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武器装备 > 装备动态

“巨无霸”米-26直升机的中国生涯

2014-08-13 15:21   来源:新华网    打印本页 关闭

    

   2014年7月,兴安岭上茫茫千年原始森林松涛澎湃。

   在这相距数百公里、横亘中国东北北部壮阔山脉的南北两侧,伴着阵阵浆叶轰鸣的巨响,两个一样庞大的身影、在直径30多米巨大螺旋浆牵动下,跃入林海上空。它们40多米长的身躯从树梢顶端飞速掠过,桔黄色机身上“中国飞龙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从第一个揭开在中国大地上空,驾驭全球最大直升机飞行史的篇章,到如今“双机合壁”巡守华夏大江南北,中国飞龙的米-26机组,书写过传奇,更默默坚守着平凡。

   俄罗斯来客

   2007年9月8日,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夜色慢慢袭来。

   突然,远空中传来直升机特有的轰鸣,在没有其它飞机起降的机场上空格外清晰。

   “来了!来了!”停机坪上,翘首以盼的中国飞龙通用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激动起来。北方的天际线上一个黑点越来越清晰。随着米-26直升机8个巨大的螺旋浆慢慢停止了转动——世界上最大的直升机“巨无霸”第一次降落在中国的土地上。飞龙通用通航有着持续执行航空护林任务20余年的光荣历史,也更明白米-26对于他们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护林防火是我国通用航空最重要业务之一,而当时国内用于这种业务最大的机种是俄罗斯米族系列的米-8、米-17和米-171直升机,一次最多载人不足30名,只能吊装3吨水。

   可是米-26最多可载百人,最大载重量56吨,最远航程可达1900多千米。除机仓内的载重外,起飞后机身下还能吊装15吨的大水桶用于灭水,洒水后可在火场形成长240米、宽45米的灭火中心带,即使是在远离基地无地勤和导航保障条件的地区,它也能够独立作业。

   “使中国通用航空企业能够装备这种世界最大的直升机,使中国通用航空业具备世界顶级的技术装备。”最终,飞龙通航通过努力,让第一架米-26系列直升机米-26TS从俄罗斯飞来,翱翔在中国的蓝天。

   改变命运的自然之变

   中国通用航空的“主阵地”是工业、农业、林业、渔业和建筑业的飞行作业以及医疗卫生、抢险救灾、气象探测、海洋监测、科学实验、教育训练、文化体育等方面的飞行活动,更多是不为世人所关注的“边缘”业务。中国飞龙赋予米-26的主要任务是护林防火服务,似乎注定了它的中国航行生涯将是默默无闻的。

   然而,一场震惊中外的悲烈的自然之变改变了这一切。

   2008年5月12日14时27分59.5秒,里氏8.0级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发生了。

   一时间,数十万生命需要救援、数万亿财产需要转移……可灾区地处青藏高原边缘,山高林密、地质条件复杂,震中地区道路中断、通信中断,解放军甚至动用了伞兵空降到震中地区,才与震中恢复联系。

   在这种危急的状况下,直升机成为前线救援运输的“主力军”,而运载量巨大的米-26正是抢险救灾的急需的“利器”。

   5月16日,前一天刚奉命从加格达奇森林防火一线返回哈尔滨的飞龙通航米-26经过紧张检修后腾空而起,直飞4000多公里外的汶川灾区。

   虽然它不是国内、甚至不是中国飞龙通航第一批赶赴灾区的直升机,但人们对它的期待却远远超过了其它机种,而此后它也用事实证明:米-26确实是中国通用直升机抢险救灾的“NO.1”。飞行108架次、运送货物575吨、运送受灾群众630余人……一个个数字是米-26在川府大地上空开辟救援“生命线”的最好诠释。

   首次入川显神威

   在中国服役近一年以来,速度反应到达指定目标成了米-26机组的常态,但这次抢险救灾任务使命重大,他们星夜兼程。除了在哈尔滨、郑州、重庆等几座城市机场加油时在地面稍做休整,他们一直在驾机飞赴灾区。

