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专家访谈  |  官兵评说  |  岛内观察  |  两岸军队纵横谈  |  说古道今

岛内观察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岛内观察

分食台湾军火大餐

中广网    2009-08-26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全球最大军火供应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总裁罗伯特·J·史蒂文斯

  台湾地区最近军中抓弊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尽管台防务部门迅速交出一份颇为翔实的查弊报告,但外界对其查处范围及力度仍多有质疑。随着越来越多的军购贪渎案件从中爆出,外界的注意力也逐渐转向这些弊案的幕后玄机——到底是谁在啃食台湾的军火大饼?

  7月14号出版的最新一期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称,台湾地区最近军中抓弊查出有军官涉嫌收取军购回扣,而美国联邦法令允许军火商支付对台军售回扣,则有间接鼓励贪渎之嫌。

  报道引述台防务部门最近一份查弊报告的数据称,在查出142名军人牵涉的48件贪渎弊案中,有114名是将官,19件涉及军购弊案。

  《防务新闻》还引述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美国国防承包商付出的回扣有时高达数百万美元。这些承包商为美国军火商工作。他们的背景复杂,有些和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有些和美国政党及国防官员有关。他们设法促成美国官员通过一些对他们直接有利的采购项目。

  这位前美国政府官员说,台湾军购之所以会发生弊端,原因之一是美国鼓励台湾地区保持军购机密,包括每年送到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审议的军购预算,这等于是为贪污制造有利的环境。另一个原因是,台湾地区对军火承包商的身份保密。官方记录上看不到他们的资料,他们的姓名只有在出事被捕后才会曝光。

  有报道指出,美国联邦法令原则上禁止军火商支付军售回扣,但有少数地区被列入“例外”,台湾就在这份例外名单上,而这等于间接鼓励对台军售弊案的发生。

  也有岛内退役将领对此表示怀疑。认为所有的美国军火商,无论是代理商或是驻台的分公司,都要在防务部门登记,而且任何军购项目都要经过极其繁复的程序核定,甚至还需要经过美国在台协会认可。通常情况下,代理商通过“军售”方式所获利润非常微薄,不可能送数百万美元的回扣;会出问题的应该是“商售”。这也就是为什么台湾军方总是千方百计的要按照“军售”方式,即使多花一些行政费用也都认为值得。主要原因除了可以规避弊端之外,和美军长期支持的后勤、训练,甚至战术运用也是另一大原因。

  这位台军退役将领指出,为了避免弊端,台军中一些性能提升案,虽然知道有的公司也能作,甚至已经有国家找他们作,台军也不敢仿效,仍然认为找原制造厂商比较保险,主要关键是台军的系统分析作业公信力不足,更重要的原因是台军没有一个主官敢为系统分析工作负责。

  回扣高达数百万美元的重大军购项目,绝非一般代理商能出面的,也非一般下级军官能参与的,而是要靠更高层的政商运作,譬如美国国会议员或者退休的美国政府高层赴台直接搞定,这种运作很难窥其奥妙。代理商当然是良莠不齐,有些根本就是作无本生意的单帮掮客,他们关系当然复杂。

  但这位台军退役将领认为,台军重大建军项目当然有军种之私,有时的确会先采购一些不太急需的军备,但这绝非军火代理商和国军的承办参谋合伙采购对他们直接有利的项目,排挤了一些台湾真正需要的武器。这些重大建军项目的改变绝不是军火代理商和台军的承办参谋能轻易改变的,这种改变仍然要经过极复杂的分析。

  至于台湾为何被列在美国联邦法令例外名单,这位台军退役将领表示并不知情。如果是美国政府对其国防工业促进军火外销的一种补贴,对台湾绝对不公平,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但这很容易识破,比较一下同样的武器系统美国对不同国家的出售价格就可以做参考。

  但更多的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法令对台湾如此“网开一面”,不是没有道理的。据统计,世界上军费开支最大的美英两国,其国防预算分别占税收的10%和8%,而台湾仅一般的“防务预算”就占到税收的20%,加上各种花样的特别预算则要占到税收的30%。这在冷战之后的国际军火市场,自然就成了人人垂涎的“大肥羊”。

  目前,台湾每100万人口所负担的军事支出已经超过5.4亿美元,是全亚洲之冠。其中,台湾购入的各种武器中有95%以上来自美国。而有资料称,台湾在近10年内对美军事采购总额将超过354亿美元,近几年还极可能成为美国军火外销的最大买主。

