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专家访谈  |  官兵评说  |  岛内观察  |  两岸军队纵横谈  |  说古道今

说古道今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说古道今

刘铭传抗法——法国觊觎台湾

中广网    2009-08-26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中法战争图片

  记者:您好!我是马艺,我分上下两集先后和您说了“台湾军民奋勇抗英”的故事。在入侵东方的西方诸列强中,紧步英国后尘的是法国殖民主义者。中国军民为了反击法国侵略者和保卫神圣的祖国领土台湾,曾经在刘铭传的指挥下进行过极其英勇壮烈的战争。刘铭传指挥作战的战略方针和战役部署,取得了卓越成果。接下来,我就和您说一说《刘铭传领导的抗法战争》,分四集来说。今天先说第一集:法国觊觎台湾,战争一触即发。

  法国在“七年战争”中被英国打败,失去了亚洲最大殖民地——印度的大部分领地。为了补偿“损失”,法国便开始将侵略的锋芒指向既可控制马六甲海峡,又可作为进入中国大陆跳板的越南。越南当时被称为安南。19世纪中叶,法国殖民者先吞并了越南南方六省,进而控制了整个越南,取得了进攻中国的重要前进基地。

  19世纪80年代爆发的中法战争是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当时作战的战场有两个,一个在越南境内,另一个就在中国的闽、台海峡,特别是在台湾境内。

  闽、台战役是法国侵略者为配合掠取越南主权,扩大对中国的侵略而有意挑起的一场战争,是早有预谋的,并且经过了长期的舆论酝酿和军事准备。法国侵略者认为,派遣军队占领中国沿海的一个或数个重要地点,一则可以加强对中国的压力,使越南问题的解决能更有利于法国;二则尽可能在中国本土东南方再夺取一个占领地,以进一步扩展自己的势力,这是法国茹费理内阁的既定方针。早在所谓的“谅山伏击”事件发生前半年,法国政府操纵的报纸就开始叫嚷,要求武装占领中国的台湾、琼州、舟山三岛或其中一岛的舆论已经甚嚣尘上。

  法国企图在中国东南沿海发动军事冒险,用武力占领某些重要海岛,以此加强对清朝政府的压力,胁迫清政府就范。当时的法国统治集团普遍认为,这是花较少代价就可以取得较大侵略成果的妙策。

  但是,凭法国当时的实力,同时攻占中国的台湾、琼州、舟山三岛还有些力不能支。在上述三个目标当中,法国在几经权衡比较以后,认为以先攻占台湾最为合适,因为台湾是中国东南七省的门户,战略地位比琼州和舟山更为重要;台湾物产丰富,占领后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而且,台湾岛孤悬海外,距离大陆比琼州、舟山更远,战争爆发之后,法国可以凭借海军力量封锁台湾,中国驰援比较困难;法国还认为,当时台湾境内军政腐败,防务松弛,军队素质较差,不会受到坚强的抵抗,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促使法国茹费理内阁决心攻扰台湾的因素。

  茹费理内阁在1883年冬季便已研究决定,将在第二年适当时机发动闽、台海峡战争,战争的中心目标就是攻占台湾岛。法国认为,“台湾似乎是最容易获得的保证品”,“这是法国使用两千兵员就可以持久占领的惟一据点,而这个据点以后会成为对中国的交换物”。

  法国侵略者很快就行动起来。从1884年1月到4月,法国先后派全副武装的军舰8舰次,闯到闽、台海岸,在福州、厦门和基隆港口游弋示威。这些军舰在我国领海内横冲直撞,肆意停泊,其中最短的停留5天,最长的竟达40天。它们有时卸去炮衣,瞄准港口;有时进行登陆作战演习,作为恫吓讹诈的手段;有时甚至公然派遣水兵上岸挑衅,无理取闹,蛮横要挟。