   17日下午16时,米-26庞大的身躯降落在四川广汉中国民航学院机场的停机坪上。这里是此次抢险救灾民航直升机的大本营。

   一下直升机,来不及休整,中方机长齐焕清赶到灾区指挥部请战。“米-26载重量大、性能好,请指挥部把我们派到任务最重、伤员最多、救灾最需要的地方。”

   “机长,飞机检查完毕,适航状态良好,可以放飞。”机械师在对直升机进行认真检查后,坚定地向齐焕清报告。20日14时58分,米-26装载着3吨重的帐篷、救生圈等物资飞向震中地带。

   虽然米-26机组对在灾区可能遇到的困难有一定心理准备,但实际飞行中的难度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当地山区地形复杂、群山交错、局部气候多变,地面密布高压线,空域内还有其它参加救援直升机,其中从绵阳到目的地清坪是最艰险的航段。米-26不得不在山谷中穿行,米-26机体大,在山谷中回旋余地小,机组只能依靠目视来减速、探寻着位于半山腰上的目的地。经过大约40分钟艰难飞行,他们终于在清坪乡降落。

   震后的清坪乡成了真正的孤岛,聚集着未及时转移的千余名受灾群众和救灾的800名部队官兵,而附近地震形成的一座堰塞湖随时可能会给这里带来灭顶之灾。救灾指挥部紧急调用了大批陆航、空军、海航、民航各型直升机向外转移这些人员。

   卸下救灾物资后,机组接到运送人员外撤的命令,立即全员载运武警官兵、伤员和灾民起飞,于16时15分成功降落广汉机场,使100余人在被困近200小时后成功脱险。

   这时已近日落时分,天上又下起了雨。机组又接到指挥部发来再飞清坪的命令。机组人员面对艰难飞行的情况毫不犹豫,于17时30分驾机再次冒雨升空。

   天色渐晚、雾气愈重,面对凶险重重的山峦,机组人员凝神静气,在能见度越来越差的不利条件下飞抵清坪,为驻守堰塞湖的官兵运去了总重两吨的救生衣和救生圈,并再次转移100余名被困群众,18时55分安全返回。

   至此,清坪地区需要外运的人员已基本安全转移,其中,米—26从震中地区转移出两百多人,占总运载量的四分之一,创下这场抢险救灾飞行中直升机单架次空运人数的最高纪录。

   扬威堰塞湖

   大地震中多座大山山体崩塌、滑坡,大量的沙石阻塞了原有河道,河水无法下泄,在震中地带形成了33个堰塞湖。沙石形成的“坝体”无法长时间承受水山上涨的压力,随时可能垮坝。一时间,整治堰塞湖成了抢险救灾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唐家山堰塞湖险患整治则是最迫切的任务。

   要完成这一任务,需要将大卡车、挖掘机和推土机等十几吨重的重型机械送到堰塞湖大坝的坝顶,用于开挖泄流槽。然而通往坝顶的道路一时难以建成,只有用直升机向坝顶吊运设备这一方案可行。但要承担这次运送重型设备的任务,只有中国飞龙的这架编号为“B-7802”的米-26重型直升机能够做到。

   5月23日零时20分,米-26机组接到指挥部发来的紧急命令,急调驻扎在广汉机场的他们于7时30分出发。待命期间,机组人员再次对相关设备进行检查。地面机械师邹志海用布捋着两条长达30米、直径约3厘米的编织钢丝仔细擦试。十几吨重的挖掘机将通过这种钢索吊挂到堰塞湖大坝。

   尽管浓雾尚未散去,但米-26紧急起飞赴命。领航员袁鲁陵接到北川方面的军用侦察机报告,作业地区空域能见度仅有0.5公里。飞行中,米-26的飞行高度从600米到500米、400米不断下降,但下面始终云雾缭绕。这种条件下是无法作业的。11时12分,米-26摸索着降落在绵阳机场,等待飞往唐家山的时机,可当天天气状况一直没有好转。

