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2013军事频道 > 中国军队

“潘家峪惨案”遗属将状告日政府索赔60亿元

2014-07-14 08: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打印本页 关闭

    

“潘家峪惨案”遗属将状告日本政府索赔逾60亿元

  7月13日,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村民委员会委托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全权代理“潘家峪惨案”受害者遗属,向中国法院起诉日本政府。中新网记者 刘彦领 摄

  “‘潘家峪惨案’只是日本侵略者二战时在中国犯下滔天罪恶的沧海一粟。日本政府这些年不仅没有反思和谢罪,反而美化侵略历史,妄图修改和平宪法,不断升级复活军国主义。”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13日表示,日本政府这些举动昭示着他们正一步步重蹈历史覆辙,但血债终须偿还。

  13日下午,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村民委员会在北京举行仪式,签署委托授权书,委托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全权代理“潘家峪惨案”受害者遗属,向中国法院起诉日本政府。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谢罪,并索赔60多亿元人民币。

  童增表示,“目前为止,‘潘家峪惨案’的诉讼是受害者遗属向国内法院提出的几起诉讼请求案件中索赔数额最高的。”

  潘家峪是位于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的一个小山村,二战时期为抗日堡垒村。1941年1月25日,3000多日军和2000多伪军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进行血腥屠杀,村中1298人被杀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潘家峪惨案”。

  “‘潘家峪惨案’受害者遗属多年来都有一个愿望,就是起诉日本政府,为在天亡灵讨公道。”童增说,“我们会聘请律师,帮他们整理起诉材料,尽力帮助他们圆这个梦。如果能够顺利立案,这将是中国二战大屠杀受害者遗属首次通过国内法院集体控诉日本政府”。

  如今已经86岁高龄的潘守力,是“潘家峪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在潘守力看来,最令他痛恨的是当年老人、妇女、儿童的惨死,这些弱者的尸首触目皆是。“这段痛苦的经历在我心里压抑了73年,我常常在夜里做噩梦,村民被杀害的惨状将我惊醒。”

  潘守力老人眼里泛着泪花,讲述了当年村民被杀害的情景:“鬼子把全村人圈在西大坑,硬把妇女们推下白薯窖,赤身裸体,先遭鬼子奸污,再用刺刀破腹挑肠,全身沾满血污。”

  “当时我年仅12岁,躲在角落里被人压在下面,才得以幸免于难,在人都死了以后,日本鬼子还挨个用刺刀往每个死者身上刺。”潘守力撩起裤腿给记者看他小腿上清晰可见的伤痕,带着哭腔说“这是鬼子用刺刀刺穿的”。

  潘家峪惨案只是日本侵略者二战时在中国犯下滔天罪恶的沧海一粟,在童增看来,每一位幸存者证言都是一段悲惨记忆,都是一段活生生的历史,也都是侵略者罪恶的铁证。

  “那年我6岁,亲眼看到一位孕妇肚子被刺刀划开,小孩被刨出来,然后用刀劈成两半扔到火坑。”这是一位老人亲眼目睹的情景,这位老人名叫潘善增,“潘家峪惨案”的另一位幸存者,现年80岁。

  “我妈抱着我,在坑里的时候,听到两个千马岭的人跪下求情,日本鬼子一刀便砍下他们的脑袋。最后我妈把我塞进了茅房坑里,人不断的倒下,把我压在了死人底下才得以保全性命。”潘善增说。

  在“潘家峪惨案”73周年纪念日前夕,村民潘贵清代表幸存者及遇难者后人宣读《写给日本政府的一封公开信》,要求日本政府能为历史负责,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1298位无辜死难者一个说法。

  其实早在1992年,潘家峪就走上了维权之路,但最终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潘家峪民间对日索赔团团长潘瑞燊向中新网记者展示了潘家峪1298位死难者名录,作为见证那段历史的确凿证据,“我们成立民间对日索赔团,就是要日本政府必须对受害者及其遗属深刻反省、真诚谢罪、足额赔偿。”

  对潘瑞燊来说,只要日本政府对潘家峪人民坚持不反省、不谢罪、不赔偿,他们对日本的官司将世世代代打下去,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一路走来步履维艰,如今‘潘家峪惨案’受害者及其遗属的集体上诉将更加直白地揭露日本暴行。”在童增看来,战争过去几十年,但是对于战争、对于侵略者的控诉之声依然坚韧。

  “通过追究日本侵略者当年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让那些正在企图挑起战争的日本右翼和政府要员明白‘血债终须偿还’的浅显道理。”童增说。(刘彦领)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