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专家访谈  |  官兵评说  |  岛内观察  |  两岸军队纵横谈  |  说古道今

两岸军队纵横谈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两岸军队纵横谈

民族英雄戴安澜—黄埔人中华魂

中广网    2009-08-26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戴安澜将军重外孙女的作品

  记者:我是记者穆亮龙。戴安澜将军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因在抗日战争中表现出的强烈爱国主义精神和做出的卓越贡献被两岸民众共同尊敬。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的李迅先生特别向我们介绍了戴安澜将军一生的经历和国共两党人士对戴将军的高度评价。

  李迅:戴安澜将军是安徽无为人,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戴将军参加过北伐战争、长城抗战、台儿庄战役、武汉战役,特别是戴安澜将军1940年率领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机械化200师,随中国赴印缅远征军入缅甸,支援盟军作战。在缅甸作战中不幸中弹,身负重伤,在回国不幸殉国。国民政府在1943年4月1号,在广东泉州隆重举行追悼会,追认戴安澜将军为陆军中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国共两党的领导人蒋介石、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亲自撰写了挽诗、挽联和挽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1956年中央政府内务部追认戴安澜将军为革命烈士。其中,毛泽东主席一生只为两位人士题过挽词。一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元帅——罗荣桓元帅,另外一位就是戴安澜将军。题了国民党的一位将军和共产党的一位开国元勋,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说明了戴安澜将军在国共领导人和在中国人民抗战史上的崇高地位。

  戴安澜将军戎马一生,但并非一介武夫。据戴将军的儿子、今年81岁的戴复东先生介绍,在报考黄埔军校之前,戴安澜的古文学的非常好。

  戴复东:他身体不是太好,但是他很聪明,所以家里边就让他学古汉语,就是读私塾。他也读的很好,而且在安徽桐城是很有名的古文地方,桐城学派,桐城就有一些老师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年轻人学习的很好,就是我父亲。也到这个地方来,愿意教他,所以他古汉语学的很好的。那么后来,在南京陶行知先生,他是平民教育家,办了一个安徽公学,后来家里想办法给他凑了一点钱,到安徽去他就住在学校里边去,跟陶行知先生他们一起学习。那么在这段时间里边,他学到了很多陶行知先生爱护平民的思想,但是学了一年不到一点,他家里没钱了,所以他就回到家。

  黄埔军校创建之初,戴安澜就在一位长辈的推荐下报考黄埔军校。但因为身体不太好,戴安澜没能通过黄埔军校的体能测试。这位长辈本想找校方通融一下,被戴安澜拒绝了,他执意要去国民革命军锻炼自己。经过两年的军事训练,戴安澜再次报考黄埔军校,被顺利录取为第三期学员。

  戴复东:他的祖父辈的人,是保定军校毕业的,后来跟孙中山先生在一起。后来孙中山先生要办黄埔军校了,他就写信回家,要我的父亲和其他年轻人,说你们赶快到广州来,进黄埔军校参加革命,这样的话可以走正规的道路。那么我父亲还有很多人都去了。去了之后,后来考黄埔军校第一期,他的文科是很好的,因为他古汉语学的非常好,但是他的身体不行。让大家跑长跑,他根本在家里边没有饭吃,经常处在这个地方,他吃不消,体格这方面没能够考取。他祖父辈老人就说,我替你跟他们说一下,就是说你虽然是身体不好,但是你还是可以变好的。

  记者:算是走了一个后门。

  戴复东:走后门,那么我父亲没有同意,我父亲说我现在要到黄埔军校的话,今后我就要做一个军人了,我作为军人我不是自己做学问,可能我要带部队,要带兵在一起。因此我不能这样冒冒然马上进去,他说我希望我到国民革命军里边去,去做个战士。熟悉一段战士的生活情况,因为以前他们根本不了解,这样的话我可以把身体锻炼好,后来他那个长辈同意他这个意见,那么他就到了革命军里边当了二等兵。