   25日,参与唐家山堰塞湖抢险的空军某部一架直升机再次起飞,试图打开一条供米-26吊装工程机械设备的“空中通道”。齐焕清也乘空军直升机赴北川进行实地考察。齐焕清看到,由于山区的雾较大,加之山体滑坡后扬起的粉尘,两者混合已形成了霾,严重影响能见度。

   此时空中还有厚厚的云层,遮挡了飞行人员对地面的观察。而山间高压线纵横,对于惯性较大的米-26来说,转弯的难度大,低空通道难以畅通。而如果提高飞行高度又无法观察到地面,在群山中降落更为困难。另外,直升机在吊运过程中,还要经受不稳定气流、调运设备晃动和作业区温度升高使发动机功率下降等因素带来的考验。这一切将使吊运过程非常惊险。

   米-26机组成员是飞龙通航精心挑选的,有丰富的在恶劣环境下飞行经验。面对这些困难,机组人员连夜商议应急飞行需采取的各项安全措施。

   26日8时50分,天气开始转好,前方空军侦察机报告:作业区能见度5公里。9时整,米-26准时升空,先飞往唐家山堰塞湖大坝上空熟悉飞行线路。沿途,它庞大的身躯几乎一直在群山与高压线间穿行,机身需要不断转弯。

   成都军区空军专门为米-26开辟了“绿色通道”:只要米-26起飞作业,绵阳至北川一带相关空域内,与此任务无关的直升机将一律避让,保证吊装设备任务顺利完成。

   9时50分,米-26降落在北川县擂鼓镇,吊运准备工作已经在这里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机组的地面机械师黄瑞平先坐一架小型直升机,登上堰塞湖大坝,在地面协调指挥米-26悬停与设备摘卸。

   米-26减轻机身重量,与吊运任务无关的物品都被卸到地面。机仓内只留下中方机长齐焕清、俄方机长马克西姆,领航员袁鲁陵、空中机械师伊戈里和操作员维佳。

   准备就绪,米-26巨大的旋翼开始转动。随着马力不断加大,11时04分,第一台14吨重的挖掘机被吊起,消失在薄雾缭绕的群山中。

   距离第一台设备落地仅12分钟,第二台挖掘机被从上空吊起。至当天17时40分,米-26已成功将8台挖掘机、7台推土机,总重210吨的设备安全运送到唐家山堰塞湖大坝。

   整修一天后, 当地的气象条件仍不理想,可米-26再次上阵,从中午11时30分到下午18时40分飞行18个架次,向大坝运送了两个装满燃油的油罐、一个装满饮水和食品的集装箱、4辆重型翻斗载重车以及11辆推土机。

   在唐家山堰塞湖抢险中,米-26出色的表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正是这个“大家伙”给堰塞湖坝顶运去了大量的重型机械和油料,抢险施工才能够顺利开展。

   “孤独”的留守者

   6月1日,飞龙通航赴汶川抗震抢险机队的其它直升机都奉命撤回哈尔滨,唯有米-26继续留在灾区执行抗灾重建任务。强大的运载能力、突出的表现使它获得这一殊荣。

   也就是在这一天,它再次飞向唐家山堰塞湖,主要任务是回撤它曾吊运上去给机械提供燃料的3个大型燃油罐。

   此时唐家山堰塞湖坝体上开挖泄流槽的工作已经完成,指挥部决定从坝上撤下机械和设施,实行泄洪。这时,通往坝上的临时公路已经建成,由米-26吊运上坝的大型机械经由公路撤回,但3个尚存燃油的大型燃油罐,因体积庞大而无法通过公路运出。一旦大坝决口,这3个大型燃油罐顺流而下,对下游造成很大威胁。指挥部再次决定启用米-26将它们撤出来。

