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一个上海白领女孩和海军军官男友的分手信

2009-03-17 12:08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编者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主人公目前还在某舰队服役。五一他休假回来,拿着这封分手信,积压的情感在他的姐姐和我的朋友面前全部宣泄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朋友问我:你们办《军嫂》,知道今天的军嫂都是些什么人吗?军人应该找什么样的妻子才不会受伤害? 
  编辑部的同事莫衷一是。我们并不想为军人叫苦,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有些事情大家心里其实都有谱。我们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这封信原文发表,尽管心情无比的沉重。不管您是普通读者还是现役军人,希望大家都来说说您的看法,今天的军人应该找什么样的妻子才是门当户对?
  如下是原信:
  其实我并不是你所认为的那种很单纯很善良很温柔的女孩子,那只是我给 人第一印象的表面。其实骨子里我和你所看不起的那些势利的上海小姑娘没什么两样,跟你接触的多了我就越发觉得我自己罪孽深重。 
  在周遭人的眼里,我从小就认真读书,从来没有在学习以外的地方花过任何心思。从小学到大学都是上的最好的学校,大学四年都心无旁骛学习,考t考g,年年都拿一等奖学金,找工作轻轻松松地就进了顶级外企做trainee,每天出入于恒隆、中信泰富这样的高级办公楼。所以你姑姑就认为把我和你搭在一起是不二选择。 
  女孩子一般都比同年级的男生成熟,何况我还大你整整一个月呢。部队单纯的环境让你也有着单纯的心思,明朗如阳光般的笑容。你健康漂亮的外形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时就一下子征服了我,所以我毫不犹豫就给那个给我介绍你的阿姨留了联系方式,我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我想我会爱上那么英俊的你,可是事实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其实我在大学里就有个男朋友了(只是我爸爸妈妈不知道而已),和所有上海小男生一样,他懂得怎么花钱讨好女孩子,懂得怎么服软哄女孩子开心(虽然你会觉得这么种人丢了你们男子汉的脸,但是女人就会吃这一套,何况是我这种虚荣心很重的女生呢)。一直以来,我也从来没有对感情当过真,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在校谈恋爱无非是一堂选修课,人家选了,我也不能拉下。他其实什么都很好,家境优越,目前已有了自己名下的房产,有目前最有前途抑或可以说是最有“钱”途的专业投资金融学的硕士学位,还没毕业就已拿到了世界著名投资银行的offer。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长相实在是普通,往人堆里一扔就找不出来了,而在我从小就认为自己是要有一个像你那样的英俊男孩子,踩着五彩祥云来娶我的。所以认识你之后我就冷落了他。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可是现实生活总是很轻易地就打破了英俊的白马王子的神话。两个人在一起,其实不光是生活需要讨论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恋爱的浪漫感觉也是需要物质基础的。每次和你出去,你带我去一次kfc就觉得是很奢侈的事情,可我以前都一直是在gino和pizzahut里面吃午饭的。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你还注意一点风度,经常问我想要这个吗?想要那个吗?我给你买吧?后来我就发现你根本“问客”杀鸡,做姿态。只要我矜持一下你立刻就说“好吧,以后再说。”
  今年情人节我是走在大街上唯一一个没有花的女孩子,晚上十一点了,你讨价还价地从摊主那里花了十块钱买了三朵剩下的玫瑰花,那个小贩用一种近乎于可怜我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你从来没有在街上问过我渴不渴,有两次我对你说我渴了,一次你带我去了街边一家银行,找里面的保安要了一杯纯净水,还有一次你说快到了,忍忍吧。因为我每月的工资是你的五到六倍,所以每次出去吃饭只要去稍贵一点的地方你就心安理得的等我掏钱买单,当我带你去看我看中的一个楼盘,你就用一种近乎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说:“你家那么大的房子,为什么我们还要自己买?”我就只能小心翼翼地把让各自父母各出一半首期然后两人一起按揭把它买下来的想法吞回到肚子里。其实男孩子经常主动买礼物送给女生,在付账的时候主动一点,都会让我们有一种被呵护被宠爱的感觉。这种浪漫并不代表我们就是奢侈浪费的习惯,当女生从恋人转换成妻子,我们比犹太人还会节约过日子。 
  你经常一月一月的出海巡逻,舰艇一出海就没有任何信号了,想和你说句话发条消息都无法得到任何应答。手机里永远都是那句冷冰冰的:您所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偶尔你到了近海,兴冲冲地拨响我的手机,却经常是在我加班加得昏天黑地抑或是进入梦乡的时候。常常通话就在这种不默契中不欢而散。渐渐地我发现,其实爱情并不是简单的郎才女貌,不是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间。部队清贫的生活让你变的小气与不体贴,顺利的提干让你刚愎自用,以为自己出类拔萃无所不能,无法随时随地的交流让两人的感情出现了太多的猜疑和裂痕。张爱玲曾说:一个女人莫大的悲哀莫过于墙上的钉子都是自己钉上去的。但我觉得如果以后我嫁给你,还要自己拿出钱来自己上街去买钉子再自己把它钉到墙上,这不是比悲哀还悲哀吗。 
  我一直很佩服那些军嫂,也曾经想过成为她们中的一员,为共和国最可爱的人做自己的一点贡献。但我是学财务的,不管是什么都习惯于收支平衡,我设想了如果我们俩继续发展下去后的生活,觉得这是一张完全入不敷出的资产负债表,一个企业按照此发展是难以实现持续经营的。可能这样说真的太市侩了,而且这样的生活也不是你造成的,只是国家要求你们奉献得太多,而给予你们的太少,请允许我说这样的话,虽然我知道你是很不爱听到我说任何对党对国家不忠的话。 
  但我想我也支持理解万岁这句话的,我也能理解你。可是日后当我碰到困难的时候又有谁来理解我来支持我呢?我不想加速度地把自己推向一个为生活而奔忙操劳的黄脸婆境地,而以你的收入和对当前经济社会的无知与肤浅认识,我们俩以后只能过一种捉襟见肘的生活。请你原谅我一直跟你在信里提这个钱字,太俗吧,其实我真的就是个很俗气的小市民女子,也只想有一份平庸的舒适的小市民生活。对不起,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想伤害你,不过,我记得你曾告诉过我,你有很多给你写求爱信、愿意奉献、无私爱你的姐姐妹妹,我又有些放心了,我想我们俩可能只修得了这同船渡的缘分,而那个与你共枕眠的女子仍在河的彼岸翘首等待。 
  现在你还在海上吧,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呢?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我也有近两个多星期没收到你的短信了,不知道你在海上是否好,有没有记得每天吃金施尔康,海上新鲜蔬菜少,要记得多补充营养和维生素,今天领导出差了,我得以抽空写信给你。
  珍重再见。(编辑 郑素云)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