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心中的黎介寿——记者感言辑录

 

  连日来,采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副院长黎介寿先进事迹的记者们,为黎介寿的事迹所深深感动,为广大患者对黎介寿的深情所感动。他们留下自己感情真挚的感言,辑录如下:

 

...................................................................................

他的幸福就是为病人服务——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黎介寿

 

  如今这位已经89岁高龄的院士军医,仍然坚持每周上6天班,在重症监护病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ICU病房里总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ICU被称为离死神最近的地方,可这里也是黎介寿和他的团队创造生命奇迹最多地方。

 

...................................................................................

 

从医60多年,黎介寿用行动肩负起医生的天职

 

  他在国内最早从事肠疾病治疗研究,是国际上公认的“全世界研究肠道时间最长、最有成就的人”。在国内他首推“临床营养支持”疗法,首开综合应用生长激素、谷氨酰胺、膳食纤维与短肽肠内营养治疗短肠综合症,打破了国际医疗界“残留小肠短于70厘米不能成活”的定论。

 

...................................................................................

 

解读中国工程院院士黎介寿一辈子坚守的人生信条

 

  翻开黎介寿的人生履历,老人一生跟党走,信念坚如磐石,人生越走越宽阔,越来越精彩。回顾黎介寿的每一个人生“关节点”,为什么选择也好,考验也罢,他每次都能够“选对”自己的路?走进黎介寿,回眸他的人生选择,解读他的人生心语……

   

  【人物小传】 黎介寿,男,汉族,湖南浏阳人,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副院长、全军普通外科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他1924年10月出生,1949年4月参加工作,1963年4月入伍,1979年3月入党,专业技术1级、文职特级,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至今89岁高龄的他仍战斗在医疗和科研战线最前沿。
  他在国内最早从事肠疾病治疗研究,是国际上公认的“全世界研究肠道时间最长、最有成就的人”。在国内他首推“临床营养支持”疗法,首开综合应用生长激素、谷氨酰胺、膳食纤维与短肽肠内营养治疗短肠综合症,打破了国际医疗界“残留小肠短于70厘米不能成活”的定论。
  他1994年领衔完成亚洲首例同种异体小肠移植手术,2003年他又领衔完成亚洲首例肝肠联合移植手术,2011年领衔完成的“肠功能障碍的治疗”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填补了我国器官移植的缺项,如今肠移植的质量与效果均达到亚洲之最,重症肠功能障碍的治疗在全国首屈一指。

 

 

完成亚洲首例小肠移植手术 实现“零”的突破

 

  人体就象一个奥妙的世界,九曲回肠仿佛九曲回廊。黎介寿把他的弟子分成了取肠组、修肠组、手术组、监护组等几个小组。他像一位将军一样站在手术台上,果断地打开了患者的腹腔,手术持续了整整11个小时。虽然患者腹腔内感染和粘连很严重… 

 

 
 
  肠外瘘治疗面临的难题很多,首要的是解决患者在肠功能障碍时的营养供给问题。为掌握第一手资料,黎介寿不分昼夜守在病人床边,收集肠液,反复与食物匀浆混合后,再从瘘管处回灌,并收集粪便样本送检。一次,病人肠液粪便外溢,一同查房的医生差点呕吐。

 

 

 
  经过1900多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黎介寿终于在亚洲首次获得了猪同种异体小肠移植的成功。当又一抹黎明的曙光,照耀在彻夜未眠的黎介寿身上,这位被研究所人员亲切地称为“猪爷爷”的68岁老人,终于结束了4年多与猪“相依为命”的日子。

 

 

 

黎介寿:我国临床营养支持的先行者

 

  1970年底的一个晚上,黎介寿在阅读外文杂志时,看到一篇“静脉高营养”的报道,称可以从静脉输给患者所需的营养,这是一个创新的技术。他反复阅读,琢磨应用的原理与条件,认为完全可以引用。次日一早,他与同组的医生讨论后认为可行,便开始行动起来。

 

 
 
  总部的卫勤专家来了,诸军兵种的军事专家来了,可爱的战士们来了……2010年,这一全新的救治模式在与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卫勤演练中成功对接。演练的结果显示,伤员的通过率增加了一倍,确定了治疗率提高了13%,达到了“伤而不残、残而不废”的目标。

 

 

 
 