   一个多月前,米-26是从战事正酣的东北森防一线直接赶赴四川抗灾的,这时已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飞行中曾出现漏油现象,亟待大修。但在抢险的需求面前,机组人员克服困难、想方设法进行紧急整修,保证了米-26安全地如期飞往唐家山大坝,用3个架次撤下3个大型燃油罐,并将一集装箱食品等补给吊运上坝,为留守坝上负责观察堰塞湖水情的人员提供补给。

   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B-7802”号米-26在汶川地震灾区一共飞行108架次、飞行29个小时,运载物资575吨,成为一颗耀眼的救灾“明星”。米-26机长齐焕清获得了“全国抗震救灾模范”的荣誉。

   风雨过关山再闯巴蜀

   当胜利完成了抗震抢险任务,米-26机组驾驶着“空中巨无霸”挥别巴蜀大地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仅仅一年多,它们再飞回这片天空。

   2009年6月5日下午3时,重庆市武隆县铁矿乡鸡尾山发生山体垮塌,更为严峻的是,山体垮塌后,在附近一条河道上隆起了比汶川地震中唐家山堰塞湖大坝还高的堤坝,正在形成一个蓄水量可能比唐家山堰塞湖要多的堰塞湖,严重威胁下游安全。由于当地地形陡峭,抢险急需的大型机械根本运上不去。

   情况紧急,抢险指挥部想到一年前在汶川地震救灾中,飞龙通航的米-26曾在唐家山堰塞湖抢险中将总重210吨的设备运抵坝顶,紧急请求有关部门将“空中巨无霸”从东北急调重庆武隆参加抢险。

   7日一早,正在加格达奇执行森林防火任务的“B-7802”号米-26机组接到指令后,立即驾机飞向他们曾经奋战过的川渝大地。

   可当机组按计划经从东线行经济南、宜昌飞往重庆时,却遇到密布的雷雨区域。米-26立即调整航线,准备向西绕过雷雨区域,但当他们飞至赤峰时又因前方出现雷雨区而无法前行。

   当时那几天中国部分地区被强对流天气笼罩,出现了大范围的降水并伴有雷雨大风,对直升机飞行十分不利。机组决定经呼和浩特、延安、西安飞行,绕过雷雨中心区域飞往重庆。虽然飞越这条航线上的秦岭、大巴山等高山对飞行高度有限制的米-26来说有一定风险,但是机组毅然驾机起飞,星夜兼程。

   天气多变的航路上困难重重。风雨交加中,他们在延安转而向南飞穿越三秦大地,飞向秦岭,飞向大巴山。

   横亘米-26面前的两列庞大山系中,大多数山岭海拔在2000米左右,有的高达4000多米。虽说进入中国两年来“B-7802”米—26多次在大小兴安岭、汶川和云南的重山峻岭中执行多种任务,穿山越岭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可在这次飞越这两大山系时,它们迎面遇到了飞行的大克星——雷雨云系。

   面对困难,机组人员沉着冷静、凭着娴熟的技巧,驾驶米-26以3000米的高度掠过一座座山顶,最后安全地降落在重庆江北机场。

   可此时重庆地区阴雨连绵、雾气弥漫,能见度差,它们无法飞往武隆地区,吊运大型机械设备的时间也难以确定。

   10日一大早,机长齐焕清和机组人员乘车赶到起吊设备的预定停靠点——南川区水江镇勘查现场气候和地形,确定起吊场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能够满足米-26作业需求后立即返回。

   10时30分,他们准备从江北机场飞往起吊场地,就吊运过程中的技术问题与现场的工作人员进行进一步沟通。但先行侦查的轻型直升机传来信息,航路上的能见度不能满足米-26安全飞行。

   为了尽早完成抢险任务,下午他们抓住天气稍有好转的机会,冒雨飞向起吊场——距武隆最近的起飞地点水江镇待命。18时06分,米-26在众人的期盼中降落在水江镇临时机场的“十”字框上。

