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网首页  |  军事首页  |  专家访谈  |  官兵评说  |  岛内观察  |  两岸军队纵横谈  |  说古道今

说古道今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说古道今

刘铭传抗法——中国沪尾大捷

中广网    2009-08-26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刘铭传领导抗法战争

  记者:您好!我是马艺,上次我和您说了“刘铭传领导抗法战争”系列的第二集:刘铭传兵出奇局,法国人狂妄自大。说的是刘铭传主动放弃基隆,法国侵略者自认为取得胜利,狂妄自大的故事。今天我接着和您说一说“刘铭传领导抗法战争”系列的第三集:法军受困基隆,中国沪尾大捷。

  就在基隆硝烟尚未停息,尘埃还未落定,狂热的叫嚣还隐约可闻时,闯入台湾的法国侵略者便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困境。首先,他们发现攻占基隆实际上的军事和政治意义完全不像他们原来想象和吹嘘的那么有利和重要。炮台和煤矿被毁以后,基隆港无非是一片废墟和荒滩而已。第二,他们发现攻陷基隆并不是他们原先想象和吹嘘的已经给予中国军队摧毁性的打击。相反,法国自己的舰队和陆战队却被钉锁在基隆海岸,置身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中国军队几乎在撤出基隆之后便立即组织了频繁的偷袭和反击,斗志不但没有涣解,战斗力反而有所提高,这也是孤拔及其幕僚们始料不及的。

  法国侵略军本来是带着骄躁求胜的情绪挥军进入基隆的。茹费理内阁过高地估计了攻陷基隆的军事和政治价值。他们曾经以为,攻入基隆就是对中国防卫台湾的致命打击,不难进一步解决台湾全局的问题。但是,前线的法军正副司令长官在进入基隆后不久,便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失策和不利处境。因为当时的法国侵略军只能在基隆海岸旁的炮台原址和附近活动,不能、也不敢轻越雷池半步。炮台既然已经被轰毁,煤矿也已经全部被破坏,全副武装的法国士兵不过是在据守一小块荒滩废墟而已。要想扩大占领并继续前进是极其不易的。

  作为司令长官的孤拔在9月17号给法军海军部长发的密电中也对冒失攻入基隆作了相当悲观的估计。孤拔看到了自己的军队正处于逐渐被围困的趋势。孤拔甚至不得不承认,对于法军来说,基隆之战实际上是“一场时地不宜的战争”。

  远在巴黎的法国政府稍后也发现自己在台湾的军事行动正陷入进退维谷的泥沼之中,它“原希望对于基隆的炮击会使中国让步。相反,这次袭击并没有收到任何实际效果。……法国政府的计划变成了徒劳无益之举。法国政府在基隆又面临着一个难题,法国不能放弃占领基隆,因为这等于是承认自己的失败。在第一次败北之后便将基隆据点完全放弃,会被人看作是一种犹豫的征象,或者是一种无力的告白”。

  基隆对于法国侵略者来说,正是一个烫手灼嘴的硬壳果。对它既啃不动、咽不下,而一时又不能吐出。虽然在其后的一段时期内,法国政府在外交照会中还是一再炫耀它攻陷基隆的所谓“战绩”,并以此对清朝政府进行恐吓讹诈,这充分说明了法国政府其实是色厉内荏,法国企图用提高调门来掩盖自己的困境。

  美国人大卫逊在其所著的《台湾之过去与现在》一书中也认为,刘铭传主动撤出基隆,从军事角度来说是很高明的。他说:“刘铭传不像一般华人那样的性格,他灵敏而有决断,听到炮轰立即命令破坏基隆煤矿的机械设备,使煤坑泛滥,并将手中存煤一万五千吨火烧。这样可以让法国舰船无法得到煤炭供应。”大卫逊接着又说:“法国人虽然攻占基隆,但不能再前进,基隆至少让法军大败了一次。”

  所有这些都有力地证明,中国军队主动撤出基隆,大力加固和坚守山区以及沪尾一线的阵地,伺机与敌作陆上决战的决策,起到了稳定战局的作用,部分地改变了敌我优劣力量对比,牵制了法国侵略军,并为不久之后对敌沉重打击创造了条件。