  他想,胶水是化学物质,对人体有无负作用?为了掌握胶水与伤口的结合效果,他手握手术刀,在自己左腿上割了一个深深的口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钻心的疼。然后,他小心地用胶水将伤口粘合起来。一周后,奇迹出现了,伤口竟然完全长合在一起。

 

 
 
  重症胰腺炎的治疗,是世界公认的医学难题,发病严重时患者肺、心、肾三大脏器衰竭,病死率高达60%—65%。2006年,82岁的黎介寿再啃“硬骨头”。经过潜心研究发现,主要是这种病发病急,血液里产生很多毒素,治疗往往没有见到药效,病人就死亡了。

 

 

  

鼓励学生用机器人实施外科手术

 

  黎介寿告诉嵇武:“我们不能当井底之蛙。以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为标志的微创手术目前的确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且在许多领域也开始取代传统手术。但我在网上看到过,美国已经成功运用手术机器人开展微创外科手术。”

  

 黎介寿历时30年56岁终于实现入党的夙愿

 

  1979年3月1日,是黎介寿终生难以忘怀的日子。在递交了多次入党申请书后,56岁的他,终于迎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光荣地站在了党旗下,举起拳头庄严宣誓。为了这一刻,他整整追求了30年!

  黎介寿第一次写入党申请书是在1949年。亲历南京解放的他,看到打人骂人、态度恶劣的国民党伤兵和解放军战士身着薄衣、以地为床,“为民不扰民”的行为,前后鲜明对比中坚定了他入党的念头。

  几十年的夙愿终于成为了现实。面对着鲜红的党旗,他心潮澎湃、思绪万千,禁不住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耄耋之年登井冈山爬109级阶梯瞻仰红色革命遗址


  盛夏的井冈山,骄阳似火,太阳向大地肆意倾撒着热量。山高林深、坡陡路险,研究所的党员在山路上艰难行进。晌午时分,山里的温度已近40℃。大家沿着当年红军的挑粮小道行进。在这支队伍的后面,耄耋之年的黎介寿,头戴一顶太阳帽,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叉腰,全身早已被汗水湿透。 

  入党前誓做一名“党外布尔什维克”


  科室党支部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支部研究问题时,都会让他列席。他非常想成为党的一分子,但由于出身问题,在那个年代,美好的愿望是难以实现的。1956年,在一次学习会上,他向组织表明了自己的愿望:希望成为一名“党外布尔什维克”。在当时,这句话受到了批判。      

  黎介寿入党申请书摘抄


  在党的教育关怀下,我参加了革命工作,参加了“抗美援朝”医疗队,经历了肃反、三反运动,受到了实际的锻炼与教育。社会主义改造与大跃进运动以后,社会上的新气象不断出现,社会道德与社会秩序之好是我在旧社会所不能想像到的,这更使我深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一真理。

 

   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 成了错误意见代表

 

  黎介寿常说:“人的一生面临许多选择,但紧要处就两三步。跟共产党走,是我一生最重要最正确的选择。”在屡次遭受挫折的时候,在蒙受不白之冤的时候,他表现出“虽九死而犹未悔”的坚定信念。“文革”时期,黎介寿先后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撤销了科主任职务,还受到了严厉批判。

 

 

“一根肠子走到底”  

 

  黎介寿用毕生的追求诠释什么是“专注”。专注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一根肠子走到底”,就是这种精神和境界的反映。一个专注的人……

 

  黎介寿:急病人所急 想病人所想

 

  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轻言放弃

 

  车站大厅举牌求车票 为病人日夜兼程返南京

 

  黎介寿:多做一台手术,就多救一个病人

 

患者的钱能省则省

 

  一次,一位患者认为黎介寿给自己开的药比较便宜,担心治疗效果不理想。黎介寿了解情况后,主动靠上去,给患者解释道:“好药不一定是贵的,管用的才是好药

 

  退还患者金项链 不让名誉沾上“铜臭”味

 

  患者只有病情轻重之分 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为“好八连”战士杨宵施全军首例小肠移植

 

  黎介寿从不“认命” 为病人再大风险也要冒

 

心细如发为患者

 

  手术方案敲定后,黎介寿连手术中腹部切口的位置、长短都与他的团队进行讨论,虽然问题非常复杂,但手术后结果却非常满意。患者紧握黎介寿的手

 

  为病人发明“约束带” 细微之处见真情

 

  救治贫困“小聋女” 大量减免治疗医药费

 

  带病手术十二个小时 绰号“拼命三郎”

 

  面对病人需要 黎介寿总是一句话——“马上到”

 

 

 

黎介寿带教200多名硕博人才 做诲人不倦的“垫脚石”

 

  在黎介寿带领下,他创建的全军普通外科研究所,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军队和江苏省重中之重学科,是国家卫生部临床药理基地、全军胃肠外科重点实验室。从1994年至1996年,连续两届全国普通外科中青年医师优秀论文竞赛共20个一等奖中,黎介寿的学生拿下8个。

...................................................................................

