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军事评论 > 焦点图

控枪与反控枪的“战争”

2012-12-18 09:4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打印本页 关闭

    

美国的枪支超市

    一周前,科罗拉多的电影院枪案发生后,Michael Cole博士决定不再像五年前那样,继续写公开信了。

    “五年前我的信发表之后,接到了许多来自美国步枪协会(NRA)成员的反馈。”身为新泽西城市大学教授的Michael Cole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力量强大的组织。短期内持枪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2007年4月16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了当时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33人死亡。Michael Cole随后在《金融时报》上发表了对于严格控制枪支管理的公开信。

    “或许我该这么问更有助于理解:如果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或者约翰·亚当斯( John Adams)还活着,他们会怎么做?”记者在Michael Cole提供的公开信副本中看到。

    让他惊讶的是,不少NRA的会员就像是说好似的,不约而同给他写信,捍卫持枪立场。“我觉得他们有一个强大的信仰体系和组织能力,他们把回复我的公开信作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Michael Cole表示。

    这个在《第二修正案》出台近80年后建立的民间非营利组织,在过去的141年中一直持续捍卫美国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他们在政商两界盘根错节的影响力无人小觑。

    在科罗拉多的枪案发生后,有脱口秀节目嘉宾直截了当地表示,在美国有四大权力分支:总统、国会、最高法院,还有NRA。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支持持枪权利的社会机构强大而有组织力,但反对普遍持枪的组织却缺乏这种能力?为什么在同性恋和堕胎问题上,美国社会正反两方面的力量都很强大,但在枪支问题上却如此不平衡?”佩斯大学鲁宾商学院教授Bruce Bachenheimer向记者表示。此前,Bruce Bachenheimer曾经供职于一家生产枪支识别系统的企业,在那段工作经历中,他和美国多个与枪支有关的机构有所接触。

    易被遗忘的争论

    枪支管理问题上两方力量的不平衡,在科罗拉多枪击案后有微妙的体现。

    7月20日,停止枪支暴力联盟(CSGV)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认为这又是一起“有杀人嗜好的疯子轻易获得了致命的军用武器而造成的屠杀”,和之前的若干起枪击案悲剧毫无二致,并抨击支持持枪权利组织所认为的“这些流血牺牲是我们在美国保证个人自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而全美最大的控制枪支游说组织布拉迪运动(The Brady Campaign)的声明在第二天姗姗来迟,内容和此前的没有区别:号召人们向和参议员呼吁,不能屈服于枪支游说组织的威胁,同时重申和NRA斗争的立场。

    而媒体上连篇累牍的报道,也在关注美国枪支管理的法律问题,台上嘉宾口若悬河,台下听众热血沸腾。一时间,舆论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此时,NRA选择噤声,并且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要求。在回复本报记者的邮件中,NRA表示:“NRA现在不接受采访。我们相信现在是让受害家庭哀悼死难者的时刻,是让社会治疗伤痛的时刻。未来会有合适的时间来讨论更多的政治和政策问题。”

    但这种情况仅仅是暂时的,控制枪支的论调恐怕过不多久就会被NRA所代表的另一方浪潮所淹没。

    “美国历史上发生过太多无辜平民死亡的枪击案件,但过了一段时间,这些(有关枪支的)争论就会被遗忘,直到有另一桩枪案发生才会被重新提起。”华裔律师胡知宇表示。胡知宇拥有美国最高法院律师资格,代理过不少和枪支犯罪有关的案件。

    布拉迪运动的统计数据显示,从其成立的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美平均每年有97820个人死于枪击,意味着每天有268个受害者。而今年来美国有超过20起枪案发生,近80人死亡。每一起枪案发生后都引发类似讨论,但是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有关枪支管理的立法没有实质性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民意也不在受害者这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今年4月的调研显示,49%的美国人认为保护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更加重要,而在90年代,这一数据是在30%左右。那时,美国已经在今年内发生了多起枪击事件。

    “NRA在捍卫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上不遗余力,影响已然渗透到各个社会阶层,他们不需要和反对者争论什么。” Bruce Bachenheimer表示。

    NRA:专注高效的组织能力

    NRA建立于1871年,自称是“美国历史最悠久且规模最大的民权组织”。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政府迫于枪支犯罪率骤升而立法,NRA开始逐步转变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反枪支管制的政治游说团体。

    目前,这个组织的登记在册的会员人数超过430万,而每个拥有枪支的美国人有可能都是潜在的会员。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字,2011年大约有1000多万张支票通过代理机构购买枪支。

    “他们是组织良好、力量强大的游说团体,专注、高效。” Bruce Bachenheimer说。

    他在12岁成为童子军时第一次在NRA摸枪。他回忆说,NRA非常注重培养人们对枪支的兴趣,经常举办各种比赛,他在NRA的许多比赛中获得过奖牌,还得过“神枪手”的称号。