  当了二等兵他们晚上要值班,白天也值班,就要站岗。那么他们站岗是在破庙里头,庙里边摆了很多棺材,里边有装死人、有的空的。开始他说他也很害怕,后来慢慢他想我是革命军人,怎么能怕这些鬼怪呢。他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后来慢慢他就不怕了。因为当了革命军人,每天三餐都有的吃,这样子的话很快他身体就恢复过来了。恢复过来以后,那时候一期比较短,半年一期,那么第二期就过了。过了他就进黄埔第三期,很快就考取了。

  当年的热血青年在黄埔这个熔炉里锻炼成长。黄埔军校毕业之后,戴安澜参加了北伐战争。北伐途中,戴安澜亲眼目睹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也进一步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戴安澜四个子女的名字中都蕴含着他对国家、对民族的深厚感情。戴复东是戴将军的长子,名字中的复是复兴的复,但戴将军最初给儿子起名字的时候用的是覆灭的覆。戴复东自己详细解释了其中的含义。

  戴复东:原来是叫覆灭的覆。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因为我是1928年生的,1928年他是在黄埔军校毕业以后,他作为北伐军北伐,就是跟军阀做斗争。那么到了济南的时候,日本人在济南一带要阻止北伐军往前进。当时把北伐军里边一个代表,叫蔡公时,就把他抓起来了,后来把他杀掉了。而且还杀了不少中国北伐军里边的人。

  那么我父亲对日本帝国主义是恨之入骨,于是他就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戴覆东。他的意思就是将来应该覆灭东洋鬼子。

  不但是我,后来抗日战争前。1936年的时候,我的妹妹出生,妹妹出生之后,他就想着他的子女的名字,都应该跟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有关系。所以那时候形势已经很紧张了,日本帝国主义要搞我们了。但是我的妹妹是女孩子,所以他给她取个名字叫戴藩篱。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他就说女孩子应该也要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样子,铸造起一道篱笆起来,把日本帝国主义拒之门外。后来到了1939年,我的大弟弟出生了,那时候战斗打的很激烈,跟日本帝国主义战斗打的很激烈,那么他把我大弟弟取名叫戴靖东,平定东洋鬼子。

  后来在1941年的时候,我的小弟弟出生了,他就给他取个名字叫戴澄东,澄清东洋鬼子。所以他对我们兄弟姊妹的名字,他都是考虑到当时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就是我们应该把日本帝国主义消灭,把东洋鬼子消灭,把他们阻挡在外边。

  戴安澜先后参加过长城古北口抗战、台儿庄战役、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保卫战、昆仑关战役和赴缅甸远征作战。戴复东说,久经战争考验的父亲总结了一整套简单实用的作战方法。实际上,这种方法在战场上也一再得到了验证。

  戴复东:他说一个战士、一个部队要想打胜仗的话,就要靠战士,因为战士就是部队的主力。但是战士最重要的还是要会打枪,因为你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消灭敌人,你只有一杆步枪,你就要充分利用这杆步枪。利用步枪他认为最重要是怎么样利用步枪消灭敌人,所以一开始抗日战争写的日记里边,他就教战士要三个不打。所谓三个不打也就是三个打。因为战士拿到枪之后,也是很新鲜的。敌人在前面的时候,敌人可能还没有出来,但是枪声响起来了,战士就想打枪了。因此他提了三个不打。

  第一个,看不见不打。当你看不见敌人的时候你不要打枪,你打枪浪费子弹,而且你暴露自己的目标。第二个瞄不准不打,你要瞄不准打的话子弹是浪费的,同时也暴露自己。再有就是你可能很快子弹就没有了。所以第二个是瞄不准不打。第三个打不死不打。就是你心里想着,我这次一定要你打死,然后你瞄准也好,各方面动作也好,就是做好这个准备。那么这个对他的士兵讲起来作用是很大的,后来他那个部队几次检阅能够得到第一,这个有关系。

