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情国际军事装备盘点原创视频中广论剑女兵军校武警边防军史政策文化专题

高清:空降兵某部数千名新兵800米云端第一跳

2014-02-24 15:34    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

折叠空跳伞。蒋龙摄

  新华网消息:“战歌如雷,马达怒吼,英勇的空降兵飞向敌后……”2月21日清晨,大别山麓某军用机场响起震天的战歌,驱散了刺骨的寒意,数千名身披银伞的新伞兵,昂首挺胸,阔步登机。

  清晨7时30分,一颗红色信号弹划破天空,数架墨绿色战鹰轰鸣着飞离跑道,直刺蓝天。全国征兵时间由冬季改为夏季后,招收的第一批新伞兵首次跳伞训练正式拉开帷幕,某团新兵们即将开始梦寐以求的跳伞之旅。

  飞机起飞、爬坡、盘旋,很快上升到800米高度。“准备离机!”放伞员发出跳伞指令。新兵张勇猛地站起。只听一声长鸣“嘀!”绿灯闪亮,“跳!”张勇毫不犹豫地跨步向前,踏着机门一跃而出。瞬间,一股强风把张勇像个纸片似的向后吹去,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远。

  0001秒……0002秒……0003秒……0004秒……

  张勇心中默数着秒数,4秒钟过后,仿佛忽然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自己急速下坠的身体往上一提,他顿时明白:伞开了。

  “离地三尺无小事”。从800米高度扑向大地,如果碰上主伞不开、两伞相插交替失效等特情,跳伞员以自由落体速度坠落到地面,只需要19.2秒,所以,空降兵的生命在空中是用秒来计算的。

  正式升空跳伞前,每一批伞兵在跳伞综合训练模拟器上经过了百余次模拟空降训练,以便熟练掌握处置空中特情的能力。此外,登机前每个伞兵的伞具必须经过三道检查线、六名教员的联合检查才能背上飞机,检查线上的六名检查教员都是历经千余次跳伞的老班长,经过他们的仔细检查,确保降落伞在空中能够正常打开。

  “第1架次第2名跳伞员张勇,你的伞开的好,请拉左棒避开友邻!”正当张勇低头寻找中心点时,头盔式电台里突然传来地面指挥员的指令。张勇抬头一看,前方一名战友离他已不足30米。只见他迅速拉下左棒,朝相反方向避开,成功避免了一起两伞相插特情。

  据了解,此次数千名新兵空中实跳大规模采用头盔式电台,实现对空一对一指挥,告别了传统的对空喊话指挥模式,训练效率和安全系数大幅提高。

  负责地面指挥的韩志说:“以往大部队跳伞采用地面广播的指挥方式,一个广播同时指挥空中三个层面的数十名跳伞员,容易混淆出错。现在通过创新训练手段,头盔式电台可以直接指挥到每个人,空降训练安全又高效。”

  300米……200米……150米……

  离地面越来越近,新兵们并拢双腿,把力量积聚到双腿上,做好顺风着陆准备。

  伞训教员、四级军士长刘江丹说:“空降兵常说‘三肿三消,才上云霄’。伞兵着陆形成的冲击力巨大。可‘铁腿’不是天生的,需要艰苦卓绝的训练才能练就。”

  在空降兵部队,每个新兵必须经过在3米高的平台上来回跳下数千次之后,大腿及全身要肿胀、消退3次以上,才能获得空降兵特有的“铁腿”,其目的在于锻炼腿劲,来合理承受巨大的着陆冲击力。

  30米、20米、10米……“嗵”,着陆冲击力带着一名新兵的身体向前一扑,他顺势一个翻滚向反方向跑去,成功排除了地面拖拉,安全着陆。

  据介绍,这次成功跳伞,只是向着一名合格的空降兵迈开的第一步。今后一个月内,还要继续进行两种伞型、两种机型、开双伞、武装跳伞以及夜间跳伞等8个课目的跳伞训练。

  下午4时,随着最后一名跳伞员安全着陆,又一批伞兵“雏鹰”诞生了。(牛海欣、蒋龙、赵大瀚)

责编:谢露莹

军事图片

高清:空降兵某部数千名新兵800米云端第一跳

图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