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义,1960年2月出生,1977年9月招飞入伍,198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飞行员,飞行中队长、大队长,飞行训练团参谋长、副团长,试飞大队大队长,特级飞行员。

 

    自担任试飞大队大队长以来,宋义把陆航试飞工作当作毕生追求,时刻牢记使命,积极开拓创新,勇于战胜艰难,先后圆满完成了14种新型直升机的首飞和科研试飞,成功处置41起重大空中特情,为军队直升机装备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他曾执行过多次重大急险重任务,安全飞行3500多小时,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4次、三等功3次,多次被评为“试飞安全先进个人”,2008年2月被总装备部和国防科工委联合授予“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建设工程”荣誉勋章。

 

总参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智勇铸忠诚
    

    和飞行员相比,试飞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职业。2000年9月,军委、总部决定成立陆航试飞大队,宋义被任命为首任试飞大队大队长,专门担负直升机各项科研试飞和定型试飞任务。


    宋义明白,试飞员的肩上,扛的是科研人员的心血,是人民的血汗钱,是军事斗争准备的时间。


    担起试飞大队长这副重担后,宋义就把“科学、细致、理性、勇敢”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只要是新机首飞、国产成品件采集数据等具有较大风险性的科研试飞,他都冲在一线作好表率,团结带领试飞人员圆满完成了各种试飞任务。详细>>>


    中广评论:实现人生的飞跃

 

    中广网记者近距离实拍国产直升机起飞瞬间(组图)

 
 
    我国新一代武装直升机研制试飞任务中,总参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不畏艰险,挑战极限,为武装直升机多项性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发挥重要作用。详细>>>
 
 
 
    作为一名军人,32年的军旅生涯,他始终以满腔的热血和赤诚的情,立足本职、追求卓越,用报效国家的实际行动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详细>>>
 
 
 
    有人说试飞员是和平时期离死神最近的人,总参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却挚爱这个充满危险的职业,以一往无前的气概经受生死考验,尽显英雄本色。详细>>>
宋义:给勇敢插上智慧的翅膀 才飞得更好
    

    解放军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以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和创新精神,为探索直升机科研领域的奥秘贡献着智慧力量。


    在某型国产直升机上,记者看到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正在娴熟地操纵着飞机,他的大腿上用一个装置固定起来的导航设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一旁的试飞员袁罗庚说这是宋义众多发明创造之一。


    由于武装直升机座舱空间比较小,导航设备不好放,宋义就想到制作一个卡子,飞行的时候在这个角度,眼睛往下一瞄就能看到。简单实用,现在飞行大队每人都有一个。详细>>>

给直升机签发“准生证”的特级试飞员宋义
    

    在我国最新型武装直升机的试飞现场,巨大的轰鸣声逼迫着耳膜,旋翼搅起的风沙直扑进眼睛。直升机原地起飞,眨眼间便进入预定空域,开始悬停、倒飞、侧飞等动作。进行试飞的就是总参陆航部试飞大队大队长宋义。


    一架新型直升机的诞生,试飞是最为重要的关键环节,严格来说它是给直升机签发“准生证”的。而试飞工作又是一项艰辛复杂的工程,需要试飞员在充满挑战和极其险恶的环境中,不畏艰险,从容应对,不断冲击飞行极限。


    进入21世纪,我国航空武器装备进入了大发展、大跨越时期,为军事斗争准备提供新一代武装直升机装备迫在眉睫。详细>>>

    刻骨铭心的记忆

    在回忆宋义当初要求大家如何“胆大心细”地从事试飞工作时,对自己第一次“惊险试飞”记忆犹新的李平不禁感慨万千。李平的那次“首飞”,正好赶上试飞第一架某型直升机,他和大家一样对这种轻型多用途直升机的相关性能和试飞要求了解得很少。

    历险后的思考

    2006年11月7日,宋义像往常一样,带领试飞员张雷执行某型直升机试飞任务。这一天,他们按计划试飞一个基本的悬停科目。上午9时许,机组成员按飞行手册完成开车前检查,三台发动机正常启动,机上各系统仪表指示正常。机组成员完成直升机滑行检查后,开始拉杆升空。当宋义正要做悬停检查时,直升机在空中却突然出现了剧烈飘摆。

    果断决策创奇迹

    飞出新机型的极限性能是试飞工作的基本职责。极限飞行不同于常规飞行,随时可能面对飞机故障。按照宋义的话说,飞出故障就是贡献,虽然试飞员可能面对生死考验,但却能为飞机的设计定型提供准确依据。试飞工作通常也被人称作飞机定型生产的“检验员”。

    使命重于生命

    由于缺乏直升机试飞员专业培训机构,特别是直升机特技动作飞行在军内尚属空白,2003年8月,为借鉴国际上直升机特技飞行领域的先进技术,提高我军直升机高新工程项目试验飞行质量,宋义被选派到某国参加一次国际直升机试飞领域的顶级培训。

    把好战斗力第一关

    宋义经常说,提升陆航部队核心战斗力,把好杀手锏武装质量关是第一位的任务。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所有直升机交付部队前,必须经过试飞员试飞检验,各项战、技指标合格后,由大队长签字方可交付部队。一驾直升机组件来自100多个科研单位,哪个环节质量不过关或者组装细节出了问题,都会影响直升机的寿命和性能,埋藏着事故隐患。