  后来在缅甸的时候,当时五倍于他的敌人,但是他不在乎。我们照样可以跟日本人打,这样的话他所教导战士的“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死不打”。所以敌人是死掉五个人,中国人才死掉一个人,那么这就已经看出来。当时国际上轰动了,5:1。敌人五倍于他,把他包围起来,但是他把敌人打掉五倍。

  “海鸥将军千古,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竟殉命,壮志也无违。”毛泽东主席为戴安澜题写的挽诗中,盛赞戴将军入缅远征作战的功绩。38岁的黄埔军人戴安澜在缅甸完成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战斗。

  戴复东:我父亲带着这个部队就从北面往缅甸方向回去。我父亲回去要突破敌人五道封锁线,三道是公路,两道是河流。我父亲带着部队一点一点打,基本上四个封锁都打下来了,都过了。就到最后一道封锁线的时候,那么比较急了一点,敌人机枪打的很厉害,结果我父亲亲自到前线指挥。因为部队前面没有搞清楚,不知道那个地方是日本人,以为是中国人。那么,结果我父亲就喊话,哪个部队不要打枪。结果敌人所有机枪朝他扫射,打到胃里边,打到肚子里边,肠子都打出来倒到草堆里头去了。那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好参谋长带了一些战士找他,最后从草堆里把他找出来了。找出来之后,他人已经不能动了,临时砍了几根树枝,绑了一个很简单的担架,把他架起来。然后他继续指挥部队过最后这条河,还是渡过去了。

  渡过去之后这个时候又没有吃的,无线电也坏了,什么都没有。那么他们好不容易给他搞了一点米来,煮了一点稀饭,结果他一看大家都没有吃,他也不吃。那么这样子拖了有八天。最后在他死之前,部队里其他一些领导人就问他:“师长,我们怎么回去”。他叫他们把地图拿出来,拿出来看之后,他就从地图上看,想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指了一条路。他说前面就有一条江,我们马上从江这边过去,不要再绕远路了。结果大部队就过去了,安安稳稳就过去了。而敌人就从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以为这个部队会从这边绕过去,敌人在那边装了一个大口袋,结果没有把他们伤害,他们全部回到祖国。

  我父亲就是给他们指完路之后,他就叫他的卫士把他的上身抬起来,他把衣服整一整,他回头往北面看了看自己的祖国,两眼一闭倒下牺牲掉了。

  黄埔军人奋斗牺牲,历经东征、北伐、抗日,形成了爱国、革命的黄埔精神。戴复东说,父亲身上最让他敬佩的就是这种黄埔精神。

  记者:我听您刚才讲的这中间的过程,您对您的父亲用一个词,应该是“敬佩”,不过分吧?

  戴复东:不过分,不过分。敬佩,敬爱。

  记者:这中间,您觉得您父亲这一生最让您敬佩的那几点是什么?

  戴复东:那就是从我懂事,知道他的时候开始,就是黄埔精神一直教育着他。

  记者:你觉得黄埔精神指的是什么?

  戴复东:黄埔精神指的什么,我不是讲他到黄埔军校去了嘛。到黄埔军校他做的一段时间兵,然后他考取黄埔军校了。考取黄埔军校那时候周总理不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另外像叶剑英还有其他共产党人,都是在这个里头。所以那个时候对他们的教育讲起来,那他是永远没有忘记的。再后来,他至少亲耳听到过孙中山先生给他们讲一些东西的。亲爱精诚,就是同志们之间要真心互助互爱,这个很重要。但是亲爱精诚不完全这四个字,一个黄埔精神应该是为国家、为民族要打掉帝国主义,要除军阀这个才是真正的黄埔精神。后来我父亲所做的,我认为他都是根据黄埔精神在那里往前做的。那么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是打倒列强,铲除军阀,挽救中国。这个是在他心里边,这三点,后面讲的这三点是一直摆在他心里边,占据了他思想的东西。他就是说他既然到黄埔军校,出来之后他作为国民革命军,他就要打倒列强,就是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军阀这就是他的主要思想。特别表现出来的,当时中国最大的帝国主义是谁?就是日本帝国主义。所以对我们兄弟姊妹取的名字,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责编:晓静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