 

黎介寿:时刻当好学生科研攻关“总备班”

 

  在普通外科,黎介寿有一个特殊的称谓,叫作“总备班”。学生们科研攻关受挫时,他总是“备”着,有求必应;学生们手术遇到棘手问题时,他总是“备”着,随叫随到;学生们遇到无法解决的矛盾时,他总是“备”着,充当“消防队员”。

  ...................................................................................

 

黎介寿带教第一个研究生李宁:先后获7个各级一等奖

 

  黎介寿带的第一个研究生叫做李宁,他1968年下放到安徽泾县,就是当年新四军皖南事变的地方,5年之后上了皖南医学院。毕业后在泾县县医院和安庆地区医院当医生。1982年,他考取了301医院陆惟善、顾倬云教授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之后,很多大医院都要他,他却义无反顾地跟随了黎介寿。

 

 

黎介寿甘为“人梯”

 

  在学生们眼里,黎介寿就是普通外科研究所这棵大树的根,他源源不断地为绿叶新枝输送营养,却从不与绿叶争抢阳光。

  

从八名弟子到桃李满天下

 

  1968年,黎介寿被下放到安徽金寨,他从当地的初中生中吸收了8名弟子,从基础知识教起,手把手地教动物手术……

 

 

修改800余篇论文从不署名

 

  黎介寿常说:“看到学生在成长,看到事业后继有人,就像自己的科学生命在延伸。”多年来,他“甘当绿叶护红花”……

 

 

  黎介寿出生:唤名“介寿” 为人祈求长寿

 

  “哇……”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了。这哭声是那样的响亮,它穿越湖南长沙望麓园四号老宅,向世人宣告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产妇黎周霞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木钟,时针定格在1924年9月13日零时三十分。而9月12日,正是黎周霞的生日。

  望着儿子红扑扑的脸蛋,父亲黎溥棠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黎周霞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溥棠,我这个生日可是过得太痛苦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求学之路:父亲早逝 一度辍学颠沛流离


  黎介寿的父亲黎溥棠在广益中学当校长时,恰逢国家多事之秋。他一会儿组织学生参加反英示威流行,一会儿收拾“马日事变”给学校带来的残局,真是呕心沥血,费尽心机。过度操劳使他身心交瘁,刚刚30多岁,就患了心脏病。      

 

    结缘医学:为寻食宿免费学校放弃工科大学


  学医不是黎介寿的初衷,他的骨子里流淌着父辈的血液,他渴望上大学学理工科,是那个艰难困苦的时代,改变了他生命的航迹。学医,是黎氏三兄弟在痛苦的年代里一种无奈的选择,他们却在无奈的选择中发现了一种境界。          

    考取医学院:在严格的淘汰赛中成为佼佼者


  国立中正医学院实行严格的淘汰制,补考不及格就要留级,只允许留一年级。如果是两门功课不及格,那就只有退学。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竞争是激烈的,优胜劣汰,入学时黎介寿和弟弟班里共有130个同学,六年来淘汰了101个,到了毕业时只剩下了29个。

    在南京中央医院实习:卖血买西装


  汪素娟刚刚推开家门,突然看到两个小叔子身上穿着廉价的西装,手腕上戴着明晃晃的手表,黎鳌也像看着天外来客似的看着两个弟弟。夫妻俩一同打量着介寿和磊石,警惕的目光已经变成了一种无言的审问:“你们俩不挣一分钱……”

 

 

院士走进手术室的次数已无法统计

 

 

 

 

倾听医生对病案的分析

 

 

院士从医之初就是从事检验工作的

 

 

定期举办讲座传授医学前沿学术

 

 

大家还是围着院士问个不停

 

 

 

 

黎介寿下部队深入训练场

 

 

进行疾病调查与战士亲切交谈

 

 

黎介寿下部队

 

 

 

院士查房 弟子们前呼后拥

 

 

 

 

广泛的兴趣爱好

 

 

倾听医生对病案的分析

 

 

院士简单的中餐

 

来源:中广军事    责编:彭洪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