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军事史料 > 新闻导读

日军战俘营幸存二战老兵的梦魇:屠杀 虐待

2014-08-18 14:47   来源:新华网    打印本页 关闭

    

  从日本宪兵队战俘营死里逃生近70年后,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英国二战老兵弗雷德·塞克仍常常被日军虐杀战俘的噩梦惊醒。

  “我不轻言饶恕,我没有权利代表我死去的战友们饶恕日本军国主义罪行。我的那些朋友——哈里、鲍勃、约翰、吉斯、蒂格……已根本不可能再有说话的机会,”98岁的塞克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含泪说。

  “死亡铁路”枕木下的十万亡灵

  塞克,原籍荷兰,曾是一名二战老兵,也是修建泰缅铁路的同盟国战俘幸存者,现居英国。1942年,塞克在当时的荷属殖民地爪哇服役期间被日军俘获,之后被强行押往泰国修建臭名昭著的“死亡铁路”——泰缅铁路工地。

  1942年6月,为打通东南亚战场物资供应链,日军违反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公约》,以残酷手段迫使同盟国战俘和大批亚洲劳工以生命为代价修建泰缅铁路。据战后统计,12399名同盟国战俘和9万名亚洲劳工在修建这条长415公里的铁路期间被残害致死。

  塞克记得,自己走进日军战俘营时还幻想着能得到日军的“战俘待遇”,但迎接他的是日本兵的抢劫和暴打。

  “只几分钟的功夫我就明白,我在这里不被当人看。在那些日本人眼里,一个战俘的生命甚至比不上一条蚯蚓。”

  屠杀 虐待 霍乱

  在修建泰缅铁路期间,日本宪兵队用各种酷刑折磨、残害同盟国的战俘,包括:刀刺、砍头、性虐待、灌水后踩踏、将战俘锁在疫区……

  塞克说,如果被日本兵认为偷用“皇军财物”、冒犯长官或试图逃跑,那么都可能被当众斩首。“日本兵把砍掉战俘的头颅当成表演。每次,日本兵会拿着枪逼迫整个战俘营的人去观看。砍头甚至被日本兵当成练习斩首‘技术’的手段。”

  日本兵还对战俘进行性虐待,以此取乐。他们找来一些女人,让她们当着战俘的面在河里洗澡,“只要战俘有哪怕一丁点生理反应,日本兵就会用细长的竹鞭对其进行抽打,给战俘带来极大的身体痛苦和精神羞辱”。

  在地处热带的泰国,关押战俘的集中营瘟疫频发。每当有霍乱等瘟疫发生时,日本兵就会自己躲到安全的地方,而是把战俘关在疫区不顾其死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3天后,塞克得知日本兵已经连夜撤离。有文件显示,日军曾计划用炸弹、毒气、砍头等手段把战俘处死。后由于撤离仓促,幸存的战俘们才得以死里逃生。

  历史不能忘记

  塞克说,那段成为日本战俘的经历给幸存者的余生带来了巨大创伤。有些人终身残废,还有一些人精神失常甚至自杀。

  1946年,塞克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荷兰,之后又移民到英国,成了一名工程师。1985年退休后,塞克拿起了画笔,将自己在“死亡铁路”工地上的遭遇以水彩画的形式记录下来,并于1995年出版了回忆录《永远不能忘记》。

  《永远不能忘记》在国际上引发广泛反响,先后多次加印,并出版了中文译本。

  塞克在回忆录中写道:“经常有心怀善意的人们来问我,我是否可以选择原谅和忘记。原谅与否也许关乎宗教,但选择忘记则是非常危险的。”

  他还告诉记者,西方有些人对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滔天罪行表现出“明显的无知”,这让他感到震惊。

  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今年1月2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拒不反省侵略历史的日本必将对世界和平构成严重威胁》一文。塞克看到文章后于次日致信刘晓明大使,讲述了自己在二战期间的惨痛经历,提醒世人永远不要忘记历史,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

  “如果安倍再次走上军国主义道路,那将给世界带来可怕的麻烦,”塞克告诉记者。

  他还强调,安倍不应参拜供奉有二战战犯的靖国神社,而是应该公开彻底地忏悔,并保证日本不再走军国主义道路。(记者 张建华)

责编:魏明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