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专家葛宝丰院士:把患者的病当自己病来治

  为保持双手的灵活性,葛宝丰60多年来坚持用勺剥鸡蛋。(2012年1月21日摄) 谢晋摄(新华社发)

  把患者的病当成自己的病来治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骨科专家葛宝丰

  93岁的葛老被一群记者围着,面前摆着成排的话筒,摄像机、照相机拍个不停,记者的问题五花八门。

  葛老不用助听器,不管哪方面的问题都能快速反应,并给予针对性很强的回答,思路清晰,表述清楚。记者说他“简直不像这个年龄的人”。

  葛老大名葛宝丰,生于1919年。1936年,他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燕京大学医学系。1947年,葛宝丰毕业,被分配到国民政府兰州中央医院工作。1949年8月兰州解放,人民解放军接管了中央医院,葛宝丰报名参加了解放军,一直在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工作。 在这里,他成为我国西北地区骨科专业的主要开拓者和奠基人,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当医生越当越胆小,大手术前睡不着觉

  从医65载,葛宝丰可谓功成名就。1965年,由他指导的全军第一例、全国第二例临床断臂再植手术获得成功;1988年、1990年,他指导学生接活冷缺血54小时断掌和59小时断指,打破了国际36小时的纪录,成为新中国成立60年中最重要的60项医学成果之一;1997年,成功完成亚洲骨科领域第一例十指断指再植手术,并逐步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骨科技术体系。

  65年行医,葛老诊治病人17万余人次,没出过一次医疗事故。葛老说他“当医生越当越胆小,大手术前都睡不着觉”,因为“医生一刀子,要想到病人一辈子”。

  1987年,7岁的园园不幸遭遇车祸,导致严重骨盆骨折和股动静脉大面积损伤,多家医院拒收。缺血38小时已深度昏迷的园园被送进兰州总医院骨科中心,当时如不尽快手术救治,将会危及生命。可由于缺血时间长,术后很可能引起组织坏死、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风险极大。如果手术不成功,就可能出现医疗纠纷甚至影响到葛老的声誉,当时大家都劝葛老不要收这个病人,可他只说了一句话:“现在要紧的是先救命,一个医生,怎么能眼看着有人受伤不去救呢?”

  经过精心准备,当时已年近70的葛老用手中的手术刀与死神展开了较量。9小时后,手术成功。喜极而泣的园园母亲扑通一声跪在葛老面前:“医生,你救了我女儿的命,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就让我给你磕个头吧!”葛老扶起她说:“圆圆能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随后,葛老直接去了病房,直到半夜,查房的护士才发现葛老一直坐在园园病床旁的木凳上,静静观察着园园的生命体征和伤口的情况。护士劝葛老去休息一会儿,他说:“现在是圆圆术后最危险的时候,我怎么睡得着?”就这样,葛老整整陪了园园一个晚上,彻夜未眠。

  究竟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坐在病人床旁的凳子上度过的,葛老自己也记不清了。他跟记者说,每次给病人做完手术,自己总是不放心,纱布要亲自缠好,自己把病人抱上推车,护送到病房,再移到病床上,生怕哪点做得不妥,影响手术效果。他觉得,“作为一个医生,为病人负责是应该的”。

  2010年3月,葛老因急性腰扭伤住院了。住院没多久,玉树发生了大地震,38岁的藏族同胞斯塔因16处骨折和严重的全身挤压伤综合症,被空军运输机紧急转运至兰州总医院,当时斯塔已陷入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得知情况后,葛老躺不住了,他不顾自己腰部的剧痛,不顾大家的劝阻,执意要去查看斯塔的病情。来到重症监护病房后,他立即组织16名专家连夜对斯塔进行会诊,制订抢救方案,并要求组成“抢救斯塔专病组”,成立“特护组”,24小时对斯塔进行陪护。

  4月22日深夜2时46分,斯塔突然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症状,葛老在自己的病房得知消息后坐卧不宁,可此时的他因为连日的忙碌病情加重,疼得无法行走,只好不停地向护士询问着抢救的进程。4月23日上午10时20分,斯塔血压逐步增加,体温渐渐升高,脉搏稳步回升,呼吸功能明显改善。

  经过8个多小时的连续抢救,斯塔的生命体征恢复了,而葛老在这8个多小时里几乎没有合眼。同年8月,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葛老再次参与了伤病员的抢救工作。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邓曦光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