    “当然,这显然不是他们最主要的任务。” Bruce Bachenheimer说,“他们把自己视作捍卫人们的宪法修正案权利的组织。”

    这个成立超过百年的民间组织,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Fairfax的一幢大楼内,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在全美范围内各州都设有分支机构。NRA有固定全职工作人员班底,从事款项募集、政治游说、会员活动等事务。

    NRA与政治圈的关系极为密切。其董事会成员中不少有过从政经历,较出名的有现任董事会成员Joe Allbaugh,曾经担任过布什竞选总统委员会的竞选经理。

    NRA有自己的出版物《美国步兵》(American Rifleman),并且在国会选举的时候出版《投票指南》。

    Michael Cole表示,他记得有议员曾透露,NRA因为其正在进行的枪支立法而不断找他的麻烦,最终导致他无法进行手头的工作。

    专栏作家James Alan Fox抱怨说,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国会议员对NRA的施压表示让步,立法者们应该根据确凿的事实证据来制定法规,而不是被NRA的游说左右。

    与此同时,NRA对白宫的影响巨大。传统上,NRA和共和党的总统们更加亲近,因为他们支持个人持枪的自由权利。

    “你们知道美国不能忍受奥巴马总统继续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破坏我们的传统和我们自由的基石。”NRA在网站上鼓励人们成为会员们,暗示他们如何投票,目的是“拯救枪支,拯救国家”。

    相较之下,布拉迪运动和CSGV等组织则显得松散而无效率。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布拉迪的参与人数规模已经缩减了三分之一以上。

    而记者在一周内多次试图致电CSGV,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Bruce Bachenheimer表示,支持NRA的那一半民意确凿存在,而反对者中恐怕只有5%是真正愿意行动的。

    “这显然和资金有关。” Michael Cole表示,“支持拥有枪支的人,自然有其经济利益的考量,但反对者则很难获得同样的经济支持。”

    据悉,布拉迪和一下属机构2010年的收入为590万美元,在三年中减少了27%。同年NRA和其分支机构获得收入是2.53亿美元,据悉其中有不少来自于支持该组织的枪支生产商。

    两极分化 妥协无望

    不平衡的拉锯战中,两方的意见都走向极端,妥协无望。

    “每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产生同样的局面,无论支持控制枪支还是反对控制枪支的团体,都把这一悲剧当成是他们为何支持或者为何反对的理由。”James Alan Fox表示,“(问题是)两方实际上都错了。”

    “不是枪杀了人,而是人杀了人。”这是NRA对枪案的经典辩解。

    而布拉迪等则辩称,如果杀人犯不能轻易购买到枪,如何杀人?

    两方的争论,演化成社会的迷思。

    拥有100多支枪的John Laski博士曾经是NRA的会员。由于看不惯NRA的激进做法,他选择退出,他说自己不参与和枪支有关的组织至少已经有五年时间了。

    “NRA太强硬,太好斗,太走极端。他们对于一些最基本的枪支管理的规定都表示反对,这让我觉得不安。”他说。

    这些导致从1968年到1988年美国没有颁布过一部全国性的枪支管制法案,就在科罗拉多枪案前夕,NRA还在呼吁人们反对联合国关于枪支管控的贸易协定。

    “长期以来NRA主张‘滑坡理论’(Slippery Slope),认为一旦接受了最低程度的枪支限制规定,那么就会有更严格的法律随之而来,最终导致全国完全禁枪。” Bruce Bachenheimer说。

    比如NRA及其支持人士认为,以保护枪支安全为名所制定的安全条例不可被接受,因为以安全为名会衍生对枪支的其他限制;而对枪支进行登记许可,被NRA认为是政府控制个人信息的一种方式;颁发全国统一的持枪执照,尽管理论上和获得驾照没有什么不同,也被NRA认为这会逐渐导致该执照的要求越来越高,最终没有人能够获得……

    这一思路被很多人接受,直接导致联邦政府无法对枪支进行最基本的国家层面立法,比如强制登记、定期检查等。

    即便在纽约州或者新泽西州这些对枪支管控相对严格的地区,每年的枪支暴力犯罪也没有显著减少,许多枪支都来源于其他州。NRA利用美国历史上残留下的联邦和地区分治的传统,为其主张摇旗呐喊。

    与此同时,“禁枪派”也走极端道路。John Laski他表示,有时候布拉迪等组织主张完全限制枪支,比如必须在联邦政府范围内建立全国统一的联邦法律来控制枪支,这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用我所持的中间立场来看,两派达成一致主张是完全不可能的。”他说。

    不过,胡知宇律师则表示,尽管短期内改变情势无望,但无论如何政府还是应该做点什么,比如从枪支拥有者那里回购枪支,要求人们定期报告枪支状况等。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