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首页 > 军事频道 > 军刊扫描

《军嫂》杂志

2009-06-01 10:36   来源:《军嫂》杂志    打印本页 关闭

    

  “天使”的境界

  ——军嫂马萍素描

  记者:木耳  程力

  马萍站在干休所大门口,远远地向我们挥动着手臂。一袭黑色衣着,把她装饰得高挑而修长。质地轻薄的短衫长裤,随着她摆动着的手臂微微地飘动,散发着青春活力与热情,时尚中透出端庄,张扬中不失含蓄。

  马萍说话语速极快,一如她的办事干练,风风火火。这与她说话不紧不慢、做事粗中有细的丈夫——空军某部干休所军务参谋苏锋大不相同。苏锋也一直以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妻子,为自己的选择而自豪。当我问她,为什么会找个军人做丈夫?生在军营、长在军营的马萍调侃地道:“是与生俱来对军人的崇敬使我成了军嫂。”

  (一)

  马萍的实际职务是北京市宣武区椿树医院院长。去年,北京市实行医疗制度改革后,医院改为卫生服务中心。名称变了,职能变了,医院人员工资袋里的钱少了,员工工作积极主动性也随之变化。马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任命为中心主任和党总支书记。

  36岁的马萍从不知“难”为何物。但自从今年3月挑起这副重担开始,她便尝到了“难”的滋味。 这难在两个方面,一是医院改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国家实行全额拨款,按年人均费用分月下拨,虽然大家不再为挣钱发愁,但却滋生了大锅饭的现象,工作积极性很难调动;二是实行定员、定编、定岗后,人员缺编严重。也就是说按社区卫生服务人口全中心应有各科医护防人员52名,现在只有24人,不足定员的50%,所以24人要完成52个人的活,你说这能不难吗?

  常言道:“天下熙熙为利而来,天下攘攘为利而往”。少做事、多挣钱是不少人的梦想,多做事、多挣钱就更是理所当然了,况且,多劳多得天经地义。可椿树医院改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却是事多了钱少了,这院长的工作能不难吗?

  过去是医院,以看病治病为主,医生的工资随着工作量、工作效益浮动,看的病人越多奖金越多。现在的卫生服务中心以防病为主,增加了慢病管理、健康教育、预防保健、康复、计划生育咨询、建立健康档案等大量的社区卫生服务工作,这些工作都是与效益不挂钩的,而且只是起中转站的作用。医生对病人进行初步诊断,需要住院治疗的,给合同医院开张住院单完事大吉。这学不了技术,对年轻医生也没有诱惑力了。现在中心的医生还要进户入室为居民建立健康档案等等看似分外之事,几乎天天如此,工作量大而繁杂而工资却少了一大块,一少就是千元以上。员工与左邻右舍亲戚朋友聚一块儿聊天,张三李四都涨工资了,就是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也在涨呀,员工没情绪才不正常呢!

  有情绪自然要反映在工作上。一位老中医小有名气,患者半夜三更来挂他的专家号,他是有真本事,有的患者患失眠症,通宵达旦睡不着,痛苦不堪,寻访多家医院医治无效,吃三两月他开的中药,睡眠明显改善,这位专家闹情绪有高招,他自行给自己限号,一天只看20个,多了不看。弄得许多挂他号的病人无功而返。上班时间不看病造成了病人对服务中心有意见,上级机关对医院有看法,在医护人员中产生了消极影响。

  马萍上任后,这是第一件需要解决的棘手难题。此前,上至副院长下到科室主任多次做工作,可这位医生毫不理会,仍旧我行我素。面对比自己年长近20岁的长者,又是遗留问题,马萍知道,要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事。难,但必须做!

  俗话说心诚则灵。马萍不讲大道理,不扣大帽子,更不摆领导架子,也不用经济罚款,行政处分等手段,而是跟他坐在一起以心换心地交谈,多次沟通,终于使老中医感动了:“马萍,就凭你做人的这份真诚,我也得支持你的工作……”从此,服务中心中医门诊的限号问题解决了。

  (二)

  有人说马萍运气好。1992年从宣武卫校毕业到现在,一路春风得意。内科主任、医务科长、副院长,今年3月,36岁的她又升任椿树社区服务中心主任。

  这位“白衣天使”真的是时代幸运儿吗?用时下流行的话来概括她的成长经历很恰当:做事先做人!马萍一路走来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有着众多一般人做不到的业绩,用她同事的话说,“她具有感动别人的人格魅力”。也是她的人格魅力成就了她的事业。

  在一次创建国家卫生区工作检查中,工作组要考察护士静脉穿刺的实际操作,他们选中了急诊室的一名护士,可这名护士怎么也不让在身上扎针,还委屈地嚷嚷:“凭什么扎我?我最怕扎针!”一时弄得大家不知如何是好。马萍听到吵闹声赶来,问明情况后,立即伸出手臂说:“扎我吧!她身体不好!”她轻舒一条秀臂,替所有在场的人解了围。

  2003年,如虎的“非典”横扫京城,马萍3岁的女儿发烧40度正在住院,她得知本院要组织流动车上门为发烧病人进行“非典”排查,毅然把女儿交给丈夫,走上抗击“非典”最前线。“排查”工作的感染机率很高,马萍总是抢着做直接接触病人的工作,从不退缩。到任务完成论功奖赏的时候,她却把同事推到前面,荣誉让给科里的其他人……

  事情虽小,但是别人没有做到的她做到了,这样一件又一件的小事累积起来,就形成了一种舍己为人的境界。

  (三)

  一个几十号人的医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项任务接踵而至。去年,上级机关要求椿树医院派一名有管理经验的医务人员到新疆支边,对口支援和田地区墨玉县,担任县卫生局副局长。马萍并不是最佳人选,有位专科主任曾在外地担任过十年院长,有管理经验,又是副主任职称、临床经验也丰富,医院决定派他去。可是这位主任的妻子坚决不同意,无奈之下,院长把马萍叫到办公室,向她说明了情况。“如果医院必须去一人,您又没有合适人选,那我去!”马萍坚定地说。

  走出院长办公室,马萍的眼泪流了下来。因为这一走就是一年,女儿还不满8岁,父亲患糖尿病、高血压,自己又正在自考大学本科学历……为了援疆,她必须克服所有的困难,放下所有的担忧。就这样,她毅然踏上了援疆的征程!这一年时间里,她深入乡、镇卫生院50余次,每次都在10天以上。午饭常常是一个馕,一杯水。夏天头顶骄阳,冬天冒着严寒,为各医疗卫生单位规范操作程序,完善规章制度,培训专业人才……尤其对孕产妇投入了大量精力,一年内孕产妇死亡由上年的23人下降到11 人,同期减少了50%。心血没有白费,她所负责的墨玉县卫生医疗工作受到新疆自治区和县委、县政府的表彰。

  这样的马萍,这样的“天使”,自然会与那里的维族兄弟姐妹结下深厚的感情,回京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接待了4批维族朋友。有一次墨玉县的朋友来京,碰巧她正在河南出差,换个人也许叫叫难推掉了事,可马萍却让丈夫苏锋去机场接人,本是凌晨两点抵达,却延误到3点,安排好维族朋友的吃住后,苏锋4点才到家,6点又赶回部队出操。马萍对维族朋友的这份真情人见人夸。这当然也是一种境界!

  (此篇为“魅力军嫂”征文,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责编:李寒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