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中国军队 > 海军

本网记者护航手记:经受大风浪洗礼体会水兵之苦

2013-07-05 18:20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海军第十四批护航编队哈尔滨舰在风浪中航行,海水溅到驾驶室的窗户上。记者邓曦光 摄

  护航手记:经受大风浪洗礼体会水兵之苦

  记者:邓曦光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远海大风浪的考验,我很难体会到中国海军护航官兵长期在海上执行任务的艰辛……

  当地时间6月10日,我从海军第十四批护航编队补给舰微山湖舰换乘到指挥舰哈尔滨舰,赶赴塞舌尔参加国庆阅兵活动。

  近些日子,印度洋的西南季风如期而至。我们顶着风浪、一路向南,穿越赤道。11日晚上,风浪慢慢变大。哈尔滨舰的气象员告诉我,当时是8级以上海况,浪高超过5米。

  之前,我一直认为,经过三个多月的海上航行,也经历了一些风浪,已经能克服一些在我看来不小的晕船反应,现在应该比较适应了,结果却是……

  我的晕船反应随着风浪的变大更加明显。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从2万多吨的补给舰艇来到4千多吨的战斗舰艇,我的身体和心理防线似乎瞬间崩溃,扛不住舰艇在风浪中摇晃而带来的晕船反应,卧倒在床。

  12日一早,经过一夜的晕睡,睁开眼睛,感觉头晕脑胀,四肢无力。同住舱的闵龙处长告诉我,无论怎么难受,都要坚持吃东西,把它当成一项任务去完成。

  我扶着舰艇内通道的扶手,克服晃动,走到70多米外的餐厅时,额头上挂满了虚汗。

  打了一碗粥、一盘咸菜、一块馒头,放到嘴里面,比吃黄连还要难以下咽。我第一次感觉到吃饭是这样的痛苦,但还是要把它当一项艰巨的任务完成。

  饭后,还没有走到住舱,呕吐的感觉就冲得头晕,胃里直翻腾。加快脚步,跑到洗手间,把“公粮”全都交出来了,吐到最后,实在没啥可吐了,肠胃不停地抽搐,吐出来的是黄色的胃液……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淌,顿时瘫软在洗手间了。

  当我拖着软绵绵的身子爬上床铺时,感觉自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身子随着舰艇上下颠簸、左右摇晃,有时幅度超过10度。此时,还会下意识用全力抓住床头的扶手,防止从床铺上滚下去。

  老班长付锁彦让我出去透透气,会好一些。于是,我艰难地走到后甲板横向通道,通通风。

  战舰在风浪中穿梭,海水随时可能溅到甲板上。坐在通道的右侧,身体随着舰艇向右倾斜,这时,我紧紧抓住栏杆,下意识地向左看,只见蓝天,不见海面。

  正在保养装备的一位老班长说,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曾经也经历过6米以上的风浪。尽管这样,还要坚持值班,一只手拿着面包、咸菜,不停地吃,另一只手拿着塑料袋,随时准备吐,吐了再吃,如果吐都没得吐了,那更难受,而且也更没有力气工作。

  见到我经常在外面通风,一位老水兵打趣道:“你知道晕船的难受劲儿了吧。十几年前,我们出海遇上大风浪,几乎全船的人都倒下了,就连经常偷吃菜的老鼠也出来了,口吐白沫……”

  炊事班的班长们感慨:“遇上大风浪或者大涌浪时,如果舱室里的东西没有固定好,就会噼里啪啦地散落,我们也不能炒菜了,材料刚下锅,几下就会被晃出去……”

  这些日子,我除了去洗手间、把吃饭当任务以外,没有离开过床,躺得后背生疼。

  我在通风时,会碰到女兵。她们也有些晕船反应,但都能坚持正常工作。她们的年纪都比我小,是我家里妹妹的年纪,却如此地坚强,自惭形秽。

  她们告诉我,第一次远海训练时,也是除了吐,什么也干不了,死的心都有,不过挺过来就好了。

  听到这些话,我告诉自己,要有信心尽快适应晕船反应,这些姑娘都能挺过来,我也一定行。

  现在,仔细回味这些天的经历和感受,深深地体会到,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水兵多么不容易,长期远离岸基,接不到地气,除了要克服大风浪的考验,还要坚持战斗值班,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一茬茬水兵都是这样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

  6月16日上午,经过四天三夜的航行,我们终于见到了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我的晕船反应也随着舰艇靠港而慢慢消失。在哈尔滨舰访问塞舌尔的四天里,中国海军护航官兵出色地完成了塞舌尔国庆阅兵等一系列交流活动,在当地产生非常好的反响。

  当地民众、华人华侨都为见到这样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而感到惊叹、骄傲。可是谁又知道,光鲜背后又蕴藏着多少艰辛和付出呢!我想只有像我这样,跟他们同舟共济、共同战斗、一起经历过大风浪洗礼过的人,才能切身体会。

  向水兵致敬……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