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从来割股心 胸怀官兵群众送真情

葛宝丰在书架前阅读

  医者从来割股心。葛宝丰胸怀官兵群众送真情,他把热忱服务患者作为心头最紧的牵挂。

  为民治病,尝遍百草的李时珍是对葛宝丰影响最大的医学圣人。甘南藏区大骨节病发病率较高,他义无反顾带领学生多次到达海拔4000米左右的藏区,对大骨节病的发病机制进行调查研究,一次,他在牧区巡诊调研的途中,由于极度疲劳,不知不觉在马背上睡着了,结果从马背上摔下,全身受伤。但他一直坚持调研到最后,终于总结出了该病的发病成因和流行趋势,为预防和治疗该病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使大骨节病基本绝迹。

  1957年,一位甘肃籍农民因炸伤致右股总动脉连同股动脉和股深动脉缺损14厘米,于伤后36小时入院,下肢循环绝断,肢体已趋于不救,在当地医院要行截肢术。葛宝丰望着这位农民兄弟的伤口,心里发颤:“一个农民,不能没有这条腿啊!”

  为了挽回这条腿,葛宝丰大胆取出他存贮了半年的一段相应部位三叉形同种异体血管,连接这位农民兄弟断裂的血管。谁知,这条血管竟奇迹般地成活了,一条无望保留的腿恢复了行走功能。葛宝丰高兴极了,他知道,这是世界上第一例10厘米以上同种异体血管连接成活的病例,他开始收集资料,跟踪调查,并建立了专项研究档案,决心把这项课题继续研究下去。

  渐渐地,这项必将轰动世界的课题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按要求,最后一步,要对这位农民进行动脉穿刺,提取有关数据。那位朴实的农民兄弟一口答应。然而葛宝丰的心却变沉重了:这位农民兄弟年事已高,穿刺虽然只有极低的几率出现并发症,可一旦出现就很可能使他再归残疾人的行列!

  最终,葛宝丰毅然放弃了这项极有希望获得世界级大奖的课题。如今,提起这项“功亏一篑”的研究,葛老总是说他不后悔,因为那个病人完全恢复了正常劳动力,甚至还会笑着说,我每年还会吃到他种出来的土豆呢!他的每一份大爱都是那么坦然与从容。

  2010年3月,葛老因急性腰扭伤,疼痛难忍,住进了保健科,就在伤病好转的过程中,玉树发生了大地震,38岁的藏族同胞斯塔因16处骨折和严重的全身挤压伤综合症被空军运输机紧急转运至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当时斯塔已陷入昏迷状态,生命垂危,是此次玉树地震中伤情最严重、情况最紧急伤员。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葛老躺不住了,不顾自己腰部的剧痛,执意要求去看看灾区来的伤员,谁也劝不了他,当身穿白大褂的他来到ICU重症监护病房后,立即组织16名专家连夜对斯塔进行紧急会诊并急诊进行血尿常规化验、头颅CT、胸部X线、腹部B超和心电图等检查,并要求医院组成的“抢救斯塔专病组”,成立“特护组” 24小时对斯塔进行陪护。

  4月22日深夜2时46分,斯塔突然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症状,葛老在自己的病房得知消息后坐卧不宁,可此时的他因为连日来的忙碌已导致病情加重,疼的无法行走,只好不停的向护士询问着抢救的进程。4月23日上午10时20分,斯塔血压逐步增加、体温渐渐升高、脉搏稳步回升、呼吸功能明显改善。

  经过8个多小时的连续抢救,斯塔的生命体征恢复了,而葛宝丰在这8个多小时里几乎一眼未合,正如他诗文中写的“病房勤巡视,心系伤病员,每逢手术日,临床遇危难,如履薄冰上,如临深渊间,直至病情稳,心中始得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护士们看着终于睡着了的葛老,都不忍叫醒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时龄92岁的老人轻轻闭上房门。

