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柴家科:烧伤战线尖兵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柴家科,被官兵誉为“生命线上的守护神”。 毛会彬 摄

  中新网北京10月21日电 题: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柴家科:烧伤战线的“突击尖兵”

  作者 花晓 纪鹏 陶社兰

  资料显示,每年因意外伤害的死亡人数,烧伤仅次于交通事故,排在第二位。中国每年约有2000万人遭受不同程度烧(烫)伤,其中约5%的病人需要住院治疗,是不折不扣的烧伤大国。

  每当读到这些,柴家科的心都会被刺痛。年轻的柴家科给自己下了“军令状”——中国的烧伤医学要领先世界!

  现在,柴家科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总后勤部科技金星、外科学(烧伤)国家重点学科和北京市重点学科带头人、全军烧伤研究所所长。

  近年来,柴家科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53次参与和担任国家和军队重大突发事件救治专家组组长,被指定为北京奥运会、残奥会、世博会、历次载人航天飞行、金砖五国会议、博鳌论坛、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庆典等重大活动唯一烧(创)伤领域应急专家,足迹遍及21个省、市、区,被官兵誉为“生命线上的守护神”。

  出生于山东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他,少年时就想当一名医术高超的好医生。1972年12月入伍,成了部队卫生员。从此,柴家科与军队卫生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立志于投身烧伤医学事业的他,1985年考取了中国烧伤医学奠基人之一、著名烧伤专家盛志勇院士的研究生。10年后,柴家科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作博士后研究。1997年,他回国,担负起烧伤整形科主任的重担。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作为首都地区军队急救中心,担负着北京地区反恐、灾害、突发事件的应急救治任务,而烧伤整形科更是中国、中国军队重大突发事件的重要救治单位之一。每一次与烧伤有关的突发事件,组织上、同行界大都首先想到的是该院烧伤整形科。柴家科担任科室主任以后,全科人员把平时应付突发事件、抢救烧伤病人,作为提高战时救治水平的重要途径,以平时的医疗实践锻造战时救治的过硬本领。

  柴家科说:“烧伤学科的特点和承担使命,决定了不仅仅在平时、自然灾害和重大事故时要发挥重要作用,更要想到我们是军人,更要想到军事医学需求,具备履行使命任务的职能,这样才能在国家、军队和人民需要的时刻拉得出、冲得上、救得好。”

  做医生的自豪莫过于技高一筹,救人无数。在30多年的军医生涯中,柴家科高超的医术无数次地在国家和人民的危难之时发挥重要作用。随着名声越来越大,他被“点将”出征参加全国性重大抢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云南森林大火、营口沥青爆炸、兰州火药燃烧、成都公交车爆燃、鞍山钢水喷爆……从白山黑水,到云贵高原,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许多被火魔吞噬而濒临死亡的生灵,在柴家科及其团队的精心救治下奇迹般生还。

  2006年5月26日,黑龙江省黑河市嘎拉山林大火肆虐,奉命作战的武警官兵有35名不幸严重烧伤。

  当时,柴家科正在山东烟台,主持一个全军性烧伤专业学术会议。接到命令后,柴家科二话没说,连夜安排好会议相关事宜后,就火速搭乘凌晨第一班飞机辗转北京、哈尔滨等地,驰援千里、历经18个小时于次日下午抵达黑河。饥肠辘辘的柴家科连一口水也来不及喝,就立即组织医务人员对3名病危伤员展开紧急抢救,同时对13名危重伤员实施气管切开术,并为17名伤员开展焦痂切开减张术,经过一夜的努力,使伤情得到初步控制。

  烧伤的官兵大多是独生子,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36岁。看着一张张被大火烧焦的还很稚嫩的脸,柴家科眼在流泪,心在滴血。

  由于当地急救设备达不到救治条件,伤员伤情仍旧危急,柴家科力主将危重伤员转运至条件比较好的北京进行救治。在得到上级批准后,一场空中大转移扑火英雄的战斗开始了。长途跋涉数千公里,空陆联合转运一批35名危重烧伤伴有吸入性损伤的伤员,这在中国、中国军队甚至是世界烧伤医学史上都极为罕见。途中稍微出现一丁点意外,都可能导致救治功亏一篑!

