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好军嫂孙一枝

2009-03-17 10:55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孙一枝是谁?除亲朋好友、街坊邻里、家人同事没人知道。魏永景是哪个?国人谁人不知!他就是2008年1月抗击特大冰雪灾害的救灾英雄、抗冰雪模范——湖南省军区郴州军分区政委!都说英雄身后一定有一位优秀的女人,孙一枝就是魏永景身后的那位优秀女人,顶呱呱的好军嫂。 

夫妻俩难得一游

  一盘豆腐过大年

  特大雪灾牵动全国人民的心,孙一枝身在长沙,心在郴州,天天为一线指挥抗灾的魏永景揪着心!

  京珠高速、107国道郴州境内因结冰30厘米厚造成车辆双向拥堵100余公里;铁路中断运行;郴州市11个县(市、区)道路全部中断。电网输电线路全部损毁;通信全部中断;断电断水8天8夜……魏永景有糖尿病,连续多日泡在冰天雪地里身体受得了吗?还得担着郴州段破冰除雪保交通总指挥长的重担,他扛得住吗?此时此刻,孙一枝只恨不能插翅飞到丈夫的身边,她知道丈夫会把她送去的温暖变成力量!

  大年三十午后,终于传来路通的消息,孙一枝带着79岁高龄的母亲从长沙匆匆出发,赶往仍处在断水断电困境中的郴州。

  除夕的傍晚,母女俩走进了郴州军分区大院,大院里冷冷清清没有一丝过年的气氛。没有炊烟;没有鞭炮;没有孩子们的欢笑声……魏永景带着全体官兵上山抢修电杆等输电设施去了,迎接孙一枝和母亲的,只有冷冰冰的宿舍。

  孙一枝看到冻得缩成一团的母亲心都要碎了。本来她可以留在长沙陪母亲舒舒服服过个春节的,可舍不下老魏,来郴州陪老魏吧,她又放不下孤身年迈的母亲。深明大义的母亲看透了她的心思,发话了:“永景忙着呢,我跟你去郴州吧,也看看他和他手下的那些孩子们,算是给他们鼓鼓劲。”

  一路颠簸而来,母亲没有一句埋怨,寒冷刺骨,母亲依旧忍耐着……孙一枝掉头进了厨房,想给母亲做碗热汤暖暖身子,打开冰箱空空的;揭开锅盖光光的。她的心发酸眼发涩,自己受苦不怪天不怪地,谁叫自己嫁了军人呢。可母亲这么大年纪了却还要陪着自己受苦受累受冻!好在母亲理解女儿,曾几何时,母亲也有深深的军人情怀:解放大军横扫国民党军队挥师南下,母亲追随着父亲的脚步,一路风尘从河北到了湖南。正因为母亲对军人一往深情,孙一枝才做了军人的妻子。

  正伤感间孙一枝听到有人敲门,是一位留下值班的参谋前来探望。看到母女俩的“凄苦”景象十分感慨:“还不是为了支持魏政委的工作,要不怎么会放着长沙好好的环境条件不呆,跑到这里找罪受呢!”

  屋子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好心的参谋安慰她们:“我们有一台小发电机,一般不用,今天大年三十,一会儿我们就发电。”参谋走了,过一会儿送来了一盘熟豆腐,大概是觉得在除夕之夜没有像样的东西给远道来的客人,有些不好意思:“充充饥吧。”孙一枝已很感谢了,到了郴州她才知道,这座被冰雪围了多日的孤城不仅断了水电,食物也已相当匮乏。

  一盘豆腐,就是孙一枝母女俩2008年春节的年夜饭。

  “你来南湾湖住几天”

  军嫂当到孙一枝这个份上也算当到家了。她不但在家巩固后方,让前方的丈夫一心扑在工作上,还多次亲赴前线“上阵作战”,在丈夫困难的时候充当排头兵,替丈夫排忧解难。

  战时御敌平时抗灾是军人的职责,魏永景虽然没赶上战争,可他抗击过多次自然灾害。由于他一直在湖南境内工作,而湖南又是个洪水多发地区,因此在多次抗洪斗争中他身先士卒功绩卓显,多次立功、授荣誉称号,曾被湖南省委省政府授予“抗洪功臣”。而在1996年南湾湖农场的那次抗洪中,他的军功章里孙一枝当之无愧地享有另一半。

  南湾湖位于洞庭湖湖心地带,6万亩耕地是围湖造田的产物。这里地势低洼,大堤外湖面水位高出农场地面6米,可谓头上顶着一片汪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农场有学校、医院、粮站、储蓄所等。干部、战士、职工300来人,加上周围老百姓共有6000多人口。1995年,魏永景任南湾湖农场政委。

  知情人都不否认,1996年是湖南省境内水患最严重的年份。进入6月份,洞庭湖地区连降暴雨,洪峰相继到来,防汛防不胜防。广州军区给农场领导发来指令:必须死守大堤!

