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军事专题空白 > 自主策划相关新闻

作为前辈要给年轻人更多更好的机会

2012-03-25 23:22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中广网北京3月25日消息 夕阳无限好,晚霞映人生。陈菊梅教授在传染病防治岗位不懈奋斗63年,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聪明才智无私地献给了国家和军队,取得了无愧于人生的成就:上个世纪60年代初,她在302医院首开切开气管救治麻疹患儿的先例,首创了成功救治乙型脑炎后遗症患者的“鞘内注射法”;70年代,她首先发现了中药五味子具有降低转氨酶的作用和机理,研制出系列降酶新药;80年代,她创建了全军第一个临床乙脑实验室,率先牵头组织全军中西医结合诊治慢性重型病毒性肝炎的攻关研究;90年代,她在研制多种国家级新药方面作出了特殊贡献,被评为总后“巾帼建功先进个人”;进入新世纪,她被评为总后“一代名师”后,在抗击“非典”、抗震救灾中又再立新功……她先后发表15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16部学术著作,获得20多项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医疗成果奖。在采访中,87岁的陈教授面对夕阳晚霞,抚今忆昔,淡泊而坚定,她说:“这一切荣誉,都归功于培养我的党、国家、人民和军队。人到晚年,更要淡泊名利,扶植新秀,保持晚节,晚霞映人生哪!”

  陈菊梅常说:只要你穿着这身军装,就意味着你分享了军队的荣誉,就意味着你有更多的责任和担当,要像爱护眼睛那样爱护国家、军队和集体的荣誉,淡泊个人的名利。这些年来,诸如英国《名人传记》、《剑桥大学名人录》等国际知名编辑部纷纷来函,请求把她列入世界名人录,她都复函谢绝;首都各大新闻媒体多次要宣传报道她,她都一一婉言谢绝。她平静地说:“我死后不用留名,人死了就死了,还留什么名?我和老伴都商量好了,我们死后,不作遗体告别,尸体都捐出来,供医院解剖研究用。”

  在陈菊梅教授和年轻人之间,看不到“月明星稀”的现象。相反,她尽可能给“星星们”提供更多“显山露水”的机会,而常常把自己悄悄隐藏在“地平线”以下。发表学术论文或申报科研成果奖,她常把年轻人放在前面,有时她干脆就不署名。尽管这些论文和课题都是按她的思路、在她的指导下并经她审定后完成的,但她认为,只要完成了研究任务,为传染病人做了实事,署名在前在后、署不署名都是次要的。在采访快要结束时,陈菊梅若有所思地对笔者说:“在学术界,我们作为前辈,一定要警惕‘大树底下好乘凉,大树底下不长草’这两种倾向啊!”

责编:谢露莹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