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军旅人生  |  名家谈军事  |  军事科技前沿  |  一南军事论坛  |  周末点兵  |  环球军事60分

军旅人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旅人生

军旅人生:人民艺术家阎肃(上)

中广网    2010-07-29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阎肃向空军官兵讲述自己60年热爱空军文艺事业的故事。 谭超摄

  中广网北京719日消息(记者谭淑惠 吴德超 李博阎肃1930年出生,1950年入伍,从军60年创作了《我爱祖国的蓝天》、《江姐》、《长城长》等1000多部()文艺作品,获国家和军队文艺奖100多项,参与策划了100多场国家和军队的重大文艺活动,被誉为“忠诚的军队文艺战士,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近日,记者专访了这位人民艺术家阎肃,倾听他的军旅人生。

  记者:一首好歌能够成为时代前进的号角,一首好歌能够引领社会的脚步。由阎肃作词的经典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传唱了半个世纪,伴随着一代代空军官兵保卫着祖国的万里长空。

  阎肃:老兵了,我原来是陆军,55年到的空军,《我爱祖国的蓝天》就是在部队当了一年兵又待了半年职,当时没给任何任务,说是你必须要写个什么东西。当兵锻炼一下,老老实实到基层当了一年兵,擦飞机。完了以后慢慢的给飞行员、给机械师、给所有的全机场的人都熟的就像自己的哥们弟兄似地,就是非常熟,忽然有一天傍晚就看到机械师扛着个梯子,就我们这架飞机没回来,那个机械兵他搁那一直憋着,直勾勾的就看着那个天边那个晚霞,我油然而生想了一句话就是,哎呦,为什么他们那么专注,因为他们爱,我爱祖国的蓝天。就那个时候,没人让我写,我自己愿意写。《我爱祖国的蓝天》就那么出来的,那真是生活给的。他就是催着你,或者是时代、或者是任务或者是一种情感,催着你,催着你你把它记下来就写了这首歌。

  记者:改革开放之初,由阎肃作词的《军营男子汉》,用响亮的歌声告诉人们,天下最棒的人是军人。

  阎肃:那时候下部队,到瓦房店,我都是笨办法,师长、师政委、团长、营长连长、排长、班长、战士,我谈了个遍。那时候不知道写啥,反正组织我们去了,我发现很多人都在聊同一个话题,就是上公共汽车让我们让座,哪有什么水灾旱灾了让我们打头阵,冲上去了,可是生活里瞧不起我们,管我们叫傻大兵,觉得很别扭,就想不开。雷锋那个年月好像比我们更受尊重,现在人们好象价值取向都是看谁是大款了,我们其实也不傻呀,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凭什么呀?我头一句话就写,我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想去打仗,只是因为时代的需要我才扛起枪,我丢掉一切的时髦的打扮,换了这身军装,要是不干这活我可以当什么厂长当明星,我一样。要说歪打正着也不是,对社会整个感觉我也有,但是我说不出来,他们说出来了,跟我一拍即合,这个题材绝对是很尖端的,说出了战士的心里话。从师长到战士都是有这个思想,这就说明它这个普遍性了。

  记者:从艺60年,阎肃把敏锐的观察与时代的脉搏结合起来,担当起一名艺术家的使命与责任。在长期和平环境下,他创作的一首《长城长》,唤醒了多少赤子情怀;面对社会上的一些思想困顿和迷茫,他写出一首《风雨同舟》。

  阎肃:我这一辈子赶上个好事,一个大时代的变动赶上了。你看世界杯是1930年开始,我生下来1937年就开始抗日战争,日本人打进来,整个战乱、流亡、流离失所,一直到各种各样的大变革,一个大时代,滚着潮流往前走。我就是赶上那个时代好。其实我很不理性的,先从理性上去分析,我没有,我就感觉上这是个事,我要写它,就写了《军营男子汉了》。写完了以后才知道它的可贵,大家给好评了,我忽然好像茅塞顿开,原来如此,这么切中。先有一个宏观的一种看法,一种觉悟,就是实事求是这么出来的。当然后来总结,千万不要忘阶级斗争那个年月《江姐》应运而生。什么时候哪个歌应运而生,这是我本能的思维,就是我始终觉得一个人写一首歌流行,很可能是碰上了,撞大运。那天我听了一个人说什么叫好运,好运就是机会来了你有准备,你抓住它了这就是好运,你抓不着就不是好运。我就是属于这种,来了一下子“当”我逮住它了,这种纯朴、简单,倒相反合了时代的节拍了。写歌也是,大家伙都喜欢唱,你必须走在比时代稍微引领一点,稍微靠前一点,它就大家伙都喜欢,我总希望我写每一首歌,期望受众面能够越大越好,有时候恰恰就合乎了那个时代潮流的浪尖。这就是说为什么后来打假,我能写出《雾里看花》,这个有很大原因,解放军军民关系,我能写出个《长城长》,都是这个因素在起作用。总之,期待着更多的人能够接受。