  而在岛内,军火生意更是与毒品齐名的暴利产业,有“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之说。加上每次军购案之后,都伴随着数目惊人的武器零配件、后续维修需求,台湾军火界还盛传“卖武器只是喝汤,卖零配件才是吃肉”的说法,认为做成一笔军火生意至少能“吃三代”。业内人士透露,涉台军火交易均有潜规则,即交易额的20%是台军主管官员和岛内军火商可以拿到的回扣和佣金。以2008年底美国通过的64.63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为例,台军主管和岛内军火商因此就可得到约合13亿美元的“回报”。

  台湾如此,极力推动对台军售的美国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岛内外军火商合流也是分析人士普遍的看法。据岛内媒体披露,在啃食这块军火大饼方面,美方共有军火商、国会、行政部门、军队、智库和媒体等6大利益集团参与进来。

  而由于台当局所处的尴尬地位,多数海外军火制造商都要通过独立的国际贸易代表与台湾当局进行军火交易,以免招惹麻烦。因此,美国的大武器制造商,在台湾大都直接设立分公司,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台湾就有8家代理商。它们还会将吃不下的部分交由台湾代理商分担,这就为岛内军火商提供了舞台,也让这种军火商分为“分公司”与“代理商”两大类。

  在美台军火圈中,有4个美国“名人”,他们分别是洛克希德马丁台湾分公司经理苏仁声、代理商来福公司经理石明楷、波音台湾分公司经理何青山、诺斯诺普格鲁曼(NG)台湾经理雷利伯,而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在“美国在台协会(AIT)”任过要职。

  美方军火商投资的大宗支出无非是顾问费和公关费,而顾问费中的极大比例是进入了台湾军政体系政要的口袋,其中让政要第二代或亲信入主公司或入股,便成为最常用的方式,而这些人也就是岛内军火商的代表。比如曾号称“台湾第一军火商”的慕可舜就是台军前空军中将的儿子,“宠勤”的陈泽宠是国民党大佬陈立夫的后代,代理特种枪支的“茂其”辛先生,其父是台前“安全部门副局长”,“神农”马宾农的岳父是政坛大佬杨森,洛克希德马丁代理商侯天利的兄长曾做过台空军与“联勤副总司令”……除了这些有特殊背景的,更多的军火商都是从军中要职退伍“转业”的。

  在巨额利益刺激下,美国“分公司”和台湾“代理商”们“精诚合作”,赚了钱就再投入,投入得多了,自然就赚更多的钱。

  台军购贪渎案爆出后,外界关心这些军火商是如何打进台湾军购市场的。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不惜成本地建立“军政媒合作关系”,主要有四招:第一招:利用军系旋转门。

  分析人士指出,依照台军提供的资料,军火商打入台湾军火界最主要的管道,就是军方体系旋转门。也就是公务人员离职后迅速进入商界,游走政商两界如出入旋转门一般。

  军火商多半会从台军内部系统找到从事采购的人员,并安排他们退休后能在公司挂名。由于这些采购人员对内部路数非常熟悉,对台军采购或建军计划了如指掌,所以要下手特别容易。

  第二招:事先买通台民意代表。

  军火管道取得的第二条线索是政界关系。目前军火商暗中赞助民意代表或特定政党的现象,神秘中却有着普遍化的趋势,而且关系都非常长远,所谓“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用在特定民意代表与军火商的关系最为恰当。台军至少有10多个军购案是已卸任民意代表运作成功的案子。

  第三招:借媒体造势。

  有些军火商非常懂得经营与媒体的关系。比如在台湾迟迟未决定是否要购买P-3C反潜机时,外电报道称台湾可能改买C-27J反潜机。这其实是外国军火商惯用的商业手法。此时拥有现货的军火商当然会极力争取。其他透过媒体打击特定军备的劣处、强调自家军备的好处,再透过民意代表在立法机构施压的现象也经常出现。

  第四招:借“考察”指引方向。

  “借考察之名、指导军购之实”也是一种做法。比如美国国防部希望台湾调整建军优先秩序,甚至还特别派遣官员赴台指导战略缺失,名义上是指导台湾军方战略攻防的缺失与改进之道,其实是借由官方的报告与身份,公然要求台湾建军指导方针应该转向,与他们合作的军火大亨所经营的军备武器进行采购和投资。

责编:晓静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