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专访徐蕾:“80后”女兵17次夺冠世界赛场

中广网    2010-07-27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中广网北京727日消息(记者谭淑惠)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八一”军事五项队徐蕾,1981年出生在山东青岛一个富裕家庭,两次夺得个人全能冠军,15次打破世界纪录,被国际军体理事会授予国际军体优秀运动员奖。近日,本网记者专访了这位夺得17块金牌的80后”女兵徐蕾,走近她的军旅人生。

  从小梦想当兵 在部队锻炼出刚毅品质

  记者:你是怎么入选进八一军事五项队的?

  徐蕾:当兵就是我的梦想,加上我父亲以前一直有这个愿望要让我参军,因为当时有两条路可以选,一个是专项,一个是进入八一队,我就觉得我就应该进部队。

  记者:你刚开始当兵的时候,你爸爸肯定特别高兴,可是后来看你训练这么苦,是不是也特别心疼?

  徐蕾:说实话,我在这儿比了11年比赛,直到今年,我没有参加考核的情况下,退出来的情况下,我父母才真正看到了我从事的是什么项目,之前他们听说五项队很苦,一直参加比赛,包括考核、训练,也没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来看我。

  记者:你也是“80后”啊,怎么能够锻炼出这样一种意志呢?

  徐蕾:所以我想是什么支持我呢,首先是这个集体,这个集体给予我太多了。因为像我们这批来到这儿之后,在家里面都是被娇生惯养的,特别像我这样独生子女,我的集体就像我一个家,我的战友们就像我的兄弟姐妹。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但是我相信,建队以前,包括我们一起走过来的那些兄弟姐妹,他们有能力,但是因为各种条件,因为有伤病,或者有特殊情况退出来那些,我觉得我们荣誉最起码有一半是他们的。所以我说走到现在,我非常感谢我有这么一个大家庭,历时30年,我们人口很多啊。曾经跟我们在一起战斗过一天,甚至更长的,练了很多年了,也没能去比赛,只能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我那些师兄、师姐,我们大家希望以后总有这么一个组织者,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各个地方仍然秉承着这种拼搏的精神,到哪儿我们都能行,也希望有这个机会延续我们兄弟姐妹这种感情。

  20岁的年龄 60岁的膝盖

  记者:我们都知道训练很苦,作为女孩儿,你家庭环境很好,怎么能去克服它,怎么能够不让父母知道,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逾越不了这个苦,没有必要去去受这个苦吗?

  徐蕾:其实要说苦,最早以前来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练的真是挺苦的,从早上天黑着,直到练到晚上,有时候夜深人静。那时候有一个白月友政委一直带着我们,因为他那时退休了,却义无反顾地重新又带着我们这批人去训练。我看到他们,那时也许我们可能懂得还没那么多,但是我们就觉得很快乐,痛并快乐着,因为我们比较累,这句话可能应该是从我们这转变而来的。真正体验什么时候是苦的时候,是我受伤做手术的时候。因为我从当兵离开家,我坚持到现在,我是每天都会给我爸妈打个电话了,这十几年没有间断过,包括我做手术的时候,出了手术室,手术前我就打,手术后也打。

  2002年春节前,当时为了提高成绩,没白天、没黑天地练,就是多练,多琢磨,所以跟障碍物磕磕碰碰,对我们而言都是家常便饭了,那几年为了参加比赛,那时候真是放弃了所有节假日,连星期天都没有,对我们而言,春节都没有,春节大年三十,大家过年准备什么,我们因为庆祝春节,出去跑一个20多公里越野,这也是一种庆祝咱们春节的一种方式,对我们而言那也是一种快乐。

  2001年冬天,我就觉得,刚开始就觉得膝关节走走,就卡住就不能动了,刚开始的时候,像别了一下,就疼嘛,我就说,疼算什么呀,但慢慢之后,到2002年,快到春节之前了,这种情况出现就比较多,每次我卡住之后,人一点都动不了,我膝关节上长出一个刺一样,多出一块骨头来,然后摸着还疼,刚开始的时候是不能动,后来怎么发现了一个窍门呢,说能动了呢,我就用手“啪”使劲给它按回去,我就能动了。直接腿硬掰给它掰回去,掰回去就好了,当时就觉得可能是筋儿别了一下,就没当回事儿。后来去医院检查,说膝关节前面软骨已经全部剥脱掉了,它已经成为一个游离体了,脱离我自己的身体了,就在关节腔里面一直有一种积液,还有血就在里面穿移,我就那么坚持了一冬天,后来就让我选择做手术。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