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武器装备 > 防务观察

美上将:担心美国军力下滑 更担心中国军力壮大

2014-09-16 08:47   来源:环球时报    打印本页 关闭

    

  资料图:洛克利尔

  “不担心将军”坐不住了

  美军太平洋司令发狠话称中国“积极挑起不稳定”

  据环球人物杂志报道,“中国是地区领导者,很快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他们有责任在地区间创造安全。但坦白地说,我认为他们最近几年做了相反的事…… 中国正在南海和东海制造着不稳定。”这是8月28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萨缪尔·洛克利尔(下文称洛克利尔)在夏威夷举办的一个圆桌讨论会上对各国媒体发表的一番“有针对性”的谈话。

  具体是针对什么?美国媒体提到8月19日,一架美国P—8反潜巡逻机在南海上空对中国海岸进行侦察,“遭到中国战机的拦截”,在美国方面引起“震惊”。中方随后做出澄清,指出“拦截”的说法不成立,是美军机频繁抵近侦察造成。但美方继续抓住此事作文章,就连一向表示“对中国的军事威胁从不担心”的洛克利尔,也放出了上述“狠话”。

  经历丰富的第25任司令

  洛克利尔是2012年3月接替罗伯特·威拉德出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他是第25任。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组建于1947年,总部在夏威夷,是目前美军全球六大战区司令部中最大的一个,现有兵力逾32万人,装备有2000多架飞机以及6个航母打击群,美方宣称其责任辖区“从美国西海岸至印度,横跨36个国家和地区”。2012年,美国正在积极推行“战略重心东移”的战略,太平洋司令部直接实施这一战略,遏制亚太地区新兴国家,盯住朝鲜半岛、西亚,以及东海和南海等地区热点问题,并适时进行军事威慑,以期发生有利于美国的“再平衡”变化。所以,洛克利尔担此要职时就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1954年,洛克利尔出生于美国东南部的佐治亚州。1977年,他毕业于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院。这所学校号称美国海军的“西点军校”。申请入学者除了要具备合格的学业成绩与身体条件外,还必须得到有资格提名人士的推荐。有资格提名推荐的人士包括副总统、参众两院议员等。毕业后,洛克利尔在“普拉特”号驱逐舰上任职,之后到核动力航母“卡尔·文森”号,担任电气部门军官。因表现突出,他不断被提拔。洛克利尔首次任舰长的军舰是“来夫特维齐”号驱逐舰,后升任第二驱逐舰中队司令。2002年,他被任命为第11航母战斗群司令,坐镇“尼米兹”号核动力航母。

  洛克利尔曾任海军作战部规划科科长、海军参谋部主任等职。2010年10月,洛克利尔被调任美国欧非海军司令,兼北约盟军那不勒斯司令部司令。

  因实战而声名鹊起

  洛克利尔多次参加过实战并颇有建树,包括伊拉克战争期间在波斯湾的行动,以及对利比亚的空袭等。

  2003年初,时任“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司令的洛克利尔率部赴波斯湾,在阿富汗“持久自由行动”和“伊拉克自由行动”中负责海军的行动计划与实施。后来,一位美国国防部官员曾对洛克利尔在那里的表现进行评价:“中东的战争塑造了洛克利尔等军官的思想。经历过实战锻炼,他们已能够从一个更广阔的角度来看待世界大事了。”

  2011年3月,法、美、英、意和加拿大5国组成的联军在摧毁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防空系统时,洛克利尔的表现也被称为“出色而有效”。当时,他们实施“奥德赛黎明”作战行动,向利比亚的防空目标发动进攻,法国轰炸机率先攻击。3月19日,美军位于地中海的导弹驱逐舰发射了110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奥德赛黎明”作战行动名义上的统帅是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卡特·汉姆,但具体指挥其实是时任“奥德赛黎明”联合特遣部队指挥官的洛克利尔。

  据当时美国媒体报道,鉴于空袭涉及多个国家,这项任务不仅要求指挥官具有军事才能,还要求他具有非同一般的外交与协调能力。在美国国防部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洛克利尔向媒体介绍,他在指挥舰上与来自法国海军的让—皮埃尔·拉伯那中将和来自英国海军的拉斯·哈丁少将进行集体指挥,并通过众多联络官与其他国家的海军进行配合。“我们与联盟伙伴密切协调。有13个国家调派兵力、参与行动……”

  此后,洛克利尔曾经接受美国《活得更好》杂志的专访。他谈到了自己对“阿拉伯之春”的一些看法:“绝大部分朝着更民主前景和更多个人权利前行的国家,都有一些共性……(在非洲)人口增长,高失业率,低工资水平,食物和水资源短缺,医疗条件缺乏,这些都有可能制造一个动乱不定的安全环境。而这对世界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说,既带来了挑战也创造了机会。”

  对中国问题表态变了

  美军前两任太平洋司令蒂莫西·基廷和罗伯特·威拉德,都曾长期在远东服役,非常熟悉战区内情况和中国问题。相比之下,洛克利尔在就任太平洋司令前并没有突出的远东阅历,有时不免显出一些“随意性”,这一点从他上任两年半来的表现也能看得出来。

  2012年6月,即上任3个月后,洛克利尔接受了中国相关媒体的采访,他表示“希望南海争议和平解决、或在一些基于规则与法律的论坛中解决”,“任何一方都不能强迫另一方”,他认为自己的“主要关切”是“保障该海域航行自由和全球其他国际海域自由通行”,同时强调“不担心南海会有战争”。在南海问题上,洛克利尔声称“不站在领土争端任何一方”,强调加强中美战略互信和中美两军交流,表示“不关注中国军队是否变得更强大,而更关注其是否能确保透明度”以免相互误判,他将解放军定位为“了解我们的内行”,和美军一样都致力于确保本国安全。

  同年12月6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称,洛克利尔就中国“辽宁”号航母服役发表看法,称如果自己是中国,处于当前经济地位,处在必须照顾自身全球安全利益的位置,会考虑建造一艘航母,“甚至会觉得一艘不够”,他表示“除非中国不再是全球安全体系的一部分,我们才有必要感到担忧”。他当时还称,由于美中彼此间一直能保持对话和沟通,两军关系已改善至“历史水平”。

  今年1月15日,洛克利尔在接受美国《军事时报》采访时则表示“美国在太平洋不受挑战地控制蓝水及其空域时代正在终结”,而“中国的崛起将是美国海军军舰及服役人员置于险境的关键”。在他看来,亚太日趋军事化,却又没有类似北约的冲突防范机制,中国军事支出和军力增长正在事实上改变二战结束后的秩序和现状。他说“谁都明白中国正在崛起,但谁也不明白中国未来要做什么”。洛克利尔称,太平洋司令部的目标是让中国成为“地区安全的净贡献者而非净消费者”,而底线则是“维护国际海域自由行动的权利”。

  今年3月25日,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洛克利尔在会上表示,美军在太平洋方向水面舰艇和潜艇数量不足,认为2029年将攻击潜艇数量从55艘缩减到44艘,将不足以应对中国约70艘攻击潜艇,而中国094战略潜艇的升级将对美国构成更大威胁,“中国将在未来10年左右实现潜艇的现代化”。

  不难看出,“不担心将军”洛克利尔现在不仅担心美国军力下滑,更担心中国军力的壮大。(陈在田)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