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一种遥望的幸福

2009-03-17 16:21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唯一的全家福

  每天上班的路上,都会经过妈妈住的那幢楼。我的工作单位刚好和她家相对。一个在马路这面,一个在马路那面。

  每天7点30的时候,我准时上班,走到妈妈家楼下,我会抬头看对面的三楼,我熟悉的那个窗口。有时候我会看见妈妈在屋里忙活着,有时候我看见妈妈拿着梳子在窗前梳头,有时候妈妈端着饭碗在吃饭。当她看见我的时候就会冲我摆手,然后示意我快点去上班。

  冬天到了,窗户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我看不到三楼窗户里妈妈的身影。但是每次走到那我还是下意识的看那个窗口。有一天早上,走到那里的时候我忽然看见窗户上有一只手在擦着那层雾,渐渐的妈妈的脸露了出来,她刚好也看见我在马路对面张望,看见我站在那里,妈妈象小孩子一样伸出手做了一个“V”字的手势,然后又让我快点走。我边走边回头看着那个窗口,在寒冷的冬天,我却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从小到大,我一直在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我站在楼顶,眺望蓝天,白云,有风轻轻吹过。有一架飞机在天空飞过。我看不清驾驶员的脸,但我知道他是英俊的,坚毅的。我拼命地挥手,但那飞机却慢慢下落,飘忽坠地。醒来,泪水已经打湿了枕边。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则关于飞机转场坠毁事故的报道: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这又是个奇怪的东西!背面有蜂窝状结构,看来是阻燃的!但也被烧得面目全非了!可以想象现场的燃烧温度有多高,不知道烈士的遗体怎么样了……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象刀割一样,我的身体就象被烧焦一样灼热。

  我难受,我难受,那是因为,我的爸爸就是这样牺牲的,看到那句话我好象看见爸爸被烧的那一刻!那有多疼,那有多疼! 

上高中时的妈妈             

      

在滑冰的爸爸

  1976年8月31日,爸爸牺牲了,那一年,爸爸34岁,我的哥哥,4岁,我,18个月。

  我没叫过爸爸,我只看过爸爸的照片,小时候最羡慕人家女孩子坐在爸爸肩头,像个宝那样被爸爸呵护着。

  我只看过爸爸的照片,那个年轻的飞行副团长,那个在我生命中匆匆走过的爸爸。

  爸爸出事那一天,妈妈好象预感到什么事要发生,心里烦又坐立不安。当组织找到妈妈时,不用说一句话,她什么都明白了。

  我和哥哥从来没有主动去问过妈妈关于爸爸的一切。妈妈也从来不说。我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我只是从部队大院的叔叔阿姨嘴里得知爸爸的一切:他是英俊的,他是和蔼的,他是人缘最好的,他是技术最棒的,他是骄傲的,他,他是我爸爸,可我,我是他的女儿我却对他一无所知。

  我不能接受为什么老天那么不公平,让那么优秀的爸爸遇上事故,我不理解爸爸为什么那样做,可以跳伞,为什么不跳?我不甘心我的妈妈那么年轻就守寡这么多年一个人辛苦把我和哥哥养大,我不能承受,我就是不能承受!

  直到2006年爸爸去世30周年的时候,我们回到辽南的老家,在那里的烈士陵园,爸爸长眠在那里。那也是妈妈这30年来第一次回去。当哥哥嫂子、我和爱人还有两个孩子齐齐跪在爸爸的墓前,当妈妈扑倒在地哭晕过去,我终于了解,这30年,爸爸一直在妈妈的心里,从未离开。我终于理解,爸爸放弃了跳伞,是因为如果飞机坠落,下面一所小学正在开运动会的几百名学生就会面临危险。

  当妈妈将这30年的思念释放出来后,她开始慢慢给我讲些关于爸爸的事情。帮我整理床铺的时候,妈妈指着一个已经褪了色的粉色的被面说,这是你爸爸买的;在厨房的时候,她告诉我,当初搬新家的时候你不想要的这张破旧的圆木桌,是你爸爸亲手刷的油。我抚摩着那张已经掉了色的一碰就摇晃的紫檀色的桌子,想象着在那样一个时日,爸爸仔细地给它刷上新漆,而妈妈就在旁边给爸爸递着工具……

  晚上的时候陪妈妈散步,夏日清凉的微风吹过,挽着妈妈的胳膊,聊了会儿,我突然问妈妈一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我问妈妈,你爱爸爸吗?妈妈没有直接回答我,却说我问的都是傻话。

  回家时已经是繁星点点了。静静的夜空里,星星眨着眼睛,它们在无际的灰蒙蒙的天宇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应该有一颗星星是我的爸爸吧。他在天上遥望着妈妈,祝福着我和哥哥,给我们前进的力量。

  就在这样的遥望中,有一种幸福在悄悄传递。(作者 刘晓芳)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