  有鉴于此,中国方面也加强了对台湾的防卫。当时的南洋大臣左宗棠、福州将军穆图善、派驻英法出使大臣曾纪泽等都纷纷上疏,力陈加强战备的必要,清朝皇帝也下谕旨饬令沿海各省督抚严密戒备。

  1884年6月26日,清朝皇帝下诏任命一等男爵刘铭传为巡抚督办台湾防务,全台镇、道各官均归其节制。刘铭传出身淮军行伍,是李鸿章麾下的一员重要将领。刘铭传在中法战争爆发之前,已解职10多年,但他对当时中国外患日迫、国土沦丧的情况并非无动于衷。刘铭传是主张坚决抵抗的主战派,在当时的高层官僚中,是一个比较富有民族观念和爱国思想的人。

  刘铭传奉命赴台主持军事,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当时强敌压境,“闽、台危迫,援饷俱穷”。1884年6月26日,刘铭传奉命入京。7月6日到天津拜谒李鸿章等,募集士兵并购办军用,随后立即率领旧部130多人赶赴台湾。16日轻装抵达基隆,第二天便巡视要塞炮台,并召集驻防诸将领研讨防务。19日刘铭传进入府城台北,宣布到职任事。这样的速度和效率在当时来说是非常高的。

  当时,台湾的情况确实非常复杂、混乱:以军备而言,“台湾驻防之兵为数不下两万,但器械不精,操练不力”,“其时基隆已泊敌船数艘,台南之安平、旗后各口,均有法船游弋窥伺。陆营兵单,水师无船,枪械未齐,海口未塞。军情万分紧急”。刘铭传到达防地后才发现,作为主要防御工事的基隆炮台,仅有五门洋炮,并且只能守卫正面,无法应对敌人的旁攻。以军队的素质而言,在刘铭传抵台之前主持政务的台湾道员也承认,当时的驻台军队“不知纪律,只知要钱”,“虚冒疲滥”非常严重。以军政关系而言,则湘军老将、台湾道道员与原任台湾镇总兵“镇道不和,势同水火”,存在着所谓湘系粤系之争。早就存在的湘淮两系矛盾,又在台湾地区的新环境新条件下尖锐起来。

  当时清朝政府虽然多次下诏,严令各省火速投械、拨舰、拨款援台,主要的地方大吏如张之洞、左宗棠、曾国藩、李鸿章等也确实各拨给了一些,但在数量上,特别是在质量上远远不能满足需要。这些大臣们还是斤斤计较如何保存自己的实力,对援台以不能损害到自己的主力为原则。凡此种种,都说明了在当时临战前夕的台湾,军政协作、战备等各个方面,都存在着许多严重的问题,可以说是清朝政府腐朽统治的缩影。

  历史啊,有时候非常巧合。在清朝政府任命刘铭传督办台湾防务的同一天,也就是1884年6月26日,法国政府也下令将驻越南的东京舰队和中国海舰队临时编组起来。成立一支特遣舰队,委任海军中将孤拔为司令长官,全面负责指挥侵台战争。

  孤拔是一个狂热主张通过战争手段扩大法国侵略利益的人。他曾经指挥过侵越的法国军队在1883年攻下越南的国都顺化,胁迫越南政府签订亡国的顺化条约,使越南沦为法国的保护国。从此之后,孤拔便被捧为名将,被称为“赫赫有名而充满光荣的司令长官”。他奉命率军赴台作战,志骄气盈,不可一世,声称“对中国交涉获得解决的唯一手段乃是明确的宣战”。 孤拔主张对中国沿海各地普遍进行袭击。在他看来,侵台只不过是全盘战略方针中的一个起点。

  1884年春夏之交,台湾周遭已呈阴云密布,山雨欲来的形势,战神正在海峡徘徊,急求一试。这样的紧张气氛完全是法国侵略者一手策动起来的,是当时中法两国在越南对垒的反映,也是法国殖民主义者扩大侵略的一个重要步骤。一切事态的发展都表明,引起轰隆巨震的火药线已经点燃,战争一触即发。

责编:晓静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