  1894年10月上旬,中国军队在台北沪尾沉重打击了法国侵略军,取得了重大的胜利。历史上称这次战役为“沪尾大捷”,又因为沪尾在淡水地区,也有人称为“淡水大捷”。

  沪尾战役是在两军筑垒对峙将近两个月以后开始的。当时,为突破中国军队的围困,逃避被歼灭的命运,法军组织海陆部队向北窜犯。后来,被中国军队击溃惨败。

  1884年10月2号凌晨,孤拔首先命令被围困在基隆海滩的法军向山后的中国军队发起猛烈炮击,当即受到坚决还击。其实,这是孤拔故意发动的佯攻行为,试图吸引中国军队兵力。与此同时,孤拔又命令从其统辖下的13艘军舰中抽出8艘主力,满载兵员弹药急驶到北部的沪尾海岸,意图一举轰毁沪尾炮台,突破中方防线,借以威胁台北府城,并减轻被围困在基隆一隅的压力。法舰施其故技,企图用突然袭击基隆的战术攻击沪尾。也就是,首先用重炮炸毁炮台,然后派兵上岸作战。

  但是,时隔两月,情况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法军发炮后,立即就受到中方的猛烈还击。在这场炮战中,中国方面明显地占了优势,不但能把法舰的炮火压住,而且还击伤了法军主力舰只。

  基隆之役和沪尾之役,时间距离将近两月,但前一次是坐听炸毁,而后一次是有力地做出反击。两个炮台的坚固程度,还击能力,两次炮战的胜负结果可说是完全不同。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中国军队在撤出基隆以后,已经赢得了必要的时间。在此期间,刘铭传将从基隆撤出的部队集中使用,重新调动和配置了驻台各军,征集和训练了民间练勇,构筑了坚固纵深可供实战用的工事,架设了刚运到台湾的大炮。除了严密围困盘踞在基隆之敌外,还着重在淡水地区布防以屏障台北。当时,中国官兵愤于法军侵略,都激切求战,湘军将领、陆军提督孙开华,总兵章高元、刘朝佑等昼夜率军分别埋伏在海滨密林中,风餐露宿,不敢稍有懈怠,士气非常高涨。孤拔将其海陆部队用以攻打中国设防最坚固的沪尾,是他的又一重大失策。

  1884年10月8号是沪尾战役的高潮,决战就是在这一天进行的。当天拂晓,法军发动登陆攻势,挥军上岸,企图直扑台军,攻占以沪尾炮台为主的中方阵地。而在中国方面,当时的临战准备是良好的,对法军的战略意图和战术措施都有了较为准确的估计,并对此作了较为周密的军事部署,预设了“四路埋伏,一路接应,引敌登岸,集中歼击”的战术。

  刘铭传在战后的奏报中说:“二十号清晨,敌船忽然散开,孙开华料到法军势必登岸,于是亲自命令右营官龚占鳖埋伏在殷港,中营官李定明埋伏在油车,后营官范惠意为后应。章高元、刘朝佑各率营官朱焕明等埋伏在北台山后,防止法军偷袭。李彤恩招募的兵勇作为一营埋伏在北路山间。部署大致确定,敌炮轰数百响,烟尘涨天,炸弹如雨,同时有几千名法军乘小船分多路突然登岸,攻扑炮台……从清晨到中午,枪声不绝,屡挫复进,展战不衰。我军拔短兵击杀,张少成领队袭击法军,孙升华斩杀扛旗的法军,夺旗锐入。……敌乃大溃,我军直追到海岸,敌兵溺海者更七八十人。敌船急护败兵,开炮乱轰,自伤小艇一只,丢下格林炮一尊。我军获胜而归。”

  当时的中外报纸,中文方面的上海《申报》,广州的《述报》,香港的《华宇日报》,英文方面的上海《宇林西报》,香港的《南华早报》,法文方面的巴黎《巴黎新闻报》等,全都大量刊载过法军窜犯沪尾的报道。而且,对于法军遭受华军坚强反击,溃败而逃这一点,各报的看法都是一致的。综合各方面的大量官私记载,完全可以肯定地说,在1884—1885年的中法两军交战中,中国方面不但在越南战区中赢得过“谅山大捷”等胜战,而且,在国内台湾战区中也赢得过名符其实的中外公认的“沪尾大捷”,或者称为“淡水大捷”。在两个战区中,中国军队都曾从挨打的劣势中改变为相对的优势,都曾经给法国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这应该是无可争议的客观的历史事实。

责编:晓静 来源:中国广播网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