   天黑前,齐焕清等人又乘警用直升机前往直线距离14公里外的山体垮塌现场考察。

   13日,重庆地区天气开始好转。前天晚上已在水江镇待命的米-26机组立即进行了一次空载和一次载物飞行试飞。

   而这两次试飞使他们切身感到这是一次比汶川地震中唐家山堰塞湖抢险还要危险的任务。因为抢险区域山体的岩壁与机械设备指定吊放位置相距很近。如果要在这么狭小的空域实施吊放作业,机身需要尽可能靠近山体。这对米-26来说十分危险,稍不小心,它那世界最长的螺旋桨有可能碰到绝壁上,造成严重事故。

   齐焕清和机组成员以过人的勇气和娴熟的技艺驾驶米-26在指定地点完成悬停,开始吊放机械。此时螺旋桨桨梢距绝壁不到10米,已接近这架“空中巨无霸”的技术极限。

   到17时,因天气恶化不得不终止作业时为止,当天米-26机组共飞行9架次,将抢险急需的4台挖掘机、1台空气压缩机、1台潜空锤钻机和1台局部通风机吊运至抢险现场。

   15日13时许,米-26又一次将一台钻机的大型配件从14公里外的水江镇临时机场吊运至武隆山体垮塌现场后,机组接到休整一天准备撤回哈尔滨的命令。

   森林守护者

   自从米-26进入飞龙通航以来,它成为国家林业总局的“签约队员”。双方约定:米-26每年分别在南方、北方两个航空护林总站执行护林防火任务。每年4月至10月为北方航空护林总站服务,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为南方护林总站服务。就这样,来自俄罗斯的“空中巨无霸”常年驻守在中华的高山密林中。

   2007年9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毕拉河林业局扎文其汉林场发生森林火灾。刚来到中国仅有11天的“B-7802”米-26奉国家森防指紧急调令赶赴火场,投入灭火作战。“首战”中,它机降11架次,运送人员943人次;吊桶灭火8架次,洒水77吨,在输送兵力、吊桶灭火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令所有人震撼。

   国家林业局东北航空护林中心对米-26的表现非常满意。通过测算得出结论,使用米-26TC直升机在有效载荷、航速、航程、野外作业条件等技术性能方面与目前使用其它直升机进行森林灭火相比具有绝对优势。

   结束汶川抢险飞行后,米-26机组经过短暂休整,又回到森林防火一线,巡守在祖国南北的青山翠岭之间,在一次次扑灭森林火灾的战斗中突显神威。

   2009年4月,黑龙江伊南河林场发生火灾。29日,刚在西南完成扑灭森林火灾中建功的“B-7802”号米-26机组,从哈尔滨的基地场赶来驰援。他们领受了向火场运送300名森警官兵和扑火队员增援扑火一线的任务。

   当他们将第三次把100名扑火援兵运抵距火线两公里的上风头降落时,火场上风头风向突然变成下风头,不多时火头向他们扑来,机内已感受到灼人的热浪。此刻他们可以立即起飞躲避,可看到刚下机的扑火人员还未进入安全区域,机长齐焕清毅然决定冒着舱内烟浓度大、发动机可能熄火的危险继续停留观察,以备接走可能因火势改变需要回撤的人员。

   直到森林武警及扑火队员进入下风头的安全地带,他们才腾空而起,以娴熟的技术躲开冲天的浓烟,成功脱险。

   两次“回马枪”

