要强攻立业。以后上到炮兵学院,在炮兵学院两年学习,我也是取得优等生,在军旗下照相,这样的照片我现在还留着,因为炮兵学院是中等军事院校,我想要有可能上高等军事院校,像国防大学,当时叫军事学院,我也要一定拿个优等生。上到国防大学学习两年,门门都是优生,取得也是优等生的成绩。后来我想国内军事院校最高就是国防大学了,将来有机会到国外去学习,后来我就有机会到了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他们最高的军事学府,他们所有将军都是出自于这个学校。

  它这个总参军事学院教学非常严格,考试非常严格,它是一年以上的学员考试是组成国家考试委员会,半年左右的学员是组成学院考试委员会,我们是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第11期中国留学生五名学员,通过他们半年学习,和平时小的测验他都要记分,一直到最后的毕业考试,他组成由两个将军、一个上校组成的学院的考试委员会,对我们进行严格的考试。我们五个人第一次全部获得了优秀,历次都没有。当时他的考试委员会主任就说了,通过你们平时对你们学习的考察,你们的表现和今天的考试,在我们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还没有找到能够扣你们今天考试分的这样标准。我祝贺你们,所以说我们感到也是非常容幸。

  以后在中央党校学习,最后毕业论文也是我们全班五六十人,最后优秀毕业论文不到十个,我是其中一个。我觉得干什么,既然要干就得干最出色,当然我觉得成绩并不能衡量你完全对知识理解,最重要是要把所学到知识运用到工作实践当中,运用到我们理论创新当中去。

  记者:面对这些成绩的时候,你是一种什么样心态?

  嘉宾:面对这些成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研究室主任,研究室主任是身兼三职,三副担子一肩挑,第一行政上是主任,第二党内是支部书记,第三学科上必须带头人。这样才能当好一个研究室主任,不像部队有团长、有政委,有副团长、有副政委这样有机关,团长主要抓什么工作、政委主要抓什么工作,你在这个地方当研究室主任这些工作都要通盘进行考虑。当然我有副主任,我可以充分发挥副主任的作用,我有研究小组的组长,可以发挥他们的作用,但是我研究室主任必须三副担子一肩挑,三个角色都要演好。所以我在抓科研工作同时,我非常注重我们研究室的全面建设、基本建设。我当研究室主任以后,我们研究室受到院里集体嘉奖一次,连续三年被院里评为先进党支部,其中2006年被中央组织部授予全国先进党组织这么一个光荣称号,这样我觉得我们学术上要创造成绩,也要把团体培养政治上过硬科研的群体。

  我觉得这是两个方面。

  记者:刚才你讲了,你39年军旅经历。我觉得无论从战士开始,到一名优秀的团长,到军科的研究员,到研究室主任,你都是做了非常出色,能够有今天成绩这么一个关键是什么?给我们更多年轻人一些启示?

  嘉宾:我并不认为我自己很成功,实际上我觉得我总是有一种危机感,总是有一种急迫感。我觉得大家都在前进,我刚才讲到了形势喜人、形势逼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觉得部队人才济济,军科更是人才济济。我不敢说我在这都是很优秀的,但是我力争我要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努力朝着优秀方向努力。军科我觉得人人都有一本书,人人都是一本书,都可以去读它,都可以发现许多亮点。今天你们来采访我,可能把我的亮点挖掘出来,去挖掘其他人亮点可能比我更多、更亮。这什么激励我?我觉得人生几十年,最不能浪费人生。我记着很小的时候,读奥斯图落夫斯基(音)写着,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当一个人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为自己碌碌无为或者荒废时间而奥丧。马克斯也曾经讲过,在真理道理上要不断攀登,才有可能达到光辉的顶点,这些都是激励着我。很小的时候看过很多这样的书,都在激励着我,我觉得无悔于一生,无悔于组织上对我培养。

  记者:你对自己39年的军旅经历,你做一个自己总结的话,你是什么样总结呢?

  嘉宾:我觉得我每天都在努力,每时每刻都在努力,从来不敢懈怠,但是距离我们追求的目标,越来越近也越来越远,因为这个目标也在不断与时俱进,永远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但是我要永远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

  记者:你刚才说生活每天都是新的,而且我们要有激情去面对生活和工作,这是给我们很多人很多人的启示,真的非常感谢你。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