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中国武警 > 先锋榜样

胡佰跃:从初中毕业生到武警测量尖兵

2012-12-18 16:03   来源:人民武警报    打印本页 关闭

    

认真测量。图片来源:人民武警报

  在武警交通部队驻山西省临县城庄镇某项目部里,有这样一位测量班长----他体重“轻飘”,但在工作中的“分量”却无人质疑;他初中毕业,却成了测量专业的行家里手,还自学学会了CAD制图,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测量尖兵。

  都说小胡光吃饭不长肉,下班回来,一顿狼吞虎咽,竟吃了九个馒头!看他的体型,一米七的个头,充其量不足一百斤,走起路来轻飘飘的,真担心在山顶上放线时被这黄土高原上的风把他给吹飞了!倘不经人介绍,很难和“山东大汉”这四个字眼联系起来,黝黑闪亮的脸膛倒是有点符合逻辑。

  小胡体重不重,可成绩不菲。入伍8年,已经有了奋战4条高速公路的辉煌战绩了,其中2条是他亲自从图纸上复写到这崇山峻岭之间的。每年家家户户欢度春节时,他的立功受奖喜报也像例行公事似的早早地捧在父母手上了。更让他欣慰的是,12名“弟子”都已经能单独“操枪”了。但当战友问起他八年最大的收获时,他总是嘿嘿一笑,“四肢发达,身体健康!”两排雪白的牙齿绽放在黝黑的脸庞上,真是灿烂无限。

  据说小胡从事测量工作还有很深的渊源。那年,新兵刚下队,太(原)长(治)路抢工期组建突击队,小胡第一个就报了名,心想,这下可要进入“实战”环节了,一定不能含糊!开始,中队安排他们刷坡,班长在测绘班放好的桩上挂好线,随着一声令下,大家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半天过去,一个坡面就要刷完了,回头看看自己的“战果”,尽管坡面整齐多了,但总觉得很别扭。下班了,小胡怀着一肚子不甘心回到营区,他仔细想,如果多增加控制点,一定能够很好地控制坡面的平整度!可控制点如何给出呢?按照坡比和两平台间的垂直高度,利用正弦函数计算出坡长,从下一平台控制桩减去平台宽度找准坡脚点。想到这里,他饭也顾不上吃,拿着木桩和工程线直奔工地。看着眼前这个初中毕业入伍的“新兵蛋子”的杰作,队长邵国华乐得直竖大拇指。

  梁板预制是整个标段的控制性工程。队长邵国华主动请缨,协助梁场搞突击。7月的山西,骄阳似火,直辣辣地倾泻在突击队员身上,使人无处躲藏。小胡负责材料运输,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9米长Φ32的钢筋一根就达50多公斤,小胡一扛就是两根,刚走几步,钢筋就剧烈颤动起来,接着身体也不由自主随钢筋摇晃起来,无奈,只好作罢。嘴里不停地嘟囔:“人家都搞机械化了,我们还用这么原始的施工方法,费工费力不出活!”正当他无可奈何之际,目光在一辆手推车上停住了,“嘿嘿,现成的机械化不用,自找费劲!”飞一般把手推车推到钢筋场地,招呼队员们装车,可不料,9米长的钢筋,一放小车上两头就耷拉着地了,根本无法行走。“想偷懒图省事,省省吧”,战友们都嘲笑他。小胡一言不发,只见他把手推车斗卸下,找来两根钢管,焊在手推车轴上,钢管之间又用Φ12短钢筋连接,很快一个加长手推车做成了。车子改进了,原来20个人的工作现在两人就完成了,战友们连连称赞:“机械化”就是好!又一次,在穿预应力钢绞线的施工中,波纹管堵塞,钢绞线无法穿入,不得不“开膛”通过。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小胡又想出了办法,他在波纹管中预先穿入一根PVC管,浇筑混凝土过程中不时拖动,混凝土凝固后将PVC管拖出,彻底解决了管道堵塞的问题。几次下来,战友们再也不嘲笑他了,还送了他一个“小发明家”的雅号。

  一时间,小胡搞小发明的事很快在中队传开了,很多战友私下议论,小胡呆在施工班太“屈才”了,搞测量技术含量高,于是,大家逐级反映让小胡进测量班。中队党支部经过研究,满足了大家的请求。战友高兴了,可小胡懵了,自己初中毕业,怎么能够胜任工作?耐不住中队干部反复做工作和大家的一再鼓励,他带着“不堪重负”的压力进了测量班。