  葛宝丰常说:“病人以生死相托,这是多么大的信任!我们医生要将责任看的比千钧更重!”信任,责任。一字之差,却将医患、军民之间的感情紧紧相系。

  一叶见春秋。从医65年,患者再贫穷,手术风险再大,他总是挺身相救。1987年,7岁的潘园园不幸遭遇车祸,导致严重骨盆骨折和股动静脉的大面积损伤,在多家医院拒收的情况下,缺血38小时已深度昏迷的小园园被送往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骨科中心,当时如不尽快手术救治,将会很快危及生命,可由于缺血时间长,术后很可能引起组织坏死、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风险极大。如果手术不成功,就可能出现医疗纠纷甚至影响到葛老的声誉,大家都劝葛老不要收这个病人,可他只静静的说了一句:“现在要紧的是先救命,一个医生,怎么能眼看着有人受伤不去救呢!”经过精心准备,当时已年近70的他用手中的手术刀与死神展开了较量,手术室的灯整整亮了9个小时,护士一次又一次为葛老擦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血管一根又一根的被缝合,在葛老的巧手下,手术取得了巨大成功。术后,喜极而泣的母亲扑通一声跪在了葛宝丰面前:“医生,是你救了我女儿的命啊!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就让我给你磕个头吧!”葛宝丰忙扶住她:“圆圆能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随后,他便直接去了病房,直到半夜,查房的护士才发现葛老一直坐在小园园床旁的木凳上,静静的观察着园园的生命体征和伤口的情况,一眼未合,护士劝他去休息一会,他却说:“现在是她术后最危险的时候,我怎么睡得着?”就这样,葛老整整陪了园园一个晚上,彻夜未眠。这样的事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他的身上,究竟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在病人床旁的小凳上度过的,葛老自己也记不清了,当我们为之动容的时候,葛老却平静的说:“作为一个医生,为自己的病人负责是应该的!”现在,已经结婚的潘园园激动的对记者说:“是葛爷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没有他当时的决定,我怎么会享受到如今爱情的甜蜜和生活的美好。”

  医院政委张柯平动情地介绍说,骨伤患者治疗周期长、费用较高, 葛老总是千方百计为患者减轻经济负担。从医这么多年,葛老从未收过患者一个红包,吃过患者一顿宴请,反而经常为困难群众垫付医药费,带头为灾区群众捐款,接济身边工作人员,还用自己的稿费和奖金设立了“文明护士奖学金”,鼓励在护理岗位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

  “病人只有病情轻重之分,没有高低贵贱之别。”在葛宝丰眼里,不管是官员还是平民,都应一视同仁,精心救治。对于那些生活窘迫的贫困患者,他更是关怀备至。1993年,青海农民王伟领着母亲来医院看病,精心检查后,老人确诊为股骨头坏死。葛宝丰与科室人员反复研究治疗方案,决定为他实施骨关节融合保守治疗,放弃关节置换,这样既保证了治疗效果,又节约了手术费用。可是王伟为尽孝心,决定卖掉房屋,请葛宝丰为母亲做股骨头置换术。但葛宝丰坚决不同意,他说:“你母亲的情况置换关节毫无益处,只能是白花钱,听我的,一定要保守治疗。”王伟听不进去,一次次找葛宝丰磨,最后竟跪在葛宝丰面前。葛宝丰反复对王伟解释说:“我要对病人负责,也要对你们今后的生活负责。我在拿方案的时候,是把你的母亲的病当做我自己的病来治,你说我会不做到最好吗?”王伟终于被葛宝丰的一片苦心所打动。同意为母亲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法,后来,他的老母亲治疗效果明显,王伟感念葛宝丰的恩情,临行前非要给葛老留下500元钱。葛宝丰坚持自己的原则:“生病本来就是一件不幸的事,很多人有病治不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住院的。廉洁是医生的本分。贪财图利,乘人之危,根本不配当医生。”

  无论是面对患病的战士还是地方群众,葛宝丰始终一脸和煦的笑容,微笑的背后,是一种职业的操守。操守的背后,是一颗慈爱的心灵。

  在患者眼中,葛宝丰为他们诊察时的体态语言,像他的笑容一样,让人如沐春风。他常说:“高超的医术能治病,暖心的笑容也治病!”这段朴素的话语,让我们感受到了他内心的阳光。一个以治病救人为天职的人,他的爱是发自灵魂的。正是这种发自灵魂的爱,让他炽热而灿烂地燃烧了一生。

  医乃仁术,无德不立。葛宝丰以高洁的职业操守一辈子恪守着一名医生的本分。

来源:中广军事    责编:邓曦光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