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专家访谈  |  官兵评说  |  岛内观察  |  两岸军队纵横谈  |  说古道今

精彩抢先听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精彩抢先听

台湾退役上将王文燮:两岸军人看问题一致

中广网    2010-04-20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台湾退役上将王文燮(右)接受记者穆亮龙(左)采访

    嘉宾简介:王文燮:台湾退役将领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参访团团长,中国国民党黄复兴党部主委,台湾退役上将,曾任台“国防部”副部长。

  中广网北京4月20日消息(记者 穆亮龙)由台湾退役上将王文燮先生率领的30多人台湾退役将领参访团于4月15日抵达河南开始大陆参访行程。在河南期间,参访团一行参加了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参观了登封市境内的嵩山少林寺、开封市的大相国寺,还游览了黄河风景区。4月18日上午,参访团一行乘机抵达北京,下午参观了抗日战争纪念馆。4月19日,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会见了参访团一行。记者穆亮龙就参访团大陆行的收获及如何增强两岸军事安全互信等话题,专访了参访团团长王文燮先生。

  追根溯源 大家都是一家人

  记者:王将军,您好,我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穆亮龙,将军身体很好,一路走下来好像也没有特别疲劳的感觉。

  王文燮:没有,还好,这是一次最轻松的活动。

  记者:当天下了飞机到了郑州,第二天上午参加了一个黄帝拜祖大典的活动,下午去了少林寺参观了一下,我们又去了开封,看了大相国寺,还到了母亲河黄河去实地见证了一下母亲河的魅力。整个行程下来之后,您应该有很大的收获吧?

  王文燮:当然,收获很多,因为整个是一个中华文化之旅,是寻根之旅,主要的是认识我们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中华文化的发源地。能够有机会到这儿来是每个人毕生当中非常难得的机会。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到这个地方来参观、游历、访问,然后认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全世界来讲,没有哪一个国家有这样悠久的文化。而且特别是我们拜祖大典的这一个活动,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没有哪个国家去寻找祖先,没有哪个国家的人知道他的祖先从哪里来,几乎都没有人去追究这些问题,只有我们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中国人对这个问题非常的重视。所以,希望每年都要扩大举行,尤其是对国外的中国人,要让他们知道他的祖先是从什么地方发展出来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活动。

  另外,看到少林寺和大相国寺,这两个虽然是一个寺庙,但是它对我们中华文化的影响很大。中国人爱好和平是多方面的,一个我们强调的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就是世界大同的思想,也就是以人民为主的民本思想,另外一个佛家教育的基本也是劝人为善的,不杀生这是最基本的,这就证明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劝人为善的一个基本的教义。所以,我们中国人能够在世界上被人家尊重,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所以,这两个寺庙我们看起来也非常感慨。我感慨的就是我们战争期间遭到不少的破坏,我们现在在复原,希望能够继续在这方面多做努力和推动,希望我们的文化方面能够不只是在我们中国受到大家重视,也希望向世界推广。

王文燮(右)与大相国寺监事(左)

  在大相国寺我看到了日本的苦海和尚,这个人是了不起的一个人。我们当然都知道,唐玄奘到西方取经回来以后,对中国佛教的建立和发扬有非常大的贡献。这个日本人也是经过千辛万苦才到了中国,到中国以后,最初他并不见得受欢迎。所以,一个外国人到我们这儿来,也是遭到很多的磨难,然后让他学了我们的佛经回去。他不只是光宣传佛教的基本的教义,传授佛教思想,更重要的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那是非常重大的。从他来了以后,日本才有了文字,过去日本是没有文字的,他的语言没有办法代表,他把我们的汉字拿去做了他们的文字。所以,对他们日本文化的传播、历史的贡献是非常重大的。所以,我们中华文化是全世界最丰富的,这一点是我个人对两个寺庙的感受。当然,少林寺现在是全世界都知名的一个寺庙,当然因为它的武功,所以传播很快。配合到电影,代表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也可以讲中国功夫在世界上有名气,少林寺具有很大的功劳。