  农场南北两座大堤,眼见堤外水位一天高过一天,已经超过场内地面近12米,甚至出现了堤垸倒塌的情况。人心随着水位急剧浮动,周围老百姓已经陆续有人牵着羊赶着牛撤离南湾湖。有的干部家属也在收拾行装,准备随时撤离。人心惶惶军心不稳,这是防汛抗洪最大的隐患,如不及时采取措施,提振军民抗洪信心,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这紧要关头,远在长沙的孙一枝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请几天假,带上孩子,到南湾湖来玩几天吧。”口气平静,语调柔和。

  孙一枝放下电话想不明白:怎么的?知道想老婆孩子了?结婚十几年了,孩子都是15岁的男人了,可还是一家三口两地分居,夫妻俩一起生活满打满算也超不过五年时间。老魏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什么时候有心思管我们母子的喜怒哀乐呢?莫不是想要弥补欠下我们母子的那份情?

  嗨!去了再说。孙一枝收拾好行装,第二天早上7点钟就带着儿子挤上了从长沙到洞庭湖的长途汽车。

  道路被大雨冲刷的坑坑洼洼,汽车一路摇晃到午后才进了湖区。只见湖面涛涌浪急,孙一枝生长在永州山区,哪里见过这野兽般吓人的洪水。“南湾湖怎么样了呢?”她为老魏担心了。那时湖面上没有桥,到南湾湖要过渡才能进去,浪高流急,摆渡的船很长时间才完成一个来回,母子俩忍着饥饿焦急地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终于过渡进了南湾湖,四周的涛声把他们迎进农场已是快下午6点钟了。

  看到南湾湖的情形,见到了老魏,孙一枝知道自己干什么来了。她把一路的辛苦丢在脑后,拉着儿子,跟着老魏就上了大堤。

  老魏在前,儿子中间,孙一枝断后,一家三口一步一个脚印走在大堤下面,巡视堤岸有没有地方跑水,一步又一步……

  与高高的大堤相比,孙一枝93斤的瘦弱身躯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可是,这个瘦弱的身躯焕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政委的家属孩子进湖了,上堤了!” 一传十,十传百,那些收拾好行李的人悄悄把行李打开了,自动留在了抗洪第一线。

  洪水退了,大堤依旧挺立,孙一枝在大堤上安详行走的身躯也印在了南湾湖农场军民的心上。

  “咱家的新房在哪儿”

  从相亲的那天起,孙一枝就知道,自己一生都要奉献给她要见面的这个人。

  1979年春天的一个周末,孙一枝从永州县跑几十里山路到江华县去相亲,相亲的对象是江华县人武部的一个秘书,祖祖辈辈都住在湖南道县一个山村里的人,只不过1972年春他入伍当了一名解放军战士。这个人就是魏永景。

  孙一枝下了汽车,左等右等不见魏永景的影子。鼻子底下是嘴,她边走边问摸到了魏永景的部队。“给老乡插秧去了。”有人告诉她。孙一枝心里起了波浪:“这个人也太过分了,我个姑娘家大老远的跑来,第一次见面就把我凉在这儿!不管怎么着我也是革命军人的后代,你一个泥腿子的儿子倒跟我摆起谱来了!不干了。”正待打道回府,魏永景回来了,就这样算是相了亲。

  相亲后魏永景可就主动了,孙一枝接二连三地收到他的信。

  信写得亲切感人,不乏文采,让她这个以老师为业授人知识的人也心生敬意。而且孙一枝还从信里看出这个“泥腿子”的儿子有理想、有抱负,头脑敏捷,侠肠义胆,不知不觉孙一枝已以心相许。半年后,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事爆发,魏永景报名上前线,孙一枝与魏永景第二次见面。在这种紧要关头,孙一枝表明自己的心意:“你放心去吧,我等着你。要是受伤残疾我照顾你一辈子!”

  魏永景前线没去成,当然没机会受伤。但孙一枝却履行了她的诺言,付出了她的一生。为魏永景,为他们的儿子,为这个家。

  1980年孙一枝与魏永景结婚以来,家里所有大事小事都是她一肩挑。在单位她要做好员工,在家她要做好妈妈。做员工、做妈妈都不是难事,但要做“好”就不易了!28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孙一枝在这弹指之间挥洒的是自己的心血和汗水!是辛劳和勤奋!

  孙一枝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好妻子,且不说家里的小事她从不让魏永景操心,买房子、装修这样的大事,她也不让魏永景分一丁儿心。1996年省军区按规定分给他们一套经济适用房,那时魏永景在南湾湖农场当政委,哪有空呢。孙一枝全靠自己的一双手,跑市场、买材料、选家具……她豁达地说:“这样好,省得两口子吵架,自己说了算,想装成啥样就装成啥样。”

  房子装好后,魏永景到省军区开会,一天会散得早,想看看自己的新家,打电话给还没下班的孙一枝:“我们的房子在哪儿呢?”

  直到现在,孙一枝与魏永景还是两地分居。家,还是由孙一枝独自支撑着。魏永景还是拼命地工作。雪灾期间,在国外工作的儿子给爸爸打来电话:“爸!您年过半百的人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妈妈想啊!”

  行文至此,笔者衷心祝愿:愿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贡献的所有军人和他们的妻子、儿女,都能安享天伦之乐! (作者 李克菲)

  (此篇为“魅力军嫂”征文,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