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考试在子夜

2009-03-17 16:29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当看到公路每上一辆辆飞驰而过的长途客车,我就不由得想到“一见钟情”这个词,因为我在长途客车上找到了我的知心爱人……

  当我登上那辆豪华大巴,慌慌张张的把行李安顿好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坐在对面的是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长长的刘海遮住眉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我想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的诗句,一袭白色的长裙楚楚动人。哈,一路有美女相伴,不愁寂寞旅途和漫漫长夜喽!入伍以来第一次探家,离队前连着兴奋好几个晚上,刚刚坐下来睡意便随着大巴有节奏的晃动阵阵袭来,还未来得及饱餐秀色周公便拉我去和他对弈了。

  夜里12点多,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车到站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对面的女孩正费力的将她的大旅行包从行李架往下取,但拉了几次都未成功,真怀疑她是如何放上去的。我站起来帮她取下来并提到车下,她感激的道了谢。明天还有半天的旅途,今晚必须找个客栈住一宿,但子夜时分,大大小小旅店不是客满就是贵的吓人,我在街上转悠着,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女孩也同时看见了我,两个人相视一笑,原来同时天涯沦落人,于是两人就一块去找旅店。在街上走了好久仍一无所获,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们即将绝望时看见车站旁边的一辆三轮车上写着“新华旅行社”。车主热情的招呼着,不由分说便把我们的行李放在车上,还一个劲的说不远,车子颠簸着穿过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小巷,我和她都不由的紧张起来,正当我准备喊下车时,车子在一条小街停了下来,昏暗的路灯下,一栋小楼的门上方悬着“新华旅行社”的牌子,隔壁是一个街道派出所,我和她都松了一口气。

  登记时,管理员递过来一张票,我接过一看是双人间,急忙说:“错了,我们要两个单间。”管理员翻了翻登记薄为难的说,“对不起,只剩下这一间了。”我看了看女孩那沉重的行李和黑洞洞的小巷,说:“你住这儿吧,我到别处再找找看……”说着,把她的行李提到房间门口。她感激的望着我,一直目送我出了旅馆。在她的目光中我迈着坚定的步子向车站的方向走去……在我还未走进小巷时听见后面有人喊我,只见那女孩跑的气喘吁吁的,我以为是她丢了贵重的东西。她追上我第一句话便说:“你,别走了,咱俩住一个房间吧!”我怀疑的瞪大了眼睛,她的脸也憋的通红,解释说:“我刚才看了,那个房间有两张床,这么晚了你往哪找旅店呢?”我心里叹道:好大胆的女孩!在回旅店的路上我打趣的说:“你不怕我是色狼吗?”她白我一眼,得意的说:“狼有老虎厉害吗?别忘了我们女人是老虎,而且,我呀是一只很厉害的母老虎!”我听了以后笑了起来,灵机一动上去便拉住她的手,她一边用手打,一边笑着骂道:“怎么,还没到屋里,你的手就不老实啦?”短短的几分钟我们便像久别重逢的好朋友一样说说笑笑。

  到了房间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可能是白天睡多了,两个人一点睡意都没有,都有点兴奋。我告诉她我叫仲永,她笑着说:“你不会是中学课本里那个‘伤仲永’吧?”我说:“我跟那个家伙一样聪明,但不像他那样不学无术。”“臭美!”我问她的名字,她说她姓胡,我报复的机会到了,忙问:“狐狸的狐?”她又白了我一眼说:“没正经的,我叫胡兰。”我惊道:“幸亏你不姓刘,要不早牺牲了……”就这样我们有说有笑,谈舒婷,谈徐志摩、戴望舒,背诵一些自己喜欢的名句。她告诉我她是来看望她姥姥,准备住几天再回去……当她得知我是一名军人时惊讶的说:“怪不得你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也许这就是军人特有的气质吧?”后来便缠着我给她讲部队的故事……那晚,时间过的好快,夜,静悄悄的。我们不知是话都说完了还是怎么了,突然都保持了沉默。我说:“睡吧。”她点点头,两个人都拉开被子和衣躺下。长这么大我从未曾与哪个女孩子同居一室过,而且还是这么美丽的女孩。我瞪着天花板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她,灯光照在她白析的脸庞,乌黑的长发偎在枕头上,她闭着眼睛,比白天更加迷人。我浑身上下一阵躁热,急忙控制住自己不向她那边看,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她早已起床,望着我吃吃的笑,她问:“昨晚是不是梦见女朋友了,做梦还在笑?”我调侃说:“是吗?女朋友,我还不知道她是谁呢?不过,我倒是梦见你了。”她脸一红,嗔怪道:“净胡扯!”我们相互交换了联系办法后,两个人的心情突然变的很沉重,那感觉只有在入伍时才有过。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胡兰,我们的目的地相距不远,回去时,我能去看你吗?”她连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吃过早饭我们就要分手了,她送我上车,隔着车窗我望着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充满着别离的伤感,我的心突然好痛好痛。在汽车即将开动那一刻,我大叫一声,跳下车向她跑去。我奔到她面前,猛的把她搂在怀里,喃喃的说:“对不起,兰,我喜欢上你了,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兰令我激动地再次点了点头,她像一只小猫一样偎依在我怀里,闭上双眼……参天的白杨、启动的汽车和飘着白云的蓝天便是我们所有的背景。

  从此我们用鸿雁传书、电波传情来表达对彼此的思念。去年秋,我休假时,我们相拥在美丽的白河河畔,我问她:“那晚,你真的不害怕吗?”她说:“和一个油腔滑调的陌生男人住在一起能不害怕吗?但我觉得我们好像以前就认识一样。那晚,我一夜都没睡,一直都在为你祈祷着。”她幸福的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说:“你真行,通过了我的考试。”原来那晚,她一直在考验我,幸亏我通过了,真是个精明丫头。 (作者 张旭)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