  部队转战重庆三峡库区,修建奉(节)云(阳)高速。为了使项目尽早开工,测量班加紧进行复核导线点和路基原地貌复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茂密的森林、陡峭的悬崖,给测量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可最难的是小胡,他负责立杆,从山上到山下,从这座山到那座山,一天要走好多个来回,腿上经常被划出一道道伤痕,但他自己用“创可贴”随便贴一下接着干。为了保证路基原地貌数据的准确性,班长告诉他跑杆的时候方向一定不能跑偏,可山上的荆棘比人都高,很难找到打下的记号桩。于是他又想出了个点子,下班后跑到了山上竹林里砍了两根3米多长的竹子,向办公室领了两面彩旗。原来他是用彩旗做记号,在放好路基中桩及开挖线后,在打好的记号桩旁边插上红旗,用彩旗做指引,不仅不会跑偏而且效率高。有一次,小胡随着仪器的指引,来回移动棱镜的位置,不小心一脚踩空,顺着足有15米深的峡谷坠落,情急之中,他迅速抓住一根树藤,一回头,却发现一条大蛇缠在树藤上,没有来得及换手,就被咬了一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新的站点,靠自救捡回一条性命。

  开工后的测量作业更复杂了,小胡深知放错样的后果,感觉压力更大了,他白天泡工地,下班后,把仪器搬到办公室一个一个地研究,一个难题一个难题地过,实在搞不懂就及时请教班长。很快,他就成为行家里手了,不仅能单独作业,而且还学会了CAD制图,计算编程。那次肖家包大桥放样是他第一次单独作业,至今记忆犹新。平时放一遍就可以解决问题,那次他愣是放了3次,回到项目部又担心数据出错误,反复计算了几遍,数据无误就是睡不着觉,天一亮他就爬起来提着仪器跑到工地上又复测了一遍,结果出来了,数据也没有问题,心里才踏实了。

  驻地白云村村民不能忘记那次山体大滑坡,是武警官兵的及时救助才使他们幸免于难。为了防止次生灾害的发生,项目部派测量班进行24小时监控。要在山上设立监控点,必须在滑坡体上架上棱镜,此时山体还未稳定,巨石不断滚落。职责就是使命,已经是测量班长的小胡毫不犹豫接受了命令,带着另一名战士在山顶的一个牛棚边上建起了监控点。大雨不停地下,监控不断持续,饿了就啃干方便面,渴了和矿泉水,一阵风吹来,带着雨点打在他们身上,浑身只打颤。一天、两天,他们掰着手指头算着,盼着雨过天晴,瞌睡不分昼夜地袭扰着他们,每当不能自已时,他就想到了村民的安危,于是狠狠地扭一下自己,几天几夜不合眼,直到确认山体确定稳定后才撤回项目部。事后,部队为他荣记三等功。

  为保证按期通车,业主要求部队组成突击队,横扫巫奉、奉云路全线100多公里的“拦路虎”。天公好像也在刻意考验这些筑路勇士的毅力,五月的山城,已是酷热难当,整个三峡腹地像要着了火似的。为了按期完成任务,项目部召开了“大干一百天”誓师动员大会,小胡负责突击任务的全面协调管理。每天天不亮顾不上吃饭就赶到工地,中午冒着40度高温坚守在施工现场。正当施工顺利推进之际,一天,小胡妹妹打来电话,说母亲车祸住院。小胡顿时傻呆了,想象着母亲此时的情景,泪水扑簌簌往下掉。一番思想斗争后,他请求妹妹好好照顾母亲,自己擦干眼泪又投入到工作中。

  在正在修建山西岢(岚)临(县)高速公路上,小胡更是大显身手。11月的山西,早已是冰天雪地了,凛冽的寒风吹得人脖子直往衣服里缩。由于没有便道,设备无法进场,便道复测首当其冲。山高坡陡,地形复杂,小胡并不苦恼这些,令他焦急的是,一天下来,复核不了几个点。为了加快复测进度,早上天不亮就背着“三件宝”——馒头大葱矿泉水出发了,可休息吃饭时,才知道衣服被汗水浸透了,馒头和矿泉水都冻硬了,几个人笑得都笑出了泪。经过复测,原设计方量10万方的土石方,实测后有50多万方,为项目部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小胡一直牢牢铭记着老班长的叮嘱:测量工作用数字说话,错之毫厘,谬之千里。一次,他在校验承台模板时,发现净宽超过实际尺寸2厘米,不符合优质标准,他马上要求重新调整,施工人员看到天气好,想早点浇筑混凝土,就要求小胡放他一马,被小胡当场拒绝。全线20多个人工构造物,从基础开挖放样到每道工序,小胡都要带领测绘人员进行复测放样,决不留一个质量疑点。项目部6.784公里的施工作业面上到处留下了他的身影。(景海清、肖溪)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