    一支高水平试飞队伍崛起的背后

    试飞大队平时为了更好地保障科研试飞的顺利进行,还专门组织有针对性的飞行训练。但宋义并不满足于常规的训练科目,他总是按照“打的赢”的标准,带领试飞员挑战高风险科目的训练。其中,“自转着陆”就属于难中之难,险中之险的一个科目。

    让五星红旗在异国飘扬

    2007年初,某直升机工厂向总参陆航部提出请求,为了开拓某型国产直升机的国际市场,需要派试飞员前往某国进行该机型飞行表演,并同时带教该国飞行员。于是,这项艰巨的任务历史地落在了宋义带领的试飞员的肩头。

    让救灾直升机飞得更高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陆航部队直升机从全国各地紧急调往地震灾区。试飞大队由于任务性质的特殊,没有担负一线救灾任务,但宋义却时刻关注着灾区群众的生命安危。

    与死神过招

    2005年3月的一天,宋义执行某型直升机的科研试飞任务。直升机在开车、起飞的各个环节都状态良好,准备进入下滑转弯航线。由于这架直升机是发动机测试设备改装后的第一次试飞,宋义必须作出各种飞行动作,以便使测试设备采集到全面准确的数据。

    保密就是保打赢

    2008年的一天,友邻部队来到试飞大队参观访问。为了更好地学习试飞大队的经验,部队一名参谋提出想拷贝一些资料带回去。但没想到的是,大队长宋义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个看似合理的请求。

    异国他乡的生死约定

    2003年,宋义和战友张志强在某国参加直升机试飞培训。所训的筋斗横滚课目是直升机特技动作中风险最大的超高难度课目,国际上仅有十余名试飞员能完成这个课目的,且屡屡发生机毁人亡的事故。

    身教重于言教

    军人的使命是什么?保家为国;试飞大队试飞员使命是什么?为国家的装备奉献一切!这是我刚到试飞大队后,大队长亲自给我讲的原话。

    我骄傲我是试飞员

    在问到宋义一生中最骄傲的事是什么时,宋义神采奕奕地翘起大拇指说:“最骄傲的,就是我是试飞员。”对宋义来说,这不是一种普通的职业,而是整个人生。

    0.6秒生死时速

    在试飞工作中,宋义遇到过很多险情,但他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理性勇敢的作风,总能将所有的特情化险为夷。

    挑战世界级“空中禁区”

    2007年,国产某型直升机已经完成了性能试飞、品质试飞、飞控系统定型试飞等多项任务,取得了设计师需要的大量数据,填补了直升机试飞领域的多项空白。

    军代表的眼泪

    2007年7月12日下午13点左右,我们陆航某部的直升机试飞大队在宋义大队长的带领下实施某重点型号旋翼载荷测试的科研试飞任务,宋大队长担任指挥员,张志强、张云磊两名试飞员分别担任正、副驾驶员。

    科研样机重于生命

    2003年4月的一天,宋义像往常一样钻进机舱,开始对某型直升机进行发动机运行试验和地面共振试验。当试验进行到最后一步——测试直升机发动机极限条件下工作数据时,宋义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指挥员急促的指令:“紧急关车!发动机起火。紧急关车!”

    不是设计师胜似设计师

    2004年的一天,担任指挥任务的宋义早早地来到了机场塔台,手里握着对空电台话筒,为即将开始的试飞做准备,当天试飞任务是检验发动机工作的安全性。

    给导航定位装置找到一个“家”

    近年来,宋义承担着某型直升机的试飞任务。由于设计上的需要,该型直升机没有配备专门的领航员,那么导航定位装置的使用只能由飞行员完成。

    被反锁在档案馆的学习迷

    宋义勤学苦练的精神在整个试飞大队都是有口皆碑的,他经常利用休息时间上网查阅航空科技资料,借出差到外地的机会搜集技术书籍。

    不带一丝隐患上“战场”

    大队明确规定,在接到任务单的时候,当天晚上八点半,相关机组都要到会议室召开准备会。一般主要是三个内容:下达任务、研究任务、知识测问。另外,航医还要对机组进行一问三查。

    宋义的“倔脾气”

    2003年的一天,宋义正在进行某型直升机试飞任务,当他正将直升机从停机坪滑行进入跑道时,一辆电瓶车却冷不丁地从拐角处直冲过来,车身与直升机旋翼擦身而过,险些酿成重大事故。

    一次险情带来一次技术革新

    2006年11月7日,宋义像往常一样,执行某型直升机试飞任务。上午8时50分,工厂开车前检查完毕,担任该试飞机组机长的宋义与机组成员准备试飞。

    试飞员的“三级跳”

    “不仅上天会飞,更要下地会修”。这是对试飞员的新要求,也是宋义改变试飞员培养模式的一次大胆尝试。每当有新的试飞员加入时,宋义经常组织他们开展小讨论,营造良好的学习研究直升机的氛围。
 
守望和平——记联黎部队中国军官吴广通
 
 
我国免疫医学的开拓者孔宪涛
 
 
感动非洲的蓝盔指挥官张勇
 
 
天堂卫士创新英雄江鹰
 

来源:    责编:刘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