  烧伤抢救的“黄金时期”在6小时之内,受伤官兵抵达北京时已是烧伤后的第三天,伤员生命随时面临危险。有的业内专家断言:“这么多重伤员,能救活一个就已经是奇迹!”

  为减少脓毒血症的发生、降低伤残程度,柴家科带领救治小组全体人员连续奋战3个昼夜,完成27台大手术。此后的80多个日日夜夜,他吃住在办公室,带领全体医护人员上演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攻坚战。

  经过艰苦努力,硬是将全部35名伤员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实现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零死亡、低伤残、早康复”的救治目标。而柴家科为了抢救这些伤员,已熬肿了双眼,体重也下降了整整8斤。

  烧伤学科具有显著的军事特色。多年来,烧伤整形科姓军为兵当先锋、保障打赢铸盾牌,深入部队服务、应对突发事件、抢救危重伤员、出国执行任务,屡创奇迹。而很多应用于战场的救治手段和技术,也能反过来提高为民服务的本领。

  2003年,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毒剂芥子气泄漏事件,几十人沾染中毒,情况相当紧急。柴家科临危受命,担任救治小组的总指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迅速制订出救治方案。

  芥子气是一种剧毒的糜烂性毒剂,面对“毒剂之王”,柴家科不顾随时都有被感染的危险,冲到最前线,采取切实有效的治疗措施,避免了毒气的进一步扩散,稳定了社会恐慌情绪。由于救治及时,44名芥子气中毒患者中,除1名深度烧伤患者死亡外,其余全部救治成功。

  2012年5月26日晚7时许,柴家科主任再一次接到命令:三入火海抢险救人的扑火英雄高铁成被烧伤。

  柴家科在时任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任国荃的带领下,星夜兼程赶到哈尔滨,对伤员进行会诊和救治。为加强后期治疗,确保顺利康复,他果断决定立即将高铁成转往北京治疗。

  在高铁成入院治疗的20多天时间里,烧伤整形科柴家科主任带领医护人员每天三次查房,及时掌握高铁成的伤势,检查愈合情况,调整治疗方案。他还亲自指导换药,对每天的伤情变化进行细致的评估,对不同部位采取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法。

  不到一个月,恢复良好的高铁成顺利出院。告别时刻,高铁成说:“人们说我是英雄,但我觉得,真正的英雄是柴家科主任,我只不过救了10多个人,而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英雄出院的那一刻,柴家科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他说:“基层官兵在我心中最重!作为一名军医,最欣慰的事情莫过于此。”

  柴家科常说,我平生有两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把更多的烧伤病人治好,使他们重获新生;第二个目标是让烧伤病人的外貌恢复美观,功能得以重建,使他们能够重新融入社会。

  柴家科提出了以整形美容的观点救治烧伤病人的原则,从病人住院的第一天起,就要想到病人出院后的功能康复。大面积深度烧伤病人自体皮源不足,是早期创面覆盖、后期瘢痕增生、外观和功能差等临床救治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能不能研制出一种同人体皮肤相似的替代皮肤呢?柴主任带领课题组,查阅了大量文献,借鉴国内外先进技术,率先在国内开展了对异种(猪)皮肤替代物的艰苦攻关。

  通过这项研究,柴家科先后以第一完成人获得了2008年北京市科技进步一等奖、2011年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政委卿建中介绍说,柴家科在烧伤界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一年365天,除非外出开会和参加重大抢救,他都泡在病房和办公室里。他的家就像一个补充精力、体力的驿站,他人生真正的位置是门诊、病房、手术室、实验室、讲台和图书馆。

  柴家科说:“一定要深入一线,观察每个细节。只有真切地了解到病人的临床症状、体征和病情的细微变化,才可能把握住任何一次抢救的机会。”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编:邓曦光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