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国防新干线 > 军事发烧友

尹卓:日本玩文字游戏 "武力行使三条件"没有实质性

2014-07-02 11:37   来源:央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央广网北京7月2日消息(记者马艺 通讯员盖天宇)7月1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通过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决议案框架内容,这份新版的宪法解释认为,现有的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没有禁止使用必要的自卫措施。此举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进一步开辟了道路,不利于东北亚地区安全、和平与稳定。

  在日本国内一片反对声中,日本内阁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这个决议?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意味着什么?日本今后在军事方面的选项会否因为这一决议而变得更多?军事专家尹卓将军为您解读相关情况。

资料图片:日本各界反对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企图。

  【核心话题】

  7月1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通过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决议案框架内容,这份新版的宪法解释认为,现有的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没有禁止使用必要的自卫措施。此举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进一步开辟了道路,不利于东北亚地区安全、和平与稳定。

  日本内阁通过的这样一个决议,推翻了日本历届内阁遵守的“自卫权发动三条件”,出台了新的“武力行使三条件”,从而为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开辟了道路。新的“武力行使三条件”放宽了部分原有规定,除了日本遭到武力侵犯外,当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和权利形成明确危险的情况下,允许日本行使“必要最小限度”的武力。

  粉饰“武力行使三条件”

  破其实质就是实现可以根据日本内阁决定采取武力行动

  马艺:日本内阁通过这样一个决议,推翻了日本历届内阁遵守的“自卫权发动三条件”,出台了新的“武力行使三条件”,从而为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开辟了道路。所以,要请教您的是,它的新“武力行使三条件”中“关系密切”怎么来评判,什么样的国家才叫“关系密切”的国家?

  尹卓:日本这“三条”,实际是在日本执政党公民党的要求下加入进去的,作了粉饰,有了限制性动武条件。但是,这种限制性动武条件,完全是一种粉饰太平的一种作为,是为了使解禁集体自卫权看起来更容易被人接受,更少受到日本国民、受到亚太民众的质疑和反对,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这“三条”的实质意思就是日本可以根据日本内阁的决定采取对外动武行动。这个动武行动不仅仅指日本“被侵略、被威胁”的情况下,也牵涉“关系密切”的国家受到威胁时,日本也可以动武。这个“关系密切”主要指的是美国,当然除美国之外,今后这一条可以解释为其他的盟友,或者是所谓“关系密切”的国家,日本在插手其它地区事务以后,可以把那些被他“插手”的地区或国家用“关系密切”来解释。换句话说,开拓了一个无限的、不受约束的动武的外交环境。

  马艺:对于“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和权利形成明确危险的情况下”加以解释,什么才是“明确危险”的情况?是实际危险,还是安倍觉得“我有危险了”就要动用武力?

  尹卓:当然指的是后者。就是说,安倍内阁决议不是通过议会批准的,也不是通过对宪法进行修订以后,经过议会讨论或者公投的手段,对宪法进行真正的修订。它是作为内阁的一个对宪法的解释案出台的。因此,决定权在内阁,内阁在安倍晋三手上,也就是说安倍晋三认为什么是威胁到日本的幸福、日本的生命安全,就可以认定什么是动武条件。

  所以,这种动武条件是宽泛的,没有加任何的、可操作性的限制。这些条款都是没有量化的、没有具体指标性的,操作起来形同虚设。

  所以说,这“三条”都是粉饰太平的,都是一种涂脂抹粉的方法,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也就是说,动武条件今后由日本内阁自由决定。

  马艺:日本是不是在玩弄文字游戏,来安抚反对的声音,或者有其他的考虑?

  尹卓:首先的一个考虑,当然是接受了公民党提出来的解释条款,保住了公民党联合执政的政治态势,这对自民党也是有利的。从公民党角度来说,公民党提出了这些所谓的限制条件,心理上觉得能够对得起它的选民、亚太的其他的一些友好国家和友好党派。

  公民党是一个宗教性质的一个党,在日本事务中,属于中间派。长期以来,它是中间偏左的,在日本整个民意右倾化的大环境下,它开始“向右转”,中间偏右,但还没有摆脱中间党这样一个地位。但现在提出这样一个修宪条件,实际上是帮了自民党一个“大忙”。就是说,自己也保住了联合执政地位,如果没有联合执政地位,像公民党这样“小党”,很可能在选举中自生自灭了。所以,它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政治生命,来维护其他选民们或者是其他国家政党对它提出修宪的严格要求。

  所以,这种粉饰条件,完全是提供给自民党的一个助力、一个帮助。因此,这就是一种言辞上的搪塞、言辞上的一个交代,仅此而已。

  马艺:接下来的一个表述更有欺骗性,“允许日本行使‘必要最小限度的’武力”,什么是必要的,什么是不必要的?是相当于国家安全的需要,还是相当于“敌对方”威胁的希望的最小限度?怎么解释?

  尹卓:和前面提到的一样,它是没有什么可操作性的,都是修饰性的语言。“必要的、最小的”,什么叫做最小、什么叫做最大,没有衡量的标志。“最小”是跟国际上相比,还是跟日本过去参加军事活动的条件相比?这都没有明确。“必要的”,什么是“必要”,是符合宪法为必要吗?那又回到宪法上,可能还不会受到宪法约束。什么叫“必要”,就是安倍晋三认为,内阁认为必要就是必要。所以,这样就由它自己来设定动武条件,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

责编:谢露莹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