  另外,黄河当然是我们中华文化、中国人生活依赖的一条河流。人类的发展都是依水为居,当然,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发源的一个流域,所以,中华文化就是以黄河为准。而且我们参加的是黄帝故里的拜祖活动,就代表黄帝居住在黄河的边上。大家很多人都说我们是炎黄子孙,好像是个口号,不晓得炎黄子孙跟他关系在哪里。最后读历史,知道黄帝如何建立的国家。

台湾退役将领在少林寺参观

  我那天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很多人,尤其现在的年轻人,不大知道自己的祖先,自己的父母,父母上面的父母追究到哪里,不知道。现在慢慢的开始修家谱,据我所了解,在我们大陆每个地区都在研究收集各姓氏的资料,来建立新的家谱,希望自己追根溯源。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最终追到最后,祖先是黄帝。我姓王的祖先是黄帝,你姓李的怎么也是黄帝?最后真的黄帝是我们的祖先。尤其是当时的姓氏是没有准的,你要姓什么随便。反正是炎黄子孙,大家渊源流长,每一个中国人,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他的祖先是黄帝。所以,最后一句话,大家都是一家人。

  在台湾有一句话,很多人主张说五百年前是一家,我说何止五百年,我们追溯五千年以前,我们真正的是一家。到现在,当然大家还是一家人。所以,所谓中国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我们应该继承我们祖先的传统,发扬我们中华的文化,这也是我这一次到河南来最大的一个感想。

  另外,我个人是国民党黄复兴党部的主任委员。我曾经说过,黄复兴党部的主要任务就是复兴中华文化,复兴中华民族。我们是炎黄子孙,所以,这个党部才叫黄复兴,这是我们毕生的任务。我们这个党部只要存在一天,这就是我们永久要达成的。我们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到河南来,特别是这次来我要戴个帽子,因为我们平常也戴写着“黄复兴”字样的帽子,这次我说我们这个旅行团每人发一个“黄复兴”的帽子,这是我们的标志。而且我们黄复兴党部到郑州来,参加黄帝故里的拜祖大典,这正是我们帽子上这三个字的任务啊,最光荣的任务,所以,我们这个帽子一定要戴。他们很高兴,说是能够有这个机会,所以,他们每个人都跟我的想法一样,我代表大家表达他们跟我共同的意见。

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林上元(左)与台湾退役将领参访团团长王文燮上将(右)亲切交流

  希望两岸退役将领多交流

  记者:您是军人,我们还想了解一下跟军事相关的事情。因为最近两岸都在呼吁建立军事互信,您也曾经是台湾地区防务部门很高层的负责人,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王文燮:其实从两岸开放以后,很多台湾的退役将领到大陆来。当然,每一个人来的目的不一样,活动也不同。最早的是回来探亲,看看老朋友,看看家人,以后慢慢的有一些比较有团体性的活动,团体性活动大部分都是我们大陆这边邀请过来访问的,目的就是建立彼此互相的了解。因为相隔了60年,所以,彼此之间隔阂很深,能够增进彼此的了解,对将来建立互信机制会有所帮助。所以,这个我想应该是慢慢的走向大家有机会对话,目前还没有对话的平台。所以,台湾“国防部”最近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智库,刚刚成立的。将来他们当然主要是向台湾“国防部”提供战略方面的一些研究参考资料。当然,对两岸是有所帮助的。

台湾退役将领参访团在炎黄二帝像前留念

  目前我们希望不要再有什么战争,我想这是两岸的军人共同的愿望。这个仗是不能打的,至少目前看起来不可能有战争,因为爱好和平是我们民族基本的伦理或者是精神。我们过去打了很多年了,对峙了几十年都过去了,现在这个仗打起来就没有意义。当初所谓敌对的人现在都不在了,现在新的一代出来,他跟你无怨无仇。当然,在历史上,不管是国民党、共产党也好,“国军”、解放军也好,历史上有一段是敌对的,是你死我活的,但是现在我们能建立一个和平的机制,彼此对话。从我个人来讲,将来仗是不可能打起来的,希望能够彼此了解。所以,我们也欢迎大陆退役的将领能够有机会多到台湾去,因为要了解彼此就要交流。