  记者:1992年阎肃创作了《五星耀五环》,这首歌本来是为我国第一次申办奥运所写,但第一次申办没有成功,2000年,在北京第二次申办奥运的时候,阎肃创作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用音乐描绘出奥运精神的力量和中国的壮美。

  阎肃:《五星耀五环》,那时候是申办奥运没成功那一年,那一年是悉尼中选,我们落选嘛。在这之前我们要搞一个晚会,七运会,写个歌,就让我们写迎接奥运,我写了一个《五星邀五环》。写完了以后谁也没在意,孟庆云拿了谱曲。后来审查也没这个歌,张百发他们审查,组委会的审查,这词都不太贴,他们就汇报说有一首阎肃写的叫《五星邀五环》,拿来听听,后来一听,最后它中选了,七运会的会歌是《五星邀五环》,结果没邀来。第二次邀来了以后这歌又火了。就觉得一个歌能够火,绝对不是你刻意经营的结果,而是无心插柳,我觉得经常是这样赶上了。

  记者:由阎肃创作的电视剧《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是一首豪迈的歌,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阎肃:《西游记》当初杨洁是写了好几次歌都不行,都毙掉了,派王华来找的我。我一开始说这有什么难的,这太容易了,拿过来等好吧,当天我就写出四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多棒呀。写不下去了,怎么写都不对,卡住了。甚至于我都想您另请高明吧,我败下阵去,头疼。其实歌不是写出来的,是想出来的。完了以后每一天就在那儿叹气,不知道怎么办。我这两个礼拜就在屋子里来回走溜,刚好孩子在那儿做功课就说:你烦不烦来回走,走什么呀,瞧你把这地毯都快踩出一条道来了。就是这句话,快踩出条道来了,我一下子灵光一闪,我忽然想起鲁迅先生的故乡了,故乡的闰土他最后有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无所谓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你说什么时候叫走完呢?说经取回来就算完了吗?没完呢,何况还有有字真经与无字真经。后来终成正果,封了斗战胜佛就完了吗?也没完啊。生活还得继续呀,走到哪儿算一站呢?没有。你人生的终结在哪儿?你走就是了,你走吧,路在哪儿呢?路在你脚底下。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一下子我好像就醍醐灌顶,这下可解决问题了。

  记者:阎肃曾经两次入朝慰问参战部队,这段经历使他坚定了要穿一辈子军装的从军志向。作为一名服役60年的老兵,写军歌、唱军歌是阎肃坚守一生的艺术制高点,阎肃几乎走遍了空军所有部队,对飞行、机务等兵种都非常熟悉,在他的1000多部文艺作品中,有三分之二的作品是写军营、唱官兵的。

  阎肃:部队文工团干的就是鼓舞士气,为什么让人家爱听你的歌,爱唱你的歌,那你说出点他想说却没说出来的话,这是最主要的。我在文艺界里边算是比较特别的一个人,就是我前后经历这四代领导,都近距离接触过。这在全国很少,老实说在三中全会之前,许多运动,挨过不少折腾,但是可能入党年头久了啊,不会别的,就会说,“哎,好好干”。一般叫我干什么,我老是想把它干得更好一点而已,只要交给我的任务,我总是觉得,我去做吧,我把它做好。你要说简单那些就简单,我潜艇也去过,青藏高原我也去过,都是我自己愿意去的,我特喜欢去,我觉得要出去,需要去,而且我也不惧怕任何事情。

  记者:“蜂儿酿就百花蜜,只愿香甜满人间”。这是歌剧《江姐》中的唱词,出自阎肃之笔,也成为阎肃的人生写照。80年人生路,阎肃一生跟党走,60年艺术生涯,他高唱主旋律。

  阎肃:得之淡然,别把它当个事,我觉得阎肃怎么地了,不怎么地,还那样;失之泰然,失掉了以后泰然处之,哈哈一笑,失掉了就失掉了,有什么了不起了,也别太当个事了;争其必然,就是你本来应该的,有的时候大家伙共同都去做一件事情,你要力争你做得比别人更好一点,那争其必然;大多数情况下顺其自然,痛快,比较乐呵,心安。说实话,别的都是假的。真正怎么叫好啊,怎么叫有用啊,“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到现在我们还会呢。

  记者:《我爱祖国的蓝天》留下了。

  阎肃:我希望是这样。给历史老人留下几首你写的东西,你写的歌,老百姓他知道不知道阎肃不要紧,他知道,哎呦,有首歌叫《我爱祖国的蓝天》呀,哎,这说良心话心里头甜滋滋的。别太把自己当个事,是我真心话。我可从来没把自己当个什么什么人物,普通一兵,老老实实。

军旅人生:人民艺术家阎肃(下)

责编:彭洪霞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