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邵华大姐:您一路走好!

2009-03-17 10:30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最早惊获邵华大姐去世的消息是6月24日晚,来自湖南朋友的一则短信:“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今日去世,您知道吗?”每日的信息多达数十条,只有这一条让我的心骤然紧缩,无法忍住泪水。与邵华大姐交往的桩桩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邵华、毛岸青和儿子毛新宇

  邵华与母亲张文秋

  大约十年前,记不清是在哪次聚会上认识了邵华。第一印象是她的毛泽东式的“大中华”面孔,声若洪钟,笑声朗朗,那模样不像毛泽东的儿媳,倒仿佛是毛泽东的女儿。

  因为平生最爱毛泽东(还有鲁迅),所以我对他的家人也崇敬万分。我知道毛家为中国革命失去了六位亲人,却鲜有位高权重、经商大款者。而邵华大姐,算是毛泽东家族中职务较高的一位,她的去世,更让人深切地怀念毛泽东。

  认识邵华大姐与我们创办这本《军嫂》杂志有关。我们曾经策划,由大姐掌印的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作为本刊的主办单位。那时,大姐已身体欠佳,在301医院的康复楼,我向大姐展开了“游说”:咱们国家的稳定,一靠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二靠人民解放军稳固国防,而解放军的军心稳定、家庭和睦,就要依靠咱军嫂了。目前全国有几百万军嫂,应该有一份属于她们的刊物。大姐热情响应:你讲得对,我也觉得有必要,若需要帮忙,我可以当《军嫂》的顾问。大姐停顿了一下,又想了想,微笑地说:我最希望办的还是《女摄影家》杂志,我太爱摄影了,还爱拍舞台剧照……今后,你们空军有什么演出活动,请一定告诉我。

  我一口应诺下来,但对办《女摄影家》杂志大泼凉水:摄影家本来就少,女摄影家更少。我知道的除了您,还有空军的沈玲和《解放军画报》的冯凯旋,再就是毛主席当年的女摄影师,她们既是军人,也是军嫂。这样一来,杂志受众太窄,自然前景堪忧。大姐被我说得怏怏的,但仍不灰心。临走时,大姐还鼓励我:你年轻有热情,又有许多办刊资源,先办《军嫂》,再帮我办《女摄影家》杂志……我说申请刊号太难,她建议我去找部队文艺界名流,让他们为《军嫂》说说话,我都找了,一时难有进展。后来老红军女战士王定国老妈妈提出杂志可由新四军研究会主办,并建议先出内部试刊号,大姐欣然答应担任《军嫂》试刊号的编委。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常向大姐汇报,尽管她不带手机,手机放在陪护她的小姑娘手里,但每次通话都十分热情,总问《军嫂》什么时候可以正式创刊?最近有没有看到、写到有关主席的文章?我说《军嫂》刊号还没批下来,近期自己连续写了一系列倡导毛主席文风的评论:《理论之树常青》、《不该重复的话题》、《务去陈言》、《育才先育人》、《继往开来,任重道远——就本刊创刊百期致读者》,均刊发在我们杂志的“卷首语”上,几乎篇篇有反响,常常被转载,大姐得知欣喜异常,击节称赞,语重心长地说:“哎,主席去世快三十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怀念他,真是难得……”

  后来因为忙,我看望大姐的次数少了,但还坚持给她寄刊物,也时而托人给她捎过花篮。有次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聊聊,我去了,原来她想写一本延安保育院的书,这个保育院养育了李鹏和她等不少领导干部,应该趁当事人健在抓紧抢救这笔历史。我感激大姐的信任,但因编务忙,且要在半年内完成,我实在腾不出空,又不敢粗制滥造,便推辞了,以致终生遗憾。

  大姐的种种社会活动、种种构想很多,但她最钟情的还是摄影,堪称痴迷。即使在病中也执著不变,往往是刚化疗完就扛起她心爱的“机枪”、“大炮”,奔着好素材连忙出发。她在电话里多次对我说,毛主席生前爱看《江姐》,喜欢听《红梅赞》,等空政歌舞团再演《江姐》时,可千万别忘了告诉她。我便转托《江姐》的作者、我熟悉的空政文工团编导闫肃老师“盯着”。