  我们经常到大陆回来,但是我们回来有理由,我们有亲戚、有朋友、有家人在大陆,都可以回来。大陆的高级将领退役当然在台湾也有一些关系,很多人谈起来都说,我认识某某人,我什么人在台湾,但是我们希望双方在这方面能够破除猜忌或者芥蒂。我问过这个事情,我问海基会,我们为什么没有请大陆他们来?是我们要请他们也不敢来,还是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说,双方面都有管制,我们大陆这边当然有管制,退役将军的活动一定要经过申请批准,到台湾去台湾也要管制,也要申请批准。所以,我们到这边来,当初我们刚退役的时候是管制两年,刚刚退役两年之内不能够到大陆。我说的这些被管制的是比较高级的,是涉及到机密方面的事情,所以要管制两年,一般的来讲退役都可以回来。所以,既然没有多大的敌意,这个管制就可以没有必要。双方面多一点活动交流,多一点了解。这个敌意就应该可以降低。

黄埔同学会会长林上元(左)与台湾退役上将王文燮(右)在黄河岸边携手

  “两岸军人看问题是一致的”

  记者:去年大陆也有一些退役将领到过台湾,在“两岸一甲子”学术研讨会上,当时李际均中将也是退役将领,也到台湾去参加过一个研讨会。

  王文燮:我知道这个事情,但是他们没有让我去参加这个研讨会,是台湾太平洋基金会请他们去的。当然,我们也有一些朋友参加了。我认识李际均这个人,我们在北京见过的。残障奥运会的时候,我到北京去,有人希望能安排见个面,不只是我一个人,有一部分人跟他们见了个面,跟他谈了一会儿。当然,他对军事方面、战略方面的知识研究都非常有深度了。我们谈得也很简单,谈到了两岸之间彼此的了解还是不够。

  他谈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跟我的看法是一样的。因为我们有一个人来的时候谈到说“福建沿海有多少飞弹对着台湾怎么怎么样”,最后我说这根本不是个问题。飞弹是一个军事部署,它部署的目的是为了政治性的作用,所有的军事活动要不要打仗是个政治问题,它不是军事问题。另外飞弹要不要撤也不是问题,我撤,撤了我要打你,一天马上进来,这根本是机动的。老百姓不知道,我们知道。这是个机动的飞弹,阵地摆在那里,我把飞弹撤走,不管是火车、高速公路很快就部署摆上去了。如果真要打,你根本在哪里都一样。这个不是个问题。

  李际均在台湾讲了,他说得比我还简单,他说飞弹部署问题是个假议题,是假的,你提出来说要撤,我不撤,都是假的,根本没有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我的意思,这是个政治动作,相同的道理,他说是个假议题,根本不值得一谈,摆在那里跟拿走都一样。李际均不错,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当面跟他谈,我说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吓唬人,你非要当回事。从军人来看,这个问题不是问题,不值得去一提。李际均讲,提飞弹部署是个假议题,我说他这个讲得很好。我们很多军人的看法都是一致的,军人看问题跟老百姓、很多媒体报道的那些自命专家的人看法不一样。

  记者:那您觉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呢?

  王文燮:当然会有,因为媒体上都在讲,表示它也懂,实际上根本不懂。我们在台湾很多政论节目一讨论他都懂了,完全都懂,政治、军事、文化、教育、经济,什么事都懂,救灾他也懂。他懂什么?其实他都不懂,看到一条新闻他在那儿发表意见,别人就被教育错了。实际上,内行看问题跟外行表面上看的是不同的。我想我今天有机会能够跟你见面,能够表达我个人的看法,非常高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责编:刘鹏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