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应该理解,无需指责

2009-03-17 10:21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评点志国和胜兰的婚姻,对于我来说,是20年前才敢干的事儿。那时《忧愁河》正在《中国空军》连载,作为该刊编辑的老爸,某天随口让我说说看法。不满10岁的小女孩儿,面对自以为理解的“伪命题”冒冒失失、理直气壮:“他们不幸福,当然要分开!”口气中轩昂的惊叹号还有言外之意:不分开,才是不勇敢!然而,关键是——除了他和她,谁能断言他们幸福还是不幸福?谁能判断他们相爱还是不相爱?

  亲身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得到了经验教训才能明白:别人的生活不容置喙,自己的世界也用不着谁来指手画脚。况且,我并没有看过《忧愁河》,当年不过是对这叔叔、阿姨有着一鳞半爪的印象,又道听途说了三言两语。

  虽然已摈弃了主观作风,但我仍对点评他人家事持保留态度——专业心理分析人士不在此列。怎么让自己多维地、而不是单一地看问题?怎么界定到底什么是爱情?

  “爱情”,仍保有着神圣性和神秘感,但也随着时代变化有了更宽大的范畴。《飘》或者《简爱》;《天龙八部》的段正淳或者《神雕侠侣》的杨过;“在灯火阑珊处”或者“纵有万种风情”;比翼鸟、连理枝或者“金风玉露一相逢”;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或者“同是天涯沦落人”;“人生若只如初见”或者“除却巫山不是云”;落樱的凄美或者嫩叶的懵懂;电光石火的一瞬或者沧海桑田的一生;“爱情是一只橙子,清新的维他命C很有营养、带点酸味,回味无穷”,或者“爱情是一颗洋葱头,一片一片剥下去,定会有让你流泪的时候……”千般万般,如何评说哪些是爱,哪些是情?哪些必定是爱情?哪些注定不是爱情?我们只能打理自己的日子,对别人的生活不会有切肤之痛,也无法感同身受,泛泛评议不过隔靴搔痒,再努力贴近也是隔岸观火。无论热衷撮合还是好心拆散,旁观者满腔的美意和当事人盼望的生活之间,常常牛头不对马嘴。

  志国和胜兰的故事,由他们自己书写。他俩是历经生死的人,自应有大灾大难之后的大彻大悟。有人说,他俩的幸福不是自私和狭隘的人能体会到的。所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往往君子之腹也无所谓小人之心,不先超脱俗世,怎有异于凡人之行?

  我无意拔高志国和胜兰,但是经过32年的时间考验,他们似乎比从前更加可信、丰满。我长了20岁,如今看过他们的材料,只觉得这故事“不可言说”——似乎没有太多惊心动魄的情节,倒像是贯穿着某种难以捕捉的意境。在他们的书信原文中,满是认真、执著、奋进的语句,但并不做作,让人回味起那曾经熟悉的、80年代的人生观、道德观、社会伦理观,那种积极、向上、正面、乐观的气息,扑面而来,芳香浓郁。时隔数十年,今日重读,反而更令人动容、感慨;年轮转换,世事变迁,反而更涤显出那个时代所赋予人们的崇高信念,纯真而美好。

  语言是思想的载体。刘翔曾在获奖感言中说:“我找到了自我状态……就像漫画中说的,小宇宙到了一两万年,马上就要爆发了。”“小宇宙爆发”是我们“80后”这代人鲜明的记忆符号,会心一笑中,刘翔同学变得格外亲切可爱!同理,听到我父母对志国、胜兰的认同,就更可以感受到这种信念、这种精神的土壤。老爸说:夫妻应该患难与共,男人要负责任,不能抛弃受伤的妻子。老妈说:胜兰是因为灾难受伤的,也没有自身的过错,这种情况不应该离婚。虽然我并不认为,婚姻中有什么“应该、不应该”,我主张婚姻的前提是感情而不是责任义务,但我仍传承了对崇高精神的肯定和欣赏。因而,在我心目中,胜兰和志国似乎仍是“胜兰”和“志国”——那对儿在青春中、在爱情中的姑娘、小伙,而非遥远的老旧人物。

  我以为:用善良的心去看待胜兰和志国足矣,家务事没有“是非分明”。他们的婚姻里包含着太多内容:爱情、亲情、责任、义务、道德、理想……聚汇成他们实实在在的生活。这沉甸甸的生活,简单地用“爱情”来概叙——太肤浅;这浓烈烈的爱情,潦草地用“生活”来总结——又太逊色。爱情诚可贵,还有价更高。志国和胜兰的故事不是让人由此无谓地纠缠爱情的定义,可以一直品味和传承的是其间包含的人性光辉。他俩的事儿,可敬而难学。我们仍是“隔岸观火”的人,然而他俩点亮的火种却可以照耀我们的世界。

  时隔32年,悲剧重演,苦痛重来!在今天高调主张人性、张扬自我的多元社会里,传统价值观、传统美德还适用吗?地震浩劫的余波将怎样被慢慢消化?四川无疑会有许多“胜兰”,我们还会有“志国”吗?而我们应当期盼舍己为人的“志国”吗?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也许命运可以作弄人,但人与人之间没有“说三道四”的权利。就连楷模的志国和胜兰,也不具有对后来人“指点”的资格。这就是我要说的,他们的爱情和生活应该理解,无可指责。每个人的生活,要由他自己去选择。

  但我还是特别感激“志国”和“胜兰”们。“人生得意须尽欢”,艳阳高照下自然可以随意轻歌曼舞、风花雪月。而痛苦中、灾难后,正是他们这样善良而坚韧的人,温暖了我们惊恐的心;正是他们让我们觉察到:山河破碎、岁月沧桑都不能真正摧毁人们心灵的家园!他们的生活曾经失去光明,却最终用自己坚定的脚步为同样遭遇的人描绘出希望;他们不能规划自己的命运,却诠释了对待厄运的态度;他们使我们相信,我们也能,在逆境中,抓住幸福! (作者 彭清雯)

  作者简介:

  作者为本刊记者兼评论员,著有长篇小说《我们真累》,以及由此改编的青春校园剧《炫年华》,曾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获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和第26届电视剧“飞天奖”。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