  现代舞剧《江姐》在空政歌舞团的小剧场演出,得了信儿的我便去接大姐同往,她果然喜出望外,因头发还没有长出来,大姐便戴了顶不事声张的帽子,遮住头、也尽量挡住脸。舞台灯光以探照灯的速度依次掠过造型、亮相的主角,大姐不顾病疼,端着十几斤重的相机在舞台下、观众席前跑来跑去,大汗淋漓。那天到场不少领导,大姐有意掩盖,于是没有人注意那个戴着“老头帽”、上了年纪的摄影师就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没有人知道,那个因抓拍了好镜头喜悦得频频向我点头示意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毛泽东的儿媳邵华;没有人想到,那个毫不起眼、如此普通的奔忙“老炮”就是中国最高军事科研殿堂——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正军职少将副部长邵华!倒是隔代遗传外型长得酷似毛泽东的毛新宇引起周围观众的注目,他们的目光不断向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憨厚的年青人扫描,而抱病拍了一晚上剧照的邵华大姐,直到我挽着她离开剧场也没被人发现……以致我今日写下这段文字时鼻子发酸,眼眶发涩……

  与大姐的另一次接触,是由军科军事历史研究部的刘锡林研究员负责召集的那次共和国女将军联谊会。因受邀担任《共和国女将军》大型画册的编委,聚会便邀请我去了。据说这是共和国女将军的首次聚会,创下许多之“最”:如女将军到的人数最多,涉及行业最广等等,军队科研界、医疗界、文艺界、教育界的巾帼英豪都来了。女将军们一色着军装,金星闪耀,场面动人。邵华大姐还请毛岸青、毛新宇随行。这是我头一次见到毛岸青,他身体不大好,自始至终温和地微笑着接受大家的合影,新宇则安静地站在一旁。邵华大姐一会儿帮儿子整整穿着有些皱巴的衣服,说“你出门了也不讲究点”。新宇不吱声,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低头拽了拽自己的衣服袖子;一会儿她又俯身问毛岸青怎么样,舒不舒服,这样坐着累不累?那一刻,我看到了作为母亲和妻子的邵华。

  端庄的邵华大姐开始主持庄重的开幕式。她俨然女将军中的“大姐大”, 对每一位女将军都很熟悉,由她来介绍嘉宾,语言得体,如数家珍。继而是打保龄球,棋类比赛……整整一上午,这些忙碌了一辈子的女将军们兴趣盎然,笑声不断。

  那次活动虽然去了一些大牌记者,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任何报道,只有我在2002年第5期《空军军事学术》创刊百期纪念专号的封三上隆重推出。本想着日后有机会请邵华大姐参加我们新诞《军嫂》的活动,谁知她走得这样快。忍下心中的悲伤,将当年的灿然相聚摘录于此,这对当年共和国女将军活动的解说,也是大姐精神面貌的真实写照——

  巾帼将星聚京华

  ——共和国女将军联谊会侧记

  窗外凉风阵阵,室内笑语融融。

  没有多少寒暄,也不用自我介绍,她们彼此相识相知又相互牵念。因为她们中不少人诞生于红都的延水河畔,成长于战火中的马背摇篮,有的同窗于一个校园……曾经纤弱的身躯流淌着父辈的热血,凝结智慧的头脑展示了共和国女性的精华。

  这次,她们相约多时,期待良久。她们走出实验室,走出计算机房,走出科研院所,走出手术台和科学讲坛……走向她们心中的圣地——灿烂金秋的北京。

  相聚旨在励壮志,巾帼从不让须眉。谁能说,这不是共和国一道威严而亮丽的风景?!

  这次聚会由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正军职副部长邵华将军牵头并发起,来自全军各条战线上的20多位巾帼将军参加了这一联谊活动。读者熟悉的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聂力中将、原总政群工部部长邓先群将军和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王晓棠将军因事未能到会。

  相聚虽短,话语却长。面对党的关怀、国家的期望、军队的重任、人民的嘱托……巾帼英豪们将与时俱进,不负使命,奋力前行,再创辉煌。

  ……

  我给大姐送去了这本杂志的一些样刊,她和她的将军姐妹们奔走相告,说要作为纪念物珍藏,不想这竟然是大姐在我们杂志上最后一次和读者“见面”,想到此,心中不禁怆然……

  大姐,您一路走好! ( 本刊记者 彭东海 )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