   汶川抢险救灾、武隆再战堰塞湖、南北巡航护林防火……米-26的优秀表现,使得飞龙通航在2011年再一次从俄罗斯购进了一架同型号的“空中巨无霸”。

   虽然它没有“同门师兄”那样辉煌的履历,但第二架编号为“B-7807”米-26的表现同样出色,特别是两次森林防火的“回马枪”。

   2011年4月10日,刚来到中国的“B-7807”号米-26直升机圆满完成首次使命——西南地区森林防火任务,越过山海关凯旋返回哈尔滨基地。

   12日晚,根据航管指令,他们经停辽宁朝阳机场加油修整。13日凌晨1点多,机组领队队长蔡伟宁被手机的铃声惊醒。

   “秦皇岛抚宁山发生森林大火,需要你们参加救援。”电话里传来公司调度室的命令。

   “B-7807”机组人员在人生地不熟的南方地区工作了几个月,可以说是“人困马乏”。但火情就是命令,机组人员立即做起飞前的准备。

   当天上午,“B-7807”机组紧急升空飞向指定的着陆地点——山海关机场。在此后的5天里,他们在这里白天驾机执行灭火任务,晚上对直升机进行检修。由于灭火作业需要在距地面100米左右低空飞行,而火场周边高60米至100米高压线林立,执行这次森防任务时,每天通往火场的航路都要他们小心翼翼地操纵着这架空重50多吨的直升机、以上百公里的时速,贴着这些高压线飞赴火场。最终,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飞龙通航第二架米-26的“首秀”圆满落幕。

   无独有偶,2014年3月,又是在朝阳机场,又是在圆满完成西南护林防火任务凯旋出关归家的途中,B-7807机组再次接到杀“回马枪”的指令:山东烟台发生森林火灾,需要他们这架米—26返回山海关内参加灭火。

   前一天,B-7807机组飞经华北时,听到山东烟台发生森林火灾的消息,但不知火情如何,也没有收到参与灭火的指令,所以一路出关。没想到刚到达关外,就被要求返回灭火。他们知道,一般较小的森林火灾如需要直升机参与灭火,火场附近的其它机型参战就能够满足需求。一定是火势很大,才会动用米-26。

   机组人员立即驾机折返飞向烟台。由于他们的及时参战,当地的大火很快被扑灭。

   来自海外归客

   从2007年至今,在中华的大地上飞龙通航的首架米26“B-7802”执行飞行任务已达到1043小时,突破1000小时。2011年引进的第二架“B-7807”也执行飞行任务512个小时。

   2009年2月,井冈山灭火;

   2009年4月,伊南河林场灭火;

   2010年3月,广西百色、兴义灭火;

   2010年6月,大兴安岭呼中森林灭火;

   2010年12月,广东省梅州森林灭火;

   2011年2月,四川西昌森林灭火;

   2011年4月,泰山特大森林灭火;

   2011年9月,新疆喀纳斯灭火;

   2012年4月,四川凉山州森林灭火;

   2014年4月,云南玉溪森林灭火……都留下了它们那巨大的身影。

   从第一架米26TC“B-7802”进入中国,到再次引进“B-7807”,飞龙通航目前拥有的国内最强大的米26机队,上面的这段数据只是这个机队成为中国通用航空界抢险救灾、森林防火中的一个个片段。

   而多年使用飞龙通航米-26TC的国家林业局东北航空护林中心的一段分析总结资料,或许是更能诠释这个机队在中国通用航空领域重要作用:

   “运送246名扑火队员到150公里处的火场,米-8需要12次用时16小时,米-171需要10次用时14小时,米-26TC只需飞行3次用时4小时,时间缩短10—13小时,而飞行费的支出仅比米-8、米-171多出30%左右,假设森林火灾以每小时1公里的速度蔓延,在10多个小时里将有大量森林被毁灭。

   上述三种直升机同时在距离火场50公里处的水源取水直接灭火,在3小时续航时间内,米-8可洒水8吨、灭火面积3200㎡,米-171可洒水9吨、灭火面积3600㎡,而米-26TC可洒水99吨以上,灭火面积达32000㎡,米-26TC的费用虽是米-8的6.8倍、米-171的5.45倍,但是,米-26TC在同一时间内的载水量是米-8的12.2倍、米-171的11倍,大大提高了灭火效率,有效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和森林资源安全。”

责编:魏明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